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鴨子的親密接觸

 

文、攝影/江鳥

 

▲在媽媽呵護中的寶寶,是那麼安心、那麼滿足。

 

小小鴨蛋,在鴨媽媽身旁被孵化成形,並且一出生就認識自己的媽媽,不用教就會游泳⋯⋯,

感謝神賜給我這個機會,讓我看到祂創造的奇妙。

 

春天來了,許多新生命開始孕育。我家屋後的小河裡,也常有野鴨子來游水玩。如果在中國大陸,是不可能看到動物和人之間,有這種和諧景象的。記得,小學一、二年級時,還曾見過排成隊在天上飛的大雁,後來就再也沒看過了。即使是現在,國內仍有人將麻雀活生生拔了毛後烤吃的情形。


這天,有對野鴨夫妻到處巡視,彷彿在找地方下蛋。我注視鴨子夫妻的一舉一動,發現牠們選了小河邊一個坑,並且用腳在坑裡刨了好久才離開。嗯,母鴨很快就該來下蛋了⋯⋯

 

甜密關係初建


耐心地從天黑等到天亮。一大早就跑去看鴨子坑裡有沒有小鴨蛋?走到窩邊的時候,哇,好驚喜!看見一個青綠色的小鴨蛋,靜靜地待在窩裡。之後,我每天早晨都去看看;一個、二個、三個小鴨蛋⋯⋯,直到第十一天的時候,坑裡滿滿一窩可愛的鴨蛋寶寶,乖乖沉睡著。


鴨媽媽用牠自己身上的絨毛給寶寶搭窩,做成很厚的墊子,讓牠們舒舒服服地睡著,自己就蹲在上面,用足夠的溫暖來覆蓋寶寶們。從鴨媽媽下蛋過程中,我看到神賜給這些鴨子奇妙的智慧。


我每天按時去看鴨媽媽,用玉米餵牠,雖然牠喜歡吃我的玉米,但卻不喜歡我太靠近牠,若有任何想觸摸牠的動作時,牠都用驚恐的表情瞪著我,並且用鼻子對我粗粗地吹氣。牠這凶樣子,還真嚇到了我,只好乖乖退到牠許可的範圍之外。牠丈夫每天都來陪牠,因此牠很少離開。有時牠們倆一起來找我要玉米吃;但即使吃我的東西,原則上還是不許我靠牠們太近。


鴨媽媽有時離開鴨窩去河裡覓食,離開時,用鴨絨厚被密密實實地蓋好鴨寶寶。我常趁牠不在的時候,用小竹棍扒開鴨絨被,迅速拍幾張照片。持續地接觸,使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好。每當我從房裡走出來餵食,無論牠們在河裡還是在草地上,都會快速游來或走來,讓我心裡感到甜絲絲的。這樣近距離和野生動物在一起,是我第一次的美妙經歷。

 

誤認誤打崩塌


然而,好景不長,就像人和人相處久了,會產生磨擦與誤會一樣,我們和鴨子的關係也難逃此律。由於牠們下蛋的時期正是春天多雨的季節,我們怕冰冷的雨水會淋病了鴨媽媽和蛋寶寶,就想為牠們創造好的居住條件。爸爸和妹夫在鴨子窩上搭了個棚,為牠們擋風遮雨。對鴨子來說,這種吃得好、住得好的條件難免招來同類的嫉妒,所以另外一對壞鴨子夫妻,就常來攪擾牠們,並且想把牠們趕走,侵占牠們的地盤。


壞鴨子夫妻,常趁鴨爸爸不在的時候欺負鴨媽媽,壞公鴨會飛到牠的窩邊,用嘴啄牠,鴨媽媽被嚇得飛走,剩下蛋寶寶們可憐無助地留在窩裡。但鴨媽媽仍牽掛牠的孩子,幾分鐘之內再次飛回窩邊。此時壞公鴨又來趕走牠。這樣你追我逃,反覆演繹著鴨界的地盤爭奪戰。我常感不解,為何鴨爸爸總打不過這隻壞公鴨?只能遠遠看著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被人欺負?有時這位鴨先生乾脆來個人間蒸發,使我不得不體會「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的古訓。


