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on Impossible?神能!

 

記述/以誠

 

 

這是一個聽來的故事。輾轉傳述,有些人事時地物的細節已被更動或不可考,但故事的核心是真實的。神改變人的方式值得稱頌、紀念,因此就記憶所及寫下,與立志靠主突破框柩、影響文化的神國讀者們分享。


故事是這樣的……

 

Mission Impossible?人不能,神能!


阿雄是何其善牧師四十年前中學時代的死黨,現為臺灣南部某大學教授。2011年,因為與獨子小煜的尖銳衝突,趁何其善返臺之便,專程到臺北來找牧師老友求救。

 

考驗來臨


小煜在高一時參加了教會,很快就決志信主,隨即受洗。阿雄和太太雖一直依循家族傳統自稱「拜佛的」(其實是儒釋道混雜的傳統民間宗教),但素來開明、尊重信仰自由,認為「信教的孩子不會變壞」,對小煜成為基督徒一點兒也不反對,與孩子也一直維繫著緊密親情。


然而,大考驗驀然臨到!


小煜的阿嬤腦溢血驟逝,對後事無隻言片語交待。長子阿雄責無旁貸,出頭依傳統習俗操辦盛大喪葬儀式。阿嬤不到三十歲守寡,母兼父職拉拔三個兒子成才,一手興旺原已中落的家道,是那年代極罕見的單親女強人。年邁後,阿嬤已不問世事,大家依舊尊她為族長。


萬萬沒料到,小煜雖在家鄉念大學、住家裡,但身為長孫,先是堅拒拿香和跪拜,後來竟乾脆不出席喪禮!


「族長喪禮」在民間信仰中,是攸關全家族男女老少未來興衰禍福,最最緊要的場合。阿嬤的心肝寶貝,負責跪拜答禮、執幡引靈的長孫,竟膽敢搞失蹤,是可忍孰不可忍?!


眾親友群起痛斥小煜,連帶七嘴八舌責難阿雄枉自半輩子為人師表,卻教不會自己、教不好孩子最基本的人情義理!尤其對阿嬤「偏寵」小煜不滿已久的二叔,更是暴跳如雷,連「豬狗畜牲」都罵出來了。阿雄這人人敬仰的大伯,一夕之間四面楚歌、焦頭爛額!


阿嬤和阿雄三兄弟在當地皆屬名人,前來祭弔的鄉親故舊何止數百!小煜這長孫「惡意缺席」,阿雄只好父代子職,在眾人異樣眼光中行禮如儀,而親族的不滿怒罵則越演越烈!出殯日迫近,阿雄苦苦拜託兒子,至少在當天露個面、拿支香做做樣子,就算「應觀眾要求」,給大家一個臺階下嘛!小煜堅持絕不做假,衝著父親吼叫:「聽從神不聽從人,是理所當然的!天上的父當然比地上的爸爸還大!」「即使必須為主殉道,我也絕不會向你們屈服!」


從小到大,阿嬤何等寵愛小煜。為了疼孫,還跟他去過幾次教會,甚至要讓乖孫高興(阿雄的解讀),一輩子吃齋念佛的她還舉手表示要信耶穌!阿嬤走了,作孫子的難道不該回報,用阿嬤熟悉的儀式來追悼她?


在嗆鼻香火味中、在鐃鈸嗩吶聲中,阿雄跪伏母親靈前,頻頻以額頭嗑地,椎心泣血自問:鼓勵孩子獨立思考、活出自己,我徹頭徹尾錯了嗎?阿母,您會寬恕我這不孝子嗎?

 

哀莫大於心死


在幾近滅頂的悲慚交攻中熬完母親的葬禮,阿雄身心已全然耗竭!


當夜小煜囁嚅著想解釋,阿雄「哀莫大於心死」,對兒子冷冷地放話:「我已經不是你阿爹,你飛上天去找你真正的老爸好了!」不顧妻子淒淒切切為兒子求情,他勒令這無情無義的小子年底之前搬出去。


看著鬍渣滿腮、憔悴頹唐的老友,何其善牧師不禁深深歎息。這場親情倫理信仰情緒的衝突,盤根錯節、既深且廣,早已遠超過他所熟悉的家庭輔導範疇。要扭轉乾坤,真是不折不扣的Mission Impossible!

