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長流

——記杭州白龍潭越野受洗之旅

 

文/潘傑

 

 

援筆寫就一首小詩,在接到女兒從杭州打來的一個電話後。回想那次經歷,真是令人驚喜,叫人深思。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參加基督教洗禮。

 

朝聖之約


女兒篤信基督,從德國留學回來後,很快就受洗了。當時我還不是基督徒,太太也一向不信教,只偶爾和我一起去靈隱寺拜拜菩薩,去祖墳上上香,談不上是虔誠的佛教徒。


可從女兒信耶穌以後,太太看到女兒的可喜變化,因此聯想到和我結婚後的種種好事,認為神一直在保佑她,引領她,讓她不知不覺漸入佳境,而自己卻一直處在蒙昧之中,太不應該!感動萬分之餘,太太決定接受神的無價之寶─救恩,投入天父懷抱,成為基督徒。


2006年8月26日,女兒經常參加的團契有一批人要接受洗禮,她邀我同往。出於隨喜和好奇,我跟了去,地點就在杭州市郊的白龍潭。


下午四時許,初秋的陽光還很炎熱,參加洗禮的人群出發了。我們一行人共乘坐了十八輛越野車,每車至少四、五人,車行在市郊的公路上,前後以對講機互相呼應,氣勢非凡,彷彿正在接受神的檢閱大典。


聽聞女兒說過他們的旅行家俱樂部,曾經成群結隊駕車前往國內名山大川,乃至西藏、尼泊爾,集體車遊的壯觀場景。有時她還放當時的錄像給我們兩老看,非常羨慕。不料,這天竟有如此一次越野受洗之旅,也許是神照顧我這年逾花甲的老頭子吧!

 

白領車隊


車隊開得很快,隨著暮色漸臨,直奔向深山冷塢。不久公路進入山村地段,蜿蜒狹窄,路面坎坷,僅夠單輛汽車行駛;幸虧都是越野車,經得起顛簸。


路經幾個小村莊,村民已在用晚餐,都端了飯碗出來看熱鬧。他們都用好奇的眼光,追逐這一神祕車隊;在他們山村,也許從來沒見過那麼多高級越野車集體進山。


這些越野車不少是名牌,車主未必是大富豪,但今天來的,都是收入豐厚的白領階層;不過他們的白領,不是公務員,而是自食其力者,諸如廣告設計、電腦編程、茶樓經理、藝術工作者等等。收入比一般人員高,又具有一定的知識修養,在現階段,可說是大陸的中產階級。


此刻他們所搭載的人,大都也屬知識階層,例如我太太,就是退休教師,曾任校長;我是退休研究員;其他的人,也有這樣那樣的文化背景。我當時想,這些人過去從來不信神,是怎樣偉大的力量,能使這些自認不凡的人,定意要受洗歸在耶穌名下,成為基督徒呢?


天色將晚,大家才到了農機路盡頭,可是白龍潭還不見影子。大家連忙停車步行,一直向山谷深處奔去。


山徑崎嶇,荊棘滿佈,有的手拉手相助而行,好多男人成了女人的護花使者。我找老伴,她已走在前面,在晚霞中頻頻回望;我是山裡出生,走山路如履平地,自然做了小隊殿後。


幽谷泓潭


野花暗香,山鳥歸林,傍晚的山谷格外清幽,大夥沿山澗上行了好一會兒,終於到了白龍潭。我一看,果然在兩旁高聳入雲的青山谷底,一泓潭水盪漾在石澗中,清澈見底,晶瑩透明,宛如玉泉瓊流。從這個活水聖潭,真是看見神創造的精妙!


潭面不大,只三、四平方,僅夠數人在潭中進行洗禮,但是潭後石塔龐大,上方平坦,幾位拍照、攝像的已佔了有利地位。潭下有一砂礫積成的灘地,足可站立數十人。潭的左岸,灌木叢生,餘者就可站在那裡觀賞。


待到全體人員到齊,主持人就著暮色高聲宣佈:「受洗典禮,開─始!」受洗者迅速來到灘地上站立,面對活水聖潭,熙熙壤壤。

 

▲杭州白龍潭的受浸典禮中,眾人在大自然中歡唱詩歌,見證神的恩典。


我擠前一看,只見潭中已立了兩人,水高及膝。他們根本沒有捲褲管,彷彿在活水中越濕越好,屆時將扶受洗者浸入活水。


大家先唱聖詩,一首接一首地唱,大約唱了七八首,首首歡快。歌唱時,不少人高舉雙手,我還以為要打拍子,原來他們都仰望天空,渾身都隨著節奏起伏,是在與神對唱,異常歡欣。那喜樂的情景,把整個山谷都感染了。清風徐徐,餘音嬝嬝,山花和林鳥都在側耳諦聽⋯⋯

 

出死入生


不一會兒,一位中年牧師來到受洗者面前,問了幾個有關受洗的基本問題,大家一起作了明確的回答。他就轉身跨入潭中,站在那兩位受洗者的身後,準備為他們施行洗禮。那兒潭水更深,完全可以讓受洗者浸入活水之中。
接著,牧師長幼有序地為受洗者施洗。


第一位是六十多歲的大媽,她和衣進入潭中,由兩位幫手扶她往後慢慢仰入活水,牧師立刻為她祝福。這一刻,潭上潭下一齊歡呼,我想,天上的天使也在和我們一起鼓掌歡樂,歡迎這位老姊妹進入神的國度。

 

▲作者潘傑的妻子范中華在白龍潭受洗,喜樂溢於臉龐。


我太太五十多歲,輪到第二位。只見她迫不及待地走入這活水聖潭,整個人浸潤在那不停流淌的活水中。當她從活水中站起時,我看她容光煥發,淌水的臉上,笑成一朵滾動著無數露珠的朝花!


