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聲之後的省思

 

文/黃繼榮

 

▲黃繼榮牧師十分感謝神賜下愛他、接納幫助他的妻子、女兒、女婿和外孫!有時他們不免擔心,但從無怨言(2010年拍攝)。

 

從沒想過西區中國教會竟為我精心安排這場退休感恩聚會。我驚異而歡欣,情受激勵,心被恩感,我要讚美稱頌神,願人都尊祂的名為聖,願祂的國度降臨,願祂的旨意成全。


感謝許重一牧師策動教會主辦這次聚會︰謝謝負責各樣事宜的同工;謝謝上臺分享見證並帶領詩歌敬拜、禱告、獻詩、司琴、接待、影音操作、交通接送的弟兄姊妹們。感激每位出席的來賓。


我也由衷感謝師母黃曹潔蓮,她是神賜給我的祝福:在家中是賢妻良母;在教會有不平凡的事奉;在需要的人當中,她真誠地體恤、付出。在座的,還有愛我和接納幫助我的女兒、女婿和外孫,謝謝他們,有時他們不免為我擔心,但從無怨言。


我想用三方面來見證主的恩典,祂真是有恩惠、有憐憫、不輕易發怒、大有慈愛又奇妙偉大的神。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年輕時,我是個背著沉重包袱,不能忘掉傷痛困惑、自卑失落的人。若不是主耶穌拯救了我,要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參考腓立比書3︰13);若不是主耶穌釋放了我,要我不再被奴僕的軛挾制,使我得自由(參考加拉太書5︰1),今天的我就無法在此站立作見證。


我生長在精神病遺傳的家族中,母親不能處理家務,更遑論照顧家人。大哥進大學第一年死在手術床上;二哥患了少見的血管破裂症;三哥讀高三時精神失常;妹妹高中畢業進入社會工作後,心情起了變化,成了精神病患。


父親在清華大學畢業後,考取美國耶魯大學,專攻英國文學和世界歷史。他奉命回國成親並服務國家,戰亂中舉家逃往香港,靠著教英語,勉強養活家人。我初中放學回家,要買菜、煮飯、做家務,後期還要看守三哥。學業方面也不順利,被迫由中文學校轉讀英文學校,結果會考三次,均因英文科不合格而留級。


就這樣,我的年少歲月在幽暗和困難中度過,幸好,主耶穌以祂的大愛拯救了我,叫我信靠和接受祂,不但得著權柄作神的兒女,更得著釋放自由。從此,我不斷承認耶穌在歷史的「死」,已將我和我的過去都帶進墳墓裡。同時,我也認定耶穌在歷史中的「復活」,已將我遷進祂永生的國度。祂引導我勇往向前,使我存著感恩歡喜的心,奔那擺在我前頭每一段的路程,靠主得勝。

 

非藉瓦器,乃藉寶貝


我小時候自恃聰明,小考小玩,大考大玩,越玩成績越好,初中時得到全校「學習模範」。哪知高中卻因英文太差,變成全校皆知的「留班生」,真叫我羞愧和迷惘。即使我這麼努力把字典讀到破,仍無進步,也曾想過自殺,覺得自己失敗無能。


就在如此慘淡的境遇裡,主耶穌改變了我的價值觀,使我相信,在我生命的每一層面,都會顯示出祂寶貴的同在和祝福。尤其是在我蒙召時,我將自己放在主的腳前,請祂來裝備使用,主藉著馬太福音二十一章3節「主要用他」這四個字來感動我,我只是一匹小驢,一個瓦器而已,完全讓主來用。


1965至1968年,我在香港擔任讀經會幹事,負責兒童佈道事工,推動讀經並翻譯《每日讀經釋義》。其後應香港中國主日學協會(即日後的香港福音證主協會)邀請,擔任教育主任,推動信徒培訓事工,也應東南亞教區的邀請,主領「主日學教師培訓」。從這些事工中,我看見教會全人教育的重要,也看見生命更新成長的寶貴。


1982至2002年,二十年來協助「曉士頓中國教會」主任牧師牧養教會;被差派植堂,成立「曉士頓西區中國教會」,全心牧會。2002至2010年,放下牧職,進出中國宣教,負起傳遞教導的異象和使命。


這一切事工,大多數我沒有從事過,既無經驗,又無能力,在做之前也曾擔憂懼怕。感謝主,四十五年的服事,我誠心持定神非藉瓦器,乃藉寶貝的應許(參考哥林多後書4︰7),盡力完成神所交待我的任務。

 

▲黃繼榮牧師常跟著同工千里跋涉,乘火車和公車穿省過市,到各村各鎮去培訓。

 

信靠順服,不致羞愧


我本是一個外強內弱、怕事怕人、倔強憂疑、不易服從的人。然而,主施大恩管教、磨練和塑造我,叫我學習信靠順服。如同羅馬書九章33節最後所說:「信靠祂的人必不至於羞愧。」


青少年時期的困擾、壓力、迷惘,我只能在早晚的讀經禱告中得著安慰和力量。有時急需安靜禱告,因為沒有自己的房間,只好走進洗手間,鎖上門,跪在裡面,有聲或無聲地祈求。那真是一段操練倚靠主的寶貴時期。


進神學院第一年,我二十五歲,心中充滿太多無法解決的難題:老父的不認同,父母的重擔,精神有問題的兄妹無人照顧,連自己的教會也發生四分五裂的糾葛。我自問:四年神學能讀完嗎?讀完後要不要進教會事奉呢?我的另一半在那裡?每當我沮喪失落,都是不斷從讀經禱告中尋求主的指引。


有一天靈修時,讀到以賽亞書三十三章6節:「你一生一世必得安穩—有豐盛的救恩,並智慧和知識,你以敬畏耶和華為至寶。」我頓時靈裡大受激勵,便緊緊抓住神的應許來信靠祂。直到如今,我的種種難題,主都擔當、解決了。我深知不能輕忽神,我要信靠祂、順服祂、敬畏祂,因為我這一生是在神所應允的安穩和祝福裡度過的。

 

▲牆上大字寫出培訓團隊的異象。


1965年神學院快畢業時,一位學長邀請我加入香港讀經會。我害怕不知要如何進行,只好切切禱告。一天,讀到出埃及記三十三章14節:「耶和華說,我必親自和你同去,使你得安息。」我心明亮起來,黑暗懼怕一掃而光。就這樣,以後四十五年的事奉,我的工場、職責、人事環境雖然轉換了三次,但聖靈次次提醒我,要堅定信靠順服主,求主親自和我同去,使我得安息。


過去八年來,我跟著國內同工搭乘火車和公車穿省過市,到各村各鎮的培訓點,時時有主的喜樂和滿足。正如《荒漠甘泉》1月26日的內容:「先有條件的履行,後才有應許的實現。我們開始信靠順服時,神就開始賜福給我。」

 

今後,我的年日雖不知如何,我仍要信靠順服,求主和我同在,使我得安息,繼續見證這位偉大奇妙的神!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