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愛輔村

 

文/陳正修

 

▲已完成生理戒毒的弟兄,於中途之家繼續斷絕心理對毒品的依賴,使得身心靈全人更新,回饋社會與家庭。

 

抉擇


2009年初,開始定期輔導臺灣花蓮監獄和花蓮看守所裡HIV的感染者,兩處收容的人數都不到五位。個別輔導時,越做越感到虧欠,不知還能給什麼?我真誠地愛他們,也傳講耶穌是盼望、是倚靠的福音,他們也相信了。但是有一天,當他們告知快要出獄的時候,我卻不知如何是好?害怕他們來找,害怕跟他們聯絡,癥結點是:沒地方轉介安頓他們。

 

▲晨曦會總幹事劉民和牧師原為吸毒者。多年來,以「福音」幫助戒毒學員脫離罪的轄制,從人類最深之處—「靈裡」治療與重建,使吸毒者裡外更新,成為新造的人。


豈止是他們,這麼多年來投身於監獄事工,一些快要出獄的朋友,也不曉得能將他們安置何處?可以轉介的中途之家,少之又少。


我面臨一個抉擇:離開監獄工作,還是挺進一步─籌措中途之家兼就業緩衝中心。


個人的力量是那麼有限,而成立中途之家千頭萬緒,談何容易?聽說目前僅有的幾個中途之家都維持得很辛苦,這條設立之路看來顛簸難行。


一天,有個想法浮現:「何不到晨曦會各個戒毒村觀摩學習?」我相信,這是從聖靈而來的感動。


臺灣因毒癮感染愛滋者與日俱增,這個不容忽視的事實促使晨曦會設立了愛滋輔導村(簡稱「愛輔村」),在舒適的居住環境中,以聖經教導與神的恩典來幫助他們戒毒,同時與臺大醫院愛滋防治中心合作,提供醫療服務。


晨曦會的體制和團隊早已受人肯定推崇,負責臺灣工作的是我所敬重的劉民和牧師,承蒙他的安排,我如願住進愛輔村一週,展開驚喜的學習之旅。

 

隱痛


愛輔村位於臺北近郊,原是深山裡的一座民宅,偏僻寧靜但優美恬適。目前有七位弟兄─阿榮、阿富、阿文、阿淵、阿淳、阿智與阿雄;兩位忠心的生活輔導同工,邱鍵民傳道與姚健民老師。


村裡的生活起居規律正常,早睡早起。除了每天清晨的靈修,還有早、午、晚的聚會和課堂學習。平日外請老師和宣教士來講課,進駐的這週就由我與弟兄們分享。


愛輔村裡嚴禁吸菸、喝酒、聚賭、講髒話、鬧事等各樣的壞習慣和行為,也不許看電視或報紙,除了輔導老師,誰都不能使用網路。晨曦會的每一個戒毒村都是如此。


有位定期在監所裡為HIV感染者上課的基督徒老師,曾經耳聞獄中主管的暗罵:「這些人,教化沒用啦,不如火化比較快!」


我也聽過有位主管私下無奈地咒詛:「那些菸毒犯上課沒用啦,讓他們上吊比較簡單!」


由於注射毒品而感染愛滋,這些弟兄遭受社會孤立遺棄,即使是親如家人也「懼而遠之」。有位弟兄還沒入村前,家人就要他在外面租房子獨居,嚴格禁止進家門。他每天從家門口信箱領取當日的生活費用,偶爾地上擺著水果或物品就是給他的。


有一位學員的父親來村裡探視,當著同學的面直言不諱:「我報給你一條明路,乾脆去死算了,老爸出棺材錢把你埋了!」


感染HIV的朋友,普遍對生命充滿了灰心和絕望,加上毒癮的綑綁,更是欲振乏力。然而他們也是有笑有淚、有血有肉的男子漢,常陷入不平穩的情緒中。愛輔村成立的初期非常辛苦,據說有學員半夜起來打架、舉刀砍殺,有人自殘,故意將帶有HIV的血灑向輔導員……。

 

驚喜


入村前,懷著忐忑的心,不知會遇到什麼景況,想不到等著我的,竟是一堆驚喜!


驚喜一:曾經是海軍軍官的邱鍵民傳道,退伍後在各個村莊,服事戒毒的弟兄們長達十三年。最後選擇在離家三百多公里的愛輔村擔任村主任,至今兩年多。難能可貴的是,邱師母對邱傳道的委身全然認同和支持。


愛輔村學員那次起衝突、半夜持刀砍殺的事件,若不是刀子被邱傳道及時搶下來,後果不堪設想。但他的雙手因此沾染了鮮血……。


懷疑自己可能已被感染的同時,邱傳道毫不驚慌,而是審慎思考怎麼面對未來。「如果真的被感染了,那是出於神的意思,要我更長久留在這裡!」其實,入村服事前,他早已做好心理準備,這樣的村主任,怎不叫我驚訝景仰呢?


這份驚喜,讓我對主的愛充滿感恩!


