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壞旅程,只有壞心情

——扭轉乾坤的一席話

 

文/何其善

 

 

2011年12月4日,主日。黎明即起。打開旅館浴室的熱水龍頭,一如昨夜,等了幾分鐘,仍是觸手冰寒。坐在滿眼翠綠闊葉、滿耳婉轉鳥鳴的原木陽臺上,我迫切為這座落於哥斯達黎加火山溫泉區的大旅館中,即將陸續起床的團友們守望。

 

嚴峻急迫


如此美景良辰,我卻清晰明確地感受到心頭那份沉甸甸的不安、不順與不快。這一刻,正是2011年真愛全人深度旅遊的中間點,已過去了四天四夜,從現在算起還有整整四天四夜。我觀察到某些團友的疲態畢露;我聽到此起彼落的咳嗽聲和抱怨聲;我嗅到了強忍與不滿的情緒。—我心知肚明,自己彷彿站在一個交叉路口,身後領著一長串六十三位團友,一支路標寫著「一敗塗地」,另一支路標則寫著「圓滿成功」。是勝是敗,就在當下的一念之間、一步之別。說真的,十年來主辨全人深度旅遊,從未遭逢過如此嚴峻、如此急迫的關口!


妻子與我一同禱告。我倆都同意,我們雖已盡了全力,無奈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邦,再加上帶著這一大群中年晚期至八十歲左右、旅遊和人生閱歷大多遠遠超過我們的團友,其變數之多、狀況之雜、挑戰之大,完全超乎我們的想像。
我們必須立即向神尋求一個反敗為勝的神蹟,好扭轉整個局勢。因而,我必須盡快草擬一席反敗為勝的「心靈談話」,馬上寫出一篇反敗為勝的講稿,而且一定要表達得夠懇切、夠謙卑、夠負責又夠幽默,方能扭轉乾坤!

 

全員轉向


於是,我一面迫切禱告,一面振筆疾書,直至妻子催我時間已到,不知不覺寫了一個多小時。


主日崇拜之後,我上臺用了十五分鐘與全體團員分享。

 

▲攝於文中描述的那一席「集體談心」結束後約半小時。留意到了嗎?照片中人絕大多數皆已能綻放出歡暢的笑容。


就那麼奇妙!我講著講著,彷彿魂遊象外,在一旁看著眾人一個接一個由凝神關注,到若有所悟,到面露微笑,到爆出一陣又一陣哄堂大笑……,我頭一回如此真切地見識到何謂「全場為之動容」!講畢,大家紛紛出聲表示贊許、理解,有人甚至趨前爭搶麥克風表態支持。感謝主,就在那一刻,我知道,祂帶領我們全員轉向,走上了喜樂、充實、成長之路,可望達成設計此一旅行的初衷。


我的同工、文字傳道人莫非老師常說:「創作是一種屬靈的經歷。」此說之真之確,再次得到活生生的印證。


在此與您分享我寫了什麼、講了什麼,並記錄聽眾的反應(由此見證聖靈動工的軌跡)—

 

反應兩極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想用一段短短的時間來跟各位談心(聽眾立即露出留意的神色)。


在真愛家庭協會做婚姻輔導時,我們常提醒夫妻們:「每個人的感覺都是最真實的,也都是應當被尊重的。」我們可以有說不完的理由和苦衷,但絕不能禁止別人生氣、不滿、委屈或感覺受傷,因為那是對方真實的感受,我們只能去接納、去理解,然後慢慢找出原因,逐步化解。


那麼,12月1日和2日我們住在烏龜島國家公園的客棧,有人覺得純樸原始,充滿雨林風情,有人抱怨沒玻璃窗、沒隔音,人吵、猴子更吵!—誰是誰非?兩者都正確!


而昨天(12/3)呢?早上乘船遊Tortuguero國家公園的另一部分,有人認為與前天行程重複,有人卻認為這是額外的、雙倍的祝福;到加勒比海之濱健行,有人覺得蒼茫寧靜,興起「念天地之悠悠」的情懷,又兼有氧運動,有人卻認為純粹是在浪費體力與時間,毫無必要;午餐後在暴雨下的洶湧河道上飆船近兩小時去趕搭巴士,有人認為是畢生難忘的新鮮經驗,大呼過癮、大叫值回票價,有人卻指出沒有每人發一件救生衣,多危險哪!而且又不是被加勒比海盜追殺,幹嘛像在亡命奔逃?—到底誰是誰非?兩者都沒錯!(有人會意微笑,有人笑出聲來)

 

▲沿河原始生態之旅,是此行一大亮點。

 

情何以堪


然後就是昨天晚上了。下午長途奔馳,導遊起先告訴我們車程是兩小時,後來改口說三點五小時,最後卻花了五個多小時才吃到晚餐,再花半小時才抵達旅館。當時將近九點,人人都成強弩之末,個個疲憊憔悴,血糖下降、血壓升高、情緒低落、肝火上揚(對比鮮明的語言再加上肢體動作,使聽眾開始發出細細碎碎的笑聲)。我絕對能感同身受,因為我和內人正是如此。


