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四大奇書,思人生人性】2 掀翻天地重扶起?

——梁山好漢的難酬壯志(下)

 

文/蘇文安

 

 

當我們同心合意、主動出擊,毋須像梁山好漢那般,只能唱壯志難酬的悽涼悲歌,相反地,卻能由挑戰環境、超越環境到創造環境,成為一支流露神大能與大愛的生力軍……

 

上期談過水滸的結構、人物刻劃、敘事藝術、語言運用及反面教材,下文就水滸故事中所呈現的人生與人性,對照聖經教導,做生命與信仰的省思。


我們可以從「命運觀」、「自我觀」、「社群觀」、「人生觀」等四個面向來思索。

 

命運觀:宿命難違vs.抉擇在己


先說「命運觀」。如前所述,在第一回中,就將梁山泊一百零八條好漢的DNA定位為天罡星、地煞星轉世,一切在冥冥之中已有定數,亦即「宿命難違」。因此他們一定會被「官逼民反」,一定會被逼上梁山,宋江一定會坐上第一把交椅(同理,林沖一定會排第六,魯智深第十三、武松第十四、李逵第廿二)。


說穿了,好漢們雖然個個看似生龍活虎、各具特色,在「超自然的玄想層面」上,充其量亦只是製作精美的各色各樣傀儡而已。這與佛教所主張的輪迴說殊途同歸。今世作什麼人、作什麼畜牲,皆出自前世因緣,如此循環不已。若真是如此,那麼人又該如何在當下為自己定位呢?


然而,基督徒的命運觀卻大異其趣。聖經所強調的,是「抉擇在己」。


聖經中惟一與梁山好漢有「佔山為王」類似經歷的大衛,曾作詩道:「祢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祢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祢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篇16:11)沒錯,神有計畫、神會供應、神會指示,但既是「道路」,你就可以用自由意志選擇要不要走。因此大衛與神立約,誠心虔守真道,至終由「流寇」成為國王,且成為神的忠僕,服事了他那世代的人。


約書亞記廿四章14至15節就說得更清楚直接了:「現在你們要敬畏耶和華,誠心實意地事奉衪,將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和在埃及所事奉的神除掉,去事奉耶和華。若是你們以事奉耶和華為不好,今日就可以選擇所要事奉的:是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所事奉的神呢?是你們所住這地的亞摩利人的神呢?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請特別留意「選擇」這個詞彙。


路得記中,來自異國他邦的小女子路得,在丈夫亡故、山窮水盡之際,選擇了跟隨同為寡婦的婆婆拿俄米,也選擇了婆婆所信奉的耶和華。在人生的谷底中,她卑微的生命遭遇了一連串奇妙的大轉折,竟然成為一代名王大衛的曾祖母。


聖經但以理書記載,國破家亡淪為囚虜的但以理,選擇了忠心敬拜神、信靠神,因而在兇險詭譎的宮廷鬥爭和陰謀陷害中一再化險為夷,數十年之久,以智慧、正直和信仰為神作了最強有力的見證。


沒錯,兩種選擇→兩條道路→兩篇故事→兩種結局。人人都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同時也都必須為自己所做的決定負責。

 

自我觀:逍遙法外vs.得真安息


再說「自我觀」。梁山好漢聚義水滸,「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只是暫時逃脫朝廷法律管轄,卻逃脫不了自我內心的掙扎和同袍間的內部矛盾。


就說宋江吧!這位人稱「呼保義」、「及時雨」、「孝義黑三郎」的梁山第一號人物,在鄆城縣當小吏時,是「義大於忠」,為了江湖義氣而屢次縱放罪犯;東窗事發之後,本欲不顧眾多江湖弟兄的苦勸、遵父囑乖乖服刑,冀望刑滿後能恢復「清白之身」,這又是「孝大於義」了;因緣際會下事情愈搞愈大,最後不得不亡命梁山,在梁山泊掌大權之後,卻一心歸順朝廷,與眾多弟兄產生矛盾,這是「忠義拉鋸」了;而受撫之後讓自己和好漢們慘遭謀害,則是「死於愚忠」。因此,宋江看似自由自在、叱吒風雲,其實從未獲得心靈真正的解放。


