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期:愛的歌,可以這樣唱

【同在心曲】3

怎能失去──她

 

文/林張吉莉

 

▲文中的她(左)與作者合影。

 

她,窩心地偷遞一管口紅給我,再加一句:「妳的臉需要一點顏色」。

 

先生上班後,整理好簡單的家務,預備些晚餐的材料,就上車直驅她家,是我那段日子的例行公事。


去她家,全程不到五分鐘的車程,沿路盡是居家的前院;有別出心裁打理的庭院,也有簡單得只有綠草如茵、配上幾株大樹的,那一草一木總是忠心地替季節轉換加顏著色。我也會在轉彎拐角時,習慣性地數點各家花季,「預見」它們的怒放。


盛夏才過,也是去她家的途中,驀的發現,濃濃秋色已瀰漫於天地之間;碧藍的晴空,映襯著層疊、深淺由花木間透出的金黃、紅黃、紫黃、綠黃……,著實呈現出令人著迷的深秋韻味。


我貪婪地沉浸於「預期可見」的秋色裡,禁不住問上帝:「主啊,什麼時候祢才醫治她?讓我們也感受一下『預期可見』的禱告果效?」


「如果,我把她接走呢?」上帝說。我怔住,一股涼意滲透裡外,不由自主地向上帝抗議:「這不是我們等待的答案!」況且,我怎能失去─她?!

 

攜手抗癌


認識她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我是教會女傳道,她是愛主又熱心事主的長執;硬從醫院護士的全職工作、照料身患慢性病的老年父母、外加打理家務的夾縫中擠出時間來事奉,是我長久以來最可靠、最同心的夥伴。按年齡,她可以視我如女兒;按人生經驗,她足可稱為前輩良師,但她向來以謙卑的心尊稱我為屬靈導師,我也樂於以她為禱告夥伴和諮詢對象。


一個冬季清晨,我們擠在醫院用布帘間隔的擁擠病房裡,為她身體出現癥狀,須照腸鏡而向主禱告。然而,誰會料到注重飲食健康的她竟會患上腸癌!那天的檢驗報告,改寫了她人生的腳步。


獲悉消息,我立即驅車前往探望。理智的她,知道病情嚴重,來不及沮喪,已藉電話聯絡施行手術的醫生和醫院了。記憶中,她總是對別人的需要特別敏感,而積極產生行動。此時,因為不想加增他人負擔,自己扛起了每件要應付的事,連一滴眼淚也沒在人前落過。心疼她的善體人意、為人著想的愛心、逆來順受的順服,我向上帝承諾要陪她走這段艱辛路。我們曾為聖工並肩努力,也要攜手聯袂為癌而戰。


每日,只要時間許可,我就前往她家一起禱告。否則,就用電話禱告。我們用了聖經裡所有關於信心、禱告的經文,抓住上帝的應許,一點不疑惑地祈求,甚至經常禁食而求。但,那段日子,上帝似乎從我們面前隱藏了。比起化療的煎熬,上帝的緘默更讓她痛苦。本以為陪她走這段路,靠著對上帝的信心及她堅忍的鬥志,可以速戰速決,經歷上帝醫治的恩典。誰知,前後經過三次化療,皆告無效,而身上部分器官已被癌細胞無情肆虐、吞噬,歷時五年多抗癌的日子,耗盡了她的精神體力……。

 

追思好友


想到她,除了那份對上帝堅定的信心外,最令我懷念的還有她的愛心。買屬靈書籍,對我是一大負擔,她體諒我不受薪全職在教會服事,每逢節慶,一定送上一個大紅包,註明為傳道人買書用,還永遠記得外加一包巧克力送給我女兒。也只有她,會窩心地偷遞一管口紅給我,再加一句:「妳的臉需要一點顏色。」


當她病情進入末期,也是我早已預定的「聖地之旅」出發的時間。臨行前,向她告辭,她堅持拄著拐杖站起來,拿出預備好的信封,以微顫的雙手,充滿敬意地呈交給我,說是為我去聖地而用的旅費。我堅持說上帝早有預備,不肯接受。她又是一句:「這是為我的傳道人預備的,不在乎上帝有沒有為妳預備。況且,這是我稍早由兒子陪同,特別為妳親自去銀行提的款項,妳要收下。」那時的她,行路已很吃力,我接過信封,眼淚簌簌地滑落雙頰。


結束了三星期的聖地之旅,等不及去探望她,見面第一句話:「沒想到,我可以等到妳回來!」道盡了對我的思念,讓我心碎。抱著骨瘦如柴的她,心裡念著:我怎捨得失去她?


然而,上帝並未使她經歷那「預期可見」的醫治,卻把她帶到自己的懷裡,享受上帝所賜的永恆痊癒。就在歡慶聖誕的那天,愛她的主悄悄把她接去,息了她地上的勞苦。

 

在地上,普天同慶──救主降臨;在天上,又多了一位聖民─,我滿懷不捨及感恩,深知在耶和華眼中,聖民之死極為寶貴(參考詩篇一一六篇15節)。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