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特殊兒】2 愛主的小驢駒

【家有特殊兒】2

愛主的小驢駒

 

文/張邵伯利

 

 

▲恩迪從小認真學鋼琴,曾代表德拉瓦州出席殘障人士國際特殊協會慶祝會、並赴比利時演奏(1994) (恩迪身旁是他的母親,本文作者張邵伯利女士)

 

克立斯(Chris),你接受主耶穌作你的救主嗎?」克立斯支撐著身子,站在受洗池中,雙手握在胸前,兩眼望天。整個禮拜堂一片沉寂,人人屏息等侯,希望克立斯別忘了點頭表示。


出人意外地,克立斯開口一字一字大聲說:「我—相—信主耶穌!謝謝祂為我釘十字架並復活;祂赦免了我的罪,我滿心愛我的主耶穌。」從水中起來,克立斯高呼:「哈利路亞!」又轉向觀禮的會眾說︰「謝謝大家。」


淚水模糊了在場每個人的眼睛。


克立斯是我的三兒—恩迪在特殊奧運游泳比賽時認識的朋友。十年前一場意外,他失去了記憶、語言和手腳的部分功能。恩迪邀請他來教會,外子德勝與我兩年中每主日接送他參加崇拜,主的救恩臨到他。今天是克立斯決志的特別日子,也是恩迪的特別日子。


我坐在恩迪旁邊,看著他那快樂的笑容,心中除了感恩,不由自主勾起了許多思緒與回憶。

 

辛苦的開始,一生的祝褔


二十四年前,先天性唐氏症不但給恩迪冠上「弱智」的頭銜,也造成他內部器官錯位。動過六道大手術、住加護病房七十二天,恩迪帶著傷口回到家,連吃奶的力氣也沒,醫生對這小生命的預測很不樂觀。極其疲勞失望下,有一天我丟下手中奶瓶,將恩迪從小床上捧起,對著天花板放聲大哭,淚水像決堤的洪水流滿他蒼白的小臉。


「別哭了,日子總會過去的,一天天、一年年地過,你儘管安心地養他,把孩子的一切交給我。」這是主安慰的聲音。
二十四年來我常問「主啊,我該怎麼養?」主的回答總是一樣︰「給他母親的祝褔、天使的保護、良師的教誨、益友的關懷。」這簡單的原則成了我每天的座右銘,也帶來一生的祝福。


十三歲那年,恩迪要求受洗。牧師為了證實他了解救恩,便單獨和他談話。我在辦公窒外禱告了半小時,希望這口齒不清、剛毅木訥的孩子知道如何回答。終於,門開了,牧師說恩迪回答得很清楚,他肯定這孩子對救恩的認識和心志,決定為恩迪施行浸禮,在眾人面前見證他對神的信心。


受洗後,有一天,我問恩迪:「耶穌愛你,你愛耶穌嗎?」


恩迪回答說︰「我愛呀,我是衪的小驢駒嘛!」


「為什麼說是一隻小驢駒呢?」我大惑不解。


「因為我愛祂嘛,我要讓祂騎啊!」


似乎天真幼稚的回答,卻成了這孩子的心願。


從那天起我常叫他︰「小Donkey」,他也由衷喜歡這個別名。

 

以聖經為中心的教育


中學時代,恩迪就讀於一所教會學校,採取自讀制度 (Self Pace Program),聖經是必修課程之外,所有學科也都以聖經為中心—讀自然科學看見神創造的秩序和奧祕;學歷史發現人類的過去就是聖經歷史;探討人文科學看見神要我們塑造的品格和作人的原則;研究語言、藝術、音樂看見讚美的本質;更從勤讀聖經看見神的大愛。


十年級那年,恩迪發憤圖強,把整本英文聖經大聲朗誦一遍,別人看來傻勁十足,但是他漸漸了解神全備的計畫。他天生口腔上顎骨太高,造成語音含糊,我費盡心力教導仍無法糾正,神藉著恩迪朗誦聖經,竟然奇蹟式地治癒了他的發音。


他每天穩紮穩打地學習新舊約聖經,六十六卷書,我一卷卷教,他一卷卷學。十幾年來,日日如此,持之以恆,奠定了聖經和學科的根基,以及一生以神為中心的學習方式。高中畢業後,恩迪以函授方式,克服了弱視的障礙,繼續就讀馬里蘭州的切沙必克聖經書院(Chesapeake College, Ridgly, Maryland),完成了宣教學士的課程。


