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心情很單身】

要愛,就不能平庸!

 

文/苗卉天

 

 

芳芳,工作能力強,做事乾淨俐落,打扮得體有風韻,有些人會以「大姊」來稱呼她。以芳芳的條件,總令人猜想,身邊一定不乏追求者。


「沒有!」她肯定地回答。


「為什麼?」


「因為現在的男人,膽子都很小。」

 

真是賺到了


後來大姊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位美國大哥;曾離過一次婚,有一個女兒,一個孫女。大姊嫁給大哥之後,順理成章地做了現成祖母。我問芳芳為什麼會嫁給大哥?「因為他有趣!」對這個回答,我算滿意,也頗有體會。的確,中國男人,大半有一種駕馭的權力慾;太太若太能幹,總覺得矮了一截。這位老外大哥很欣賞芳芳的獨立,娶了她之後;更享受到十足中國女性任勞任怨的傳統服事。總之,大哥真是賺到了。


大哥長得高大英挺,還真看不出來已過半百。芳芳跟我說,當他們走在高雄住家社區時,有一位咖啡店的老闆娘,當著他們夫妻的面說:


「喂!我做你的老二如何?」


「可以啊,不過妳要先買一棟房子給我們,一人一部車子再說。」老大鎮靜答道。


「這些可都是老二的福利呀!」


「喔!我們家的規矩,不太一樣。」看來「大姊」的頭銜,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芳芳為大哥辭去了如日中天的工作,又用自己的積蓄付清了大哥欠的一堆信用卡債務。她做這些,都是為了幫助大哥能夠面對人生的另一春。我曾經到他們那兒小住過幾日,終於了解,如果沒有大姊,大哥真的會整個人功能失調。這對於單身的我而言,看了是有點心驚,不過大姊說了:「如果有一個你愛的人,能夠被你照顧,是很幸福的。」

 

也是幸福


芳芳照顧大哥真的很周到,她會把水果洗好、切好、放在盤子裡、用保鮮膜封好、放入冰箱冰鎮好,再給大哥食用。


「他不會自己切水果嗎?」


「會,可是他不會去洗水果。台灣農藥這麼多,吃了生病,還不是我倒霉要來照顧他?」


「他不會泡咖啡嗎?」


「會,可是他會泡得很濃。每天一大壺下去,喝了,有問題⋯⋯還不是我來處理,倒不如我泡給他喝。」


腦中不禁浮起老爸以前照顧媽媽的畫面。買菜、煮飯、洗衣、拖地,一手全包,並撂下話說:「妳吃妳的飯,睡妳的覺,其他事都別管!」雖然不是用什麼甜言蜜語的調子;不過,我想老媽也是挺幸福的!

 

讓他炫耀個夠


大哥很喜歡唱歌,他年輕時的一個夢想就是想當搖滾歌手。不知從何時起,大哥常駐足在酒吧裡,與老闆一個彈、一個唱地直到深夜兩、三點。芳芳那天問我:「我這樣要求他,算是過分了嗎?我當初嫁給他,可不是要嫁給一個搖滾歌手。」芳芳告訴大哥,如果他再唱到深夜不歸,就要走人。我告訴她,一個人如果熱愛某樣東西,禁止是沒啥效果的。其實我更想告訴她,乾脆讓他唱個過癮算了。既然知道大哥在哪裡唱,就一起去唱,跟他拼了!但是我沒有說出這種「瘋狂型」建議。我想每個作太太的,總是對先生有著某種的期望,但期望有時候會帶來壓力,甚至導致失望。我非當事人,不知道他們之間協議的程度,但芳芳也不是肚量小的女人,也許大哥玩得是過火了些。


這就讓我想到自己的老哥,有一陣子迷上做汽車模型,常常晚上加班熬夜,進行打造生產工作,當然也少不了嫂嫂的幾頓嘮叨。當老哥宣告停車場又多了一輛新車時,我看得出那份滿足與得意。我想,要是我的老公喜歡做汽車模型,一定幫他開個派對!讓他好好炫耀個夠。很奇怪,為什麼做太太的不會好好運用這種另類心理學呢?也許,生活的重擔早已把創意磨滅了吧。


那天大哥與芳芳帶著我,跟著酒吧老闆的車尾,到了屏東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隔壁就是墓地,被圍牆隔開的黑乎乎的鄉下。老闆太太是當地的客家姑娘,她的弟弟在那裡開了一家「小木屋」,就叫它是鄉村俱樂部吧。沿著大榕樹,蓋了一座小屋,旁邊草地上放了幾個鞦韆供小孩玩耍,空地隨處排了些海灘桌椅,供大人聊天、喝啤酒。


串串霓虹燈在眼前閃著⋯⋯我注意到黑板上寫著大哥的名字,他竟是晚上九點的駐唱歌手!


