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期:千禧世代專輯

【M世代屬靈爭戰】讓人看見我們的愛

——從文化與世界觀來看後現代世界

 

文/史隆 編譯/吳信惠

 

 

二十多歲時,一位有智慧的朋友告訴我:「事出必有因。」


每當說起個人的破碎或傷痛,這句話總會浮現─為什麼過去會做出那些事?!朋友說得對,但許多時候,除了自己的血氣方剛與罪性,我不能對過去錯誤的選擇定讞。這樣的討論能挑戰我思考,幫助我找出隱而未現的原因。

 

事出必有因


我想基督徒面對世事也是如此。當看到瘋狂又不按牌理的情況,我們常常不去思考背後或許有內幕─「事出必有因」,卻很輕易下斷言說這些人「迷失了」或是「罪人」。


「事出必有因」這原則不僅適用於個人,也能從文化中看出端倪,即使是某些令人百思不解的社會事件。從基督徒的觀點來看,現今的文化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就在我寫稿的此刻,新聞正在報導奧林匹克金牌得主布魯思‧詹能(Bruce Jenner)想要變性,他要過女性的生活;我所住的城市正在討論設立不分性別廁所的必要及好處;美國最高法院看似正在為同性結婚合法制鋪路;白宮的官員對與激烈派伊斯蘭份子攤牌感覺很勉強,侷促不安。


我想說,思維形成於文化中,即使這文化並不是建立在真理的基礎上。基督徒當用智慧來明白文化的由來與形成。不瞞您說,當您了解各種似是而非的謊言,也許對世上所發生的瘋狂事件早已見怪不怪了!

 

▲變性中的奧林匹克選手布魯思‧詹能(Bruce Jenner)。(圖片來源:網站)

 

需要一顆有說服力的銀色子彈


隨著一波M世代的經典風潮,我從臉書上學了一課!


2012年春天,北卡州做了一項非常重要的投票決議,臉書對這項決議的關注引起轟動,雖然當時也是總統的選舉時間,但北卡人民對這項決議的關注比誰選總統還重視,人們糾纏在合法婚姻修改條例的辯論中。


每當我上臉書,無法逃避各種反對或贊成同性婚姻合法化的po文。過一陣子,我乾脆不理會這些辨論,但有個朋友的po文特別抓住我的目光。這個朋友常為同性戀人權高聲疾呼,此時,因著這項決議,他的意見被推上高峰。雖然他的用字遣詞相當激進,雖然我不同意他的說法,但我對他的po文反覆咀嚼,因為他是位天賦異稟的作者及思想者。


我想他也許對po這些簡文厭煩了,在投票決議前兩週,他po出一篇長文,講述同性戀的行為是道德許可的,同性婚姻應當受祝福。他舉出二十個重點,為每個論點激烈辯護,頭頭是道,字字璣珠。在文章最後,他下了一通戰帖─「我的看法沒有漏洞,不然你來挑戰看看!」我反覆細讀,深感震撼,明知他的論調跟聖經背道而馳,但是當我仔細分析,卻發覺他的論點還真是無懈可擊!


這使我深感不安!明知道他錯得離譜,卻無法舉出有力的反擊,我那顆深具說服力的銀色子彈究竟在哪裡?

 

▲北卡合法婚姻修改法案的文宣之戰,真理好像很兇悍?謊言好像很有理?(圖片來源:網站)

 

世界觀的問題


我為此仔細思考,非常困惑,也為朋友所提出的觀點禱告。最後,我想通了!他說的全對,但也全錯!我明白,世界的理性思考中,他所說的論點刀槍不入,極少有傳統思想的基督徒能辯贏他。然而,我發現有一發說服力超強的銀色子彈。但在向他的結論挑戰前,我必須先向他所預設的立場挑戰。也就是說,在討論道德之前,我必須先討論世界觀。


世界觀,簡單來說就是從不同文化、信仰、哲學的角度,檢視及了解今日社會的狀態及形成,而這些看法構成我們的世界觀。雖然許多世界上的觀點也許存有某些相同的元素,但並不是所有觀點在同一時間內都能簡單地解釋所有事實。


所以,如果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我們必須深入了解文化與行為之間的關連。雖然我不是哲學、歷史與文化的專家,但我要花些篇幅來檢視西方文化所影響的今日言論。

 

▲達爾文的進化論引起多方的思想漣漪。(圖片來源:網站)

 

達爾文的種子


從公元1500至1800年,西方文化逐漸離開主流的基督教世界觀。在這時期,人們對自己所發掘的所謂「真理」洋洋得意,大肆反對聖經的教導。各種自然科學的研究或理論充斥,許多人相信唯物論,但直至達爾文在1859年發表「物種起源」(The Origin of the Species),他們對宇宙的由來沒有其他更強有力的理論或科學根據。


