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慶聖誕】1

以愛佐餐

 

文/以儂

 

 

叔叔家過節的大餐是有名的豐盛。每逢年節都在他家聚餐。嬸嬸的菜單年年增加,滷肉、紅燒牛腩、海鮮什錦、臺式白菜排骨等二十多道菜餚加甜點,教人垂涎三尺。

 

它源起於我們全家移民來美後的第一個聖誕節。小小三房公寓,擠了十二個大人小孩,三代同堂,共用一個浴室,像馬戲團表演特技似地塞進一部車。

 

這是早年移民家庭,「典型」刻苦的生活方式,但祖母說,這都要感恩。所以,聖誕節時,小客廳裡必又塞下一棵塑膠聖誕樹,張燈結綵。聖誕燈配合大家穿插走過的步調,一閃一閃地報佳音。

 

沒自信的訊息

 

孩子小時,最盼望的節日即是「叔公家的聖誕Party」,豐富的菜餚及午夜的禮物交換,都是他們美夢成真的時刻。而我們與親戚朋友相聚,大啖美食之間,談笑風生,更是歡愉。

 

有陣子,想起心靈成長及何謂有意義的活動時,叔叔家的聖誕聚餐令我心虛不堪。各處都有貧窮的人,我卻自私地餵飽自己,再想法瘦身。有年聖誕前夕,我心有所感地這麼發表意見,人,總要有心靈成長吧!

 

叔叔嬸嬸好客,留學生或落單的朋友全請來過節。那晚照例見到許多久違的親朋好友,但我的眼光全落在一個年輕人身上。

 

一個多月前,在感恩節聚餐時見過他,他的格格不入使我不得不另眼相看。我們都是來美多年的「香蕉青年」,陽光時尚有型,滿口英文,洋式應對進退。而他,外表瘦弱靦腆,不高卻又駝背,消瘦的臉上架著一副大眼鏡,脫下外套還有一件卡其夾克,全身散發出害羞沒自信的訊息。

 

那次聚餐,他坐在角落裡,表妹有時過去跟他談話,端湯奉茶,設法把他拉進所有家人的活動圈裡。但他仍安靜無語,聽到笑話,嘴角連牽動的影子都沒。他是叔叔朋友的兒子,剛來美國念設計專業。回家前,嬸嬸把許多食物裝盒分袋給他帶走,請表弟開車送他一程,還親切地問他有沒有禦寒衣物。我想他不會再來聚餐了,多麼讓他尷尬的場面!

 

沒想到,聖誕節聚餐,他又出現了。仍是畏畏縮縮站在角落裡,沒跟人打招呼。走過去問好,這回他對我輕輕點頭,很努力的樣子。這害羞的宅男為何出現在大堆人的場合裡?「我也很surprise,打電話邀他,他馬上就答應。」表妹說:「其實他從學校到這兒,即使有人到車站接他,仍是長途跋涉。」

 

見他非常生份地站在一旁,叔叔請他與我們同桌。從小擠在公寓一起長大的表兄弟姊妹們,親熱地談話,毫無顧忌地吃喝。大家都向他「勸菜」,見他把如山的一盤菜吃完,請他再去添滿,他也照做。問他學校的生活情形,回答的聲音小到聽不見。席間,我講個噴飯的笑話,大家笑得東倒西歪。從眼角的餘光中,彷彿看到他眼睛瞇了一下,頭輕輕晃動,嘴角牽動起微笑的影子。

 

有意義的聚餐

 

表妹接個電話回來,「Mimi從臺灣打電話來,她說好想念我們,這是她參加過最溫馨有趣的聖誕節。」Mimi是豪門之女,嫁給豪門之子,門當戶對的婚姻連八卦雜誌都稱讚。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Mimi今年結束短暫的婚姻,一人在家療傷。聖誕夜,眾多名媛到處跑Party,她卻選擇打電話給我們。

 

原本想向大家曉以大義的我,突然有種莫名的感動,害羞自閉的年輕人在這裡輕展笑容,失意名媛懷念這裡的溫馨,這個聚餐真的沒意義嗎?

 

年年來參加的君阿姨,年輕喪夫,帶著兒子到美國來重新開始。如今兒子已結了婚,難得回家,拜佛的她選擇來叔叔家慶祝聖誕節。麗麗阿姨一家,早年移民來美,如今也是聚餐的「基本會員」。當年來時不曾去過教會,現已全家信主。還有許太太一家、愛莉、包伯羅一家⋯⋯這樣的故事說不完。聖誕Party到處都有,為何這些人選擇來參加這吃飯前要禱告謝恩的聚會?

 

當年生活刻苦克難時,有許多難處。事業有成時,煩惱壓力更多。每個光鮮亮麗的外表下,都有不為人知的苦楚。但叔叔、嬸嬸選擇感恩,不管得時不得時,他們總是把愛放進每道菜餚裡,用所得的豐盛傳出愛的佳音。

 

叔叔現在住的房子有七個房間、八個衛浴、每人一部車,「典型」移民有成的家族,感恩聚集的傳統仍在進行。是的,有愛相傳,就有意義。

 

 

作者小檔案

以儂,不讀書、不看報就會很難過的全職媽媽;喜歡旅遊、美食、電影欣賞及音樂的文字工作者。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