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愛「穆」】

「消失」在地平線的宣教士

 

文/五粒米

 

 

從敘利亞邊境收容難民的幾個國家實地探訪回來,再次坐在安靜、寬闊、舒適的教堂做禮拜,心裡卻深深惦掛難民營的孩子們。他們因為戰亂長年沒辦法正常接受教育,數以千萬地住在環境、衛生惡劣的曠野中……。他們搶著跟我們拍照,比手劃腳好奇地圍繞在我們身邊,排隊拿到小禮物時滿足的笑容,天真可愛的身影久久揮之不去……。

 

全球有六千多萬難民,大部分在中東地區,一些中東國家的難民已佔其人口總數的1/3。難民多數住在帳篷裡,長年只能維持最基本的生活所需,餓不死吃不飽卻生養眾多,許多家庭有十幾個孩子。孩子們接受正常教育有困難,變成社會問題,周而復始,惡性循環。

 

然而,卻有一群年輕華人,願意攜家帶眷離鄉背井,千里迢迢來到這兒,學習難民的語言,跟他們生活在一起,關懷並提供教育。這群年輕人是華人宣教士,主耶穌在當代的門徒。

 

為甚麼選擇「消失」在地平線

 

探訪前,我接觸並採訪了來自十幾個創啟地區註的宣教士。在完成所有的訪談之後,心裡一直浮現著這幾個月來寶貴又充實的經歷,不自覺地默唸著「不是中國乃是基督」這句話。這是戴德生27歲時的一句名言,整段話是:「我若有千磅英金,中國可以全數支取;我若有千條性命,絕對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不!不是為中國,而是為基督!我們能為這寶貴的救主做足夠的犧牲嗎?」

 

這也是2018年6月5日在中國江蘇鎮江才剛開張的戴德生紀念館臨門牆上的一段話。而今,我們看到了願意為基督作足夠犧牲的,不只是西方宣教士,還有無數華人宣教士,包括此刻正默默委身在創啟地區的宣教先鋒。

 

在這個價值觀扭曲、物慾橫流的世代,我很驚訝地看到這群人,年紀輕輕就已有過多年的神學裝備、門徒造就、跨文化宣教培訓,並且置個人生死於度外,欲窮其一生只做一件事—為基督捨命。他們不要名、不要利,只講耶穌、只講愛。

 

這些來自原先也是創啟地區的年輕人,大部分生長於基督徒世家,甚至一出生父母就把他們奉獻給主,十幾歲便領受呼召,承接使命。他們有些曾經被迫害,下到監獄裡,現已成為帶著使命的先鋒,帶領比他們更年輕的基督徒們,選擇來到福音未得之民中,努力複製著兩百多年前馬禮遜、戴德生在中國所做的一切事。

 

兩百年前,福音進中國;兩百年後,福音出中國。這已不再是口號,而是現在進行式。走到前線你會發現,全球華人及西方宣教士,已有不少人在同心協力,承先啟後,一起走入宣教工場中;然而大部分教會仍只停留在四面牆裡敬拜讚美主,對中東這個地區仍然是充滿恐懼及誤解。

 

這群跨文化宣教的現代使徒,足跡已遍及20幾個國家,腳掌所踏之處,有民風未開的偏鄉,更多是禁傳福音的未得之地,甚至是戰亂或災後重建的地區。他們不能隨意跟家人聯繫,不能在網上轉發代禱信,彷彿「消失」了一般。

 

他們攜帶妻兒同行,不管代價多大,就是要長期留在這些一般人ㄧ聽就感覺驚恐的地方—環境、氣候極其惡劣,政局不穩,恐怖份子橫行,隨時會有戰亂或暴動,人民生活普遍貧窮。全世界收容最多難民的國家不在歐美,不在亞洲,而是在這些沒有人想去觀光的地方。這些宣教士們在那裡經商、辦學、照顧難民,最終是期待藉著宣教能夠翻轉及改變這些國家。

 

道成肉身的真人真事

 

走訪期間,我聽到許多未曾聽聞的感人見證,但在那邊卻是習以為常的事。例如,耶穌親自在夢中向他們顯現,一經禱告邪靈就離開、病就得醫治、瘸腿能走、啞巴能說話、瞎眼能看見,甚至死人得復活。我們會說這怎麼可能?!但這些卻是真真實實發生了。

 

