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祂的愛,所以我願意

——林台英傳道談紐約區的監獄事工

 

採訪/周瑋瑋

 

 

在大紐約地區有一群教會的弟兄姊妹,因為福音的緣故,多年來從不間斷地探訪、關懷獄中受刑人。這群默默付出的基督徒,從與受刑人建立關係,到陪伴著他們讀經禱告,一路走來,甘之如飴。本刊最近走訪多年委身於此一監獄事工的林台英傳道(右上圖中人)。她不僅是許多受刑人眼中親切的「台英姊」,更是一位在神國裡不斷付出的忠心使女,且讓我們聽她娓娓道來⋯

 

監獄事工之始


簡單地說,是從「我願意」這三個字開始的。這要回溯到1999年,當時我在紐約「播恩傳播中心」服事。一天同工開會,中心的負責人楊媽媽唸了一封來自獄中受刑人的信。這位受刑人從報上看到我們所刊登的「見證如雲」專欄,很受感動,希望有人能到獄中帶他查經。


楊媽媽便問同工中有誰願意去?我當場舉手,大聲說「我願意!」其實當時的我對監獄事工毫無經驗,全是憑著一份單純的信心與感動,和其他兩位同工開始這項事奉的。


我們最初探訪位於紐約上州的一所監獄。出來見面的,除了那位寫信的受刑人外,還增添了其他兩位。看到有人來探望,即使是不曾相識,他們內心仍然很受感動。因為許多獄中人不僅在美國舉目無親,還要面對那數不清的漫長刑期,內心的失落、痛楚與徬徨,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對他們來說,我們的探訪似乎透露著:「其實世界上還是有人願意關心我!」


而我們這些第一次進入美國監獄從事探訪工作的人,內心也是十分緊張與複雜。雖然面對有著相同膚色、相同語言的同胞,但是不了解他們的過去,不知道該如何與他們建立關係?他們需要什麼樣的幫助?該說什麼樣的話讓他們撤消心防,坦誠相向?甚至,用什麼方法將福音傳給他們⋯⋯?

 

從「朋友」成為「家人」


剛開始,我們笨拙地摸索,好幾次,開門見山地傳講福音,不僅未收效果,反而讓有些不熟悉我們的受刑人怯步而拒絕受訪。但是感謝神的教導,後來的結果超出我們所求所想。


我們利用監獄每天固定開放給親人探訪的時間,以「朋友」的身分來探望這些受刑人,並且採取一對一的方式,讓雙方能深入地交談。受刑人起初以為我們像一般慈善團體的義工,有愛心、善行,目的只是勸他們向善,改過自新。


我們讓他們認識耶穌,並且清楚告訴他們,我們的探訪是神的安排。因為神愛世人,包括像他們這樣因一時失足而被判刑的人。漸漸地,這些受刑人開始渴望並珍惜每個見面的機會,也在我們的鼓勵下開始讀聖經。令人更高興的是,透過這三位受刑人的口耳相傳,願意出來與我們見面的華裔受刑人愈來愈多。


同工並不是在每次探訪後,工作便告一個段落。這期間還需要不懈地跟進,藉由書信與受刑人維持聯繫,加油打氣,甚至協助處理許多其他事宜。比如:成為他們關懷家屬的轉駁站;注意案件申訴的進展,隨時通知⋯⋯等等。同工像「家人」般地了解各人不同的需要,關心他們所關心的,愛他們所愛的,不將他們看成十惡不赦的「罪人」,如此才取得受刑人的信任,使他們不感到自己遭世人的遺棄。

 

服事同工的參與配搭


多年來陸續有受刑人願意接受探訪,使得我們需要更多的同工來參與這項服事。目前比較固定的同工約有二十位,來自大紐約區各個不同的教會,都是對監獄事工特別有負擔的弟兄姊妹。其中有許多位是從1999年開始就和我一起參與監獄探訪的工作,多年來未曾間斷。針對三個不同監獄,一共有二十八位受刑人,我們目前的二十位同工並不夠。


我經常強調這項探訪事工,不是短期的事奉,而是需要長時間的委身與投入。因為受刑人的刑期長達十年、五十年或八十年以上的不在少數,甚至有的被判終身監禁。許多位很可能下半輩子都得在獄中度過,若沒有幾位固定的同工與他們建立一個長期關懷互信的基礎,這些受刑人如何願意敞開心門?福音的種子又如何進入他們的心田呢?