 

▲母親葬禮後,阿雄與小煜父子形同陌路,甚至勒令兒子年底前搬出家門。


何其善知道阿雄一向教導孩子勇於作自己,也確實教育得很成功。即使是現在,他說來說去,仍無法指出孩子「堅持不做假」到底錯在哪裡。好學深思的他,內心深處必然知道此一風波不是基督信仰本身的錯,而是孩子一門心思只顧堅守信仰原則,卻無法兼顧身為長孫在阿嬤後事中對家族的重責大任。平心而論,二十歲不到的大男孩基於信念,勇於對抗如此鉅大的壓力,誠屬難能可貴。何其善心裡想,若換上二十歲時的自己,還真沒把握能做得到呢!


自母親喪禮後,阿雄滿腔傷痛、滿懷憤懣,生活、工作一片混亂;無辜的阿雄嫂夾在彷如兩頭失控蠻牛的父子間,心疼又心傷;小煜則一週七天躲在教會,只回家睡個覺,功課也一落千丈……。

 

▲衝突幾乎逼使一個家庭和家族走向決裂。誰能使關係復和,在陰霾中打開一道天光?

 

一絲天光


何其善牧師心知肚明,阿雄今天會坐在他面前,一定是驚覺路已走到盡頭,再不回轉,這個家就會衝下懸崖,粉身碎骨。既然何其善跟小煜同信仰,又是阿雄的知心老友,說不定能指點他一條明路。這樣的期待,令何其善感到不可承受之重。然而,他也明白,這是神所賜的良機,要帶領這對父子在這場空前嚴峻的衝突中,經歷祂改變生命的大能、領受祂無比的恩慈!


何其善知道接下來要講的每個字都很關鍵,都需要聖靈的恩膏。他彷彿看到阿雄站在懸崖邊作勢欲跳,自己雖拼命伸長了手臂,卻與他仍有一掌之隔。此時此刻,阿雄願不願向他伸手呢?


「阿雄,你想過嗎?」何其善心中迫切禱告,一面注視著他一字一句地說:「會不會你對兒子的失望憤怒、對自己的責怪傷心,只是在『他不孝,也害我不孝』的表象上兜圈子?最愛你的慈母、最疼小煜的阿嬤,如果知道你為了她身後事的一些波折,如此自暴自棄、一蹶不振,眼看就要把自己、太太、孩子、整個家都毀掉,她會有多傷心?她會不會寧可你們什麼法事都不要辦,一毛錢都不要花,只要像以前那樣相親相愛就好?……阿雄,舉喪盡禮固然重要,但成全先人最大的心願豈非才是真正的孝敬?」


阿雄似遭當頭棒喝、楞了半晌……


何其善趨前緊握老友冰冷的雙手:「阿雄,惟有你這一家之主肯踏出復和的第一步,這個家才有可能挽救!你願意再給四十歲時老天爺才賜下的獨子一次機會嗎?……令堂若有知,她會希望你怎麼做呢?」


沈默良久,阿雄閉眼作了幾下深呼吸。鎖得緊緊的眉頭一點一點鬆弛開來,猶如漫天陰霾中透出了一絲天光……。


我在這裡


承載著老友的囑託和「化咒詛為祝福」的渴盼,何其善牧師在極緊湊的事奉行程中,硬擠出一整天,奔赴南臺灣繼續執行這不可能之任務。


高鐵上,禱告中,聖靈提醒他在見小煜之前,務必先找到另一位關鍵人物,絕不能越過他。


於是,何其善直奔小煜的教會,與素未謀面的S牧師懇切交通。


S牧師曾赴美在何其善的母校進修,又曾與他的兄弟在宣教工場上同工,在彼此有校友之誼和共同熟人的信任感下,雙方在第一時間就能開誠佈公、直話直說。


S牧師對這場喪禮引發如此慘烈的連鎖反應大吃一驚。他焦急地說,為了小煜「忠誠為主」的「好榜樣」,還在主日崇拜時數度公開表揚他。這可怎麼辦才好?何其善請他不必如此自責,他只是按所知的做了當時認為該做的事。何其善分享,「忠誠為主」當然很好,但背後的目的是什麼?何其善真摯地邀請:「基督復活的大能絕不會只停留在教會圍牆內。您若願意,讓我們一同成為和平使者,在怨恨中帶來真愛、在絕境中尋見出路、在暗夜中亮起明燈!」


迫切禱告後,他們擬出教會可以立即著手的方案,目標是以愛消弭衝突。其中最有利的一點,莫過於小煜的阿嬤確實來過教會,也確實曾舉手決志,生前也未交待只能採用傳統習俗的喪禮。最令何其善感動的,是S牧師立即當著他的面,打電話發動教會同工團隊連續七天、一天廿四小時接力禁食禱告,直至看見神使黑夜變白晝的奇妙作為。


何其善隨即在教會一間主日學教室裡找到了高二暑假曾來美遊學、小住過他家的小煜。敬虔單純的大男孩因這場大風波極度困惑委屈,明明只是選擇堅持自己的信仰,為何父親和家族長輩會眾口一辭,論斷他大逆不道、萬惡不赦?


