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在婚姻的四季

——網絡新娘的辛酸淚

 

文/劉淑滿

 

▲跨文化聯姻承受多重壓力,而網絡認識的夫妻經歷尤其艱辛的磨合,辛酸淚漣漣,有誰能領他們到神前,在平安的港灣裡憩息?

圖片取自:http://www.theepochtimes.com/news/8-2-16/66041.html

 

我寧願穿行千萬里,為要尋覓一個地方,
蘊藏比金子更貴重的寶藏。
但求一顆心牽繫靈魂, 我甘心守候恒久珍寶,
附帶重重許諾,永不損耗。
誰來助我查訪,那交易的商販,
涵蓋完整保證,無悔無憾。
〈愛情商販〉歌詞,《心事》專輯/阿瓊 譯/林雨

 

迎春︰企盼迷途羔羊醒悟

 

從事外貿生意,事業有成,在廣州享有小資產階級生活的彎彎,經由網絡擇偶服務社,在太平洋彼岸尋覓另個春天。

帶著情願吃苦幹活的心志和老公丹併肩建立美滿的家。實現女兒子綠來美國學現代舞的夢,盼兒子子青學好英語習得一技之長。

交往時,丹坦承不富裕,母子跟著丹在短短幾年已搬了四、五次家,彎彎不介意,她不是為淘金來美。她一人兼三份工,週間在公司行號朝九晚五,週末在餐館,得空還跟著丹到處搜購舊鼓,用砂紙摩去鏽,上油抹亮,轉售煥然一新的鼓。子綠中英廣東話流利,在公司裡備受賞識,週末在餐館兼差,並在社區大學修課。子青高中畢業後也在餐館打工。

倒是丹認為賣舊鼓是靠勞力賺錢,太辛苦,迷上用錢賺錢的各種「投資」陷阱而不可自拔,被坑了萬把塊,仍到各處開會傳銷,荒廢公司的工作,請假時數比工作時數還多;更失去樂團擊鼓的工作。 他眼高手低好逸惡勞,非「不富有」,乃因不勞而獲坐享其成的心態,最讓她累心。彎彎在跨文化婦女會認識如母如姊的龐康妮博士和楊姊妹,她們身上發出基督的馨香,堅固彎彎基督的信仰,支撐著她等候丹醒悟回頭,仍願守候這與夢想有天壤之別的家。

彎彎深知沒有回頭路,她迎戰挫敗,自立自強,「有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幫女兒覓得金龜婿,還有兒子……」,希望像春天的種子在彎彎心田裡發芽。

 

赴夏︰以柔克剛愛屋及烏

 

小謝的工作環境讓她接觸過各族裔的男人,相較下,歐美男人有禮貌,教養好,尊重女性。到歐美國家出差,遇見基督徒,覺得他們的家庭較穩定,那時她不知道信仰是什麼,但知道信耶穌的人是可靠的,再婚時就決定在網上尋覓歐美基督徒聯姻。

小謝立下擇偶條件─基督徒、長她十歲、中產階級、公務員、有責任心、善良、幽默,鎖定了李蒙。聰明的她和他談人生、家庭與待人處事、未來生活的願望,便知他是可託付終身的人。 婚後發現眼見和所盼的丈夫判若兩人。易怒難處的大男人,自己凡事皆對,沒有預兆,瞬間大發脾氣,上天入地不過是幾秒鐘的事情。不順心就叫「走開!」(Get Out !),在她聽來是刺耳的「滾開」。摩擦矛盾漸漸在倆人之間滋長。

聽聞網絡婚姻的爾虞我詐,李蒙起初對小謝提防觀察﹔夫家人不接納她,在行為言語上顯示種種歧視和敵意,婚姻常罩著迷霧。她努力學做飯,營造愉快氣氛;經濟不分你我,共同承擔。她孝敬雙方父母,巧用生活的細節來表達對丈夫及其家人的關愛。

李蒙心臟緊急開刀,病房外親人嚷嚷鬧鬧,關切的是他的遺囑。小謝默默陪伴照顧,安靜禱告,也聯繫牧師和會友為他禱告。從此翻倍加分,贏得婆婆的接納與疼惜,之後李蒙把財務作了信託(Trust),他倆錢財公開共享。李蒙看到小謝對他真心的付出,也如生父般呵護幫助她的兒子,努力改變自己。

跨文化聯姻婦女團契的龐康妮博士指點夫妻解決衝突的原則:「避免正面起衝突;對方知錯想和解時,要給臺階下;接受對方的解釋和道歉。」這是使李蒙夫婦破冰的關鍵。龐博士還教夫妻倆買一組「和睦茶杯」為君子之約,哪一方想要溝通時,就取出這茶杯示意,注入香醇咖啡或是純正好茶,兩人邊酌飲邊交流,這一招,讓李蒙收斂起壞脾氣,冷靜理性地交談。

九年婚姻如倒吃甘蔗,期間的冷暖,收攏起來就像一塘墨不見底的池水,小謝靠著神的恩典,以柔克剛,以智取勝,重獲家人的信任與尊重。像開在盛夏迎風婀娜的清荷,出淤泥而不染,任誰都要駐足欣賞。

 

候秋:相依相伴靠主無憂

 

丈夫十年前過世,退休後的蘭蘭常覺孤單,落落寡歡,漸覺人生無味。來美國幫成家立業的兒子,貼心的媳婦鼓勵她多與人交往,將她的資料登記在免費的網站。原意是找個談得來的華人在網上交友解悶消磨時間,所以資料全是用中文書寫。