她來到我面前,忘情地擁抱了我,幸福地對我說:「太奇妙了,我喝了這活水,得到新生命,渾身是力量。耶穌對我們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這一番話,對我內心震動很大。


隨後是依名單,主持人叫一個受洗一個。大都是年輕人,有男有女,只見有的像游泳選手,分外矯健;有的像出水芙蓉,分外靚麗⋯⋯。

 

驚喜連連


有名單的都已受洗完了,共有三十四位。這時主持人又高聲說:「誰有感動願意臨時受洗,也可以,主正在等待著你。」


語音剛落,一位站在潭邊十六、七歲的男學生,應聲跨入潭中,他媽媽叫了起來:「哎呀,你連換的衣服也沒帶來呀!」大家連忙說不要緊,有的就搖著手中的衣服說:「我這裡有著。」


男學生二話不說,邁入那兩位幫助者的中間自個兒仰面倒入活水,牧師連忙為他祝福,全潭頓時歡聲雷動,一起為這位虔誠少年的堅毅和熱忱,鼓掌歡呼!


洗禮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可真奇妙,本來行將入暮的黃昏山色,此時就是不見再暗,依然還很明亮,難道神把時間定格了?!


受洗的人全部換好衣服,又帶著歡聲笑語一起下山。到了車上,天色已黑,可是車燈又把歸途照得雪亮。隨後大家驅車到離白龍潭不遠的大清谷去領受聖餐。


就在這時,又有一位青年人從郊縣連夜趕到那裡。牧師和弟兄姊妹們連忙向茶店借來一支大木桶,在燈光下,用大清谷的清涼泉水為他施洗,共領聖餐。

 

杭畫傳情


大清谷也是杭州新闢的一個市郊景區,以清麗幽靜著稱,茶客雲集。我們有位女畫家朋友,就在這裡一邊開茶店,一邊用杭畫藝術來畫扇面。去年,就由我們帶走了一把畫面為「鳳凰舞牡丹」的客廳掛扇,我們兩家準備以此合送給紐約世貿大樓遺址上新建的自由塔。


她在扇面上題詞「天堂祝福」;杭州譽稱「天堂」,這是杭州人民對美國人民的祝福。我們題的是「自由之光」四字,以此獻給英雄的美國人民,只是至今未曾送出,還放在費城兒子家裡。深望神施恩,盡快送給有關人員保管或轉交,讓杭州的「天堂祝福」真正送到美國人的手上,一起分享美好的清涼。


但今天這越野受洗之旅,我覺得大家都在描繪神的扇面,帶給人世更多清涼。

 

撫今追昔


白龍潭洗禮後幾天,我們夫婦又來美國,舉辦《中美軍民並肩抗日紀念》展覽。那是我們夫婦創辦的「杭州中美友誼民間紀念館」,特地為「慶祝世界反法西斯和抗日戰爭勝利六十週年」而舉辦的專題展覽。


美國是個基督教國家,處處體現基督精神。這個展覽中就有美國傳教士,在日軍瘋狂進行南京大屠殺時,冒死救助中國難民的英雄事蹟。神在中國人民的大難中,彰顯出大愛。而直接來華幫助中國抗日的美國「飛虎隊」,每架戰機上都畫有鮮明的天使圖像,更是直接帶來了和平福音。


果然,在英勇的「飛虎隊」的參戰下,中國戰場上的制空權很快就被中、美、英等盟軍奪回來,最後迫使喪心病狂的日軍侵略者落得可恥悽慘的下場。我們的展覽在華盛頓展出後,頗得美國觀眾的歡迎,特別對我們說:「客觀地反映了當年抗日歷史」,因此格外稱道,認為這是中國人民的良知再現。


我想,這首先是基督教國家人民,當年用無數鮮血和生命感動中國人民,這也是神的和平福音帶給中國人民的迴響。

 

福音泉源

 

是的,福音在不斷地迴響。前幾天女兒來電,說上次參加白龍潭受洗的一位姑娘,把一盤錄像帶與家人分享時,她母親看到錄像中有我的鏡頭,十分驚奇。她母親竟是我以前的同事,多年不見,而我則為她女兒的受洗而驚喜。她女兒是當前中國追求自我的一代,也是追求和平幸福、自由民主的一代。現在通過敬拜神表達自我,這意境是無與倫比的崇高、深遠、美妙!這不正說明了:福音泉湧,活水長流!

 

 

作者小檔案

潘傑,中國浙江浦江人,現年七十二歲。學者、作家。

杭州中美友誼民間紀念館館長。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