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為和誠實上彼此相愛

 

整理/林敏雯

 

 

許多年前我參加的教會才創立不久,無法給付牧師適當的待遇。但牧師依然忠心帶領年輕的弟兄姊妹服事,漸漸教會也成長了。財務狀況穩定後,長執決定除了薪資、保險、退休金之外,還補助牧師圖書費和探訪的交通費。牧師參加退修會、神學院進修等等費用,亦由教會負擔。弟兄姊妹都相信,牧師成長,受益的是全教會的會友。

~美國新州,李雅儂

 

我曾拜訪位於美國賓州的一間韓國教會,安提阿教會。為了建堂,牧師和其他十家人抵押自家住宅,申請貸款。會友深受此舉感動,便齊力出資送牧師家一輛新車和一趟歐洲之旅。


會友們談起牧師時,真誠的敬愛自然流露,讓我久久不忘。

~美國佛州,韓甲華

 

牧師顧念我開車技術還不純熟,要參加監獄佈道和查經聚會時,他都會來接我。我事先做好鍋貼、蔥油餅,讓他在路上吃。看到牧師全家感冒了還全程參加主日服事,我便帶著水果探望他們。師母帶著孩子返鄉探親時,我也和弟兄姊妹一起到他家,幫忙洗碗、打掃、做飯。


我們的友誼便是如此建立起來的。當牧師心情低落時,還會主動說﹕「我又跌到谷底了。」好讓我知道如何為他禱告。

~美國賓州,簡海蘭

 

由於精打細算的個性,我總知道可以從哪一家藥房拿到免費贈品。舉凡日常所需的牙膏、牙刷、眼藥水、止痛藥等等,我從不需花錢買。多了就送給教會負責青少年事工的牧師,他有四個學齡的孩子。


我是律師,經常在教會舉辦活動時,提醒籌畫的牧師留意一些細節。事前周全的準備,可以避免當意外發生時惹上官司。

~美國賓州,楊逸群

 

這已經是許多年前的事了。當我還只是實習傳道時,團契與我和丈夫同心求神賜給我們一個孩子。經過兩年的禱告,神終於應允。弟兄姊妹們準備了幾乎所有新生嬰兒可能需要的用品,送給將為人父母的我們。


當我們結束實習,要進入第一個服事工場時,小組的弟兄姊妹為我們餞行。臨別還塞了一個數千美元的大紅包,說是大夥兒的心意。


對於才穿上傳道鞋履的我們,這是神豐富供給的驗證,相信前頭要走的路將滴滿脂油。

~美國加州,聖雅福音基督教會劉小玢傳道

 

過去牧會期間,會友常送我生日禮物、聖誕禮物。有人知道我愛看書,送我買書的錢。這些貼心的舉動點滴在心,讓我感動。


偶爾也收到一張小卡或一封電子郵件,記述他們或在講道、教導中得造就,或接受關懷得安慰。誠摯的文句常讓我一讀再讀,受到很大的鼓勵。


身為牧者,知道弟兄姊妹因為自己的教導、牧養而有了生命的改變,再沒有比這個更令人欣喜的了。

~美國加州,林張吉莉牧師


才過了新年,一次滑跤嚴重扭傷右腳踝。醫生要我穿上固定腳板的大笨鞋,走路須持拐杖,還不准我開車。


在家悶了好久,3月初和朋友相約參加「神國」的同學會。新知舊友歡聚一堂,走路不方便的事也不太在乎了。


坐著聽講一久,覺得腳有些腫脹,自個兒退到角落,把僵硬的右腳架在椅子上。唉!只恨自己筋骨僵硬,搆不著自己的腳,不能按摩促進循環。


剛好寶姊經過,問怎麼回事,我告訴她只是活動一下。沒想到她居然就蹲下去,幫我解開大笨鞋,脫掉厚毛襪,說要幫我按摩。這哪行?腳丫子可髒可臭了!尷尬著要推卻好意,寶姊卻面色不改就幫這傷肢按啊捏啊起來。


此時娜姨走來,駐足觀看寶姊的服務,一言不發離開了。回來時手上多了個小化妝包,一邊拉開拉鏈,一邊說:「妳的趾甲已經嵌入肉中了,很痛吧!我來幫妳修修,我可是有專業執照的喔!」


想開口向她倆道謝時,喉頭哽咽了。身為牧師多年,我向來都是照顧關懷的給予者,今天角色對調,成了接受者。猛眨雙眼,想看清這兩個俯首的身影,我彷彿看見為門徒洗腳的主。

~美國紐約州,信義會道成肉身堂 張陵兮牧師

 

自1976年全職傳道以來,我已建立、牧養了三個教會,也一直享有弟兄姊妹對我和家人的關懷。


身為植堂牧者,太太和我時有機會接受邀請,回到教會參加建堂週年慶。老會友們展示泛黃的照片,回憶過去時光,為我們當初播下的種子感恩。多次有人與我們聯繫,感謝我們在他們的信仰路程中奠下的基礎。


當我們在經濟狀況緊縮時,亦曾接到一些匿名奉獻。他們並不知道我們到底需要多少,只是順服神的感動。


很蒙福的是,領導團隊中總有同工體貼牧者家庭的需要,為我們爭取合宜的薪資,免去我們必須自己提出如此要求的尷尬壓力。


回顧30多年的牧會經歷,我覺得信徒們為我們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承擔揚起禱告護網的責任。牧師和他的家人站在屬靈爭戰的前線,是仇敵攻擊標的。能有代禱勇士以禱告遮蓋我、太太和孩子們,是他們表現愛與關懷最有意義的方式。


最難忘的是許多年前,當時還在青少年期的孩子做出有違道德的行為,我們懷著破碎的心來到會眾面前,將面前的情況坦誠相告。即便相信會眾不會對我們和孩子大加撻伐,這樣做毋寧是冒險把孩子獻在祭壇上,仰賴信徒的判斷。


過去我們曾見過在類似情況下,許多教會以公義正道之名,傷害牧師的孩子。這些孩子心生苦毒,從此拒絕踏進教會大門,也把神摒棄生命之外。


更何況教會早有規定,依照提摩太前書三章5節和提多書一章6節對教會領袖的要求,孩子犯了道德錯誤,牧師便失去帶領的資格,必須停止服事。這不僅意味全家面臨經濟困境,更帶來情緒與靈命壓力。弟兄姊妹是否責怪孩子使他們失去牧師?孩子是否責怪自己使我失去服事?


然而我承擔起為父之責,辭去牧師之職,全心處理家庭問題。教會雖然只能接受我的離開,但是會友們的反應竟是愛與原諒,並分享自己的經歷,認同我們的感受,並鼓勵我們相信神應許的得勝與醫治。那段時期從教會大家庭湧流出的愛與關懷,實在太奇妙。他們也保護我的孩子免遭不夠體貼之人的傷害。


教會在處理這樣敏感的事件時,實在需要把握挽回與和好,愛與原諒。我的孩子因此得以長成為敬虔、信心堅定的人,繼續與我們在同一教會中服事、敬拜神。


我堅決相信牧師們種下的是什麼,收成的就是什麼。當我們以愛與關懷來牧養,力行慷慨、接納,與無條件的愛,信徒亦將以此為榜樣,如此回報在我們身上。

~美國北卡州,河畔教會 金杰牧師(Dr. Jay Zinn)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