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復活記

——從毒販變傳道的恩典道路

 

文∕陳正修

 

 

Part 1 毒販深淵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但暴力的家庭。身為長孫,加上兒時許多小聰明,責無旁貸地擔負起我們那一輩為家族、為長輩「爭面子」的使命,才十五歲不到就開始讓許多長輩感到丟臉;國中三年級讀不到兩個月,就主動離開學校,成了中輟生。


小時候有個願望就是當英雄,那時以為當「老大」可以成就我的「英雄」夢。

 

墮落加速


從那時起,我出門希望人家能看得出我是黑社會兄弟,穿著、言行、刺青都是為了這些。十六歲在賭場幫忙抽頭、當跑腿,才沒多久,就因殺人而被告傷害罪,在少年觀護所度過了十七歲生日。犯了這種案件而坐牢,我還以為在黑社會的翅膀硬了,可以飛得很遠,事實上,那是黑暗人生加速墮落的開始。


十九歲那年,還沒來得及吸毒就學會了販毒,緊接著陷入毒癮的轄制。毒癮一發作,做人處事根本沒原則和人性可言,任何原則就像骨牌效應,一路倒。回想起那段不堪歲月,連自己都感到羞愧,只能用「罪孽深重」來形容。

 

自毀懸崖


有一天,我忽然警覺到自己的生命猶如行屍走肉,衣冠禽獸。我痛苦掙扎,但就像聖經羅馬書七章18節那句刻畫人性的名言:「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明知什麼是好的,卻仍挑壞的去做。


那時才二十出頭,人在軍中,我想人生是無意義的。事實上,我痛恨也害怕自殺,但從那之後,「自我毀滅」的念頭便佔據我心;不久,我在軍中分別用手擊破連長室的四塊玻璃窗,用頭撞破軍中管訓單位的大塊玻璃;似乎只要有些想不開就和人起衝突,甚至演變成嚴重的暴力事件;除了幾次打架滋事,比較嚴重的是在軍中的緊閉室裡,帶領了二十多個列管違規的士兵群起絕食鬧房……。


每一次事件背後,嚴格講起來都跟吸毒有關。我努力戒毒,但怎麼也無法擺脫毒癮的綑綁,改了又吸、吸了又改;每天在渾渾噩噩中度過,因此自我解嘲:別人的成功是起於「立長志」,我卻為毒癮屢戒屢敗而「常立志」。

 

罪惡漩渦


許多關愛我的親友、長輩苦口婆心相勸,皆無動於衷,母親和女友無聲的眼淚也無法感化我,我依然頑固地以為自己在黑社會可以混得很「出色」。


能順利退伍,讓很多人都感到意外。因著長時間在禁閉室而被迫戒除了毒癮,以為擺脫了毒癮就可以自此在黑社會「大鷹展翅」、「前途看好」,剛退伍時,先到了南部,跟在黑社會大哥身旁,在黑白兩道中穿梭,日子總是在糜爛中度過。


很快又重回北部幫派,跟一些販毒朋友打交道,擁抱毒品、注射嗎啡;退伍不到一年,因吸毒、搶奪(後來被起訴「毀損」)被捕入獄,也就在這時被掛上「煙毒犯」的牌子,開始第二次坐牢。


縱使人在監獄,仍舊頻頻出事,去了兩個監獄都立刻被送進違規房,兩年四個多月的牢獄生活,監獄長官一直視我為頭痛人物……。

 

▲1990年12月18日陳正修(前排右二)釘著腳鐐領受洗禮之前,在臺北看守所與獄友及黃明鎮牧師(前排左一)合照。

 

Part 2 王子復活記

 

在這段期間有機會接觸基督的福音,有人來關心我,跟現在的我一樣是基督徒。雖然在行動上我沒有刻意排斥,但心裡卻視為「垃圾」。直到有一天有位牧師講了一段話:


