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莊專訪

 

文、圖╱廖美惠、吳信惠

 

 

I. 臺灣文化界的奇女子


在「神國資源文化營」(KRC營會),與臺灣文化界奇女子郭小莊女士有機會面對面,一起相處三天三夜。聽她暢談從戲曲人生到恩典神曲的心路歷程。


在臺灣被譽為京劇界最年輕「國寶」的郭小莊,1951年出生於臺灣,父母剛從大陸來臺不久,就生下她這個愛的結晶。郭爸爸經常半開玩笑地說:「我對臺灣最大的貢獻就是生下了郭小莊!」


對四十歲以上,來自臺灣的華人來說,「郭小莊」這三個字當然不陌生。郭小莊於1979年創辦「雅音小集」,開拓了臺灣京戲的新紀元,把傳統京劇、西方戲曲與現代舞臺藝術融合,讓京劇觀眾年輕化,把京劇這項代表中華文化的傳統藝術推向國際舞臺。


童年記憶深刻,1960年代末,家中剛買電視機,小學放學一回家,電視上播放的一定是京劇。據聞,當年老蔣(已故總統蔣中正)特別愛看京劇,因此那個年代京劇備受重視。所以陸、海、空、聯勤四大軍種皆設有劇校。


郭小莊走進京劇,起源自愛戲如癡的父親。言談中,郭小莊總是提及她最摯愛的父親。郭伯伯今年已九四高齡,與郭小莊一起居住在臺北。


「當年,父親怎麼捨得讓妳吃苦呢?」「他不是把我送到劇校就不管我,事實上,他有遠大的眼光,把我當作藝術家在栽培。」郭小莊回顧,父親一生中做得最重要也最好的一個決定,就是把她送到空軍大鵬劇校。


父親為七歲半的郭小莊,特別親手打造一套屬於她自己的刀、槍、把子。還叮嚀郭小莊:「別人午睡,妳不能午睡,要練『私功』!」就這樣,四年沒有中斷,郭小莊每天在日正當中之際,勤練『私功』:打底、下腰、倒立、喊嗓、耍刀弄槍……,打下深厚京劇根底。在劇校一年只有三節(春節、端午、中秋)才能回家。十四歲從大鵬劇校畢業,順利進入大鵬劇團。十八歲第一次代表臺灣到日本演出,戲碼《水漫金山寺》任當家花旦,打出名號。一生表演過上千場次,帶領「雅音小集」到過全球數十個國家公演,包括美國紐約林肯中心,讓京劇從舊時代的娛樂,轉型成為大眾能接受的現代精緻戲劇。

 

「要做演員?還是藝術家?」


如果說,父親是郭小莊生命中第一位伯樂,那麼第二位伯樂就是戲曲大師俞大綱教授了。他一生在大學和研究所教授中國傳統戲曲和詩詞等古典藝術課程,可說是1970年代臺灣文藝青年的精神導師。他觀察到當年京劇的危機,老一輩的京劇觀眾層慢慢凋零。當年才十五歲的郭小莊跑到文化大學旁聽俞教授的課,卻不知京劇已面臨危機。俞教授愛才惜才,看出郭小莊有深厚京劇底子與對京劇的熱愛,特別栽培,一字一句地教她唸古詩詞。


「俞教授不希望我拜師,他不要我定型於某一派別。」恩師俞大綱開啟了郭小莊對京劇的新視野,也讓郭小莊知道,京劇是多元化的。他融合梅、尚、陳、荀四大派,為郭小莊量身製作一齣《王魁負桂英》,郭小莊飾焦桂英,一砲而紅,被譽為她的成名代表作。


1976年,郭小莊因在戲劇上有傑出表現而被保送進入文化大學就讀戲劇。她感恩地說:「是俞教授讓我對京劇從熱愛到產生使命感!」1977年俞大綱不幸心臟病突發而辭世。俞教授的驟逝,卻激發了郭小莊更深的使命感,經兩年籌備,於1979年正式創立「雅音小集」,報答恩師。


郭小莊一面就讀大學,一面已是家喻戶曉的明星了,她演出過電影《秋瑾》,也演過電視連續劇,各電視臺邀約不斷。就在她名利雙收的當下,一代畫家張大千的一句話,成為郭小莊一生的轉捩點。


「妳要作演員?還是藝術家?演員可以一夜成名,藝術家卻是一生的積累。」父親更提醒她:「演藝圈不缺妳一人,國劇界卻不能沒有妳。」讓郭小莊深思演員和藝術家的差異。至此,二十八歲的郭小莊定義自己不是演員,而是開拓京劇的藝術家。張大千為「雅音小集」題字,成為郭小莊的第三位恩師。也讓郭小莊這個名字與「雅音小集」畫上了等號。