幫大家處理完所有入住的細節,我和內人回到房間,想要沖個熱水澡好好睡一覺。開了水龍頭,等了老半天,卻感覺不到一絲絲微溫。難道扭錯邊?再轉、再等……還是冰的!以這種水溫,硬洗只會以感冒收場。無奈之下,只好全身黏搭搭地睡覺。今晨起來再試,左旋、右轉……還是跟昨晚一樣。各位弟兄姊妹,當我們等不到熱水時,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不是罵旅館,或罵安排旅館的導遊,而是「糟了,該怎麼樣跟團員交待?」這就是主辦者的心情。


睡下一個鐘頭之後,午夜十二點半,房間電話響了。一位曾參加過幾次全人旅遊的老團友說他房間沒有熱水,向櫃檯反應也遲遲不見處理。我無能為力、愛莫能助,只能說自己這兒也沒熱水。不料對方一聽,立即體諒地說:「那明天再說吧!」我和內人感動不已。這位老團員想必是根據過去的經驗,對我們與旅館交涉的能力深具信心,才會在自己盡力處理、又忍了那麼久之後,明知會吵醒我們,還是向我們求助,這是完完全全把我們當自家人才會做的事。辜負這樣的信任,讓我們情何以堪!

 

▲夫妻檔、母子檔,親情濃郁,相攜相依,令人動容。

 

負起全責


以上種種,只是許許多多狀況中的一部分。感謝主,諸多的不滿、抱怨、質疑,我和內人都聽見了。這正表示,大家信任我們,才會當著我們的面,或在我們聽力所及的範圍內說,而不是在我們背後比手畫腳(眾笑)


說到底,真愛家庭協會並不是旅行社,而是一個從事家庭教育與輔導的非營利機構,全人深度旅遊是我們一年一度舉辦的教育性、移動式營會。但是,辦到第十屆了,也不能說沒有經驗。又怎麼知道,過去這四天四夜的一連串遭遇,會全然超越了我們所累積的豐富經驗呢?(眾又笑)


這次會選擇Costa Rica,著眼點在於它原始純樸的大自然風情。但我們始料未及的是,所謂「原始」,除了風景,竟還包括住宿設施、處事方法、表達方式的差異。至於說,為什麼選上這家當地的華人旅行社來承辦?為何旅行社派了兩位導遊全程招呼,還會發生接二連三的小插曲?為何實際的行程與當初發給大家的有一些出入?說來話長,我就省略了。不然我還沒說完,大家都要去排隊上廁所了(眾大笑,因「放水」是大團體在長途車程中很重大而現實的問題)


不過,縱使我們很想說,我們跟大家一樣,也很意外,也很不滿意;縱使我們很想小聲在您耳邊告訴您:「我們也是受害者!」縱使我們有一百個理由,也通通不能當作理由!作為主辦單位,我們只能概括承受,挑起全責。


因此,身為真愛團隊中負責籌備此次旅遊的主要同工,我和內人要為大家這幾天所遭遇到的不方便、不舒服,向每一位誠懇地、深深地致歉(此時我請妻子上臺,手牽手向眾人深深一鞠躬,臺下則爆出熱烈的掌聲。我補上一句:「像不像臺灣的電視新聞畫面?」大家都笑翻了)


當然,我們倆也要為了大家所表現出來在愛中的包容、體諒、合作,向各位表達最大的謝意與最高的敬意。(與妻子手牽手再深深一鞠躬,臺下又是掌聲、笑聲,熱鬧極了!)


我們無法保證不再出現任何狀況,但我們絕對可以承諾,會try our best,為每一位做最盡心、最貼心的服務(掌聲持續數分鐘之久)

 

▲「倒吃甘蔗」式的旅程即將結束,人人皆依依難捨(攝於2011年12月7日,哥國太平洋濱的大旅館中)。

 

決意快樂


我們的禱告是:


首先,讓我們全體一同信靠神、仰望神。在餘下四天的旅程中,身心靈都被提升,不但向大自然學習,而且把握機會,無論在車上、餐桌上或遊覽中,彼此都有更深刻的交通分享。有句話說「每一個好朋友都像一本好書」,而我們全團六十四位好朋友,來自五湖四海、大江南北,人人閱歷豐富、故事精彩,輕易放過豈非太可惜!還有,即使現在已經進入哥國雨季,每天午後皆有陣雨,但「沒有壞天氣,只有壞心情」,滿車樂融融,什麼也不能阻擋我們!

 

其次,既然神讓這兩位才三十歲左右、會講華語、在哥國長大的導遊與我們相處這麼多天,我深切盼望,我這主辦者能與他們成為共榮辱的服務團隊夥伴,而不是爭持不下的對立雙方。我也要建議,讓我們大家把他們當作值得影響、提攜的子侄輩,在餘下的四天旅程中,幫助他們在專業上、信仰上、為人處事上都有提升與突破!謝謝各位!(旅程後半,大家果然對他們關懷備至,其中一位到後來竟決志信主,並在最後送我們去機場時私下向我和妻子表白:「這次若沒有你們幫忙,我們一定掛掉!」)

 

 

作者小檔案

戚栩,來自中國大陸。全職稅務顧問(EA)兼理財規劃師(CFP)。鍾情閱讀與欣賞電影,忙裡偷閒還愛讀小說、散文,全是休閒生活中最愉悅的享受。現定居新澤西州。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