「你們應該看得出我有真實的平安和喜樂,我已經來十多年了,要裝也裝不像。您們想不想知道我為什麼有平安和喜樂?那是因為我心中有愛!這愛從天上來,這愛就是耶穌基督……」


這些話在我如死湖般的心激起了一陣漣漪。

 

死前見生機


出獄後,離不開名利誘惑,接受了朋友在出獄前為我籌備安排的非法工作,加入地下錢莊(高利貸公司),成為小股東;生活愈加揮霍,也愈加空虛。在心靈無所倚靠的情況下,一份強烈的空虛感,使我又選擇了熟悉的嗎啡來麻醉自己,逃避現實。


好幾次,注射毒品之後暗自流淚,無法面對清醒後良心的自責,感覺活得好苦,也因此種下注射過量的念頭。昏迷幾小時後被朋友「救」醒,雖然救活了我的肉體,卻救不活我疲憊憂傷的心靈。


出獄才一年半,又因幾案併發一腳踏上通往監獄的列車,這是我第三次被判刑入獄。那一年我二十五歲,一進看守所沒多久,就在牢房裡被搜出了注射針筒(尿液也驗出有毒品反應),因此爆發「案中案」,加判三年有期徒刑,同時被釘上腳鐐長達六個多月。被送進嚴重違規的獨居牢房時,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後悔莫及,以為我的人生毀了,再也無法翻身,幾次試圖了結此生。


然而,在我違規而改配新單位後,奇蹟出現了。我連想也不敢想,曾和我通信的黃明鎮總幹事再次出現在我眼前跟我交談,隔週他拿了一封兩年前他寫給我的信,那是一封因為我出獄而被退回的信,他竟然保留了將近兩年!感動之餘,我開始參加他在臺北看守所帶領的福音聚會。

 

▲陳正修受洗的神聖時刻深刻體會:「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拉太書2:20)

 

釘著腳鐐重生


起初,我一點也無法相信,一來我想「耶穌」是外國人的信仰,二來我想我這種滿身罪污的人祂大概也不會救,自然心生排斥。然而,我還是羨慕他們生命是如此與我不同—他們有內在的平安,是那麼喜樂,那麼真實,甚至對生命充滿永恆的盼望。慢慢的,我從排斥到疑惑,從疑惑到深入思想。

 

1990年12月18日,我在臺北看守所釘著腳鐐受洗成為基督徒。信主後在獄中的我:


.聖經讀了一年半仍讀不太懂(我雖笨,但神愛我)。
.脫離幫派,獨自一人用餐。
.不再主動寫信向親友尋求經濟上的援助。
.鼓起勇氣為囚友按手禱告,被罵三字經。
.獄中朋友躲著不見我(怕我向他傳福音)。
.寫了很多函授課程和靈糧日課(雖然對真理不甚了解)。
.插班完成了國中補校的課業。
.帶了很多同學參加福音聚會。
.所有給父親的信函,遭父親丟棄和撕毀(但我仍繼續寫)。
.失去自由,卻換來更多反省和讀書的時間。
.遇見了挑戰,卻體會更多為人處世之道。

 

因為長期在黑社會和監獄中生活,我的性格受到扭曲,個性也非常複雜,但神用祂的話語重新雕塑我。當神幫助我從複雜走回「單純」時,祂仍為我保留過去所賜下的敏感度和觀察力,使我能在這不自由的地方,比其他人更享有心靈的自由和滿足。


有一天,讀到一篇教會朋友寄來的文章,那是某神學院院長的一篇講章,題目是:「莊稼多,工人少」;讀了之後心裡升起一個強烈的想法:


「主啊,我這樣糟、這樣笨的人可以作你的工人嗎……?」

 

▲從毒販變傳道,是神給陳正修的憐憫與恩典,圖為他在臺北道生神學院的畢業照。

 

神國王子,基督精兵


1994年10月27日是我第三次出獄的日子,這次共服刑四年五個多月。出獄的當天一一向長官和朋友說再見,通常出獄的人是不說「再見」的,但我心裡有一個單純的信念,那就是我深信自己有一天會帶著神的慈愛和祝福,再回到監獄傳揚神的福音!出獄後的我:


