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木偶的故事

——寫給單身的你

 

文/陳德春

 

 

木偶的眼淚


幕起之時,小木偶在臺上賣力地演著、跳著,他的賣力,贏得了多少的掌聲與贊許。小木偶似乎挺得意。然而,幕落之後,只有小木偶自己心底明白,牽扯著他贏得掌聲與贊許的其實是他身上許多無形的繩索,小木偶不甘心被這許多繩索牽扯。一日,小木偶掙扎著咬斷了這些繩索,幕起之時,小木偶無力地躺在舞臺上,他這才發覺到自己原來不過是幾片小木片,幕起幕落,不再有掌聲,不再有贊許,小木偶留給這個世界的不過是舞臺上兩滴蒸乾的眼淚。


這是個兒時就埋在我心底深處的小故事,十二、三歲的年紀,我已感受到自己的一生被歷史文化傳統、社會世界潮流、父母親的期望、老師同學鄰居的眼光操縱著,即使百般不甘心被這些無形的力量所擺佈,我心底卻非常明白,掙脫了這些繩索我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能做,甚至,離開了這些,我根本不知道我是誰。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我的自我意識,我的價值,我的世界,根本就是被這些來定義。


於是,初中考高中,高中考大學,大學後出國,出國後拿學位、結婚、找工作、生孩子⋯⋯我的兩隻手,企圖牢牢地掌握住成功的婚姻與事業,這也就是二十世紀第一代華裔美國人的典型經歷。然而,這就是人生最高的意義和目的嗎?如果是的話,三十歲之後我還需要再活下去嗎?我還用什麼來面對每天的枯燥繁瑣?

 

牽扯木偶的另一根繩索─安逸的人生


其實牽扯著木偶最厲害的一根繩索,不是歷史文化的傳統,不是世界社會的潮流,也不是別人的眼光,而是自己的罪,這是我兒時所沒有察覺到的。在我們的罪性裏我們都喜歡安逸,一碰到難處就想儘快地解決難處進入安逸。是的,單身生活有難處,白天在外面讀書工作,臉上堆滿了應付人的笑容,晚上回到家裏面對一堵堵牆壁,我們多麼希望在外面應付大半天後,晚上可以回到一個溫暖、接納和無條件愛我們的窩裏。


正因為這緣故,多少人跳進了婚姻裏,多少人進入後大失所望,多少人大失所望之後千方百計要再跳出來,又有多少人跳進跳出的結果總抱怨天不從人願。人的一生,單身也好,結婚也罷,總是會經歷許多難處,許多不如意的事,人如果不學會接納這個事實,不在難處中學習過一個敬畏神、愛人的生活,不管單身或結婚,都會一輩子痛苦。


婚姻不是用來解決單身難處的,我們如果用婚姻來解決單身的難處,那麼當婚姻遇到難處時,我們就會想用離婚來解決婚姻中的難處,離婚之後又碰到更大的離婚後的難處,於是人又用再婚來解決離婚後的難處,結果,再婚後所碰到的難處是更大更複雜更難解決的。基督徒需要學習面對苦難,苦難不是個容易解釋清楚的題目,我們無法在這裏詳細解釋,神設立婚姻的神聖目的,是彰顯他三位一體的榮耀,基督徒若用神所設立的婚姻來解決自己單身的難處,就等於把對真神的敬拜貶為偶像的私意供奉。「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詩16:4)

 

另一根繩索─不合實際的夢


許多人對婚姻抱著不合實際的夢想和期望,以為婚姻可以解決許多問題,以為婚姻可以改變人,以為婚姻可以創造奇跡。然而,婚姻卻不是用來解決問題的,婚姻也不能保證一定會改變人。


許多人單身時不快樂,以為結了婚就會幸福快樂。大部分人在戀愛時的確表現得不錯,但婚後一年半載,大多又故態復萌明,回復到從前的不快樂、孤僻、憤世嫉俗。單身時的缺陷缺點,千萬不要抱著婚後會改變的幻想,也不要以為自己的愛像十字架上的救贖一樣可以改變對方。


