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儂我儂ing

——跳一曲合一的婚姻雙人舞

 

文/李文屏

 

 

有句話說:「如果妳是王后,妳當待妳的配偶如國王;如果你是國王,你當待你的配偶如王后。」


幾年前我在做晚飯時,接到一通電話,一位朋友緊急求救。原來她先生有外遇,對她惡言相向、態度粗暴。心裡真是為她難過:這麼美麗、賢慧的妻子,心疼還來不及,怎麼捨得讓她剛生了他們的「愛情結晶」後不久就另找女人?特別在她身心疲憊、最需要關懷體貼的時候?


她先生說:「她冷感,滿足不了我,我也沒辦法!」


一位朋友知情後差點吐血,激憤地說:「這是甚麼人啊?!這是人做的事嗎?!要是我馬上離婚!咱不過了!」


結婚後,「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真的是童話故事才有的結尾嗎?

 

▲即使被賜予了完美的生活環境(伊甸園),有勝任的管理工作,又有神祂及各樣動植物的同在,亞當的狀態還是「獨居」,是「不好」的。

 

二人成為一體,為何?


《聖經‧創世記》啟示,創世以後,神看一切所造「都甚好」(1:31);但在詳解造人經過時卻記載了一個「不好」,即「那人(亞當)獨居不好」(2:18)。


「獨居」,是指一個人的「單獨」狀態,「孤單」狀態,它的反義詞並不是「同居」,甚至「群居」,而是「連合」。神為解決這個「不好」而採取的行動:造一個女人作為「配偶」來「幫助他」(2:18),讓「二人成為一體」(2:24)。


即使被賜予了完美的生活環境(伊甸園),有勝任的管理工作,又有神祂及各樣動植物的同在,亞當的狀態還是「獨居」,是「不好」的。可見,工作和物質環境從創世之時起,就不是神所設立的解決人的孤單之道。「孤單」更是一內在問題,神給予解決之道是賜給亞當一位與之相匹配的女人來與之連合:也具有身、心、靈的結構和需要,也是按神的形象所造(1:27),是身、心、靈的全方位相配,這樣才能使得「單」成為「偶」。


新約《聖經》與之呼應,主在馬太福音十九章5節引用了這一經文:「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說明:一、神設立了婚姻來讓人免除孤單「獨居」的狀態,讓人「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這裡強調了兩點:離開與連合。離開,是離開父母—儘管父母之愛非常重要,非常偉大,但在解決人成年後的內在孤單問題上,不能代替配偶。二、神倡導婚姻的質量,與配偶的連合,是要「二人成為一體」—確切地說,不是婚姻能解決人的孤單問題,而是「二人成為一體」的婚姻才能。

 

二人成為一體,何意?


「成為一體」的「一體」,不只是身體上的連合,若只需身體的連合就能解決人的「獨居」狀態,那麼孤單是非常容易解決的問題之一。事實上,世界上最孤單、最隔絕的地方可能就是熙熙攘攘的「紅燈區」,那裡晝夜都有很多身體在連合,卻是世界上最隔絕、最孤獨的白天和夜晚。對在那裡「工作」的許多女人來說,越多身體的連合,心裡越孤、越單、越獨,彷佛慾海一粟,漂泊沉浮。


「成為一體」是夫妻雙方身、心、靈的全方位相知、相交、相合,是婚姻的最高境界,也是連合的最高境界,即生命各層次的連接。沒有心靈的高度和諧,就沒有愛情的高峰。


當年亞當一見夏娃,人類史上的首次一見鍾情發生了,剎那間亞當詩意和激情盪漾,發出由衷的驚歎,稱夏娃為「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類似今天說的「心肝寶貝」。原文中亞當發出的第一個詞很難翻譯,RSV版本譯為“This at last(這終於)”,比起中文聖經的「那人說」,更生動地體現了亞當當時的語氣和心情。


婚姻,本是神給予人類的極大福分。

 

▲神創造夏娃成為亞當的配偶,也是他的幫助者。

 

二人成為一體,「神話」?