 

▲拍電影時期的郭小莊(左二),與林青霞(左一)及林鳳嬌等明星合影。


郭小莊周圍的朋友都戲稱她是「女強人」、「女超人」、「無敵鐵金剛」,因她從來不知道累,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最高記錄一天喝十八瓶雞精補充體力。也有人戲稱她是「三軍總司令」、「女暴君」。「雅音小集」演出時,需要向陸、海、空軍屬下劇團調借人馬,最高記錄借調三百餘人,其中五十餘人是現場的樂團琴師。


「雅音」的第一個改革是建立導演制,第一次在國父紀念館演出的《白蛇與許仙》,正是郭小莊自編、自導、自演,特別邀請燈光大師聶光炎,用現代舞臺的手法,結合京劇與舞臺劇。首場2600張票搶購一空,不可思議的是其中來了大批年輕人,翌日各報大幅報導,更堅定郭小莊的信念─「古典戲曲創新是大有可為的 !」


1982年郭小莊獲亞洲基金會獎學金到紐約朱莉亞音樂藝術學院進修,每週末至少看三場百老匯舞臺劇。曾獲林肯中心頒發亞洲傑出藝人獎。那一年也是她第一次來到新澤西州,直到今日,三十一年後,再度成為新州過客。

 

從絢爛舞臺走向人群


正當「雅音小集」推向最高峰之際,沒想到排山倒海的譭謗也跟著來。推出關漢卿元雜劇《感天動地竇娥冤》時,居然有一百餘位情治人員站在臺北國父紀念館外。當時國民黨文工會及保安局的官員質疑郭小莊,「妳的創新靈感怎麼得來?」「妳是否抄襲『匪劇』?」「還是與『臺獨』掛鈎?」對年僅二十八歲的郭小莊而言,只能暗中流淚吶喊:「冤枉啊!大人!」


四十六歲,正值人生最高峰,郭小莊急流勇退。最後告別作《歸越情》以西施一角,劃上「雅音」美麗休止符,從此淡出舞臺。退休後,曾暫居美國與加拿大數年,陪伴父母,享受天倫樂。


這時臺灣的京劇,也已經慢慢朝向「雅音」所提倡的方向發展。郭小莊曾在文化、世新等大學任教,並獲選十大傑出女青年、國家文藝獎特別貢獻獎等,她的人生故事也被列入臺灣國小與國中、高中的「公民與道德」教材。


全盛時期的郭小莊堅持一年推出一齣戲,為臺灣戲劇留下歷史紀錄。期間,郭小莊也曾多次到香港、大陸合作交流演出。臺灣大學中文系教授王安祈所著《光照雅音》一書,是臺灣京劇發展的記錄,也是「雅音小集」的一代見證人。


郭小莊的人生下半場,在2005年發生巨大變化,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下,母親突然病逝,郭小莊以淚洗面,以往在外總是樹立女強人形象的郭小莊徹底崩潰,一年內瘦了八公斤。


一年後,郭小莊五十三歲,終於走進二十年前就為她禱告的寇紹恩牧師的「基督之家」,受洗成為基督徒。郭小莊曾經皈依星雲法師,收集了二十餘座觀音像,其中最重的一尊達300公斤,需要六名彪形大漢才能抬起。去除偶像後,郭小莊慢慢發覺自己輕省、喜樂起來,重新得力,再度發光發熱。

 

再登粉墨,演唱詩篇廿三篇


2013年夏天郭小莊自費來到美國東岸,馬不停蹄,在紐約、新澤西及賓州三地,兩週內舉辦了十二場「活出美好生命」見證會。其中在新澤西的第一場是由「全福會」主辦,最後一場則藉若歌教會舉行。「傳福中心」許宗實牧師在第一場聽完郭小莊的分享後表示,雖然只有短短九十分鐘的見證,但可以感受到郭小莊發自內心的真情流露。

 

▲在「全福會」主辦的新澤西州第一場見證會,郭小莊(後排舉手者)會後與新州觀眾留影紀念。

 

▲2013年見證會海報。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她有今天的成就,她的父親功不可沒。更寶貴的是,如今,她擁有愛她的地上父親,也有愛她的天上父親。」許宗實如此歎道。


「我最大的優點就是『聽話』。京劇是一條辛苦的路,在劇校培養了我順服和守紀律的性格,我因著順服,就蒙福了!」將自己前半生獻身給京劇的郭小莊,回憶自己一生,有大時代的天時、地利、人和,她相信這背後,有神美好的計畫。


