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期:罪與罰,悔與恩 Part 2

【2006 Part1後再度獨家專訪】罪與罰,悔與恩 Part 2

——甫假釋出獄的紀福讚牧師談廿年漫漫「扶倒」路

  •  

受訪者/紀福讚
採訪/本刊「國度社區」採訪小組

 

 

本刊於2006年曾以書面專訪紀福讚牧師,1991年夏於美國南加州,他因發生轟動的慘烈殺人案被判25年有期徒刑,深陷囹圄,當時還在加州服刑。


2006年《神國》雜誌第三期特別報導〈罪與罰,悔與恩〉之後,彷彿投下一顆超級震撼彈,讀者迴響從四面八方排山倒海而來,有人中夜痛哭,有人為文反思,有人於牧師聚會時影印傳閱,有人於講道、主日學時引述內容……(欲詳閱報導,請上神國網站︰http://www.e-krc.com/magapdf/Chi-article.pdf)


當年這位令教會驚駭、令社會嘩然的牧師,如今終於申請假釋成功,因只擁有綠卡(美國永久居留權),仍屬中華民國公民,遂於2011年9月8日被遞解回臺灣。記者於12月聖誕節期間再度書面採訪,他誠摯坦率地以初上手的最新科技工具iPad越洋回覆。


觸犯法律的牧者常陷入萬劫不復之境,不僅備受社會排斥、鄙夷,即使是自許為「不是聖人博物館,而是罪人醫院」的教會亦然。


幸而,在紀牧師服刑二十年生涯裡,據他自己在本刊上次採訪中的描述:「(教會)數不盡且無以回報的愛,就是神的手,最具體扶持著我走過死蔭的幽谷。」這次採訪更是重述:「(藉由教會),我體驗到神的恩手是那麼真實地扶持和牽引,祂的憐憫和恩惠逐步相隨,全然沒有間斷。」


祈願本篇專訪,能讓您看見眾多牧者和信徒在神的愛中孜孜「扶倒」、二十年如一日的榜樣,以致萬一在您周遭不幸發生牧者跌倒的事件,亦能以真愛、真理扶持他們重新站立,繼續回應起初獻身的呼召。


請看以下紀牧師的自白與心聲︰

 

漫漫二十年來,教會如何向您伸出憐憫慈愛的雙手「扶倒」並幫助您重建?


二十年前,我存著受教及服事的心入獄。那天,劉富理牧師載幼女上幼稚園後,送我到法庭聽候判決,服刑隨即開始。2011年9月8日返臺,隔天,劉牧師偕同師母,二十年來首度在獄外相見,真是有始有終、一路相挺的良牧佳友。


他們說,入獄那天送去上幼稚園的幼女已為人母!我感恩又感慨地說:「劉牧師,請來摸摸我的手,這是真的嗎?我的確出獄了嗎?」慘案剛發生時,他在香港帶領聚會,心生掛念,甚至在夜間夢見我出獄了。劉牧師全家常於春節來獄中探視,給予我許多照顧。


出事時,與我並不熟識的張子華牧師曾抵押剛過戶的新居(他惟一的房子),連同劉牧師、鄭良光長老等人籌措保釋金,讓我保外就醫,可以在長期服刑前有十幾天極珍貴的時間做準備。


從事監獄事工的臺灣更生團契總幹事黃明鎮牧師常遠從臺灣來探監;其他如蔡茂堂牧師、陳俊偉長老、林文政長老、蘇文安牧師、張德立牧師,東安臺福基督教會的腓立比團契等,都長期為我代禱,還郵寄書籍、報章雜誌、包裹,甚至前來探望,給予實質的幫助。


還有許多人寫支持我的假釋請願信函,如臺灣前行政院長張俊雄、加州參議員劉雲平、Jimmy Wang弟兄、黃信宗夫婦、王劍華長老、陳博仁長老、林繼仁長老、林鴻祐牧師、黃思敏牧師等。臺灣神學院的陳琇玟老師、心理學家吳慶宜博士等常與我通信,帶來外界的資訊。這些牧者和兄姊不離不棄的關懷和代禱,鼓勵我繼續在事奉的道路上邁進,在監獄裡日夜服事神並傳講祂的恩典。

 

▲紀福讚牧師(左)返臺後與臺灣前行政院長張俊雄同心投身監獄事工,關顧受刑人與更生人。

 

對您的愛妻與一雙兒女,教會曾有愛的行動嗎?對他們的生命有什麼影響?


