【我是誰】1

知己知彼不容易!

 

文/殷穎

 

 

有 一次,耶穌率門徒到了該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該處有一座羅馬皇帝雕像,該撒向群眾舉手作君臨天下狀。當時,這一行人一定頗有感觸,而基督也在此刻向門徒提出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課題:「你們說我是誰?」(馬太福音16:15)回應耶穌這個大哉問,彼得說出了正確的答案:「祢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馬太福音16:16)


當基督尚未出世傳道,祂的前鋒施洗約翰先在曠野出現時,立刻撼動了耶路撒冷的宗教界。由於他原為宗教世家卻拋棄了世襲的祭司,投身曠野不食人間煙火,以其清新粗獷的造型向都市中的男女發出振聾發瞶的警語,並在曠野為人施洗,傳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參考馬可福音1:4)。耶路撒冷的宗教領袖們立刻差祭司和利未人去問他:「你是誰?」(參考約翰福音1:19)約翰清楚答覆:「我就是那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的。」(約翰福音1:23)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但「知彼」非常困難。彼得雖然講出了正確答案,主卻馬上指出:「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馬太福音16:17)門徒跟隨主已數年之久,仍不知主是誰,足見「知彼」之難。「知己」就容易嗎?施洗約翰也立刻回答了詢問者。


約翰天賦異稟,是要作基督前鋒的人物,為千古一人。長時間在曠野中單獨與神面對,約翰在站上前鋒的崗位之先,已做好充分準備,清楚了解自己的使命,否則如何擔當如此重大的任務。但他被捕入獄後,仍對基督感到困惑。他還差門徒去問耶穌:「那將來的是祢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參考路加福音7:18-28)施洗約翰曾在約但河為主施洗,並清楚做出見證:「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參考約翰福音1:29)但當自己遭遇打擊,仍不免有此一問。


今人所景仰的德雷莎修女,教廷就要為她封聖了,但卻傳出她早年對信仰竟感到十分困惑與失落。可見知彼與知己都十分不易。而且這種「知」,也會隨時間改變。兩者相較,知己則更為困難。

 

老我VS.新我


人自受造之後,即具有充分的自我意識,如笛卡兒所稱「我思故我在」,更充分突顯出人的自我意識,於是「我」便存在了。初受造之我,原具有神所賦予的性情:如仁愛、公義、聖潔等,其中最寶貴的則是抉擇的自由。這種可以自我抉擇的自由,便為人之特質,是神予人的特殊恩典。神對人發出的命令,人可以自由地順服,也可自由地不順服;而當試探來臨時,人竟作出了錯誤的抉擇,棄神的命令於不顧,自甘成為撒但的俘虜:陷於大罪,且殃及千秋萬代。而這與生俱來的原罪,便炮製成了人的「老我」。


回顧整個舊約歷史,在律法之下顫慄掙扎的人們,都在等待一種救贖。祭壇獻上難以數計的各種贖罪祭、贖愆祭,由不斷流出來的牛、羊與鴿子的血祭中,人們都在期待著一個遙遠的盼望:希望能恢復與神的正常關係!神終於宣召了祂的僕人亞伯拉罕,由迦勒底的吾珥越過無垠的沙漠與曠野,來到了應許之地的迦南,為人類的救贖確定了應許之地。神對人類的救贖即將落實,而歷代的先知更不斷地向神的選民宣告,要等神的時候滿足,神的救恩─基督成為代罪的羔羊,拯救陷在罪惡中的舊人,使其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


但這個「新我」能否一生常與你同在,卻是一個很大的未知數;因為「老我」死而不僵,隨時會再回來。這應是人一生的掙扎與天天要對付的功課。有時,他會在不知不覺中又回到你心中,繼續掌控你的生命,這就是人一生的戰鬥。我們看到使徒保羅在痛苦地爭戰之餘,如何記下他的感受:「因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若我所做的,是我所不願意的,我就應承律法是善的。既是這樣,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羅馬書7:15-17)


保羅在這裡描述他內心的痛苦與掙扎。因為他內心有兩股力量相互抗衡、相互拉扯;兩股力量一個來自老我,另一個則是新我。接著保羅便赤裸裸地將他心中這兩股敵對的力量(律)呈現出來。「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若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羅馬書7:18-33)


今天我們都在複製保羅的經驗,同樣也在忍受著老我與新我在內心劇烈對抗的痛苦。最後,保羅吶喊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7:24)這新、舊二律在人身心中慘烈鬥爭的結果,新我(神的律)終於勝過老我(罪的律)。保羅因而爆出了歡呼:「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馬書7:25)

 

 

傳承饗宴開席了

本刊主編/蘇文安

 


1974年秋,當時才廿歲,就讀臺灣師範大學二年級的我(上圖三排右三),參加在天母聖道兒童之家舉行的「第一屆基督教文字工作訓練班」。


前些日子重看當年9月12日拍的結業團體照時,赫然發現,三十餘年後任本刊顧問的丁遠屏兄就在我左邊!這張極具歷史意義的相片,留下許多華人基督教文字界傳播菁英年輕的身影,包括蘇文峰、林意玲、梁敏夫、劉良淑、姜保真、金培基、蔡忠梅、吳世芳、顏彩琇、陳一萍等等。而當時一心栽培神國文字工人的班主任不是別人,正是前排左三那位戴著太陽眼鏡,造型超酷的殷穎牧師!


時隔卅五年,我非常榮幸能以主編身分,介紹殷穎牧師這位如老木長青、「按時候結果子」,文化、文學、神學論述數十年源源不絕的文字前輩,與《神國》雜誌好學深思的廣大讀者見面。

 

曾任港、臺新聞週刊及出版社總編輯和社長多年,同時擔任廣播、電視節目製作人與行政主管,且長年投入牧會工作的殷穎牧師,將由「我是誰?」專欄起始,與讀者作悟性、感性、靈性的深度交流。我們深信,這將是一連串美好豐盛的心靈傳承饗宴。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