亞當一見夏娃時的心情被東西南北、上下古今熱戀中的情侶所重復;然而,就像亞當夏娃墮落後二人就彼此推諉、不再和睦一樣,人類的婚姻經驗也證明,婚姻似乎可以讓所有的愛情舞曲變調,所以就有「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人因誤解而結合,因了解而分手」之說。


據不同統計,在美國,第一次婚姻的離婚率是41-50%,再婚後的離婚率則會比前一次婚姻高出10-25%,即第二次婚姻的離婚率是60-67%,第三次婚姻的離婚率則為73-74%。《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帕特蕊(Tara Parker-Pope)在《幸福婚姻是個「我」婚姻》一文指出:「幾百年來,婚姻被看作經濟和社會實體,婚姻雙方的情感和智力需要伏在婚姻本身之下,位居第二。但在現代關係中,人所尋求的只是夥伴,他們只想對方使自己的生活更有趣。」她引用研究資料表明,當對方能幫助自己達到目標、增長見識和擴展經驗時,人對婚姻的滿意度就增加1。夫妻在婚姻中的思考和相處模式是「我」而非「我們」,換言之,對方越能滿足「我」,關係越好。


這種「我」婚姻的特色是:以我的需要為最高指標,對關係缺乏委身,強調個人自由。這樣的男女關係將極大的期待加在對方身上,一旦對方不能滿足自己了,大家就揮手再見。所以揮手很頻繁,因為世上無人可以完全滿足另外一個人。何況,兩人都以自己的那個「我」為中心,這兩個「我」不衝突才讓人拍案驚奇。「我」婚姻不過是個自私的、不切實際的夢幻,它直接來自人墮落的本性,註定失敗。


牽手因為孤獨,分手也因為孤獨。二人成為一體,是神說的,所以叫做「神話」嗎?

 

▲世上的男女關係常將極大的期待加在對方身上,一旦對方不能滿足自己了,大家就揮手再見。圖為電影《同床異夢》場景之一。

 

二人成為一體,甚大的奧秘


保羅細談夫妻相處之道時,說「是極大的奧秘」,而這奧秘「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參以弗所書5:17-33)。婚姻本身,它的奧秘跟救恩緊密相連。基督和教會如何相待,丈夫和妻子也當怎樣。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丈夫愛妻子也當如此;教會凡事順服基督,妻子也當如此順服丈夫。


初看之下,這婚姻的「奧秘」很容易被忽視,而女順男愛的夫妻相處之道則讓現代人感到難以消化。男人說:「妻子很不可愛怎麼愛她?」而妻子說:「丈夫很不可敬很無道理怎麼順服?」有些丈夫說:「結婚才幾年,她就由溫柔玉女變成了母夜叉你說怎麼愛?」有些妻子說:「結婚才幾年,他就由白馬王子變成了木頭八怪你說怎麼順怎麼服?」


於是大家都覺得自己瞎了眼,也有人在婚姻外為了別的異性眼睛一亮,因這「一亮」而開啟了婚姻的紅燈。實際上,婚姻和任何「活」的事物一樣,都會出現問題、遇到挑戰。許多人可以努力去解決工作中遇到的問題,卻不肯在婚姻中太努力,以至許多婚姻為之意外夭折。


解決問題的方法不同,結果常會不同。前面所提到的外遇故事,在多年後,那位「不是人」的先生不僅重新受洗,而且在教會非常熱心服事。上個感恩節,我應邀去他們夫婦所在的教會,當年惶恐不安、緊急求救的姐妹搶著上臺,分享她的感恩和喜悅。她幸福無比,說他們夫妻現在好和諧好和諧,都像在度蜜月一樣。她先生也上去說,其實他們現在比蜜月期還甜,他倆現在一刻都不想分開;他要繼續好好做好家庭的「頭」,好好愛妻子孩子。