長話短說,達爾文的進化論與當時發展中的文化相輔相成,把無神論推入主流思想。進化論在短短一、二十年內就被學術界普遍接受,成為探究人類來源的主流科學理論。


二十世紀中葉所謂的「後現代文化」,人們的思維從推理轉向實驗證明,蔚為一種風潮,人們以通融的態度接納多元文化及自由,以生活經驗來界定屬於個人的真理。近年來,這類思維影響西方文化越來越深,也影響了在後現代文化中成長的年輕人。


要說讓人聽懂的話就要先了解他們的文化,事實就是如此。雖然「後現代文化」的教義、無神論或唯物主義已經偏離「現代時期」(Modern Era)的基本思想,但我相信,達爾文的進化論仍無形中影響著後現代年輕人的思潮,不管他們承不承認。後現代文化如同一顆石頭投過水面所掀起的漣漪,在不知不覺中,整個文化正朝著達爾文扔下的石頭所波及的方向前進。

 

明白漣漪


從漣漪,可以讓我們了解那一池春水!達爾文的論點表示宇宙是偶然形成的。倘若這個假設為真,倘若我們的存在出於偶然,那麼所謂的「真理」即是文化的產物。如果有一種世界觀相信生命即是偶然,一切事物或經驗到最後都是無意義的,那麼,為所欲為的行徑也就不離譜了。


這也牽涉到後現代主義者對宗教的定義。他們將信仰與科學連結,以科學證實進化論是「事實」,所以信仰可以「信不信由你」!


今天,許多事情證實我們比老祖宗更聰明,進化論倘若是科學真理,那包容與慶祝不同文化與宗教理念必是有意義的事。後現代主義者雖然不執著於任何宗教,但人卻普遍認為:接納多元文化與各種宗教能在虛空的世界中創造美好。


這是我所了解的「後現代思想進化論」,此類哲學思潮蔚為今日西方的文化多元觀,使「另類生活形態」(alternative lifestyle)成為法院的一個議題,也成為掀起漣漪的那顆石頭。

 

▲本該作光作鹽的你我,需要謙卑捫心自問,是否因你我的緣故,基督遭人誤會?(圖片來源:網站)

 

作光作鹽


今日的基督徒必須在這後現代的世界裡扮演一個適切的角色。


當我們高調傳講道德、良好的生活準則,或是與耶穌建立關係(雖然這些都是真理,也對人有益),希望後現代年輕人能有所改變,但所用的方法真是令人難以接受福音,也惹人生氣。繼續這樣下去,我們真會失去這一代的年輕人!


後現代主義者認為道德與宗教都是文化的產物,充其量只是一個概念。我們在「信不信由你」的文化中不去思考「對我真實不見得對你也真實」的文化思維,老是強調所主張的道德就是對的,所信仰的真理即是唯一,真會讓人難以忍受。或許問問「原因背後的真相是否真實」,更能提供一些別出心裁的答案。


現代年輕人正處於一個特別的時代─後現代與藐視宗教的世代。他們對真實感興趣,這是好消息!雖然不喜歡上教會(這或許是年輕人對教會發出的隱約的控訴),但他們喜歡真實,厭惡佯裝與光說不練的教條,不喜歡組織嚴謹的宗教團體,卻希望處在真實可見的光中。我們需要抓住機會,給年輕人他們想要的。所以,你我需要捫心自問,是否因為你我沒有好的見證,基督被人誤會了?提出榮神益人的問題來探索信仰,必會有人接受信仰。就我過去跟人談論耶穌的經驗,我不需要對每個問題都有答案,更不需說服別人秉持基督徒的世界觀─跟人說「我不知道」是OK的。


耶穌不是一套思想,祂是能被我們認識、愛戴與跟隨的一位,因而我們有幸把祂介紹給世人。時常,我們在尋找真理中爭辯,而失去憐憫、無法體會行在光中的真實。教會內外都強調基督徒得勝的道德觀,卻忘了把真實的基督傳給人,或讓人看到祂在我們身上的作為。


本該作光作鹽的你我,需要在文化挑戰中琢磨出向人傳達福音的方式。當然,我們不需要仔細了解諸家哲理的歷史,比較進化論或創造論的差別,或針對政治言論的爭議進行研討,我們最需要的,是專注一件事─述說自己的故事,反璞歸真,回到起初的福音,以「遵行耶穌的旨意去愛人」為首要之務。世人所需要的世界觀不是各種理念,而是耶穌基督的真愛。

 

誠摯盼望每一位神的兒女都能重新抓住並認識這位萬王之王所帶來的確信,天國文化比世界文化更讓人降服,渴望效法耶穌的樣式使我們在祂的慈愛中成長。主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不是用祂的高標準來對付我們,而是把從天父那兒來的愛賜給我們─這才是真實的世界觀。

 

 

作者小檔案

史隆,千禧世代人士。《神國》雜誌英文主編,也是一家小油漆公司的老板,定居於北卡戴維生市。喜歡音樂及攀岩,努力學習如何作個合神心意的孩子,也努力發揮英文主修的學位,學以致用。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