「我知道你不去參加阿嬤的告別式,是因為擔心會被當場要求拿香跪拜而進退不得。你的顧慮一點兒也不過分。但是,阿嬤這麼疼惜你、在意你,你在她過世後卻沒有任何紀念、尊榮她的表示。向最愛你的阿嬤當眾鄭重說bye-bye,難道不應該嗎?」這個問題,讓小煜瞬間冷靜下來,陷入深思……


何其善告訴小煜,主的命令是要我們與人和睦。當照著主耶穌的吩咐赦免人,正如耶穌赦免了我們一樣。願意致力找出對雙方有益的解決方式,那麼衝突所帶來的破瓦殘礫將被清除乾淨,重啟真愛大門。因此,「還阿嬤一個追思、還親友一個說法」,遂成為應當極力爭取的機會。


何其善向他保證,神會讓我們在與人和睦的生活中榮耀衪並享受喜樂,且能學會感恩。何其善鼓勵對爸爸已生出失望疏離情結的小煜,在紙上寫下爸爸曾對他做過的好事。二十分鐘內,小煜竟列出了五十幾項,連自己也驚訝不已。


接著,何其善請小煜暫時假裝自己是「已經不生氣的爸爸」,寫下他現在最想對小煜講的心裡話。小煜寫著寫者,何其善在一旁禱告守候……。大約十分鐘後,這個聰明的大男孩竟然寫出─「小煜,爸爸總有一天也會像阿嬤一樣離開的,爸爸不要你一輩子成為無親無戚的孤鳥!」;「小煜,爸爸知道基督教是教人彼此相愛的,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愛的信仰,反而會讓我們家和全家族分崩離析?我真的不明白!」他終於發現,在此番劇烈衝突中,自己被「為主受苦」的悲壯感和「為義受逼迫」的委屈感所蒙蔽,踐踏了爸爸的關愛與情義、忽視了爸爸內心深處的孤單與無奈。小煜擲筆痛哭!


在何其善反覆開解下,他明白了:原來,基督徒最有力的見證,在於生命中流露出神的恩慈和喜樂。他也終於領悟,未信的親友不是敵人、仇人,而是傳福音作見證的對象。所謂「忠誠為主」,目的乃是委身於主「愛鄰舍如同自己」的教導和「傳福音給萬民」的大使命,帶領「圈外的羊」回到祂面前。


當天分手前,何其善對這位立志作主門徒的年輕弟兄情辭迫切地說:「小煜,這樣的衝突是神特別賜給你極難得的成長和榮耀祂的機會。我求主賜給你『復活的信心』,就是能反敗為勝、扭轉乾坤的真信心。小煜,這只需要一個人聽到神的呼召,並回應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在你的家庭和家族中,那個人就是你這惟一的基督徒!我知道,做了這委身之後,一定有艱難的挑戰在前頭等著你,但豐盛的祝福也已經預備好了。」

 

冰消雪融


一週後,小煜用基督教方式為阿嬤舉辦了追思禮拜。除了教會近一百五十位弟兄姊妹全員出動,更令人跌破眼鏡的,是三個多月前參加民間宗教告別式的三十幾位親族居然原班人馬悉數到齊!原來,阿雄毅然決然放棄阿嬤留給小煜的鉅額「私房遺產」,並一一登門求懇大家再給這孩子一次向阿嬤表達孝思的機會。曾威脅要為遺產而提告的二叔,終於被阿雄「老母在天之靈會希望我們怎麼做」的說辭打動,勉為其難答應參加追思禮拜,其他親族也紛紛轉變了態度。


小煜耗盡積蓄,在教會弟兄姊妹全力協助下忘寢廢食地準備,在充滿創意與溫馨的每個細節中,傾注了對阿嬤如山高如海深的思念……


優雅明亮的禮拜堂內外擺滿燦爛的鮮花,聖壇一側是阿嬤決志當天眉花眼笑的放大留影。


眾聖徒同心合意迫切禱告,聖靈的工作極為強烈。當天,何其善一踏進禮拜堂,就感覺彷彿浸浴在極豐沛的榮耀、和睦、恩慈之光中。幾乎每位弟兄姊妹事後皆表示有同感。


S牧師力邀何其善牧師與他共同主持這場莊嚴、隆重、簡潔的儀式。


為「歡送」老太太高壽榮歸天家,詩班在雪白禮袍上加了大紅披帶,全情全心獻唱了好幾首聖歌。動人的旋律、充滿信望愛的歌詞,撫慰、醫冶著一顆顆悲傷、憤怒、疑惑的心靈。

 