心疼鴨媽媽的處境,決定幫牠趕走壞鴨子夫妻。接下來幾天,每當聽到鴨媽媽的呼叫聲,就迅速從屋裡跑出來,用早已準備好的小石子,向壞鴨子夫妻投擲。我們扔石子的時候,壞鴨子就會知趣地與鴨媽媽保持距離。有時,牠們遠遠站在小河的上、下游,調整A或B的侵略計畫;有時,還會飛到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去草擬牠們的C計畫。當然,有時也趁我們不在的時候,學日本人「偷襲珍珠港」。


一天,我正在樓上洗菜、做飯,突然看見一隻公鴨向鴨媽媽的窩游去,急得大叫:「壞公鴨又來嘍!」妹妹一聽,立即飛快跑到河邊,用我們準備充足的重量級石子,扔向那隻公鴨。沒想到,平常怎麼扔都扔不中,那天居然重重擊打在那隻公鴨的背上。牠被打中後,快速向下游去。我們高興極了,總算是幫鴨媽媽出了口氣。正歡喜時,突然想到沒看見壞鴨子的太太;通常他們都一起來,從未單獨出現。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打中的不是壞鴨子,而是來陪鴨媽媽的鴨爸爸啊!


想要和好沒門


心痛伴著懊悔與自責,我和妹妹呆呆站在河邊,不知如何是好。當時,心裡盼望,神立刻賜給我們和動物溝通的語言,讓我們好好向鴨子夫妻道歉、解釋⋯⋯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擔心著鴨爸爸的傷勢:牠還能行走嗎?還能飛嗎?有沒有出血?會不會死?鴨媽媽有沒有被嚇到?會丟下蛋寶寶們,遠離凶殘和無知的我們嗎?各樣悲觀的想法,糾結在腦海中,心頭好沉重⋯⋯。


站在河邊,我呆望著潺潺流淌的河水,慢慢走到鴨媽媽的窩邊,羞愧地看著牠向我投來充滿審判的目光,更深的自責,沉甸甸地壓在心頭。我們之間美好的關係,現在已變成零⋯⋯我不敢再看鴨媽媽那雙眼睛,蹲在窩邊靜靜陪著牠和蛋寶寶們。良久,才說:「對不起!真的不是故意要傷害你們的,只因為你們都長得太像了,我們分辨不清,才錯打了鴨爸爸的!」


接著幾天,鴨爸爸都沒有出現。我們擔心牠可能傷得太重,已經死掉了。就向神禱告,祈求牠平安無事。禱告三、四天之後的一個早晨,去給鴨媽媽餵食,看見鴨爸爸遠遠站在河岸上,我開心地將食物扔向牠;心想,只要牠肯吃我的食物,我們之間就有和好的希望。可是,當我將食物扔向牠時,牠卻很快下到河裡游走了。往後的日子裡,鴨爸爸常來看望鴨媽媽和孩子們。只是,每當我們想靠近牠時,牠就快速遠離我們。真沒辦法!


靠主修復關係


在我們和鴨子家關係的修復期間,壞鴨子夫妻還是經常想來趕走鴨媽媽,我們卻不敢再用石頭來趕走任何鴨子了,只能站在河邊乾吼幾聲。這樣的方式,有時能起點作用,有時卻沒有任何效果。可是,神的創造非常奇妙,當我們不再用任何人為的方式干涉動物世界,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當鴨爸爸和我們保持距離時,我們發現小河附近多了四隻公鴨,牠們有時來兩隻,有時四隻一塊兒來,但總是一公一母結伴而行。開始,尚不明白牠們的來頭,後來才發現,每當壞鴨子夫妻來襲擊鴨媽媽時,這幾隻公鴨就會飛向壞鴨子夫妻,將牠們趕走。