並不是說所有的溫柔都可以帶來「二人成為一體」的幸福,婚姻關係畢竟需要兩個人的互動,是雙人的舞蹈。這位姐妹和先生起初聽的是不同的舞曲,一是「我為中心」的旋律,一是「神為中心」的旋律。但姐妹一有機會就將她的舞曲介紹給先生,她的先生也從她的舞步中,看到妻子所聽從的舞曲的優美,漸漸地,也開始側耳聽,也開始踩她的舞點。當兩人同聽同一首舞曲時,和諧就開始產生了;兩人在同樣的旋律下多方練習後,雙人舞便日趨俯仰合拍,越來越精彩。

 

▲婚姻之舞要隨著環境心境來改變舞步。

 

二人成為一體,一個誤區


女順男愛的聖經原則,鑒於夫妻二人的實踐不同,造福了許多婚姻的同時,也出現了不少問題。人們對於聖經原則的理解和詮釋,難免帶上人所處的時代和文化的烙印。罪性中的文化影響,也體現在對神造夏娃時所說「造一個配偶幫助他」的理解。「配偶」,是相匹配、相對等、使你不再孤獨的那位,可惜其語言意義被貶抑為「賤內」「老婆」等;而「幫助他」的角色,被理解為「助手」,似乎是地位次等、能力次等的人,是「下級」。所以許多主內的弟兄認為女人低於男人,故當順服男人的權威。


希伯來原文‘ezer’—「幫助者」的意思,與我們打著文化烙印的理解不同,‘ezer’在《聖經》中,用來描述神祂自己(參看申命記33:29,詩篇118:7),也用來描述戰爭中保障得勝的援助(參看約書亞記10:6)。可見,女人是與男人相匹配的幫助者,並非亞當的次等。如果將婚姻中女人「幫助者」的角色簡單理解為「下級」、「次等」,又帶著如此理解去讀以弗所書提到的「順服丈夫」,婚姻關係的指針就難免出現偏差。


這就是為甚麼有些基督徒弟兄對待妻子還不如不信主的人,以神的名義虧待妻子,無視神對「丈夫要愛妻子、為她捨己」的教誨。這不是「二人成為一體」,而是將二人分出階級。有些人還把夫妻關係的原則普遍用在婚姻外的男女關係上,對女性採取歧視的態度,認為女性當聽男性的,當對所有男性都順服。有些姊妹也因對聖經真意的不理解而在不健康的婚姻關係中屈從謬誤,過著非常壓抑、充滿枷鎖、甚至常有恐懼的生活。這都不合聖經真意。


主說「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2)。夫妻關係是平等互愛、搭配互助的關係,是分享生命之恩、進行生命連接的關係,其中當有真愛的自由流動。

 

二人成為一體,基督的示範


天父與耶穌的關係是一種合一的關係,是連接的關係,也是夫妻關係的榜樣。耶穌順服天父,出於自願,出於愛,而非因為地位低下和能力次等,表現的不是軟弱而是偉大。夫妻關係也當反應出這樣相愛、相尊重的關係:一方面是丈夫充滿自我犧牲地愛妻子,一方面是妻子充滿自我犧牲地尊重和順服丈夫。偉大的愛總是有共同的使命,並以對方為先,聖父聖子的關係在對人的救贖上體現了這樣的愛。有共同使命的夫妻也更容易有「一體」感。


耶穌也把虛己之愛教導和做給門徒看。聖經記載,逾越節前,耶穌倒水為門徒洗腳,並吩咐他們彼此洗腳,彼此相愛。浪漫的不只是玫瑰花束和燭光晚餐,還有彼此「洗腳」。基督向男人和女人都做了榜樣,婚姻裡的男人要做家中虛己的頭,以服事的方式來愛妻子;女人則要虛己順服,以尊敬的方式來愛丈夫。這樣夫妻角色在愛中成全彼此,互為「配偶」,在對彼此的成全中,二人日趨「成為一體」。


小愛放棄,大愛永恆。婚姻裡,遇到問題時,容易的方式也是放棄,是離開,是分道揚鑣;但是更大的愛則是愛到底,是不計算對方的不好。

 

▲小愛放棄,大愛永恆。婚姻裡,遇到問題時,容易的方式也是放棄,是離開,是分道揚鑣;但是更大的愛則是愛到底,是不計算對方的不好。

 

