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而出——訪卓宜娟姊妹談化苦難為祝福

破繭而出

——訪卓宜娟姊妹談化苦難為祝福

 

採訪小組:潘劉慰慈,黃秀寬,王琳,林敏雯

整理:林敏雯

(於2006美南寫作進深採訪營)

 

 

以翻譯的筆作她的鞋,為著神所賜的異象,卓宜娟姊妹執著於普世宣教的領域。從她的譯作:《改變世界的神國勇士》、《貓狗神學大不同》、《祂看為至寶》,及《專為穆斯林世界禱告三十天》等書,你能想像她曾想放棄生命嗎?


脊椎側彎、家庭關係的困擾、事業瀕臨破產、自覺辜負神救贖的虧欠感⋯⋯來自各方的壓力,蠶絲般層層捆綁著她的身心靈,宜娟感嘆生命「白白虛度」。


2000年8月,她來到賓州樂園鎮的文字營。在這裡,宜娟聽到神的呼喚。她決定從沮喪和空虛中走出來,接受神的再造,破繭而出。

 

▲在患難中仍然享受安息的卓宜娟。

 

活在繭中的生命


她年少時離開家人,在外地求學,寄居親戚家裡。他,一個越南華僑,中學時帶著滿腔熱血,前來臺灣唸書,卻成為當時動盪政局的犧牲品而入獄一年。成長時心靈的陰影,使得這兩個人各自背負著沉重的包袱,走進婚姻。


過去幾十年來,宜娟和丈夫之間的婚姻關係一直是暗潮洶湧,家庭感情並沒有因為兩個兒子的出生、移民美國,甚至宜娟的信主而改善。回顧往事,她認為自己的生活,與神的關係,都不能榮耀神。但是,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知道怎麼得到幫助。


九○年代末期,家裡經營的批發生意債務如山,使宜娟處在極大的壓力下;更因為脊椎側彎的毛病,讓她手不能提,足不能行。這樣身心靈長期處於痛苦中,宜娟的心思只有一個:這一生是白過了。在極度沮喪中,她一度出走,幾番動了結束生命的念頭。


她看到好友海蘭在中年喪偶之後,非但沒有因此消沉,反而更顯得喜樂、堅強。宜娟早就納悶其中的原因,偶然地,得知在賓州舉辦的文字營,似乎有聲音告訴她:去看看吧!當她向曾參加文字營的海蘭打聽時,海蘭極力推薦「親切熱心」的蘇文安老師,使得宜娟對文字營,從好奇轉為嚮往。

 

一句呼喚,一道曙光


2000年8月來到賓州樂園鎮,在三天的文字營裡,她「把心打開了」。所領受到的,宜娟只能以「震撼」來形容。看著她在回顧文字營的點滴時,揮動、敞開的手勢,潸潸流下臉腮的淚,彷彿六年前的震撼,至今仍餘波蕩漾。這,不只是情緒的悸動,更是整個靈魂與生命的顛覆。


文字營的主日早晨,蘇文安老師引用了路加福音19章5節,對每位同學提出挑戰。耶穌對稅吏撒該呼喚:「撒該,快下來!」宜娟似乎看到那個被人鄙視的小人物,竟得到耶穌特別注意,之後以行動回應主—從樹上下來,離開原來的位置,迎接主回家同席,並以償還和救助作為生命改變的見證。


對她來說,這段經文無疑是當頭棒喝,又如暗夜之後的第一道曙光。宜娟決定了,要從過去的不幸和苦難中走出來。實行蘇老師對每個文字人所期許的「七每運動」,就是她付諸行動的證明。


但是,生活的壓力仍然存在,中文的應用已經生疏。宜娟的心總是安靜不下來,怎麼開始讀書、寫作呢?1994年,大使命中心會長王永信牧師曾在宜娟的教會主持宣教大會。當時她受到感動,願意在宣教的工作上,獻上自己;只是因為環境的限制,不知該如何實踐。此時心中浮現一個意念,或許她能以筆代鞋,走進宣教的領域。於是,她拾起一本書,著手翻譯,《改變世界的神國勇士》(God's World Changers)就此誕生。

 

以筆代鞋,實踐宣教使命


在翻譯的過程中,宜娟深深體會神愛世人的心;被這份愛吸引著,她更堅信神要重新塑造她,給她一個新使命。接下來的幾份翻譯作品,不僅讓她的筆力更鋒銳,也讓她的心靈得醫治。虛度人生?不,那已經是過去式了;她已經有了新的方向和動力。


在2002年,宜娟有機會陪同一位老太太參加葛理翰(Billy Graham)牧師的佈道大會,並伴隨著她走到台前,接受耶穌為救主。這時,神讓宜娟看到一個異象,就是啟示錄7章9節,使徒約翰記載的:「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何等榮耀的場景啊!宜娟不僅深受感動,也相信這是神呼召她向各族各民宣教的使命。


「任何事工都跟禱告有關係,任何事工都是以禱告開始。」這是宜娟的信念,也是她的實際經歷。她的下一步,便是在2003年參加了「世界基督徒運動」(Perspectives on The World Christian Movement)的課程,期間對一個信奉伊斯蘭教(Islam)的印尼土著民族進行研究,並加入了為�o個民族的禱告網。因為這樣深入的認識和禱告,以及平時接觸的穆斯林(Muslim,伊斯蘭教的信徒)客戶,宜娟深刻覺得,因為一般人對穆斯林的無知與誤解,導致懼怕和不友善的態度。她渴望更多的人,尤其是華人,能共同承擔向穆斯林世界宣教的使命。