記得數年前有次假釋聽證會,受害者的女兒出席說出讓我非常感動的話,也是世上最美的話:「我和這兇殘加害者的兩個孩子,至今仍是朋友。」確實,在案發最初期,兩家孩子仍一起吃披薩、一起禱告、互相鼓勵,攜手走過最錯愕、艱難的時刻。這真是我罪大惡極所在,毀了曾經這麼美的兩家親密互動。


坦白說,原來的教會對我家人的關心很少,多是帶著負面的眼光。然而還是有幾個基督徒家庭陪我們走過這段漫長又艱辛的歲月。除了劉富理牧師牧養、關顧我家,蘇文安牧師全家也是我家的知心朋友。還要感謝臺灣嘉義民雄教會的蔡得益長老支助孩子們的教育費用,像袓父一樣關心他們的所需和成長。


孩子們由身兼三職的媽媽撫養,她盡全力給他們一般華人家庭所能提供的教育機會。孩子們自己也打工、靠著學生貸款完成知名大學的研究所學業,課外常去幫助一些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輔導課業,或在教會團契當輔導。


感謝主!我的兒女蒙主保守,在信仰、學業、婚姻、工作上還算順利。高中、大學期間都曾兩次回臺灣短宣。兒子頗有音樂的恩賜,參加「得勝者」事工於全美、全臺巡迴演唱。有一次他見證說:「我家曾遭遇家破人亡的慘劇。有些教會人士還幸哉樂禍,預言『這兩個孩子會誤入歧途,當起太妺、太保』。」


「然而,父親給我們立下了好榜樣─犯了過錯,莫一錯再錯,被罪惡捆綁;認錯改正後,爬起來,再快跑跟從主。不怨不恨,不向環境低頭;不要太在意他人的異樣眼光,只做對的事,不苛責那些論斷的人,以致失去了信心。」


「姊姊先後自柏克萊加州大學、史丹佛大學研究所畢業,我上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後去南加州大學研究所深造,感謝主!我們並沒有變壞。」

 

在「扶倒」與重建的過程中,請說說您最難忘,點滴在心頭的回憶。


有次蔡茂堂牧師娘寄給我四塊中秋月餅,我帶到查經班,坐在草地上與三十四位囚友分享。我第一次真實經歷到耶穌用五餅二魚餵養五千人的情景,感受到與人分享的喜樂。


剛進看守所時,美臺長途電話中傳來母親簡短的叮嚀:「兒啊,這是你的命定。做錯了,就去承擔。不要抱怨,只管去做!(No complaints, just do it!)」最後這句話成了我獄中生涯的座右銘。


1991年,在獄中的頭三個月,在新囚訓練中心,時任臺福傳播中心主任的蘇文安牧師寄給我一本羅勃‧舒勒牧師(Robert Schuller)的原著“Life's Not Fair, but God Is Good”,盼我藉著翻譯,也靠汲取書中的教導,度過最難熬的時光。

 

▲紀牧師汲取羅勃‧舒勒牧師(Robert Schuller)書中教導,度過最難熬的時光,完成第一本獄中譯作《無情世界有情天─苦難人生中的突破之道》。


我緊握著手中姆指長的鉛筆,趴在囚房地上,完成這第一本獄中譯作《無情世界有情天─苦難人生中的突破之道》。當鉛筆用到只剩指甲的長度,便用紙捲當作筆桿,繼續書寫下去,以筆名發表。之後,還完成了馬丁路德‧金恩的《愛的力量》(Strength To Love)譯作。


是的,不要抱怨,只管去做!

 

若是神賜給您三個在教會裡扶助跌倒牧者的夢想,您會向祂求什麼?


我喜歡你們用「跌倒」或「犯錯」,而不用「墮落」。跌倒的牧師仍擁有知識、技能與屬神的生命,明顯失去的是牧者的形像和教會的敬重與信任。


就像使徒保羅回轉初期,也是聲名狼藉,會眾如亞拿尼亞,對他心生猶疑、畏懼,然而,因巴拿巴的信任與提攜,得以在安提阿教會開始服事生涯。保羅設身處地,後來憑著愛心也向腓利門推薦跌倒的阿尼西母(參考使徒行傳9:13、26;11:25;腓利門書10)。


因此,我會向神祈求─


1. 求神引領跌倒的牧者完全認罪悔改、回轉歸向神,並且清楚了解自己已蒙赦免,恢復與神的信賴、親密關係,也努力去修復本身與受害者的關係,向受害者道歉,取得寬容、諒解與饒恕。