在這次見證會中,郭小莊放映了2012年4月,淡出舞臺十六年後,在臺北小巨蛋再度粉墨登場,把聖經詩篇廿三篇,以京劇方式演唱,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這是我四十年來上臺演唱得最輕鬆、最愉快的一次。」

 

▲在新澤西臺語歸正教會的分享,與賴忠智牧師及師母(左二、左一)合照。


與郭小莊近距離接觸三天,我們發現她謙卑柔和、和藹可親的一面,絲毫沒有名人的架子,仍保有姣好面貌及廿四吋細腰。從賓州開車送她到新澤西州路上,她堅持要付油費,處處顯出體貼。


「我的上半生只知道戲;下半生,我只知道耶穌。若不讓我談神,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郭小莊現在每天七、八個小時享受讀聖經,喜樂滿足。

 

II.經歷與神同在的平安─側訪郭小莊

 

▲記者之一廖美惠(左)與郭小莊近距離接觸三天,發現她謙卑柔和的一面,絲毫沒有名人的架子。

 

KRC:此次您美東行程非常忙碌,參加神國文化實務營,也到各地作見證。請說說參加神國營會的感想。


郭:這是我第一次參加神國的營會,感覺非常不同,經歷神與我們同在的平安。到營會之前,我不確定能否勝任營會緊湊的課程。但禱告之後,求主加添我的能力,神的恩典夠我用。每日參加陳逸豪牧師主領的晨更敬拜後,真感覺與神同在。


我覺得神國的文化實務營請了許多專業的導師及安排多元的課程,參加的人都受益良多,這是很難得的學習機會。尤其是在修道院那優美的環境裡,真得可以體會「躺臥在青草地」的感覺,跟大家一起作息,好像回到天家,非常美好。

 

KRC:請問您這次到美東見證服事的感想。


郭:此次美東行,經歷很大的爭戰,身體狀況不是很好,感覺不尋常地疲累,連十分鐘都站不住。就如聖經以弗所書的教導,我們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所以要在禱告中,穿上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


每場見證會都經歷到,當我們準備好,神就會加添能力,讓我在十二場的見證會都能靠神站立得住。這次的巡迴見證會讓我真實體會神的大能,經歷保羅所說的,靠著耶穌得勝。


我現在回想,當時身體不舒服也是神的美意。若我的體力很好,可能有機會就滔滔不絕地傳福音,或與相伴的同工筱娜姊妹趁機出遊。但我身體軟弱時,為了儲存體力就需安靜,更多靈修被神裝備,讓神好好使用我們。

 

KRC:從明星、藝術家的身分,到現在是神的僕人,心態上有何不同?


郭:我一直認為我只是一個平凡人,尚未信主之前,從事京劇的工作。而我在四十六歲時畫下了美麗的休止符,神就領我到人生的另一個階段,現在的感覺,就是擔子輕省許多,因為我們是與神同工。在「雅音小集」時代,我是靠著本身的專業及熱情來開拓京劇的表演方向,但現在與神同工,祂的擔子是輕省的,只要順服,神會負責。


常有人問我,「雅音小集」沒有傳承下去很可惜,但雅音當初挑戰傳統,加入各項藝術元素,現在臺灣各種戲曲表演或舞臺劇都傳承當初雅音的藝術創意。我很感謝神使用尚未信主時的我,以「雅音小集」為京劇開創一條新路,打開臺灣現代戲曲之門。


如今我在教會服事,或各處作見證,也陪伴父親。當年父母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感謝神,如今我還能照顧他們。我非常感謝神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都不斷地教導我,使我成長,如聖經說,在母腹的時候,神已經覆庇我。


▲郭小莊與同工李筱娜享受在神國營地的美景。


KRC:如果有機會把聖經故事編成京劇,最想演的是哪個故事?


郭:我想會是以斯帖!以斯帖的故事很有張力,尤其是皇宮的畫面,會是很好的舞臺場景。特別是以斯帖進宮那一幕,走在皇宮的長廊,專注平靜地往前走,眼目沒有被宮中的奢華所吸引,這就是神所揀選的人。寇紹恩牧師也曾鼓勵我把這個故事編成京劇,目前仍在思考、禱告的階段,看神的帶領。如果有機會再站上舞臺榮耀神,我想這應是世界性的戲碼,不只能在臺灣表演,而是在世界各地都能榮耀神的表演。讓我們一起來為這事禱告吧!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