如果婚前決定要愛這個有缺陷有缺點的人,就照他/她的本相完完全全的接納他/她,不要要求他/她改,更不要以對方的改變作為自己付出愛的條件。真正能改變人的只有神,然而,神要什麼時候改變人,如何改變人,甚至改或不改變人,都有神的主權和心意。人需要學習的,是順服神的主權,完成他的心意。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罪人,即使成為基督徒之後,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仍是在一個漸漸成熟的成聖過程之中,在達到成熟之前,一個人的優點往往可以是他的缺點,一個人的長處,往往就是他的短處。婚前果敢,有理想有抱負的男子漢大丈夫,婚後往往成了凡事自己作主,不聽意見的獨斷專行之輩;婚前溫柔順服乖巧的女子,婚後卻成了凡事依賴丈夫,任何事都拿不定主意,孩子也不知道如何教養的寄生蟲式人物;婚前羅曼蒂克的情聖,婚後成了不負責任,拈花惹草的大少;婚前表現優異、出盡風頭的時代女青年,婚後成了不顧丈夫尊嚴,把別人踩在腳下才甘心的人。結婚的人也好,單身的人也好罷,在主裏我們每一個人都得花一生的時間走這條漸漸成熟的成聖之路。結婚不等於上天堂,更不解決我們生命中的任何問題,只是在我們的成聖過程中,多了個生命彼此刺激也彼此扶持。

 

人生的夢和與生命的目的


每個人一生中可以有許多夢想,有些美夢成真了,有些夢想卻一直無法實現,有些夢想實現後卻又破滅了,在我們生命中留下無比的惆悵和心痛。單身的人所抱最大的夢就是一份刻骨銘心的愛和一個從此快快樂樂過一生的婚姻。


有些人這樣的夢想一直無法實現,有些人的夢想漸漸變成了一個無法擺脫的夢魘,只有極少數人真正美夢成真了。不管如何,美夢成真也好,成了泡影也好,成夢魘也罷,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有一個目的,即使許多的夢無法實現,許多的夢破滅了,我們這個人生的目的仍然存在,仍可以達到。


古今中外許多愛主的人,有結婚的,有單身的。人結不結婚、美夢成不成真,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是把神賜給我們的新生命活出來,達到我們被造的目的。最怕的是美夢無法成真,我們就從此活在憤恨自憐中,生命也沒有意義和目的。

 

你其實可以自由

 

「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1-32)基督徒其實是自由的,結婚也好,單身也罷,順服神、遵循祂的旨意的必認識神,認識神的人有了新的生命,不再是木偶,不再隨從今世的風俗,放縱肉體的私欲,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


結婚不等於上了天堂,沒有結婚的也不等於是神國的二等公民。神在每個人身上的帶領不一樣,有的結婚、有的晚婚、有的終身不結婚。基督徒是已經得了自由的人,既然已經自由,就不要在把自己用歷史文化傳統、世界社會潮流、或別人的眼光這些繩索捆綁起來,更不要用這樣的繩索去捆綁別人。


結婚的人有結婚人要學習的功課和完成的使命;單身的人也有單身的人的功課和使命。我們每個人都得面對神向神交帳。看著別人碗裏總比自己碗裏的飯香的,不管是單身或結婚都不會快樂。願意在主裏學習愛神、順服神、服事神、服事人的,不管單身或結婚都可以過個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

 

木偶的新生命


認識耶穌後,祂給了我一個又新又活的生命,越來越多地認識這個創造我的神,我就越來越清楚神在我生命中的旨意和帶領。我不再是幾片無力的小木片,被一大堆無形的繩索操縱著。得著了新生命,小木偶不再是木偶了,而是一個有意義、有目的的生命。當我要把我裏面的新生命活出來時,社會世界潮流,歷史文化傳統,別人的眼光,這些牽扯我的繩索,成了我的限制和纏累。

 

我不再害怕砍斷這些繩索了,因為我裏面有了真實的目的和意義。幕起幕落,我賣力地演著,不再是為了掌聲和贊許,而是為著創造我、愛我的主。小木偶活了,不再是木偶了,有了真實的生命,脫去了繩索的捆綁,我活得更真實、更自在,也更美,幕起幕落,不再有無力的眼淚,只有對賜予生命之主的讚美與感激。

 

 

作者小檔案

陳德春,來自台灣,赴美後獲藥劑學及輔導學碩士。現為新澤西州若歌華人教會師母,並在戈登康威爾神學院攻讀婦女事工博士。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