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寵著、被愛著的人

 

文、圖片提供/鄧曉雲

 

 

新師母


1998年底,我和丈夫克強訂婚時,他還是富勒神學院的學生。消息一傳出,幾乎所有主內長輩、朋友們都極力向我「勸退」,深以為我若作了師母,一定如「羊進了狼群」般被吞吃掉。


我對「師母」一職知之甚少,加上人在戀愛中對未來總是滿有憧憬,竟沒被嚇倒,於是在2000年隨丈夫從洛杉磯搬到密西根的卡城牧會,懵懵懂懂地開始了師母生涯,那時我信主還不到三年。


第一次到卡城我已懷著身孕,站在講臺上自我介紹時,心裡有些發虛。腦子裡閃過我所認識的每個師母的影子,不知如何拼出個讓人滿意的師母,乾脆老老實實地說:「我信主時間短,聖經也不熟,不會彈琴,不會指揮詩班也不會教主日學,更不會做飯菜。也許不是大家心目中期待的、有『十項全能』般武藝的師母,但我願意用全部的愛心和熱忱來學習作師母,請大家也幫助我。」


戰戰兢兢地講完話,看著在坐的弟兄姊妹們臉上露出誠摯的笑容,我心裡的石頭落了地。多年後,一位當年在場的老姊妹,悄悄對我說:「看妳那嬌小柔弱的樣子,還真為妳捏著一把冷汗呢。」


從2000年到2004年,三個兒子相繼報到,我忙著學習作妻子、母親和師母的角色,弟兄姊妹們看我周旋在三個孩子之間已是焦頭爛額,都傾全力相幫。於是我被大家寵著、愛著,直到如今十年了,我依然感到被寵著、愛著。

 

▲媽媽團把曉雲師母(中)當女兒般寵愛著。

 

媽媽團


我有一個寵我的「媽媽團」,把我當作她們的女兒般寵愛。崔媽媽家三姊妹連同她的弟妹,輪著番兒地給我送衣服、送食物,還找時間和我聊天解悶兒。從我還沒到卡城起,她們親手做的美食就養胖了牧師,這些年來我們的體重節節攀升,多次減肥都難以成功,全是她們的功勞。


一燕阿姨遠在德國,千里迢迢寄來衣服給我,說是德國流行的款式,她們教會的年輕人穿著很好看,我穿著也一定好看。崔媽媽知道我很忙,恐怕沒時間給母親寫信,親筆寫信給我母親,匯報我在美國的情況,比我自己還來得詳細,母親得知有這樣的媽媽疼我,那份牽腸掛肚得到安慰。


尤媽媽─這位來自菲律賓的老人家,曾是家僕成群、管理家族企業的女強人,在教會卻甘願服事人。多年來在廚房默默奉獻,看到廚房缺什麼,自己悄悄買來,從不張揚。教會主日聚會後,牧師和我常忙著與弟兄姊妹交談,顧不上用餐,有時飯菜已盡只好空腹回家,尤媽媽便細心地專門為我們一家預備飯菜。她一生養了五個兒子,把所有對女兒的疼愛都給了我,向我傳授教養兒子的經驗,也傳遞一個母親的智慧。老三恩沐手術時,正直寒冬,她不顧天冷路滑到醫院來陪我一起禱告,不僅買來午餐,還帶來我愛吃的零食,體貼入微的愛熨平了我忐忑不安的心。


這群媽媽們,也是我最忠實的代禱團,無論大事小事,我們全家每天都在她們的禱告中被記念著。

 

▲姊妹的愛團團圍繞克強牧師(前排左一)和曉雲師母(後排左二)。其中美靈姊妹(前排左二,抱小兒恩沐者)奉獻買新床的錢,讓他們感恩又不忍。

 

姊妹淘


還有一群愛我的弟兄姊妹。小兒恩沐出生後立刻窒息,雖經搶救撿回一條命,卻時常因呼吸障礙和癲癇發作需要送急診,此後又陸續發現恩沐患有吞嚥障礙、全面性發展遲緩、氣喘、自閉、睡眠窒息等多種病症。這些年來,我全身心傾注在恩沐的治療和康復上,先生又忙於教會的各樣事工,無暇顧及老大恩雨和老二恩霖。教會的桂領姊主動幫我們承擔照顧恩雨和恩霖,她對孩子們視如己出, 無微不至。孩子們每次聽說要去桂領阿姨家,都歡喜雀躍,幾乎等不及要和我說再見。


美靈姊妹有次來我家,偶然走進我們的臥室,看見我們用兩張單人床拼成的床舖非常陳舊,床墊裡的彈簧都鼓得高低不平。過了幾天特意送來一筆奉獻,要為我們換新床。握著她傾注了全部愛心的奉獻,心中既感恩又不忍,因為那筆奉獻很可能是她們全家一個月的生活費呀!


2007年,我生命中經歷了一場極大的挑戰。因著與一位姊妹之間的誤會,自尊心受到傷害,我靈裡極為軟弱,總想用人的方法把事情解釋清楚。一天,淑芬姊妹送我一本書,是丁非比師母的自傳《珍珠之歌》,她柔聲細語對我說:「希望妳讀了這本書能把心頭的重擔卸下。」當晚,我迫不及待地一口氣讀完,淚水浸濕了書頁,在丁老師母無限的愛心、無盡的忍耐、無比的忠心面前,我完全無地自容。神藉由這個試煉,讓我學習更謙卑、更忍耐、更有憐憫、更懂得饒恕。

 

▲虔愛主,時時為兒子、媳婦禱告的婆婆,是曉雲師母的屬靈榜樣。

 

禱告婆婆


我有一位敬虔愛主的婆婆,成為屬靈的榜樣。婆婆年輕時信主,一生持守信仰,早在懷克強時,就將他獻給了神,希望兒子將來一生為主所用。據說他青年時期非常叛逆,婆婆常在主前流淚禱告。直到有一天神感動我先生獻身全職事奉,我婆婆知道,神垂聽了她三十多年來的禱告。我們開始在卡城教會事奉後,婆婆的禱告更迫切,遠隔重洋,她常在電話中叮嚀我們要謙卑地服事主。


我懷老二恩霖時,醫生從血液化驗結果中發現有唐氏症的可能,希望我們做進一步的羊膜穿刺檢查,以便確定是否要中止懷孕。婆婆有多年的醫護經驗,告訴我們羊膜穿刺對胎兒有風險。經過禱告,我們決定不再做任何有醫療風險的檢查,無論孩子健康與否,都要將他撫養大。婆婆非常支持我們的決定並告訴我們:「如果將來這孩子健康真有問題,甚至影響到你們的事奉,我願意替你們照顧他。」


雖然恩霖出生後健康強壯,似乎是虛驚一場,但那段經歷讓我看到婆婆對主的全然信靠,和一個母親偉大的胸懷,預備和激勵了我在後來養育恩沐的日子裡,時時仰望主的恩典。


在卡城教會事奉十年來,在每個愛主的姊妹們身上,學習作個好妻子;在婆婆慈愛溫柔的生命中,學習作個好母親;在眾多師母們的美好見證中,學習作個好師母。


我知道,在耶穌裡,我永遠是個被寵著、被愛著的蒙福女子。

 

 

作者小檔案

鄧曉雲,長於書香好弄墨香,但誇基督馨香。與夫婿王克強牧師於密西根州卡城華人教會事奉,育有三兒,左起:恩沐、恩雨、恩霖。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