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3

活著是基督

 

文/殷穎

 

 

保羅一語驚醒了夢中人:「我是誰?」「我是基督。」
基督是要受苦、受羞辱、背十字架與受死的。

你我有誰甘願如此?

 

大我VS.小我


人的自我意識是由第一亞當犯罪之後才產生。自亞當以降,這種自我(小我)的意識逐漸增強為自我意志,在無限擴張之後,甚至可以與神相抗拮,而使自我墜入罪惡的深淵。


當第二亞當─基督道成肉身之後,才由個人的小我擴及神愛的大我(世人),十字架的大愛則為其極致。保羅最能體認這片天心,他在愛的頌歌(哥林多前書13章)中所闡述的兩種愛,就是小我之愛(Eros)與大我之愛(Agape)的對比。


當時猶太人與希臘人始終掙不脫小我的圈子;一個要神蹟,一個要智慧,都未能窺見十字架的大我(參考哥林多前書1:22)。保羅自己也是由小我開始,他承認自己曾是罪人中的罪魁(參考提摩太前書1:15),直到接受了基督十字架的大愛後,才公然表示「我活著就是基督」(參考腓立比書1:21)。


今天基督徒大部分仍隱藏在小我裡度日,還在效法當年亞利馬太的約瑟,作隱匿的基督徒。因為十字架畢竟太沉重了,實在擔當不起(參考約翰福音19:38),不如等待搭上安全的天堂班車。但亞利馬太的約瑟最終仍在主釘死十架後,堂堂正正地出現,提供墳墓作為基督復活前的安息之所,放棄了隱性基督徒的小我。


神早在揀選亞伯拉罕時,便昭示了「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參考創世記12:3)。但神的選民猶太人所建立的以色列國,今天仍囿於小我的巴勒斯坦地區,掙扎於四周的困頓中,未能遵守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與教訓。


基督復活後,向門徒宣示的教訓,要門徒將福音由耶路撒冷傳播到地極,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參考使徒行傳1:8;馬太福音28:18-20),就是要由小我進入大我的高度與廣度。神的選民,也應由一個狹隘的以色列民族,擴展為舉世的萬族。今天的亞伯拉罕子孫已不再局限於亞氏肉身的小我血統,而是擴張至基督十字架寶血的大我血統了。


當保羅之世,人們已在小我的宗派主義中兜圈子,要分別出保羅、亞波羅、磯法與基督等派別。時至今日,教會也還未跳脫出小我宗派的糾結困擾與抱殘守缺,但保羅卻早已將十字架揭櫫為大我的格局了(參考哥林多前書1:10-17)。

 

 

我究竟是誰?


在時空中受造的人,在這世界上是無法完全跳脫自我意識的。人貴自知,必須清楚知道「我是誰?」才能接受基督的呼召與救恩,成為一個悔改得救的人,也才能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主。


保羅曾有一段自我介紹:「我第八天受割禮,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


他又說:「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參考腓立比書3:5-8)這就是保羅所陳述的「我是誰」。但他前面所講的僅是他的身世,並未及於他的內心。


當保羅徹底檢驗了自己的內心之後,終於在致提摩太的書信中坦承他對自我的真正認知:「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參考摩太前書1:15-16)而一個蒙了基督憐憫的罪魁,又該如何作出正確的自我認定呢?於是保羅毫不猶豫地說:「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參考腓立比書1:21)


保羅一語驚醒了夢中人:「我是誰?」「我是基督。」


我們所祈求、仰望的就是基督的國度,等到我們離世以後便會安息在基督的懷裡,再等待與主一同復活。然而誰敢(願意)說,我現在就是基督?基督是要受苦、受羞辱、背十字架與受死的。誰甘願如此?保羅要戴上這樣的大帽子,是他的事,但我們必須捫心自問:我們真的願意嗎?若要避重(十字架)就輕(平安度日),就只能顧左右而言他了。

 

保羅要我們正面回答「我是誰」,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我是否有勇氣接受挑戰,堂堂正正地回答:「我活著就是基督」?願我們互勵互勉,竭力為主而活!

 

 

作者小檔案

殷穎牧師,酷愛文學、大自然及謳歌創造主的文字工作者,也是企編人、出版人及傳播工作者。曾任教會新聞周刊企編及社長,廣播、電視節目製作人與行政主管,並牧養教會二十餘載。著有《歸回田園》、《心靈的苦杯與饗宴》、《石頭的誘惑》、《耶穌的腳印》、《十字架下的沉思》等多本作品。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