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期:傳揚救恩

與憂傷人為鄰舍

 

文/張泉

 

 

看到那一張張劫後餘生、疲憊不堪的絕望面孔, 他們義無反顧地踏上了新的征途……

 

帶著那特有的優雅、深沉的古典吉他樂曲,和悅耳的歌聲,悄然來到我們教會中,無人知曉他們─駱家駿和蘇細圓夫婦,曾是戎馬爭戰數十載,足跡遍及五大洲的宣教士,更沒人料到他們從宣教卸甲後,休息的日子竟然如此短暫。

 

八年前,在一艘停靠西雅圖港口附近的遠洋貨輪裡,港務人員自黑暗狹窄、令人窒息的集裝箱中,發現了幾十位從大陸偷渡的中國同胞,以及在顛簸的海運中喪命的三具屍體。失魂落魄的倖存者,立即被關押在本地移民局看守所裡。

 

駱家駿夫婦在電視上看到那一張張劫後餘生、疲憊不堪的絕望面孔,彷彿聽到主耶穌臨死前在十字架上最後那句「我渴!」的聲音,便像當年蒙召隨主出征一樣,義無反顧地踏上了新的征途。

 

擁抱絕望的心

 

在他們感召下,來自不同教會的弟兄姊妹準備了豐盛的佳餚,於除夕夜送進拘留所,被關押的同胞們邊吃著愛心盛宴,邊聽著感人肺腑的詩歌,無不為之動容。駱家駿夫婦真誠的愛心很快贏得同胞們的信任和愛戴,大家親切地稱他們駱大哥、駱大姊。移民局福音事工在當地「世援社」(World Relief)的協調下於焉開始。

 

從那以後,每個星期日晚上,駱大哥、駱大姊便帶領著義工們,準時到達移民局看守所探訪慰問,八個寒暑春秋,從未間斷。探訪分男女兩堂進行,人多時分三堂,每堂約一小時。週末晚上同胞們便紛紛趴在拘留所的窗上,熱切地盼望他們來臨,期待聽到那優美和弦吉他伴奏的歌聲,學習更多清新感人的詩歌。

 

他們每週分享的話語,為每位真切的禱告,雙肩有力的擁抱,優美動聽的詩歌,化解被關押者的悲傷、憂愁和絕望,為離鄉落難者帶來了歡樂和希望。他們中不少人接受耶穌並開始讀經和禱告。

 

半年過去,同胞們的案子開始有了結果。有的成功獲釋,有的因病假釋,有的被遣送回國,有的被繼續關押候審。獲釋、假釋的,一出移民局大門,便人地兩生、舉目無親,第一個投靠的就是駱大哥、駱大姊。幾年來,他們的家成了包吃包住的客棧。一批批釋放出來的同胞,全被接到家中,一住就是十天半個月。他們對接待工作早已習以為常,接機、送機更是家常便飯。

 

▲駱家駿和蘇細圓夫婦看到哪裡有憂傷的心,那裡就有他們的鄰舍。

 

靠近哀慟的靈

 

他們工作多年的機構,經調整後決定搬遷外州,他們沒有猶豫,毅然留下,繼續移民局的福音事工。後來,移民局搬遷到幾十英里以外的另一個城市,依然沒有猶豫,把房子變賣後,搬進離新移民局看守所較近的一所廉價、簡易住房,繼續探訪與接待工作。

 

駱家駿夫婦不僅和獲釋、假釋後分散在全美各地的同胞保持聯繫,一旦有機會便會專程前往探望,幫助他們和當地教會取得聯繫。對被遣送回國的,更是念念不忘,每年定期到大陸探訪,使那些被遣送回國、身心軟弱、生存不易的小弟小妹,再一次感受到關愛與激勵。至於他們中有人移民到歐洲、中南美洲後,還特意邀請駱大哥、駱大姊來相見。

 

前不久,在他們應邀前往英國中北部「華人餐館福音事工」特會前,我有機會和他們吃頓便飯。席間,他們手機響起,收到千里以外德州打來的電話,拜託為一位即將遣送回國的同胞購買一雙鞋子。駱大姊從容不迫地記下鞋子的尺寸號碼、收件人姓名和地址後,關上手機,繼續有說有笑地吃飯、談話。晚上臨別之際,在空蕩的車場上,遇見一位流浪漢,駱大哥已經駛離車場,又掉頭開回來,把剛打包的飯盒和兩個橘子遞給了他。

 

他們的事工就是如此素樸踏實,走到哪,服事到哪。哪裡有憂傷的心,那裡就有鄰舍。他們跨越了種族、文化、傳統;跨越了教會、社區、國界,為上帝的國度全然獻身,因為主曾說:

 

「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

 

 

作者小檔案
張泉,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英語系畢業後,獲英國基爾大學美國文學碩士。1993年獲美國馬里蘭大學美國研究博士學位。現於美國華盛頓大學工作。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