她接著翻譯了《祂看為至寶》(Precious in His Sight),以及《專為穆斯林世界禱告三十天》(30-Days of Prayer for the Muslim World)的禱告手冊。背後的動力,絕對不只是興趣,而是要完成神所託付的使命,因為宜娟清楚認識這位永恆的神是位宣教的神。


同時,宜娟更藉著「貓狗神學」(Cat and Dog Theology),重新塑造了她的神學觀 和人生觀。

 

▲小組在採訪過程中深受感動,收穫良多。
 (前排左起)林敏雯、卓宜娟、黃秀寬
 (後排左起)潘劉慰慈、王琳

 

嶄新態度過人生


狗兒說:「你寵我,你餵我,你給我住,你愛我,你一定是神。」貓兒說:「你寵我,你餵我,你給我住,你愛我,我一定是神。」源自一個笑話,卻生動地描繪兩種神學觀。


「貓兒」基督徒的神學觀是專注於自己;求神賜下福氣,卻佔為己有;害怕進地獄而倒退著進天堂;看著主人的手,期望主人順服。「狗兒」基督徒的神學觀是專注於神;求神賜下福氣,但願意成為福氣流通的管道,使更多人蒙福;渴望神的榮耀,面向天堂,快步前進;看著主人的臉;要求自己順服主人。


宜娟原先認為,自己譯著出版的書籍也好幾本了,對宣教事工也極力投入,更盡可能做個好基督徒。然而當她參加了貓狗神學的講座,直覺的反應卻是—「我是貓!」她和同班上課的幾位宣教士和牧師,看到自己虧欠神的榮耀而感到扎心,不禁痛哭悔改。


行動派的宜娟絕不是哭過就算了的人。她反而以「認識自己是隻貓」為有福,因為知道問題的癥結,就能解決問題(What is mentionable is manageable.)。她也決心要傳遞這套信息,在一番研究和學習之後,宜娟不但翻譯了《貓狗神學大不同》(Cat and Dog Theology)這本書;還將整套講義翻譯成中文,時時尋找適當的場合,將她得到的福氣再傳給別人。


認識了貓狗神學,宜娟開始調整生活態度。就拿吃飯這件事來看,從前就是為身體飽足感謝神;現在,她體會到,神賜給人類味覺,讓我們能夠品嚐、享受神造的食物的各種味道。因此對神的創造有更深一層的感謝,也因此歸榮耀與神。


這樣嚮往、讚賞神的榮耀,也讓她在面對自己的健康狀況、家庭關係、服事,甚至對天堂的盼望時,都有了新的體悟。


當被問及她的右耳神經瘤(Acoustic Neuroma)時,宜娟臉上非但沒有愁容,反而快樂地笑著:「這是神叫我休息。」因為她經歷神奇妙的安排,且有更多的時間親近神 。


原來在2005年7月時,她常感暈眩,甚至有一 次在開車時,把持不住方向盤。經檢查診斷的結果,是右耳內長了個直徑1.3公分的瘤。此時公司的業務在幾年奮鬥之後,終於有了轉機,並且就在她得知這個診斷前,剛把公司轉售。今天,因著這個神經瘤,她需要很多的睡眠和休息,走路時也�搨n攙扶著別人。宜娟卻是以玩笑的口氣,稱她得的是「神經病」。


因著這個病,她與丈夫的關係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因為出入行走都需要他的扶持,宜娟現在是名符其實的「牽手」(台語妻子的意思)。也因著對神的榮耀有了新的認識,過去家庭生活裡的種種痛苦和不愉快,她看為神的美意與安排,為了要彰顯祂的榮耀。至於丈夫的改變與否,那是「神的事了」,她這樣覺得。


她丈夫過去是個不願跟人來往的人,甚至連自己的兒子們也不聯絡。宜娟說她很想做的,是「reconciliation(復合)的工作」。她透過電子郵件向兒子們報告家中的事情,也安排每個月裡全家人團聚個一、兩次。現在丈夫雖然還是不會主動與兒子們聯繫,但是偶爾也會提起:「好久沒有看到兒子了。」

 

在神的榮耀中得自由


丈夫的救恩,是宜娟首先要向神求的,不是自己的疾病得到醫治,也不是服事領域的擴展,「我已經有神,有天國了。」


面對未來,宜娟盼望「享受親近神,預備自己去見主」。也盼望自己打頭陣發掘出來的事工能有人接手。她即將開始翻譯今年度的《專為穆斯林世界禱告三十天》,也希望後續的出版及推廣工作都能盡快有著落。


宜娟說過去這十年來,她最常禱告的,便是向神求智慧、勇氣和信心。在文字營裡,她的生命受到老師和同學們生命的影響。這使她相信,不管過去的背景,只要立定志向,順服神,神還要用她的生命,影響別人。因為在主裡,她已經是個新造的人。


臺灣的高俊明牧師在獄中曾寫過這麼一首詩,題名為「上帝的旨意」:

 

我求主給我一束鮮花,
但祂給我一株又難看又有刺的仙人掌。
我求主給我幾隻美麗的蝴蝶,
但祂給我許多醜陋又可怕的毛毛蟲。
我震驚、我失望、我哀歎!
但經過許多日子,
我忽見那仙人掌盛開許多鮮艷的花;
那些毛毛蟲也變成
美麗的蝴蝶飄舞在春風裡,
上帝的旨意最美善!

 

對宜娟來說,難看的仙人掌和醜陋的毛毛蟲,曾經是她的過去。但在神的榮耀中,她已經破繭而出,成為春風中飄舞的彩蝶了。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