在這裡,有些人信了主卻不能公開,因為會導致死無葬身之地;有些為了傳福音被下到監裡,甚至被槍殺,這些兇惡殘暴的殺戮是法律都禁止不了的。處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宣教士卻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更加擔心如何才能永久居留下來宣教,「消失」在這裡。

 

在他們當中一起同工的,還有一些是來自西方的宣教士,是專門培訓宣教士的老師,其中一位14年前前往中國西北地區傳福音時,中文程度是零,現在已可以用中文講道及培訓。他幾年前差點被以間諜罪起訴,為不影響其他同工,火速離開事奉了12年的工場,退居臺灣,現在已經兩年。

 

當分享這段故事時,他眼中噙著淚水。前面提到的年輕人,有些正是他親自培育出來的,並曾一起同工好幾年。他所在的差會約有四千名全職宣教士,若包含非全職的,則有七、八千名,也有其他許多差傳培訓機構參與培訓。當年先在這些創啟地區埋身數十年的西方宣教士,遇到這些輕年子弟兵時,非常開心,會對他們說:「終於等到你們了!」也正是因為他們如雲彩般美好的見證,才有了新世代的追隨者。

 

走筆至此,百感交集。原本以為,近代中國宣教史上所描述的只是歷史故事;但現在明白,正在寫下當代宣教史的宣教士,只能埋在地下,默默成就上帝所託付的大使命,直到這些地區開放。而這很可能在他們的有生之年都不會發生。他們所做的不能被記念,不能被提起。這個大使命不只是藉著聖經知識來完成,而是必須藉著愛來完成的,如路加福音10章27節所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也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要以無條件的愛來愛你的鄰舍,用道成肉身的方式走遍各城各鄉,這才是宣教最基本的要件。

 

而這說簡單很簡單,好像不需要甚麼高學歷,只要有愛,願意走出去就可以了;說難也很難,即使飽讀聖經知識,在教會被培訓了一輩子,也不一定能行得出來,或真正實踐宣教的意義。但活出基督的愛,完成大使命,不正是每個基督徒一生所追求的標竿嗎?如果做不到,至少可以參與宣教的事,在後方支持他們。

 

支持「消失」的宣教士

 

這一件件真實而觸動人心的事,一段段和著淚水及一起用膝蓋禱告的紀錄,內容之多,可以成書;但出於安全,卻甚麼都不能說,卻又期待更多後方的支援,所以只能在此分享一些概括的感想,期待全球更多的華人教會及機構來參與,好讓不能成為先鋒的,可以在後方支援;讓不能成為宣教士的,可以關懷及參與宣教的事。

 

除了禱告及奉獻支持,目前他們最缺乏的,並不是神學或門徒培訓,乃是專業人士的協助,例如各類營商、醫療、教育、心理諮詢等人才與資源。營商是為了宣教,但宣教不是為了營商。若你願意盡一份力,歡迎通過KRC跟我們聯繫,或面對面交流,或不定期舉辦宣教論壇,甚至組團探訪關懷宣教士,一起動員基督徒到這些地區短宣,或進行文化交流,用更實際的方式聯結神國資源,更有果效地供應給這些創啟地區。

 

神是無所不能的神,祂能動員萬有,祂其實不缺你或我的參與;但我們卻可以因著這些服事,開擴眼界,改變生命,能夠參與在其中,其實是我們的榮幸。

 

常有人問起為甚麼要到創啟地區進行這麼危險的跨文化宣教,為甚麼不在本族本鄉傳福音,把自己的家管好就好了?若要知道為甚麼,就要反問自己,馬禮遜、戴德生這些西方宣教士,當年為甚麼要來到中國宣教?馬雅各、馬偕醫師為甚麼要萬里迢迢來到臺灣宣教?

 

是的,兩百年後我們已經看到結果,不是為了中國,不是為了臺灣,乃是為了基督,為了大使命,為了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這不正是所有基督徒對主再來的盼望?甚願華人基督徒與全球各地的基督徒同心協力,一起走上這條宣教之路!

 

註:
創啟地區(Creative Access Nation):指那些禁止或限制基督徒以宣教士身份入境,做傳福音工作的國家。他們雖然不歡迎宣教士,卻不完全拒絕外國人入境,宣教的方式也必須具有創意及啟發性。(中華福音使命團《探訪創啟地區的宣教士》,www.cemusaonline.org/sharing/can/1.html)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