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語】13

慕尼黑回家的聚集

 

文、供圖/許宗實

 

 

「回家」又叫「家人同行」,把各教會連結成為一個家,大約二十多年前從加拿大開始,十五年前到了臺灣,再到香港、中國、馬來西亞、日本,現在已經走到德國、韓國、以色列。有人問,這次在慕尼黑「回家」的聚集,最特別的是甚麼?我想到的有幾點:

 

一、「回家」都是很相像的


一次又一次的相聚,像在先知的屋子裡用箭打地,擊了再擊;又像開車上山,繞了一圈又一圈,景物依舊,但我們已經更上一層了。上帝的動作越來越快,基督的新婦也越來越成熟。負責敬拜的Tabatha說:「才兩天的預備,從各國來的團員就已經成為一了,其中很多是第一次加入的。這樣的合一是這些年來未曾有過的,是神在等我們,超自然地在裝備。兩天當中不是練習歌,是在與神的心對齊,也彼此對齊。聽神說,看神做,而不是人在做。所領受的是『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以賽亞43:19)」

 

二、「回家」是回到天父的心,合一是合神的一


二戰時,德國曾經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使他們羞慚抬不起頭,連國旗都不敢正掛。大屠殺紀念館中所播放的一句「我們絕不饒恕,絕不忘記!」的誓言,把全世界都囚在捆鎖之中。


如今七十年過去了(1945-2015),列國基督徒來到德國,饒恕他們,祝福他們,呼召他們再進入神早已賜給他們的「為父之地(Father land)」的命定。願他們再次領受為全世界所領受的「因信稱義」的真理,得以再度站立,勇敢地去帶動這個世代歐洲的復興。


這樣的饒恕與祝福怎有可能?只有在基督裡才能!且因有足夠的列國代表─關鍵的少數─在主裡成為家,才能帶著從天上來的權柄,使地上所宣告的在靈界裡成為事實!


七十年,歷史翻了一頁。一位德國年輕女子說,她因怕人手所指,從不敢接納自己是德國人的身份,然而這次當猶太信徒說「我們饒恕,我們也願意忘記」時,她得自由了!而且旁邊還有中國人說「我們會支持妳」,日本人說「我們願意為妳擺上生命」。


她說,她看著他們說話時的眼睛,知道是出於真心的,於是在神的家中她找到安全。她發現她需要大家,大家也需要她。當我們彼此饒恕並相屬時,我們都自由了!是神做的,是十架的救贖!我看著,驚愕,感恩!我知道,只有在基督裡這才可能!

 

▲慕尼黑「回家」的聚會場景。

 

三、兩代之間的合一最讓我們作父母的感動了


好幾百個年輕人跑到台前,一個個分享。上午分享不完,下午再續。一位說:「敬拜中年輕的與年長的一起跳,對我有很深的意義。同樣的心跳,同一個結奏,使我覺得安全,有力量。兩代的同行呼喚出我們的身份,曾經被偷竊的今被尋回。今天神深印我心,我終於知道我是誰,我被呼召作誰!世界各國的年輕人,神正在救贖。主說祂在預備一個三代合一的世代,讓基督的身體能完整地運作,再沒有人失落。它真的發生了!」


又一位說:「方才我們走上來時你們為我們拍掌,我覺得不配,請三十歲以下的跟我一起站立,來謝謝長輩。我們年輕人常覺得需要有表現才能得到父母的肯定。我們叛逆,而叛逆就是不尊重,現在我們願意悔改。我們也看到過你們與我們一樣,不完全,會失敗,會流淚;但今天我們決定作真兒子,用正面來看你們,倒退著走,去遮蓋你們。我們明白,是因你們對我們的包容,將我們舉起,我們才看得更遠。從今天起,我們要尊榮你們,遮蓋你們,與你們攜手,一齊往前。」


又有一位補充說:「相信與你們同行,旅程會更精彩,我們會更快樂。」另有一位年輕人說,「不久前我去紐西蘭短宣,學到一個功課。那裡的原住民領袖說,『當你們尊榮我們,承認我們是最早就在這土地上時,並不是說我們比你們高,只是那樣我們便能夠以東道主的身份來歡迎你們了。』我明白了,原來尊榮是將兩下合而為一的鑰匙。父母們,今天我們願意尊榮你們。謝謝你們作我們的父母親。」


這時個子高、瘦、白髮、年紀最大的瑞士父老Geri,代表長輩們起來說話,他說:「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做夢的人。當你們分享的時候,我也卸下我自己的羞恥—今天我相信我也被年輕人所歡迎了。」平常他為年輕男士禱告後,會用拳頭朝他們胸部用力打一下,以示激勵,今天他反過來,叫站在他面前的年輕人用拳頭打他胸部一下,讓年輕的來激勵年長的。


這真的是一個可愛的家,我們都覺得安全,所以一個接一個地敞開心分享,是神做的。仇敵要讓我們變孤兒,但神在祂的家中興起父老,年輕父母,社青,青年,少年及孩子。祂不但使國與國恢復關係,也讓代與代更加親近。人無法做的祂做了。祂名稱為以馬內利,祂果真與我們同在!


