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禾流光

——《神國》團隊紀念丁哥

 

 

無言無語,仍舊說話

蘇文安(本刊總編輯)

 

就在滿溢著濃濃的思念之情,正預備執筆寫此文之際,翻出了1974年9月2日至13日在臺北天母聖道兒童之家舉行的「第一屆基督教文字訓練班」的結業大合照,赫然發現,自那時起與我相知相惜逾四十載的丁遠屏(丁哥),竟然就站在當時剛升上大二的我身畔!再仔細檢視這幀陳年舊照,畫面中那一張張青春年少的面龐,居然囊括了上世紀七○年代迄今,許許多多港臺、北美的文字、傳媒、教會和福音機構領袖,而且其中相當大比例,曾在這些年間,或長或短,與丁哥在國度事奉的軌道上交會,迸射出璀燦的生命火花!

 

丁哥一向強調國度連結,而且劍及履及。因此他所領導的天恩團隊,自我全職事奉的國際真愛家庭協會2001年成立迄今,一直是親密的文字事工合作夥伴。在丁哥的「黃金獻策」及大力協助之下,真愛與天恩聯合出版的數十種有聲教材、有聲套書及家庭小冊,皆頗受肯定;而廣受歡迎的《真愛家庭雜誌》,也由天恩當仁不讓承接美編重任。

 

丁哥力行國度連結的另一極佳例證,是自《神國》雜誌2005年創刊以來,即由天恩承接美編及印務。因我義務參與「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的核心事奉團隊,因此深悉,以「發掘神國資源,結合蔚為主用」爲主旨的這份刊物,乃是丁哥逾三十年文字出版生涯中,極為肯定看重、鼎力扶持的國度文宣事工之一。

 

筆者有幸擔任「真愛」和「神國」的總編輯,隨著同工日久,與丁哥的交流互動自然越發頻密深入,生命情誼也越發醇厚深刻。丁哥驟逝,當然令我驚愕惆悵。但另一方面,在執筆的此時此刻,我也深深羨慕:丁哥在生命、生活與事奉臻至圓熟的巔峰階段,翩然謝幕,留下一對敬虔成材的成年兒女,以及無盡的美名和懷思。對在危機四伏的世代中長年奮戰的領袖而言,這是何其珍貴的福份!

 

2017年3月7日至16日,我與內人麗珊臨時自洛杉磯返臺辦理要務,因平時就常以電郵和LINE頻密連絡,此次因事出突然且時間緊迫,原本並未計劃登門拜訪丁哥。不料3月11日驚聞丁哥因急性心肌梗塞送醫急救,當即趕到萬芳醫院急診室探望,又跟著家屬追在隆隆行進的病牀後面轉移至加護病房外。然後,就是數日的守望、陪伴,直到3月16日,與丁哥母會靈友堂廖文源牧師,一同陪伴家屬圍繞病牀、在敬拜祈禱中與丁哥道別……,竟成為結識丁哥以來,與他及他的家人相處密度最高的一次。只不過,素來和藹親切、談笑風聲,總能給出嘉言雋語的丁哥,這次卻始終「未發一言」。

 

想起詩篇十九篇描述神所設計、創造的大自然,表面上看似「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但卻又「量帶通遍天下,言語傳到地極」。在丁哥昏迷的五整天之中,坐在加護病房外,我不禁一次又一次搜尋、回顧他在我生命中的身影。沒錯,在這最末一程,他雖「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但丁哥那寬廣的神國胸襟,「點線面全方位連結」的事工理念,勤奮不懈的榜樣,以及對事工和產品精益求精的堅持,再加上對家人、同工、朋友的真摯熱情,仍繼續不斷地提醒、啟發、激勵著我,如雷貫耳,永不止息!

