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歡笑中經歷神的愛

 

文╱莫非

攝影/李玫、廖美惠

 

 

能把快樂帶到屬靈的環境裡,這是怎樣一種平衡與創新?

 

這次在美東服事,去的路上就幾乎耗了一整天,到了賓州KRC營地,已是頸椎痛、背痛、偏頭疼。然而,神卻用另外一種方式來愛我。KRC今年增加了一個歡樂營,請來馬來西亞的Uncle Button(扣子叔叔)和俄亥俄州的John Coen,教導成人和孩子們如何作氣球、小丑與黑光(Black Light)表演。目的是用各種新穎創意的方式,來突破兒童主日學的教學方式,把歡樂寓於教導,將耶穌信息摻於故事中。

 

▲黑光劇團上臺「無臉見人」,謝幕時終於有臉下臺一鞠躬!

 

黑光劇團:只知服從,憑信心跟隨的學習


高潮的發表會就在我抵達的8月19日當晚,於是,無意間讓我撞到,也享受到一場不可思議的專業表演。整個場地關燈全黑,佈景也全黑,表演人全從頭蒙到腳,像日本武士,以至於整個臺面完全不見人,只見螢光布偶,在美妙詩歌音樂下隨韻律出現、舞動。


那種隨音樂帶動人的力量,真正讓人把俗慮濾盡,不斷浮飄到輕盈,且有欲與之共舞的興奮慾望。創世記故事裡,一下打出月亮星辰,一下打出植物和人,黑暗中更引人遐思,渾沌一片的起初洪荒是怎麼回事。約拿與大魚的故事,動感、立體感加韻律感……又是另一引人入勝的海世界表演。還有許多其他生動活潑的演出,讓人不斷地鼓掌。


演畢,亮燈,摘下頭罩氣喘吁吁,赫然一群業餘的小朋友和成人。在不知所以然,只知服從的狀況下,演出這樣一場精采的表演。


幾個人在後來的分享,都說這是一種屬靈的顛覆。因為原本參與表演,是想有上臺露臉的經驗,卻沒想到這是一場「沒有臉」的演出,完全不知誰是誰。從螢光道具製作開始,就不知為何一定要用縫製,而非黏貼(事後證明,黏貼的在表演時都掉了)。表演的效果也沒有概念,只知按照導演的指示,舉弄道具或布偶,數著音樂拍子排練上百次。每個人像拼圖的一片,分開全無意義,擺放在一起,才有整體的圖像。


幾天來揮汗如雨的操作,全身肌肉酸痛,體力透支,精神散漫,讓旁觀者都為這場發表會沒有做太大的期望。尤其導演John內向寡言,沒有太多的指示,排演的亂,讓人望來心急。但參與表演的人都說,他們看見導演自己舉著布偶,藏身布偶後的臉很嚴肅,一拍拍在那數著做動作,就心生感動,願意效法,才演出這樣一場震撼人的表演。


簡單來說,整場表演就是一場「跟隨」。這是一種憑信心跟隨的學習。


這和現代人動不動就要求行動前要先交代清楚,聽命前要參與決策,不知順服為何物的精神,是個強烈對比。對自由慣了的畫家周蘭惠,更重複說她的生命因此被顛覆,有許多深刻的學習。

 

▲黑光劇團全體團員與老師John Coen及Uncle Button。

 

歡樂秀:爆笑點自然天成,臺上臺下沒兩樣


Uncle Button的小丑表演,也是一臉油彩,McDonald 小丑的扮相。誇大的神情,大一圈的紅唇嘴巴,逗笑的姿態,每一牽動都引起一陣笑聲。缺乏幽默感的華人居然可以出現這樣一位,不但自己表演特技、魔術,還能帶動觀眾上臺與之互動的小丑,讓人驚喜。 而且每一爆笑點都自然天成,做氣球的手法熟練,一下子愛心,一下子教會建築,三兩下就秀出一件成品,嘴裡還同時講著信息,讓人掌聲不斷。全場歡笑近乎一種高昂氣氛,也是華人教會裡難得一見。

 

▲歡樂營老師Uncle Button, John Coen及營會創辦人高俐理。


事後收拾,正在和人說著話時,一位年輕俊秀的男人走過來,才知他就是Uncle Button。這是一位有著一雙大眼,身材頎長的華人俊男,卻甘願塗滿一臉油彩,穿著臃腫來取悅觀眾。若說表演是為迷戀掌聲,他得到的掌聲是不用說的。只是,下了臺,以素面出現時,卻可能沒有一人認識他。他說有次,與東方比利同臺表演,下了臺時,東方比利身旁圍繞一圈人熱烈地請求簽名,他和太太走出來卻沒有一個人迎過來,和臺上熱鬧成為一種明顯對比。

 

▲Uncle Button用汽球說故事,精采有趣!


把歡笑帶給人的小丑,常給人一種臺下孤清寂寥,吞下自己沒落的傷感。但Uncle Button 不同,臺下的他一樣風趣,把歡笑送給人好像從來沒有剝奪他自己的歡樂感,這就是信仰的力量吧!無須強顏歡笑,且越給越多。

 

▲歡樂營的小丑團隊,創意歡樂傳揚主愛!

 

另類「道成肉身」:深具爆發力的創意服事


這兩項表演,給了我極大的觸動,原本在服事中極端疲累,卻因著這歡樂營的表演,帶給我長久未體驗,幾近乎陌生的「快樂」!能把快樂帶到屬靈的環境裡,這是怎樣一種平衡與創新?基督教有太多的使命、呼召、挑戰與為主受苦,卻缺少歡呼、自由釋放地展現,與為主快樂地跳躍與歡笑。

 

▲KRC歷史中的一夜:營會主席溫英幹放下身段與Uncle Button同樂共舞。


曾在聖地牙哥北美全國牧師大會裡,便發現這一領域在屬靈文化裡的重要性。在那裡,每堂聚會,都是先有戲劇、沙畫、即興創作演唱或脫口秀等表演,然後才有不同樂團的敬拜,最後信息。時間長短且皆差不多,沒有重話語教導,輕音樂戲劇的現象。這才是成熟的屬靈文化,用各樣智慧,把基督道理豐豐富富地存在心裡(參考歌羅西書 3:16) 。


那天晚上,在觀賞節目的時候,心中一再浮現的感覺是:神好愛我!在一身疲憊酸痛的時候,有這樣一場特別待遇!沒錯,不是看熱鬧,也非看門道,歡聚一堂的真正深層感覺居然是,神好愛我!


能讓人感覺到耶穌的愛,原來也可以透過這樣一種形式?你可曾經歷過?我們最熟悉的可能是敬拜讚美,或者聖靈聚會時,且最多是以頌讚或流淚的方式來經歷神的愛。但在歡笑中經歷神?是否是一種遺落的珍珠?若真正開發,可以想見會有怎樣一場爆發力嗎?


不可諱言,這樣一種另類「道成肉身」,正是華人教會裡缺席的。衷心希望這樣的創意服事,可以席捲華人教會,改變兒童主日學,並成為華人屬靈文化的一部分。

 

在分享這樣一種經歷時,可想而知,這次講課的服事,我深深感到蒙福。我服事了人,也被服事。愛了,也被愛。祝福也被祝福,良性循環了基督的愛。盼望,你也能有機會在歡笑中經歷神的愛!

 

 

作者小檔案

莫非,十八歲由臺灣赴美,曾任加州休斯飛機公司電腦工程師六年,後專事寫作,現定居洛杉磯。著有散文《不小心,我撿到了天堂》,與小說《六個女人的畫像》、《殘顏》等書。是標準的書癡,生活在腦中。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