六年多來,參與這項事工的弟兄姊妹不在少數,但真正能做到長期委身的,其實不多。我常對有「興趣」參與監獄事工的弟兄姊妹說:「你千萬不要抱著好奇的心態前來,一定要在神面前禱告得很清楚,明白主的旨意後才行動。」因為這是一項「以時間換取空間」的付出。


說真的,我好感謝神召聚了這麼多優秀的同工,在面對受刑人時,不但能用柔軟的耳朵去傾聽,更用溫柔的舌頭去勸。有些同工甚至和受刑人的家屬建立良好的情誼,帶他們到教會,給予金錢上的幫助。若不是出於一顆願意為耶穌奉獻的心,縷縷關愛之情是無法流露的。


坦白說,我能做的不過是居中協調、整合。若沒有這些同工全心的擺上、包容與配合,監獄事工不可能邁入第七年。

 

目前最大的挑戰


最近已有一些刑期較短的受刑人相繼從監獄中出來。看到他們能重獲自由,固然令人欣喜,但是接下來如何幫助這些「新生命」(有些人已在獄中受洗歸主)適應已經大幅變遷的世界,同時繼續靈修生活,成了同工之間經常討論的問題。


我常思考,若是教會或基督教團體能成立「中途之家」,接待這些出獄後的受刑人,並協助他們就業或學習一技之長,那麼這些已在基督中重新被造的生命,便能坦然無懼地擁抱新生活。


我經常為那些繼續來聚會的新生命,不停地讚美感謝主!因為他們真正得著了基督的生命,也渴望親近神。至於那些出獄後不久就迷失的羊,我也只有求神保守、憐憫他們。祈望他們重回這花花世界時,能拋棄舊有的生活模式,堅拒眼目的情慾,不再被浮華物質迷惑而遠離主。

 

我們只是蒙恩的罪人


對我而言,監獄事工是神的託付。而且感謝神賜給我一個在各項事奉上都相當支持的配偶,他也曾實際參與了這項事工。所以,只要神允許,我願意陪伴這些受刑人一直走下去,直到主說停止的那一天。目前我們仍需要更多的弟兄姊妹,尤其是會講粵語、英語的同工來加入這項關懷、探訪的行列。


天國的大筵席裡,主人打發僕人說:「快出去,到城裡大街小巷,領那貧窮的、殘廢的、瞎眼的、瘸腿的來。」(參考路加福音十四章21節)


神國的筵席不止限於「某些人」、「某些條件」才能赴宴,神對任何人都是無條件地歡迎。雖然這些受刑人觸犯了刑法,形體上被禁錮,這並不表示他們無權享受主所擺設的筵席。反觀我們這些在監獄外面的人,雖然形體上有自由,內心不是也經常在「犯罪」,陷於罪的牢籠裡嗎?


主耶穌曾問:「你們當中誰能說自己是沒罪的?」在聖潔的神面前,我們一樣都是「罪人」,都需要祂的救恩。對這些受刑人,我們不能以異樣的眼光看待他們,反而要學習以憐憫之心來愛他們,就像耶穌愛我們一樣。

 

結束與台英姊的談話時,午後暖暖的冬陽從百葉窗縫隙中悄悄溜了進來,映在她的臉上。從這麼一位神忠心的使女眼眸裡,我看到了溫柔、慈悲、喜樂,還有那因謙卑順服所帶來的寧靜與安息。

 

 

記者小檔案

周瑋瑋,來自臺灣,現居紐約,正在攻讀英語教育碩士學位。處於時間壓力之下,仍然熱愛提筆寫作。她說,從創作的過程中遇見了那生命的源頭。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