驚喜二:同樣是過來人的姚健民老師,在愛輔村當村輔導將近兩年。這一年多來無師自通,成了種植小盆栽達人,盆栽是他事奉之餘最大的興趣和專長。


前年他才結婚,對象也是愛主的姊妹,同樣全然支持他的事奉。每個星期,至少有兩天回家,他喜歡這裡的事奉,也喜歡趕快回家,因為家裡有深愛他的妻子和家人。


姚老師和弟弟都曾吸毒,在走投無路之際,兩人來到晨曦會戒毒;於村中生活一年半期滿之後,都進入晨曦會附設的門徒訓練中心就讀三年。如今兩位兄弟穩定地於不同的戒毒村裡事奉,弟弟在輔導所,哥哥在愛輔村。我不得不佩服,神透過晨曦會所成就的一切。


這份驚喜,讓我對主的大能充滿敬畏!


驚喜三:住進愛輔村之前,我想像這裡的弟兄必然是沮喪絕望、不容易輔導,甚至滿口粗話……。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一個星期,我未聽到語氣衝撞,未看見流里流氣,村主任說他們個個都蛻變,有進步。有些人氣質出眾,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曾經吸毒和罹病。


除了剛來不到兩個星期的阿雄以外,其他六位弟兄都已經住了十個月以上,樂意助人的阿榮更是住滿了快兩年。可貴的是,六位弟兄裡已有一位是進入門徒訓練中心的二年級神學生,有一位確定今年要報考門訓中心,另外有三位正在禱告尋求,可能明年報考。交談中,我深深體會到他們對信實的主無盡的感恩。


在這裡一個又一個的神蹟發生!人人是有見證的晨曦人,我深信其中不少位,將來必定和姚老師一樣,成為有美好見證主的工人。


這份驚喜,讓我對主的作為充滿盼望!

 

▲戒毒完成的新人,於中途之家做回歸職場的準備,靠主得勝。

 

開路


我們身處的大環境對出獄的更生人普遍不信任、不友善,大多數人不知如何面對和幫助更生人。更何況這群毒癮者感染到HIV,愈加增與社區互動的複雜性及困難度。


在村裡的清晨,我安靜在主面前尋求,「主!祢會怎樣看待這些認罪悔改的HIV感染者呢?」主讓我知道,祂也為他們每一個人被釘十字架!


在主的愛裡,我為這群弟兄們代禱和設想,「神所揀選、改變的人,將來會怎麼使用他們呢?」


這些弟兄們未來要找尋工作並不容易。進入人群的工作不適合,也受排斥;不必面對人群的工作,要不是耗費體力,就是環境封閉。而耗費體力的工作對身體不好,過於封閉的環境則對心靈有害。


感謝主!可貴的是,他們幾乎都是有心人,甘心樂意成為主的工人。因此,我個人對於籌措中途之家兼就業緩衝中心有了些許領受和淺見:


1. 設立預備金,栽培神學生,隨時準備「植村」和開拓愛輔事工。
2. 繼續鼓勵現有的弟兄們進入門訓中心,造就成為將來的同工和村輔導。
3.帶領同工或神學生進監獄、各級學校,尤其是HIV的收容單位,去演講、作見證、傳遞訊息……感染者必從弟兄們身上看見生命的曙光和盼望。
4. 增設愛輔二村、愛輔三村和職訓中心。同工不足時,就量力而為,一個一個增生,一次生養太多會照顧不了(像泰北那樣一兩千人的戒毒家庭同住一大村,並不適合,假使受環境所限需要大村發展,可發展成「村中小家」的模式)。
5. 建立專屬HIV感染者的工作坊或事業,讓他們不自卑、有尊嚴地工作,回饋家人社會。

 

▲攝於晨曦會門徒訓練中心招生日。門訓中心回應這個世代福音戒毒的需要,以三年半為一學制,造就此事工的工人。

 

盼望


戒毒村和中途之家,最難的不是怎樣做學員輔導,而是欠缺輔導,其中具有愛心和智慧的更是鳳毛麟角;而最怕的,是管理層級出問題。


如果不是因為「感恩」加上「呼召」,任何人都不適合成為傳道、作村輔導。馬丁路德說:「人若不是蒙神呼召,應該逃避作傳道,好像逃避地獄之火一樣。」戒毒工作更是如此,因為這確實是需要主「恩上加恩」的服事!


既然感恩,也相信是主所呼召的,請容我與同工們共勉:可以失望,但不要絕望;可以傷心,但不要死心;偶爾會提心吊膽,但不必灰心喪膽。


王子音樂發行的CD專輯中,有一首《最神奇的就是愛》,歌詞說:


最神奇的就是愛,超越時間、跨越空間。
最神奇的就是愛,勝過死亡、贏得生命。
愛中有神奇,愛就是奇蹟,
不可能成為可能;愛就是神奇,是奇蹟。

 

是的,這愛就是耶穌基督。我深信將有更多更多的人,要在愛輔村裡:


從「兄弟」變成「弟兄」,
從「吸毒的人」變成「反毒人士」;
從「HIV」的感染者,變成
有Hope(盼望),
有Idea(理想),
有Value(價值)的傳染者。

 

(感謝臺灣晨曦會提供本文圖片)

 

 

作者小檔案:

陳正修傳道,十六歲就因殺人而坐牢,十九歲販毒,在黑社會中玩命。第三次被判刑入獄時,受到黃明鎮牧師不棄不捨的愛感動,成為基督徒,帶著腳鐐受洗。臺北道生神學院畢業,曾獲「傑出更生人」義光獎。隸屬於基督徒地方教會差傳協會,現於花蓮縣監所全職事奉。與愛妻劉雪妮育有二女(陳傳道感人故事,請閱本刊第9期。)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