▲詩班誠摯獻唱,以充滿信望愛的歌詞,撫慰、醫冶在場每一顆心靈。

圖片來源:http://stmatthews-bowie.org/wp-content/uploads/2010/11/CommFest-0331.jpg


燈光轉暗,以交響樂方式演奏的臺灣民謠配樂響起,螢屏上呈現一幕幕阿嬤由亮麗精幹至慈藹長者的人生各階段,以及家族成員眾星拱月般圍繞著她的歲月軌跡。聲光變幻中,親友們的驚歎聲和輕笑聲此起彼落,何其善幾乎以為自己清清楚楚聽見,現場一副又一副沈重堅硬的心靈盔甲崩裂墜地的巨響!


何其善分享永恆盼望、天國重逢,以及阿嬤會如何企盼她所愛的後人親愛和睦的信息時,放眼臺下,只見全場目光灼灼、聚精會神。


最後,小煜自彈自唱那天凌晨才出爐、他本人作曲填詞的《最親愛的阿嬤,請在天堂等我》。阿雄紅著眼眶主動上前站在他身邊以表支持,阿雄嫂也緊跟著站到另一側,還來不及唱完,一家三口已又哭又笑抱作一團,那樣地「旁若無人」、那樣地真情流露!在場親友絕大多數生平首度踏入教堂,其中還有不少抱著敵意來看好戲,如今卻一個個飽受震撼。

 

▲靠著耶穌復活的大能,在人看來是不可能的任務,在神凡事都能。

圖片來源:http://orthodoxbridge.com/wp-content/uploads/2013/03/empty-tomb.jpg

 

驚喜至極


當夜的家宴上,小煜又流著淚主動當眾向父母、親族深深鞠躬、鄭重致歉,再度掀起催淚高潮。眾親友在搶用面紙之餘,異口同聲盛讚小煜的謙卑悔過,且對基督教追思禮拜如此「溫馨」、「高尚」又「清爽」(他們的原話)嘖嘖稱奇,也對那麼一大群根本非親非故卻卯足全力無條件參與的教會弟兄姊妹感激萬分,連帶對基督信仰大感好奇。這場邊吃邊談、完全自發的「信仰問答」,持續至餐廳打烊仍意猶未盡,近半人馬還移師阿雄家談論至深夜。何其善牧師永遠忘不了道別時S牧師和小煜那驚喜激動的神情。


大約整整一年後的復活節,何其善專程返臺,滿心喜樂見證了神家中一場榮耀的歡慶—阿雄夫婦和小煜兩位叔叔、兩位嬸嬸、五位堂弟堂妹,及另外三位親人的洗禮。一年前參加追思禮拜的親族又是原班人馬到齊,阿雄信心滿滿預告,聖誕節還會有更多親人受洗成為神的兒女。

 

▲藉由耶穌,神人和好。我們也能成為修復關係,跨越衝突鴻溝的和平使者。


阿雄受洗前所做的見證,讓何其善再次確認,神藉由這次的血淚試煉,讓一個家庭起死回生、家族重新凝聚。他分享道,過程雖辛苦、代價雖鉅大(尤其是阿嬤給小煜那高達八位數字的「私房遺產」),但他們父子倆卻學到「無價」的生命功課—家庭與家族的和睦無價,孝親敬長的基督徒見證無價,化咒詛為祝福的基督大能無價,得救的親人更是無價!


與此同時,何其善也看到教會因順服主的命令而彰顯了祂改變生命的大能,從此走出S牧師自況的「僵化偏狹、自以為義的小圈圈」,成為在社區人群中又真又活、發光發熱的金燈臺。何其善可以想像,教會在這一年中,付上多少禱告、牧養和教導的代價。否則,單靠一場追思禮拜,豈能有如此豐碩的收成?

 

感恩的淚光中,何其善牧師彷彿看見主耶穌正在山上對眾門徒宣告:「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是的,當一位父親願意放下身段、弭平傷害、致力復和;當一名年輕人信靠順服、回應呼召,作了和平之子,就此翻轉了自己、家庭,甚至整個家族和教會。由阿嬤一人的「死」到她十四位至親的「生」,「和平之君」耶穌基督,在此一復活大能彰顯的過程中確實得了榮耀!

 

 

記述者小檔案

以誠,文字工作者。喜愛觀察並收集神在人生命中的奇妙作為,並將之書寫傳述。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