 

▲1974文字訓練班結業大合照。

 

▲丁哥(截圖三排左三)與蘇文安(同排左四)在1974年文字訓練班中初識。

 

 

供人「書福」的丁哥

簡海蘭(本刊特約撰述)

 

我敬愛的丁哥3月16日下午蒙主恩召,回到主的懷抱。

 

正如其家人所說,丁哥已經打完那美好的仗、跑完當跑的路,並且在文字事奉的道路上,守住了當信的道,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他存留。

 

猶記那年,丁哥攜夫人及小姨子和女兒訪美,曾到「基督使者協會」參觀。彼時我在使者文字資源部任全職同工,每星期要為加州《國際日報》「博愛園地」製作一福音版面包括文編和美編。丁哥閱後,極力鼓勵我的文字事奉並給予許多專業編輯的意見。之後,他們一行曾到我家歡敘二日,觀賞了媽媽製作的手工藝品;他要我收集歷年創作,出版一本自己的書,建議用媽媽的手工成品作插圖,將是一本非常好的見證書。

 

退休後,我照顧病中的母親,她重提丁哥當年的建議,還資助我在她有生之年完成出書的心願。感謝神!花了一年的時間,真的讓母親在生前看到了成書!

 

丁哥,謝謝您在神的國度中為我們搭起和上帝之間的天梯,能經常「書書福福」地享受閱讀。此刻,您和媽媽在天家相聚,是否也正在笑談那本被你們催生而成的書呢?

 

 

嚴格的導師,忠誠的朋友

楊韓甲華(本刊特約撰述,社區單元前企編)

 

2005年「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KRC)於美國賓州舉辦的文字與藝術實務營裡,第一次見到數次通信卻未曾謀面的丁遠屏社長。他與道聲出版社陳敬智副社長擔任《神國》雜誌與出版顧問,從臺灣飛來,不僅參與學習,還開堂授課。丁社長著重於企劃編輯的要素與願景這區塊的教導,結束後,就手拿著《神國》雜誌第一期,戴起眼鏡,一絲不苟地逐篇指出錯誤和優點。不遠千里而來,他在「玩真的」!

 

對當年我這企編新手,丁社長的指教有如當頭棒喝,摸摸頭上起的包,心裡吐舌:「好嚴厲的要求啊!」我不得不收起不知斤兩的狂狷之氣,坦承自己的確有很大的空間要成長、待跨越,自此如履薄冰,不敢掉以輕心。

 

2008年我返臺陪伴昏迷的家母,直到她去世。辦完喪事後到天恩拜望丁遠屏社長,向他指派翁靜育參加追思禮道謝。丁哥親切地接待,王姊也饗以燉煮的補羹。丁哥讀書、愛書,全身散發出書卷的光彩和馨香,和他談書如沐春風,過癮有趣極了,最後還帶著他贈送的幾本好書離開,嚴師成了朋友。

 

今夜重讀丁哥2005年講解企編的摘要,走過多年後才能領會其中的真義與可貴,句句珠璣,都是他多年積澱的精華。再讀丁哥於《神國》交流道以及募款專欄的小品,從第一期開始,丁哥沒有缺席過一次,他以陽光的笑臉,忠誠地陪伴了我們十二年。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我們何其有幸,曾與文字國度裡的偉人相處,親見他的風範,這風範且將常存人間。

 

深深懷念丁哥,也懇求慈悲憐憫的父神親自安慰王姊、懷慈、懷箴與家人。

 

▲丁遠屏社長追思禮拜於2017年4月15日在臺北舉行,約600位親友同道齊聚,懷念感恩。

 

 

像巴拿巴的丁社長

余國亮(本刊外展單元企編,作家)

 

丁社長長期作文字聖工,是「天恩」大家庭的家長。他安息主懷後,讓我想到他就像使徒時代的巴拿巴。「巴拿巴」意即「勸慰之子」,是位溫柔敦厚、鼓勵晚輩、樂意給予別人機會的聖徒。他獨排眾議,接納年輕時曾犯錯誤的約翰馬可,結果為神培育出寫下聖經書卷《馬可福音》的作者。

 