基督徒所追求的,則是由內而外的真自由。


是的,我們可以從世間的勞苦愁煩中得自由。馬太福音十一章28至30節,耶穌基督如此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這兒所提到的「軛」(yoke),本身並非「重擔」(burden),而是幫助我們易於承擔重擔的工具。負起耶穌的軛,就是選擇正確的方法、管道來使自己不被慾望、仇恨或個人的偏執所驅使、支配(例如像梁山好漢般恣意報復、殺人放火),相反的,卻可以不去做不願做的惡,可以去行所願行的善。


創世記中,英挺俊美、正值年富力強的約瑟,拒絕主母的情慾誘惑,寧願受屈遭囚,結果反而向宰相尊榮邁進了一大步。當年約瑟雖被主人重用,但始終是奴隸身分,能獲女主人青睞,既可享豔福,又可掌握更大權力,但他卻因敬畏真神而獲得拒絕犯罪的力量。


真自由還有另一層意思,就是從罪的轄制中得解脫。


聖經中所謂的「罪」,絕不僅指作姦犯科、法所不容,而是指在動機上偏離了神所設立的界限和標準,因而良心漸漸麻木,心眼漸漸被矇蔽,至終靈命與神隔絕,失去神要賜給每個人的永恒生命和信望愛。作為基督徒,我們追求的,不是如梁山好漢那種暫時脫逸於凡常社會結構與生活軌跡的表面的自由,而是另一種更高層次的靈魂自在與安詳。


撒母耳記下描述,大衛貴為君王,卻因覬覦臣下妻子的美色而犯下一連串令人髮指的罪行。他付上了慘痛代價,然而,他的心靈仍因幡然悔罪而重獲安息。在詩篇五十一篇中,大衛求神為他「造清潔的心」,使他「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以至於他「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使……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


約翰福音八章31至34節記載耶穌與猶太人的對話,對這一點做了非常精闢的解釋:


「……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教導,就真的是我的門徒了;你們會認識真理,真理會使你們得自由。……我鄭重地告訴你們,每個犯罪的人都是罪的奴隸。」(現代中文譯本)

 

社群觀:兩肋插刀vs.以愛相繫


至於梁山好漢的「社群觀」,可由貫穿全本《水滸傳》的關鍵詞彙「義氣」來引申。所謂「好漢」,在施耐庵筆下,絕不只是武藝高強的「壯士」,更是可以為朋友傾家蕩產、肝腦塗地、殺人放火,甚至大義滅親在所不惜的「義士」。梁山好漢們這種因有共同人生境遇(受屈、刺配、亡命)與共同死敵(高俅集團)而產生的彼此擔待、彼此扶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論秤分金銀,成套換衣服」的兄弟情誼,在濁惡的亂世中確實吸引人。


然而,這樣的情誼只限故事主人翁們眼中的好漢,只限熟人,卻不普及於圈外人,因此相當程度上近似於幫派成員間的凝聚感,而非「民胞物與」的胸懷,「替天行道」云云,亦只是口號罷了。


菜園子張青和母夜叉孫二娘這對夫婦所開的恐怖人肉客棧,就是一例。若是「好漢」,即使不小心已迷翻、剝衣、洗淨了,還是會救醒,以禮相待,在第十七回和第卅一回,魯智深和武松都是如此死裡逃生的。然而,張青親口承認,自他從岳父手中繼承了這門營生後,不知已肢解、剁碎了多少行旅客商,製成人肉包子賣錢了。


在第卅二回,說到宋江在流亡過程中,有次路過清風寨遭擒,差點被開膛剖腹做了「心肝醒酒湯」。還好他大叫一聲:「可惜宋江死在這裡!」才撿回一命,被奉為上賓。但若不叫出宋江名號,或換了別人,難道就活該慘死?


還有,當好漢們報仇雪恨或為打救兄弟而劫囚牢、劫法場之際,被砍瓜切菜般殺死的萬千無辜群眾,全都因為不是他們的「自己人」,所以命似草芥、不值一顧。


耶穌基督所教導的「真愛」,卻與水滸好漢這種有條件、有偏頗的「義氣」截然不同。


聖經約拿書中,先知約拿受神差遣,往當時猶太人的頭號大敵亞述帝國首都尼尼微去傳悔改的道。由約拿的逃避、頂撞、狂怒,我們可以看出他是多麼地排斥、厭惡這一使命。而神的諄諄勸解,正說明祂是全人類的主,就如耶穌所形容的:「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馬太福音5:45)


路加福音十章25至37節,耶穌分享對非我族類者慨施援手、守護到底的「好撒瑪利亞人」比喻,正是要強調無條件、不偏頗的真愛。馬太福音廿二章37至39節,祂更進一步要求我們:「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倣,就是要愛人如己。」意思就是,我們可以因為愛神,而體察自我的尊貴和價值,進而學習以親身領受的真神之愛,來愛周遭與遠方的人。

 

人生觀:替天行道vs.榮神益人


最後,是「人生觀」的定位。梁山好漢們打的是「替天行道」的旗號。然而,這個「天」字,指的是「老天爺」,還是「天子」呢?


