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時間之眼】 打破時間藩籬和現實常規

——寫在〈凝視時間之眼〉系列前面

 

文/黃瑞怡

 

 

「接著一個天文學家說,師父,關於時間呢?
他答道:你想測度時間那無限而又無法量度的。
你想按照時辰和季節調整你的行為,甚至導引你心靈的方向。
你想把時間造成一條溪流,而後坐在堤岸上守望著它的流動。
然而你內在那無時間性的,覺悟到生命的超時間,
而明白昨天不過是今天的回憶,明天不過是今天的夢境。
並且那在你內歌唱和默思的,
仍居於那最初將星辰散佈於太空中的一刻。
你們中誰不感到他愛人的能力是無限的?
然而他又感悟同一個愛,雖然是無限的,卻含蘊在他內在的中心。
它運行時並不是由一個愛念到一個愛念,
也不是從一個愛的行為到一個愛的行為。
時間豈不是和愛一樣,不可分割也無所謂空間?」


─摘自紀伯倫《先知》

 

人理解自身、解讀歷史、描繪宇宙時最常用的座標軸,是時間與空間。對個體生命來說,從哇哇墜地到離開塵世,人平均幾十年的壽命,幾十年的時間,不論怎麼用,都會過去,也都這樣過去⋯⋯似乎再平凡單純不過。然而當人漸漸成長,脫離幼年對時間的懵懂無知,步出生命起初「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桃花源,意識到日昇日落、鐘擺滴答間人的年歲其實有限,對時間可能就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一是珍重,「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從古人殷殷勸勉,到今人分秒必爭,倡導時間管理,都是珍惜光陰的寫照。另一態度是揮霍,起因於將肉體生命的完結當作句點,既然句點注定畫下,在那之前何不今朝有酒今朝醉,用吃喝快樂,酒色爭逐來填滿日夜呢?


不論是珍惜分秒,還是揮霍年日,都是使用時間的態度與方法。但我們如果能暫且停駐忙碌腳步,深深凝視時間的眼睛─我們所看到、看不到的種種奧秘,會不會讓我們迷惑、驚奇、嘆息?時間究竟是什麼?光陰河流的起源在哪裡?又流向何處?河水可不可能冰凍、氾濫,或枯竭?河渠又灌溉滋養了什麼人、事、物呢?


生命中愈是基本的問題,往往愈難有簡單統一的答案。此時若延伸思想觸角到地平線之外,說不定能有嶄新發現。奇幻文學這個近幾年因《哈利波特》、《魔戒》火紅熱賣而掀起閱讀文化風潮的文體,其實並不是創新體裁。百餘年來陸陸續續有一流作家、思想家(包括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利用奇幻文學的自由特質,於故事中顛覆或重建現實生活遊戲規則,好激發讀者以不一樣的眼光重新看待現實。

 

〈凝視時間之眼〉這一系列專欄文字,將透過西方少年奇幻小說代表作,邀請讀者戴上不同眼鏡來凝視、端詳「時間之眼」。願奇幻作者對時間的殷勤扣問,能給自詡掌握永生之鑰的基督徒,帶來思想與心靈的新鮮撞擊。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