「他早就有備而來,只是都不敢跟我講。」芳芳有點苦笑,但神情還算愉快。


想到當天早上的主日崇拜,大哥在台上領詩歌的模樣,跟現在的他可是判若兩人!大哥彈著吉他,老闆彈著鍵盤,兩個人一會兒搖滾,一會兒鄉村,嘰哩呱啦一長串英文裡塞些笑話;兩個神情陶醉的老外,在這異鄉的角落,找到了夢中的自己⋯⋯但環顧四周,真的很懷疑那些歐吉桑、歐巴桑,到底是真聽懂?還是假聽懂?這個疑問,馬上從一位帶著粗金項鍊阿伯的肢體語言揭曉。看他舞動著雙臂,一副「進入狀況」的模樣,噯!管他聽懂沒懂,跟著音樂走就沒錯。


再看芳芳,也隨著音樂搖擺著身軀。小孩玩自己的,大人們聊自己的,大哥、老闆唱自己的,一隻叫「飛仔」的狗也在現場呼應地吠上幾聲⋯⋯若非我親自置身於這個場景,真的很難想像能有這種組合。中場休息時,大哥跑來跟芳芳說:「我們唱到十點,可以嗎?」芳芳看了看滿頭汗水的大哥,也看了我一眼說:「OK!」我們倆彷彿都同時鬆了一口氣。


那晚大哥樂歪了!


芳芳對大哥的「放水」,是出於一種對愛的包容。芳芳告訴我,大哥不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學起新的事情來也慢;有時候得罪了人還不知道,都要靠芳芳來收拾殘局。


「我覺得自己變老了許多!」芳芳悠悠地說。我想問她,為愛一個人而變老,這也是一種幸福吧?

 

愛不是消遣


很多時候,常會聽到:「當個消遣就好,別太認真。」對於這句話,我一直覺得它成立得很矛盾。因為,如果只是消遣,本來就不會去認真啊!但有些事情是一定要認真,否則總是不冷不熱,泡不出滋味來。就像愛一個人,不能只當成是個消遣。但,人世間的愛畢竟有限,除了一部分的父母,願意不斷無私地對兒女付出之外,男女之間的愛,往往就禁不起巨大的風浪。


特別喜歡某位牧師在婚禮上說過的一句話:「要是你不能愛到願意為她而死,就不要娶她!」擁有這種氣魄的新郎到底有多少?我實在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就是為什麼偉大的愛情故事,總是扣人心弦,被人一講再講,一寫再寫,一演再演。因為,人類對愛,永遠在嚮往,也永遠是一個心底最深處的需要。


一個人愛的容量到底可以有多少?愛到底可以有多深刻?這些「長×寬×高」決定了生命的承載量。那晚,當芳芳在彼岸電話的另一端,告訴自由自在慣了的我說:「愛一個人,有時也是很痛的!」在此岸,多少可以體會。
夜深入睡以前,我對主耶穌做了一個祈禱:

 

「親愛的主,謝謝祢愛我到死,祢是全宇宙最有勇氣的新郎!祢的愛,使我非常的滿足,也活得非常的美麗。雖然有時候,我也會渴望在世上有特定的『對象』來被愛與去表達愛,但是我知道,祢不會把次好的給我。所以,我要珍藏這一份愛情,作為獻祭。主啊,我愛的容量非常有限,求�來擴張,讓我的一生,愛得精采而不平庸。對了,如果可以,請讓我的他,膽子大些,能夠擁有從祢而來的氣魄,知道凡事有祢就牢靠。奉主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作者小檔案

苗卉天,來自台灣,是無可救藥的羅曼蒂克主義者。走過種種人生,仍不失赤子之心,對未來滿懷憧憬,喜愛文學創作,現旅居美國東部。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