當時的皇帝老爺,以萬民為芻狗,家庫通國庫、橫徵暴斂、苛刑濫罰,本身就是天下最大的亂源,「替天行道」云云,可說出發點、目標和過程都錯得離譜。怪不得梁山好漢們即使集結完畢、聲勢浩大,卻無法真正「撞破天羅」、「掀開地網」,對大架構、大環境造成任何改變。因為他們空自坐擁一方「淨土」,但思考模式卻仍陷溺於封建傳統中無由掙脫。在神州傳播協會所製作的影片《神州》中,對中國人這種慣常視朝廷、視政治領袖為神,不分青紅皂白盲目效忠獻身的民族「集體精神昏厥」,著墨甚深。


若是替「老天爺」行道,那麼這位「老天爺」在《水滸傳》中未免身影太過模糊、作為渺不可測。惟一最清楚的是,放任三十六天罡星和七十二地煞星在人間東闖西奔,掀起天下腥風血雨、揭發世間無窮不平,最後則一一死於非命。如此這般,所顯示出來的人生觀,彷彿一群人空喊著冠冕堂皇的口號、朝著根本不存在的目的地狂奔,縱有一身膽氣、滿腔熱血,亦全屬枉然。


如此這般,梁山好漢們「替天」既不成立,「行道」則又是自由心證、各憑己意,談不上為受苦受難的老百姓帶來什麼不得了的福祉。


基督徒的人生觀,卻是以「榮神益人」為核心。榮神益人落實於行事為人中,第一層意思就是要改變人心、引人歸正。彼得前書四章8節:「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箴言十章12節也說:「恨,能挑啟爭端;愛,能遮掩一切過錯。」所謂「改變人心、引人歸正」,除了帶領人成為神兒女,也包括提倡公義、辦理慈惠、改革社會。在古今中外教會歷史中,這樣又真又活的委身見證可謂生生不息。


在人生中榮神益人的第二層意思,是以屬天的心境,在地過有永恒意義的年日。這就是保羅在腓立比書三章13至14節所宣告的:「弟兄姊妹們,我並不認為我已經贏得了這獎賞;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我向著目標直奔,為要得到獎賞;這獎賞就是屬天的新生命,是神藉著基督耶穌呼召我去領受的。」(現代中文譯本)前文提到的約瑟、路得、大衛、但以理,以及古往今來不計其數的基督徒,都是過著這種「標竿人生」。


今日,我們這群不殺人、不放火,選擇得真正自由、以愛相繫、榮神益人的神兒女,似乎被道德淪喪、倫理崩盤、真理不彰的大氛圍所擠壓、所圍困,彷彿岌岌可危。幸好,我們的元帥不是一心一意要接受封建腐化勢力招安的宋江,而是已得勝的耶穌基督!

 

因此,當我們同心合意、主動出擊,必然不須像梁山好漢那般,只能唱那壯志難酬的悽涼悲歌,相反地,卻能由挑戰環境、超越環境到創造環境,以致在這世代中,成為一支流露神大能與大愛的生力軍,讓世人看到我們因著嶄新的命運觀、自我觀、社群觀、人生觀,真能在宗教、政治、藝術、娛樂、家庭、企業、傳媒等各大領域之中,群策群力、作光作鹽,至終一酬「掀翻天地重扶起,戮破蒼穹再補完」的壯志,打造能為芸芸眾生帶來信、望、愛的新天地!

 

 

作者小檔案

蘇文安,現任美國真愛家庭協會副會長和《真愛雜誌》及《神國雜誌》主編。蘇文安多年從事寫作、編輯、教育、演講,喜歡用生動創意的方式,結合聖經理念和具體實踐步驟,配合古今中外文學與電影,來與廣大朋友們分享。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