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兒的婚禮說起……

 

文/高俐理

 

 

今年五月底,五旬節那天的下午,我兒均安結婚了。婚禮選在費城郊區一個有著廣闊草坪、高聳巨木、中世紀城堡的藝術中心室外舉行;宴會則在四牆掛滿現代藝術創作的展示廳登場。


這對新人從去年開始籌備婚禮就坦白告知,他們兩個初出社會,沒什麼積蓄,只願有個他們擔當得起、樸素簡單,只請至親、摯友與教會朋友的婚禮。對於我,這可是很大的打擊!均安是我的獨子,兒女的婚禮我一生就只這次,總得給我機會(即使讓我傾盡一切)邀請我的親人同工好友吧!我在美親族上百不止,孩子的爸四個姊姊加上子孫也有數十吧,再加上好友那沒有個三五百名額絕對不夠。但是,兩個孩子雖極其堅決,可幸也算通情達理,願意讓我參與決定場地,也在一百個賓客裡留四十個名額給我。也可幸親友們都能理解!


他們的婚禮通知(第一次的邀請預留日期卡片)與婚禮邀請卡完全自己設計手工製作寄發,新娘禮服由她自己買布料一針一線裁製而成,會場佈置他們自己設計,教會好友幫忙完成,攝影與錄影都由好友相助,新娘化妝髮型全由她自己完成。兩人顧慮到他們所在的教會是個所謂inner city church(貧困老城區教會),全都是像他們這般收入不高卻委身服事弱勢的「窮」年輕人,刊錄在他們結婚網站的禮品清單不僅沒有幾樣,而且都是些價格低廉的項目。即使我的好友競相幫忙勸說他們可以放心宴請賓客,這些叔叔阿姨都可以「出得起紅包錢」鼎力相助,不會賠錢的,他們只回說沒有期待任何回報,只盼大家與他們一起歡喜慶祝。


婚禮,我除了穿得漂漂亮亮地亮相,與新郎兒子在宴會當中一起跳一支舞以外,沒有需要做的。


結果,是一場美麗得像童話故事般的婚禮!一位親人讚歎:「是一場令人難忘的婚禮!」


憑良心說,從去年夏天他們訂婚、開始籌備婚禮以來,我發現竟然必須重新審視自己的價值觀、世界觀、文化觀,省思自己一直以來所努力宣揚的天國文化價值觀,到底落實多少在自己的生活當中。


我發現,當我決定以天國文化為依歸時,就不再為人情世故所束縛,完全尊重並接納他們的決定,享受他們真實坦率美好的婚禮。


今年正值蘇格蘭馬雅各醫生抵臺宣教一百五十年紀念。這之後一批又一批的宣教士來到台灣,在我們的眼前活出天國文化的典範,並且成為我自己家族以及許多其他基督徒家族的信仰傳承。到底這些天國文化都怎樣表現的呢?這是繼上期千禧世代專刊,本期的重點(請參閱「國度外展單元」)。


在這樣一個多變的世界,父神那永不過時的天國文化與天國價值觀讓我們得享自由美好豐富的人生。這樣的文化可以自然地與任何文化有所對話(請參閱「國度社區單元」-向父母傳福音),能打造信仰傳承的家(請參閱「國度關係單元」),能切實生活,享受人生這本大書(請參閱「國度文化單元」),能在世上做一個適任的管家(請參閱「國度人才單元」)。


當然,也請不要錯過明年神國的兩個極其精彩的旅遊營會─請參閱第6頁及封底的介紹。的詳細資料。


就在我執筆寫這篇總序時,神國的董事會主席會主席溫英幹教授提醒,要為奉獻迫切禱告。神國雜誌從出刊到現在剛好滿十年。本期是邁入第十一年的開始。我們為過去的十年滿心感恩,除了有陣容整齊忠心服事的義工編輯團隊,十年如一日的默默耕耘於神國文化宣教工場,也為每一位支持者獻上感謝。我們沒有財團、教會或個人的固定支持,但每年父神賞賜所需,使這個事工、這份雜誌能夠繼續寄達您的手中。

 

 

作者小檔案

高俐理,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創辦人兼執行長,曾在美國大企業任高階主管多年,目前全職事奉。常在北美及亞洲各地演講及帶領營會,對培訓合神心意的領導管理模式極有負擔。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