人生的課堂不以學校畢業為終點,德勝與我繼續在各方面順著恩迪的興趣,同享學習的樂趣。

 

小處著手,學習事奉


恩迪十二年級那一年,表明了他將來對宣教事工的志願,我就找機會讓他學習事奉,並與他人配搭。我們由小事做起,與校方商量讓他每天午餐後擦洗餐桌,恩迪欣然同意。有一天,我到學校暗地觀察,見他獨自一人,提著水桶、戴著皮手套、穿著圍裙,沿著一張張桌子擦拭。擦完後,又把一百多張椅子通通放上桌面,全弄好了才回到教室。那晚我告訴他,我看見他做事認真並問他:「為什麼要把椅子搬上桌子?」恩迪回答說:「喔!我只是想學著走第二哩路嘛。那位擦地的姊妹很辛苦,我多做一點,她可以早點休息啊!」


除了清潔事工外,恩迪從小認真學鋼琴,他的鋼琴聲更是為教會、老人院、社會慈善機構帶來了許多祝福。恩迪是個開心的人,他不是沒有困難,但是常常為自己開「慶祝會」。比方說,他為新的一年、一月、甚至新的一天慶祝,特別每星期六、日兩晚,他用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預備他的心,為過去的一週感恩,又為次日的主日崇拜慶祝。他不但自唱、自彈(鋼琴)、獨自跪下禱告讚美、為講台懇禱、又忠實地將心意寫在日記上。有時聽他自導自演、模仿牧師講道,令我忍不住大笑,不由得想起主的話說:「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雅比斯的禱告


恩迪最愛舊約人物雅比斯的禱告:「甚願�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歷代志上四章10節)雅比斯這名字的意思是「痛」。也許恩迪小時痛多了,「心有戚戚焉」。他常常表示慶幸父母沒給他起名叫雅比斯。這幾年來,他認真地求神賜福給他,並擴張他的境界。神應允了雅比斯的禱告,也應允了恩迪和我們一家的懇求。


德勝、恩迪與我形成的團隊,服事主的機會似乎愈來愈多了。除了每月例行的兩個療養院(Nursing Home)事工外,在探訪、個人工作、文字、講台、以及宣教工作的機會都逐漸增加。神奇妙的帶領,常使我們驚訝歡呼。


我們的事奉範圍也由美國人、中國人,擴大到墨西哥人。恩迪長在美國教會,英文又是他的母語,對他而言最得心應手,可是從小習慣於家中講中國話,所以跟中國人也能溝通。最近應一位墨西哥宣教士邀請,我們參與支持他的宣教計畫赴墨國作見證。看到這孩子在講台上不慌不忙用英語作見證,又逐句被翻成西班牙語,心中實在感謝主賜給我們超文化事奉的經歷和機會。

 

《生命的韻律》


三年前恩迪突然領悟了什麼叫「韻律」(Rhythm),並發現許多傳統詩歌的英文原詞蘊含著優美的詩韻。「我也要來寫寫詩!」恩迪說。


於是,我給他買了一本英文的聲韻字典 (Rhythm Dictionary),並教他如何使用。這位小詩人就天天寫一首詩,暗暗地放在我桌上,等待著我讀後的哈哈笑聲。有些詩他寫得很好,有的卻平平,有時音韻錯誤,或文不對題,但我珍惜每一篇,因為這是他內在思想的表達。更重要的是,這是他此時此刻的興趣所在。人的喜好會改變,恩迪當然也不例外,抓住那寶貴可教、可學的一剎那,是為人父母的責任和福氣。


經過兩年的收集、編輯、籌款,一本新書《生命的韻律》(The Rhythms of Life)出版了。 這可愛的小書是恩迪的小詩、小品文章,加上自攝的相片編纂成的見證集。


我們是德拉華州多法城第一浸信教會(First Baptist Church, Dover, Delaware)會友,這所教會的陸伯德(Bud Russell)牧師自薦為此書作序,寫出心中感觸︰「詩篇一百三十七篇寫道『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這並非單指健康、聰明、無殘障的孩子才是耶和華賜的產業;不要將『唐氏症』或某種殘障名詞硬架在別人的頭上,成為這人的全部;且要謹記,我也並非完美的人。」

 

主耶穌已擺設豐盛的生命筵席,祂用愛邀請所有的人來享受。恩迪來了,請你也一同來!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