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期:愛的歌,可以這樣唱

【同在心曲】4

月河

 

文/憶柔

 

 

這新奇的未知,充滿了刺激和挑戰,重溫舊夢的引誘,讓我們有如過河卒子般壯烈的心懷。

 

月河!比一里還寬。
有一天我將跨過與你相會。
啊!作夢者!使人心碎者!
無論你往哪兒,我將隨你同行。
兩個漂流者去探索世界,
有如此多的事值得一覽。
我們追尋同一道彩虹的盡頭,
在那轉彎之處等待著。
我的童年友伴,
就如月河與我一般……

 

等不及把中星從臺灣寄來的CD輸入電腦。一張張美麗的照片出現在螢幕上。巴黎鐵塔、凱旋門都清晰地回到眼前。有一張我們四人在凡爾賽宮金壁輝煌的大門前的合影;勾肩搭背,就像高中時在照像館拍的那張。顏色是黑白彩色之分,頭髮從清湯掛麵到媽媽型,不變的是笑逐顏開的老樣子。

 

重新接軌


我們是一女中新聯分校的同學,被分到比較頑皮的善班,個子不高,座位離得近,每天形影不離,度過了青澀歲月。可貴的是,高中考試分到兩間不同的學校,週末還會約了看電影。


那時沒有電玩。最常流連忘返的地方是碧潭、陽明山、圓環。四人間的友誼一直這樣維繫著。1960年代生活水平不及現在,但陽春麵、新南陽帶來的快樂,毫不遜色。大學畢業後,我們各分東西。其中三人出了國,落腳在新大陸不同的角落。


有段時間,各人忙著打拼;偶爾一通電話,讓幾乎斷了的友情又重新接軌。過去十年,兒女長大了,見面的次數比較頻繁,可多半也是三缺一。我不否認自己的幸運,一生有三個手帕交,可以毫無保留地向她們傾訴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在她們面前不必把眼淚留給自己。


去年談到一甲子的年紀逼在眼前,要來個無怨無悔的壯舉。我們決定像小時候一樣去旅行,而且是自助方式。在巴黎戴高樂機場會面,法國停留四天,接著坐歐洲之星橫過英吉利海峽,從倫敦直奔愛丁堡,再回到倫敦,走原路返回巴黎。我把這決定和先生二斤商量,他說:


「妳們真的要去嗎?」口氣輕輕的。

 

▲她們曾經年少清純(前排左起︰祝公主、作者;後排左起︰鴨子、中星)。

 

▲今日我們成熟喜樂(左起中星、作者、祝公主、鴨子)。

 

不後悔的事


年齡加起來幾乎兩百四十歲的女人,可以辦到嗎?四人中只有我略通法語,自助旅行需要走許多路,十分辛苦,身體挺得住嗎?年輕時我們瞞著父母幹了不少危險事,這新奇的未知,充滿了刺激和挑戰,重溫舊夢的引誘,讓我們有如過河卒子般壯烈的心懷。不斷告訴彼此,五十歲以後要做不後悔的事。事後認知,想像和實際有時是兩碼子事,畢竟人生總有無法掌控且難以預料的時候。


一切就序前兩個月,祝公主的先生查出攝擭腺癌,要立即開刀。踟躕不前。我們三人決定留著機票,就算她因此缺席,我們也要高興開心地去完成這心願。直到出發前四天,她先生的情況開始穩定,大力支持鼓勵,她才得以成行。


花了一年時間把流程、機票、火車、旅館搞定。當我背著背包從巴士站向紐約出發時,體會到年齡和膽怯之心是成正比的。想到對其他三人的承諾,努力在二斤耳旁說了聲保重,揮手瀟灑而去。


鴨子從拉斯維加到紐約和我們會合。當飛機抵達戴高樂機場,找到千里迢迢從臺北奔到歐洲的中星,幾個大擁抱後,我立時拿出三腳貓的法語,外加手勢,找到開往巴黎城中心的火車。行李箱雖小,拉久了也十分累人。祝公主在我們當中較柔弱,我一直問她是否要我幫她提,結果她硬是讓我佩服,自理到最後。


為了改時差,我堅持不休息,搭巴士、轉地鐵到巴黎鐵塔,從巴黎鐵塔到拿破倫墓,過亞力山大橋,左轉往香舍里榭的中心凱旋門為止,約有五哩吧!我素有鐵腿之名,走得又快又不累。鴨子和中星的腳力也還過得去,只有祝公主,平日不喜運動,每天回來都躺平在床上,把兩腿高高蹺在牆上。記得中星家在山上有一片橘子園,初中時我們去園子裡採橘子,要坐人力臺車,再走上好大段山路。返回她家,我們四人一字排開躺在她家榻榻米上,八隻腿高高掛。我都忘了那時和現在差了四十多歲。

 

在一起就很開心


十四天裡,我們都在做小時候同樣的事:手勾手在大街上晃蕩、在火車上玩接龍和二十一點;善意捉弄對方、開懷大笑;講老明星的八卦、回想當年如何整英文老師黑田雞的趣事。晚上熄燈後,時間歸回現在,聊兒子、女兒和作祖母的心情。只有這一刻體會光陰無情的流逝。我們認識時只有十一、二歲吧!在時光隧道中,一起經過結婚生子、嫁女娶媳的歡樂,離婚喪夫之痛,像入秋的花朵瞬間凋萎卻依然頑強挺立地活著。


這次旅行,讓我們多少找回昔日隨著時光漸漸消逝的單純快樂,只要在一起就很開心,年齡並沒有讓我們放棄追求心想事成的理想。我們也很自豪,這段日子,和年輕人一般,拿著地鐵圖找到要去的地方;雙腿走遍歐洲三大城,夜住民宿;在經濟、年紀都還算可以的情形下,沒叫出租車,住五星級酒店。


惟一奢侈的一次,是在巴黎聖母院附近一家頗負甚名、兩百多年的法國老店裡。一坐下我們就盯住菜單上最貴的套餐,從蝸牛開味菜,波哈杜(Bordeaux)的鮮生蠔、小牛肉、乳酪燉魚排、紅酒悶鴨子到甜點梨子布丁。鄰桌四個法國女人,看傻了眼,出門特地經過我們座位,致意說:「胃口真好!」還一臉的不敢置信。

 

在機場我們互道珍重,卻沒有哀傷。回到家,二斤一直追問我們到過的地方,要我講些好玩的事,又問:「妳們沒吵架吧!」出發前,他曾鐵口斷言我們幾個老女人一定會吵架,我想都沒想地回答:「才沒有的事!」接著便哼起那首月河(Moon River)的老歌。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