2. 加添力量忠心服事,得到教會的肯定、認同,贏回別人的尊敬和信任。


3. 求神賜給這些牧者都有一位「巴拿巴」,就像神憐恤保羅和我,差遣了許多天使、「巴拿巴」來幫助我們。

 

許多思念您的人不知道您已獲得假釋了,請簡單敘述您出獄的歷程。


出獄的過程十分曲折。2006年,地區檢察官原本表明我可合法假釋,可惜因受害者家屬反對而無法獲准。期間雖提出申訴,但過了法院一關,卻又被阿諾州長否決,一直拖到2011年2月第八次聽證會,終於確定可以假釋,加上新上任州長沒有反對,才得以辦理出獄。漫長的等待,只能說,神有祂的時刻與憐憫。


回臺時,有兩位美國國安部的專員全程陪伴,我趁候機和搭機時向他們傳褔音,有一位白人信主,另一位華裔美人則沒有接受。

 

日思夜想能在自由之地擁懷親人,請問聖誕節時與妻兒在您臺灣的故鄉第一次重聚,您對他們說了什麼?


要說的真是訴說不盡,但最重要的是─


對內人︰「對不起,讓妳苦等了二十年!─比王寶釧更久。辛苦了,讓妳身兼三職,拼命工作,單獨扶養兩個孩子成材,也沒離開神的愛。感謝神!使我們破鏡重圓。」


二十年前,有位知名牧師,也是婚姻協談專家如此說:「這個家庭若能復和,只有奇蹟出現!」感謝神!是祂的憐憫成就這事。


正如以賽亞先知如此論及以色列百姓回歸及家人團圓:「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8-9)感謝神的恩典!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對孩子:「對不起!因爸爸犯錯,讓你們無辜受苦。過去二十年,爸爸沒能照顧你們。你們需要時,爸爸不在旁;委曲哭泣時,無父可訴說;生病時,擔憂的是牢籠中的爸爸;聖誕節、感恩節都在監獄裡陪我度過。這是二十年來,第一次全家一起在家中過聖誕節。請讓我們一同來感謝、敬拜讚美祂。也為受害者的女兒禱告,她是我極大的虧欠!」

 

與社會隔絕二十年後重返,揚帆出航,請談談這幾個月來最大的轉變與適應。


說起來,我真像電影中被急凍多年後又忽然解凍的人,從20世紀直接躍入21世紀;也像從蠻荒世界闖進文明世界的野人。最深的感受是孩子長大了,舊識多已變老。女兒寄給我一張結婚照,裡頭絕大多數的親友我認不出來是誰。


回臺後,曾去嘉義民雄參加一位長老的孫子婚禮。上回見到那孩子,他才剛學步哪!許多會友前來擁抱我,低泣許久。詩班席上有位男士趨近問侯,我記得那時他是國中生,問說:「明輝!你結婚了嗎?」他答:「我的女兒都已讀大三了!」


更鮮的是,有位女執事問說:「紀牧師,你認得我嗎?」我說:「對不起!不認得。」她說:「我曾請你證婚。坐在那裡的,就是我先生阿民啦!」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到一位滿頭白髮的人,而我卻是一頭黑髮。


有位老會友聽說我回來,專程從上海飛來,和我吃個晚餐再趕回去。很多以前的學生、同工熱切歡迎。這些親切的問候、熟悉的擁抱,和忙碌的服事,讓我無暇回想過往獄中生活的艱辛。我喜樂的神色和年近六十卻滿頭黑髮的模樣,以及健壯的身體(在獄中曾練到每天一千下伏地挺身),全然超乎大家的想像,都異口同聲地說:「紀牧師,你過去的二十年好像被凍結了。」是的,神確實特別恩待、憐憫了我!

 

▲紀福讚牧師(右)出獄返臺後參加臺灣更生團契事工,與總幹事黃明鎮牧師一同策劃提供受刑人神學課程。

 

請問您現在服事的重點與未來的人生異象。

 

目前的服事重點是:


‧探訪臺灣每一個監所,傳福音、作見證。物色及重點栽培那些生命更新並願意在監所傳福音、服事的受刑人。目前監所傳道方式有如釣魚,救一個,造就一個。我的想法是在監所撒網,就如以前受拘禁時的服事模式,善用受刑人在監所能24小時見證、陪讀,甚至帶領查經的有利時機,給予神學訓練。訓練偏重聖經課程及輔導談道,一方面幫助他們自我成長,過著積極受造就的囹圄生活,將來出獄後也可到花蓮的更生學院繼續深造,完成學士或碩士學位。


