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期:《八方園蔬》

我也不是妳生的

 

文/晨華

 

 

最後,我下了一個結論:「當那個不是我生的人,進了我家門兒,成了我家人,我就要特別愛他。」

 

女兒帶著她丈夫回娘家小住,這天中午我們煮餃子吃,正巧女婿出去辦點事兒,未及趕回來。


「給他留一些。」我說。


「不用了,媽咪,」女兒說:「下次再煮就是了。」


「下次是下次。」我說。


餃子煮好了,一個個白胖胖的好可愛。我拿出幾個小碗,分別裝上切成碎末的大蒜、香菜、蔥花,又調了一碗醬油麻油醋,再把切好的新鮮紅辣椒也拌了進去。


女婿不吃香菜,我特地調了另外一碗給他,並拿出一些餃子在平底鍋裡煎成香香的兩面黃(洋人愛吃煎的),盛在盤裡放在一旁。


「這一盤是阿特的。」我說。


「媽,您就特別對他好。」女兒和她弟弟兩人同聲撒嬌抗議。


「放心,」我對著兒子說:「將來你有了媳婦兒,我也會特別對她好。」


「我不相信妳會對我的媳婦兒─好,」兒子故意調皮拉長了那個「兒」音:「您以前對小蕾和荳荳她們好嚴格喲!」


「沒錯,」我說:「媽媽承認以前對你和小女生們的交往十分緊張。」


才十來歲的男女孩子做朋友,若沒有大人的限制還行嗎?我接著告訴兒子說,如今小蕾和荳荳都已十八、九歲,我的態度自然會和當年不一樣,倘若將來哪一個真的成了你的媳婦兒─你看我會多疼她!

 


最後,我下了一個結論:


「當那個不是我生的人,進了我家門兒,成了我家人,我就要特別愛他。」


其實我這哲學是慢慢歷煉出來的,從前我受過傷,也傷到過別人。


記得當年我和丈夫、女兒來到美國跟大哥、大嫂相聚的時候,我只專注於自己的痛苦,而忽略了大嫂心靈上的需要。後來這些年來靠上帝的恩典,我向大嫂認罪和好,我們又重新修復了甜蜜的友誼。


我小弟的妻子則是正面的例子。三年前她嫁給小弟時,我已深深體會到身為「外來者」的孤單寂寞。每次回娘家團聚,雖然我也算是嫁出去的「外人」,但血濃於水到底不同,我總是有意無意地對小弟媳婦兒特別疼愛有加。為這緣故,不但我和她感情特好,連小弟都對我這作姊姊的十分感恩呢!


說完了這兩個小故事,我一面把女婿那盤餃子用保鮮膜蓋起來,一面預備坐下享受我的美味午餐,忽然我的另一半開腔了:


「我也不是妳生的,如今進了妳家門,成了妳的人,妳可不可以也多賞我一盤餃子呢?」


我笑著從我的盤子裡捏了一個餃子,放他嘴裡,一面斜他一眼:


「嘿!官人哪,您這又不對了,雖然您不是我生的,但是您比那我親生的還更親!因為您就是我,我就是您,咱們二人是一體!」


話一說完,女兒和兒子一塊兒尖聲怪叫了起來:「喔喲⋯⋯」


*嘉言美文選自人生補羹第二盅《八方園蔬》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