● 1994年10月28日 出獄第二天,自己去找教會(高雄福昌長老教會)。
● 1994年11月~1995年4月 在工地打零工,同時看守工寮(積極參加教會各項聚會)。
● 1995年3月~9月 在國際青年使命團「門徒訓練學校」上課受訓。
● 1995年9月~1997年6月 在青年使命團「聖經研讀學校」就讀後,擔任助教。
● 1997年6月28日 與劉雪妮姊妹,在林森南路禮拜堂舉行結婚感恩禮拜。
● 1997年9月 以高中同等學歷考進臺北道生神學院。
● 2001年6月 神學院畢業,取得學士學位。
● 2001年7月 正式成為教會的傳道人(服務於臺北基督徒蘭雅禮拜堂)。
● 2004年5月 獲「傑出更生人」義光獎表揚。
● 2004年9月 由基督徒地方教會正式差派成為宣教士到花蓮,當時擔任:
*花蓮看守所的駐監傳道。
*更生團契信望愛少年學園的院牧。
*更生團契附設更生神學院的講師。
● 2006年9月 全職投入花蓮縣三個監所的事工至今。

 

受洗至今蒙神赦免拯救,得著神國王子的位分,已經快十七年了,回想起來,心裡仍為此充滿感恩。出獄後,我沒有再回到黑社會,當然不曾再吸毒、作奸犯科;許多如抽煙、喝酒、賭博等壞習慣也早都戒除了。尤其最近的這幾年,多次回到不同的監獄(包括過去服刑的地方),也到過許多學校、部隊和其他地方專題演講,講題常是「強盜變傳道」、「無毒有愛」、「破碎變甜蜜」等。


若不是神的大能,這部「王子復活記」豈能成真?!

 

------------------------------
獄中來鴻


最近常收到從監獄寄來的感謝函,以下來信的哲明二十出頭就開始坐牢(當時和我同在一個工場服刑,我帶他接觸信仰),出獄不到一年半,又因販毒吸毒被判刑入獄,如今三十幾歲已是個「老」犯人了。因為刑期很長,他在獄中完成了高中補校,重新接觸信仰,剛報考大學聯招,順利考上。在我轉寄了一筆微薄的「愛心基金」後,他寫了一封這樣的來信:

 

正修兄:

  那天收到你寄來的匯票,後來讀完信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弟兄姊妹的關心鼓勵讓我很感動,但我更清楚背後的涵意,因為他們活在主愛裡,所以願意無私地去關懷別人。坦白講,我並不像別人能信誓旦旦地說有多虔誠,我的信心還需要一點點累積,而弟兄姊妹的舉動對我而言是個好見證,那份心意,無關乎數目多寡。請替我謝謝他們。

  不知你有沒有看過《將愛傳出去》這部電影,這是一部很發人深省的好電影。A幫助了B,並希望在能力所及之處B能幫助C、D、E,然後C、D、E,各自再幫助三人,以此類推,最後社會終將變得更祥和。我要說的是,當我感受到弟兄姊妹的關心,我也變得更願意去關懷別人,這是種良性循環。

  那天寫週記時,若有所悟地在學習心得欄上寫道:

  「我雖不能決定生命長短,但我可以決定深廣;

  我雖不能左右天氣,但我可以改變心情;

  我雖不能預知明天,但是我可以善用今天;

  我雖不能樣樣勝利,但我可以事事盡力。」

  在這條曲折的人生路上,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到了三十歲才有如斯體認,在別人看來或許晚了點,但於我卻是慶幸──遲來總比不來的好。

弟 哲明敬上

 

 

記者小檔案

溫英幹,現任臺灣花蓮國立東華大學經濟系教授,持有美國特許財金分析師(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資格,曾在世界銀行任職經濟專家二十餘年。美國約翰霍浦金斯大學政治經濟學博士。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