‧參與更生團契服事。每週固定兩、三次進入監所傳講信息、協談或教導小組聖經課程(著重靈命成長);與團契同工研讀聖經並一起分享;固定帶領街友、吸毒者、愛滋患者、癌症病人等中途之家的更生人聚會;帶領特殊問題家庭的小組聚會。

 

未來的異象與目標是:


‧在臺灣各地成立以更生人為主的教會。更生人的重建不易,人們常以異樣眼光看待他們,以致無法過教會生活。倘若這類族群能聚在一起互相取暖、互勵互助,可增加更生人的「靈命存活率」,迅速回歸正常的社會、家庭生活,能使受刑人的再犯率遽減。


‧網路查經與文字事奉。我在神學上的專長是原文查經釋義和講道,盼望在這方面有服事的機會,而且文字事奉較能超越受刑人的刻板形象,適合我的處境。在獄中時,曾與鄭良光長老共同發行一份網路月報《百合論壇》,甚願繼續這份網路文字事工,擴展神國。除此,我已完成《阿福仔e故事,讚!─脫離罪惡黑暗權勢》一書,是獄中生活寫實見證與靈修反省,希望為主所用。(編按:紀福讚牧師以臺語自稱「阿福仔」;“e”即「的」;其名字中另一字「讚」,此處亦以臺語發音,意為「很棒!」「甚好!」)

 

衷心的祈願

 

整理這篇專訪時,我們的心境一如2006年,複雜萬端,多次擲筆長歎,繞室疾走,不能自已。一直縈繞心頭的,仍是那八個字─「罪必有罰,悔必蒙恩!」


然而,與2006年大不相同的是,當震撼、惋惜、哀傷、不捨的諸多情緒塵埃落定之後,有一股感恩與欣慰之情汨汨湧流。因為,我們看見一名曾經摔落深淵底部最深處的牧者,如何在向神求死不得之餘,緊緊抓住每一分、每一秒仍有氣息的光陰,從獄裡到獄外,盡心竭力領人歸主,牧養曾自傷傷人的特殊羊群。


在結束這篇時隔六年的〈罪與罰,悔與恩〉Part 2時,我們竟然找不著比上一篇專訪更適切的結語。因此,特以最誠摯敬謹之心,將當年的結語稍加改寫,再次呈獻。願那使枯骨成大軍、使死人復活、化咒詛為祝福的天父,藉這些文字再次對我們說話,帶下豐沛的安慰、安息與復和─


在這資訊爆炸的時代中,重大新聞事件層出不窮。然而,再大的新聞事件,在喧騰一時之後,也會被淡忘在記憶的長河裡。只留下當事人在痛苦中掙扎,在悔恨中欷噓。紀福讚牧師當年的事件亦然。


《神國》雜誌社區單元再度採訪紀牧師,不是為了舊事重談、聳人聽聞,而是為了對六年前讀過〈罪與罰,悔與恩〉Part1 的廣大讀者、關心者及代禱者見證主恩,交待後續。事實上,對本刊曾做過的重大報導,作為負責任的媒體,我們一貫密切關注其最新動態,藉此體察神在這世代又真又活的作為。


感謝紀牧師敞開滴血的心靈,坦誠分享。神不輕看痛悔的心與憂傷的靈,願紀牧師在信仰的水域裡,在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故鄉,扯起補綴好的生命風帆,迎著祝福的旭日,再度出航。


對於在驚濤駭浪中重新整理收拾自己,千辛萬苦地撐起家庭、教養一雙兒女、終盼得丈夫歸家的師母,我們致以由衷的敬意。


陪同紀牧師走過二十年羞辱、哀傷、衝擊的「扶倒路」的牧長和弟兄姊妹,求主記念您們在愛中的包容與伸出實際的援手。這一切的付出必不枉然,定要結出和平的義果。


承受親人失落的受害者家庭,我們與您們同感悲慟。願您們重新找著信仰的立足點,化眼淚為歡笑,接納這位奉獻餘生給千千萬萬受刑人、已真心悔改的新造的人。


心靈受到衝擊的社會大眾,願這篇專訪讓您領悟:世上沒有任何罪惡,大到耶穌基督的寶血不能遮蓋;世上更沒有任何苦難,重到耶穌基督的雙肩無法承擔,願我們一同看見︰


雖然罪必有罰,幸而悔必有恩!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