這些公鴨為什麼來幫鴨媽媽呢?我留心觀察牠們的來去,漸漸知道了緣由。原來,每當這幾隻公鴨趕走壞鴨子夫妻後,牠們就會一起游向對岸的鴨爸爸那裡。我方才明白,這幾隻公鴨可能是鴨爸爸的朋友或親戚,牠們是來幫助鴨爸爸一家的。可能是鴨爸爸打不過壞公鴨,加上牠的傷勢尚未痊癒,所以找了些幫手。在這幾隻公鴨的強力攻勢下,壞鴨子夫妻從此不敢再來襲擊鴨媽媽和蛋寶寶,戰爭就這樣結束了。


久之,我們和鴨爸爸的關係也開始好轉,雖然,牠還是遠遠站在小河的下游和我們保持距離,但已不再走開了。當我們扔食物時,牠也會在遠處慢慢吃著,就這樣,鴨爸爸和我們一點點地靠近,直到又回復從前一樣。我們心裡好高興,不斷地向神發出感謝和讚美!神不僅讓我們和祂建立美好關係,也幫助我們和動物及自然界建立美好關係。


由於我們的越界行為,帶給動物們傷害和不尊重,自身又無力挽回,只能靠創造我們的主,來修復被破壞的關係。由此,我學習到,無論人與人之間、人與動物之間,還是人與自然界之間,都要有一定的界限,才能擁有美好和諧的關係。


▲即將破殼而出的新生命,就要展現神創造的奇蹟。


驚奇新的生命


經過四十天左右,發現鴨媽媽離開窩巢的時間越來越長,我感覺到雛鴨出殼的時刻已迫在眉睫。每天餵食的時候,都特別留意蛋殼有沒有裂縫。在鴨媽媽坐窩四星期後的一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樣去餵食,走近窩邊,發現鴨媽媽沒有用鴨絨蓋著小鴨蛋,而是讓牠們露在外面。於是,我看到又驚又喜的情景─窩裡好幾個蛋殼都被啄裂了⋯⋯

 

出現裂紋的蛋越來越多,幾隻小鴨的嘴不斷地在啄蛋殼,還有一隻小鴨邊啄,邊從蛋殼縫裡向外望呢!但速度非常緩慢,天黑了還沒有一隻小鴨破殼而出。第二天一早,還沒靠近窩邊,就聽到很多「嘰嘰」聲,我慢慢走近,看見五、六隻小鴨貼在媽媽身邊,還有些躲在媽媽肚子底下,有幾隻露在外面,伸出小頭望我,樣子可愛極了!真想將一隻小鴨放在手心裡仔細看個夠,但鴨媽媽又兇又緊張地盯著我,我只好退得遠遠的。

 

▲好奇的鴨寶寶躍躍欲試,要跟媽媽一起遠行,探索美麗新世界。


從我家廚房窗外可以看到鴨子窩。有一天,正在洗菜的時候,看見鴨媽媽離開窩游到河裡去了。我開心得拿起相機跑向窩邊,滿以為有一堆毛茸茸的小鴨子會待在裡面,哪知,窩裡一隻都沒。再一扭頭,原來都和鴨媽媽站在小河對岸啦!我看著牠們跟著媽媽,毫不膽怯地一個個走向河裡。不遠處的鴨爸爸,一副喜為鴨父的得意模樣在等著牠們。鴨爸爸帶著妻兒繼續向下游,直到完全看不見為止。


看著牠們一家遠去的背影,我竟有些失落,一心盼望牠們早點歸來!哪知滿懷希望地等了幾天,都沒有等到牠們回「家」。只有鴨媽媽偶爾帶著小鴨子從這裡經過時,我們才可以再相逢。

 

感謝神賜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親睹祂創造的奇妙─小小鴨蛋,在鴨媽媽身旁被孵化成形,並且一出生就認識自己的媽媽,不用教就會游泳。祈求神給我更多智慧,懂得尊重動物、尊重大自然,也尊重自己。

 

 

作者小檔案
江鳥, 1995年信主受洗,之後十年間在國內家庭教會聚會。曾在昆明、廣州、貴陽宣教,亦曾從事特殊教育工作,在英國一所慈善機構服務孤殘兒童。2005年來美,現在賓州一所大學念書。喜愛大自然一切生物。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