二人成為一體,神話還是現實?你有一半決定權


愛,是「一體」後面最根本的妙方,但成功的關係總是取決於關係雙方而非一方的努力,人神關係亦如此,夫妻關係就更不例外了。不過,關係中的許多建設性行動,則必須先由一方開始,那個開始的人需要既能看到問題所在,又能看到目的所在,還能心胸寬大,放下小我,顧全大局。


愛有多種表述的方式,二人成為一體,溝通很重要,所以要講配偶聽得懂的「語言」:肯定的言詞、精心相伴的時刻,贈送愛的禮物,給予服務,或身體的接觸(蓋瑞‧查普曼《愛的五種語言》)。可以多語同時進行。


行行出狀元,婚姻也有大師。柏馬太(Matthew Boggs)和米傑森(Jason Miller)在旅行一萬兩千英哩、訪問了數百名結婚四十年以上並還是很幸福的「婚姻大師」們,著述了《永恆項目》(Project Everlasting)一書,指出這些幸福長久的婚姻之所以成功,委身(不考慮離婚)、給予(總是給多過受)和尊重(不論是否感覺到愛)是其中三大秘訣,另外還有隨時交流(不悶燒心中的不滿)、保持約會(數量足夠的高品質時間)、享受今天(人生短暫,要享受生命)和實際的期待(不期待完美的婚姻,只期待完美的時刻。)2。

 

二人成為一體,一個動態過程


都說婚姻如鞋,合不合腳只有你自己知道。如果為這個比喻加上時間線,我們會發現,最完美、最舒服的鞋子(按你的標準),可能因為你腳型改變而不再完美。婚姻中的人也充滿變化:身體隨年齡、生育、疾病等產生變化,心理與靈性因眼界、經歷、思想等不再一樣。這些改變,加上每天的瑣事和情緒,必然為需要身、心、靈高度和諧的「二人成為一體」增加難度,使得昨天的「一體」,今日不再。


有沒有一劑以不變應萬變的秘方?


我的一位密友也經歷婚姻的難處,究其根本,是她信了主,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全改,不再追求他們夫婦曾一起追求的東西。這帶來對許多問題處理的不同,包括孩子的教育。他們之間不再像當初一樣和諧,他為她的改變感到痛苦,她為他的不變感到難過,他們之間的差異非常清楚。然而,她說:神與我們人之間的鴻溝不是遠遠更大嗎?為甚麼可以跨越?因為愛!神用深不可測的愛跨越了人神之間那深不可測的鴻溝;夫妻之間,應該可以用真愛來跨越不同。

 


她不是說,這是容易的。大衛曾說艱難中神使他「寬廣」(詩篇4:1),神也使我的這位密友在狹窄時寬廣。婚姻成為基督徒「跟基督性情有份」的練習場,沒有任何地方比婚姻更能全面地模塑一個人的品性。這些額外的屬靈意義,會讓婚姻的難處不再是徒費心神的痛苦,反會賦予人超越難處的能力和眼光。(若涉及家暴及人身安危,當另文討論。)


二人成為一體,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彷佛兩個舞者,在變化中要不斷達到和諧。所以如果現在還非「一體」,沒有關係,一棵開花的樹不是一天長成的;如果已有「一體」的甜蜜,祝福你,願你保有這樣的幸福,在變化中跳出更精彩的雙人舞。 

 


1.Tara Parker-Pope, The Happy Marriage Is the ‘Me’Marriage,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31, 2010, http://www.nytimes.com/2011/01/02/weekinreview/02parkerpope.html

2.TODAY,7 Secrets to A Long—and Happy Marriage 6/5/2007 http://today.msnbc.msn.com/id/19031744/ns/today-relationships/t/secrets-long-happy-marriage/#.T6ghicWD9Xs

 

 

編者小檔案

李文屏,作家、詩人、文字工作者,本刊執行編輯兼網站設計師,曾為廣播節目編導與主持,認為自己是旅者,生活是旅行—身旅、心旅、靈旅,旅旅之過程亦皆是目的。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