「孤兒的靈」每一代都有,每一國都一樣,人人在找父愛。孩子們覺得是孤兒,那是從父輩來的,而父輩的孤兒心是從祖父輩來的,祖父輩的又是從早來的。代代相傳, 最早的根源是撒但。如今,不再是期盼別人或責備自己的時候了,是我們三代一起來到天父的面前,領受天父的愛的時刻。當我們都被父神的愛所充滿,那麼在三代中的孤兒的靈會離開。光一點亮,黑暗就走了。

 

▲作者(左二)與妻子(左一)在慕尼黑「回家」聚會上與「家人」合影。

 

四、不但國與國合一,兩代彼此合一,猶太信徒與阿拉伯信徒也一起歡迎列國


最感人的是猶太領袖為大家禱告之前,先尊榮他的兄弟阿拉伯人說:「以實瑪利是亞伯拉罕首生的,是我們的長兄,也是先蒙亞伯拉罕祝福的。」簡單的幾句話帶來多大的醫治!千年古老的敵對霎時煙散。會場中來自四十五個國家的5,000人,以及從二十二個國家上網同步參與的53,000人,被沐浴在基督的愛中。這時台前螢幕上出現的是一上一下緊拉著的兩隻手,再出現的是立約的彩虹。拉長的角聲從各角落響起,全場歡欣敬拜,唱“Blessed is Thy name in all the world!”(祢的名是應當稱頌的)從淚光中我看見亞伯拉罕與天父在對看,微笑。


在大會中我多次淚流不止,有時是敬拜的感動,有時是台上的分享深觸我心。有一次國與國那麼深的饒恕後,緊接著日本歌唱起:「抬頭望,天門敞開,我們都要親眼看見,美麗花要全然盛開,主的大能榮耀將要臨到。有一股清泉正在湧流,雖然你曾經傷心流淚。有一天,一切將終結,歡笑聲充滿在我們之中。願花兒,雲朵,輕風,還有大海喲,所有一切都要稱頌耶穌。願天空也響應,我的靈魂也要高唱祂的恩典,奇妙恩典,大能恩典。」我又哭了。


還有幾次我哭是想到小時候曾讀過的故事,東西方的都一樣:老百姓民不聊生,人人翹首期盼一位英明的好王出現。今天我們就活在故事中,我們仍在等候。二戰後聯合國成立也正好滿七十年(1945-2015),但人一切自救的努力都告失敗,世界越壞越亂。主啊,我們等候的仍是祢,願祢的國降臨,願祢來作王掌權!敬拜的歌唱著,「我們高舉祢,全心高舉祢!」Yes, Lord, we desire you. 熱淚不止……

 

末了,茲略提「回家」背後的運作及蒙神賜福的原則:


1.為甚麼在「回家」裡,神的動作這麼快?是因許多人集體的犧牲,父神高興所以賜福。像兒子,你給他五元,他用那五元買禮物送給你,你哭了,不是錢數的多少,是看見他為你犧牲的心。這次回家有五千人(中國還有許多人拿不到簽證不能來),但神並不看人數二萬或五萬。地上是若有十萬人在街頭,聲音就更大;但神看的不是人數,神找的是我們的心。


2.人最本事的是把天然的河流改建成人工渠道。但在「回家」裡我們堅持讓神作神,讓聖靈運行,沒有人為的運河或水壩。敬拜已經很久了,但彼此查驗,發現聖靈還在徘徊,逗留,就繼續。放鬆,駐足,不急著安排下一個動作,因為我們最渴慕的不就是祂的同在嗎?!


3.集體的恩膏。沒有人介紹教會,沒有人推廣事工,沒有書攤,沒有頭銜,沒人比大小。只是樂意謙卑自己,超越膚色、種族、語言、宗派,在父面前彼此連結。One family under one head, one flock under one shepherd(一家長帶領的家庭,一牧人帶領的群羊)。而且我們明白,這是歷代已逝的聖徒直到如今,一次又一次的順服及突破所帶來的恩膏。我們正在收成所未曾栽種的。


4.是信心討主喜悅。我們不要作新約的撒迦利亞,主的使者說他不信;不看神,只看自己與妻子年紀都老了。我們要如童女馬利亞說,「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神的事不是看我們能不能,是看你我信不信!


能說的還多,但你我終會明白的。「家人同行」是個尚在進行中的旅程。地還要用箭打,山還要一層層地爬。神的家越來越大,我們的心也越來越寬。Heaven is rejoicing,Father's love is releasing(天堂歡樂,天父之愛傳揚)。我聽見聲音說:「新郎來了,你們快出來迎接祂!」

 

「家人同行」所要犧牲的,無論是金錢,是時間,是對家庭,是對教會,代價是極大的,但我們都樂意。這是一個全球性的、東方與西方合一的可愛的家,神在重建。像伊甸園,神看著是好的(參創世記1:31)。我們也欣慰能在這關鍵的時刻在主的使用上有份。

 

 

作者小檔案
許宗實牧師是微生物學博士、芝加哥三一神學院道學碩士,目前為美國新澤西州傳福中心主任牧師。著有《飛出鳥籠》一書。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