赤子之心喜歡挑戰的老馬可,不懂中文卻勤奮寫信給她,蘭蘭懷著學英文的心,靠著網絡上《金山詞霸》的在線翻譯,一來一往搭起鵲橋。當母親病重,蘭蘭回海南島,老馬可還花錢請翻譯,隔著太平洋電話裡「三人行」。因著他的誠意,兩人終成眷屬。

婚後蘭蘭理家,全靠他的退休金和社會福利金,馬可有多少花多少,毫無積蓄。這是蘭蘭最大的隱憂,也是他們婚姻爭吵的禍首。馬可收斂後又故態復萌,下注投資經常血本無歸;鑽研發明,買東買西,錢就像關不緊的水龍頭,稀里嘩啦流光。

勸不聽,也吵過,原以為「老來伴」只是陪他蒔花種草,彼此陪伴,哪知竟是洗衣、打掃兼煮飯的廉價外勞,噓寒問暖的不收費護士,還得小心拿捏相處的分寸;怨氣一攪動起來,蘭蘭離婚的念頭就悄悄襲上心頭。

聖經上說:「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跌倒有人扶起,兩人同睡就都暖和。」(參考傳道書4︰9-11)已過耳順之年的蘭蘭還圖什麼?不就是和真心相愛的人相依相伴?再說錢是他的,有權利怎麼花用,又何勞自己操心傷神,況且馬可從不過問她在中國的積蓄與房產,自己不也當尊重?

曾經惶然多慮,聚焦瑣碎細節,而今盡付笑談中。退了暑氣的秋風,把蘭蘭的思緒梳理得有條不紊,有綠卡,來美看望兒孫來去自如,委屈自尊暫擱一旁兀自銹蝕吧。

 

揮冬︰揮別夢靨期待生機

 

失婚又被迫提早下岡的銀杏,還有個叛逆得叫她束手無策的女兒。都說美國人富有,學習環境好,找工容易。經由網絡交友擇偶服務社,走入人生窄巷中的銀杏幸喜還有生機,踏上夢想駐停的地方,放手一搏婚姻探險的第二春。

結婚沒幾個月,丈夫王哥要她在幾張紙上簽名,後來得知他把房給賣了,所有財產不知轉到那裡。王哥幫銀杏找了份工,月薪存進共同帳戶。不懂英文無法領錢,日常需用得伸手向摳得緊的王哥要,暗自失落。生活習慣不同,他嫌醬油燒的菜髒兮兮;吃豬腳他嘟嚷:「在糞裡攪和過的妳也吃!」為了綠卡,放棄自己存在的空間曲意屈從,心卻長滿了抑鬱的刺。

婚姻帶給銀杏最大的震撼是王哥的婚姻觀以「性」為首,為了討好他,有求必應。進入更年期的銀杏漸覺疲於應付,回國探親歸來,赫然發現王哥在交涉另一中國網絡新娘,銀杏還沒興師問罪,王哥已提出離婚,給千把塊「遣散費」打發她走。

銀杏的婚姻,別說沒有愛情,充其量只是一場交易罷了。下嫁王哥時,銀杏以為有姿色尚年輕的自己勝算在握,誰知竟被休了,讓她嚥不下這口氣。幸好一群在教會、查經班和跨文化婦女團契認識的朋友,了解、接納並安慰她。

慶幸不懂英文的自己當年簽的不是賣身契。離婚,沒了老公還有工作,有車有綠卡,獨立自主,生活清苦卻安定,銀杏琢磨著,喜憂參半。誰都知道寒冬的凋零枯萎裡藏著一線生機。

 

餘韻

 

經由網絡擇偶來美成為跨國新娘,帶著渴盼憧憬,誠如文首的歌詞,為了追尋心中勾畫的樂園而備嘗艱辛,把婚姻當作追尋明日更美好生活的投資。

然而沒有時間相處了解,匆匆成婚,沒愛情為基礎;現實的婚姻裡,文化價值觀分歧,語言隔閡,溝通障礙,更加上缺乏信任,各懷心機,層層疊疊困擾著她們。跨國婚姻猶如自然時序般轉折,是感歎?是悔恨?是慶幸?還是轉機?

春去秋來,四季定時運轉,然而人心詭詐,反覆無常,真正的滿足哪裡找尋?中世紀的神學家奧古斯丁曾經滿懷熱情向神禱告:「主啊,除非在祢的裡面憩息,我們的心靈將不得安寧。」

今日,有誰能懷持同樣的熱情,向跨國新娘傳遞佳音,讓耶穌的愛止住那些靈魂的漂泊,在平安的港灣裡憩息,歡聲頌唱?─

這一生最美的祝福,

就是能信靠主耶穌,

走在高山深谷,

祂會伴我同行,

我知道,這是最美的祝福。

《這一生最美的祝福》歌詞/李信儀)

 

(文中採訪的四則真實故事,人名都已更改。)

 

延伸影視與閱讀資料:

‧ 鳳凰城的網絡新娘,《彼岸》系列紀錄片,神州傳播協會,2010年。
‧ 網絡新娘,《唐人街》系列紀錄片,鳳凰衛視,2008年。
‧ 楊韓甲華(2008): 當浪漫躍上國際舞台,《神國》,第13期,71至76頁。

 

點擊閱讀更多以愛相挺跨文化聯姻婦女的文章。

 

作者小檔案:

劉淑滿,兒童主日學老師,喜臥遊,戀美食。看書是閒下來最大的享受。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