2002年筆者與一群使者文字營的師生建議彷效早年成功的《心靈雞湯》故事書列,出版以培育靈性為目標的《人生補羹》書列。為了培訓文字精兵,建議立即得到丁社長的大力支持,並同意由《天恩》出版。第一盅命名《人生補羹》,是由廿七位鍾情寫作的師生,合力精心烹調了七十二道美味佳肴。此後陸續出版了四道補羹:《八方園蔬》、《心園雅歌》、《晨曦心影》和《一路有你》。

 

此外,筆者於2005年,寫了《約翰密碼—「達文西密碼」的解碼》一書。雖然這是筆者寫的第二本書,(第一本是《物理學家看聖經》),仍算是文壇新手。丁社長仍本著獎掖後進的宗旨,出版了筆者的青澀之作。《神國》雜誌多年來也一直獲得丁社長的支持贊助,更是他培訓天國人才的見證。深信丁社長回天家後,能激勵更多基督文字精兵,接過他手中的火炬,繼續用文字為主發光,傳揚萬古常新的褔音,直至主臨。

 

 

為主奔波的丁哥

溫英幹(本刊人才單元企編,美國KRC董事)

 

認識丁哥、王姊(丁夫人)是從參與「美國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KRC)的事工開始。2005年初,KRC的創辦人高俐理老師與文字牧者蘇文安牧師邀集團隊,創辦《神國》雜誌,請天恩出版社負責美編及印製。由於我也是KRC的董事及單元企編之一,負責行政運作,內人吳桂英則負責財務,開始認識丁哥夫婦,並經由業務往來,進而成為好朋友。

 

後來經由許多志工協助成立臺灣KRC,丁哥是出力最多的同工之一,並擔任臺灣KRC常任監事,對《神國》雜誌的發行及KRC文化營的推動,都不遺餘力地協助。

 

一年四期的《神國》雜誌,每期九十六頁,內容豐富、印刷精美,印刷成本昂貴。丁哥、王姊都是全力以赴協助美編及印刷,代拉廣告,代為打包裝箱,安排貨櫃海運到美國,或寄給臺灣及東南亞讀者。我們感念最深的是丁哥和王姊從來不主動催我們付帳,這些慷慨的支持,是KRC同工每年為財務禱告時的「樂談」,也是神藉丁哥王姊給我們的恩典,因為KRC的同工絕大多數是義工,也沒有固定的奉獻者,完全憑信心運作。而我們每年亦都能付清,這可說是丁哥伴我們年年一同經歷的神蹟。

 

與丁哥接觸的第一印象就是他的真誠笑容與謙和的態度。他對每個人都以微笑相對,並親切問候,令人覺得非常溫暖。其次就是他的全方位事奉。我在臺灣參與幾個福音機構的事奉, 在許多場合都見到丁哥為主奔波、僕僕風塵的身影。對各樣事工的推動,他也有很多很好的建議。他與王姊經營天恩,夫婦同心,合作無間,帶領女兒懷慈、兒子懷箴愛神愛人,成為眾人榜樣。

 

每次到天恩出版社拜訪,他都會送我一兩本天恩最新出版的書,每年也給我一本新出的天恩計畫手冊。2017年度的計畫手冊是2016年10月24日我在臺灣服事時他親自交給我的,沒想到卻是與他在世最後的見面。看著相片中丁哥的燦爛笑容,令人萬分不捨,而丁哥留給我們美好的身影與榜樣,將永存我們心中,直到在天家與他再會。

 

▲2016年10月24日,臺北冠冕真道理財協會在CBMC會場舉辦講座,邀請溫英幹教授講述世界經濟前景專題。圖為兩人在會場合影。

 

 

守護文字事工的陽光

吳信惠(本刊文化單元企編,美國KRC董事)

 

提起丁哥,就想到他的笑容—靦腆、忠厚、誠懇的笑容。

 

2005年,我剛加入《神國》雜誌的編輯同工團隊,丁哥受邀來賓州營會擔任授課老師之一,分享文字事奉的前景,我記得他誠懇的笑容。

 

之後因著雜誌的事務,陸續以電郵連絡。雜誌每期都有一篇丁哥短文,鼓勵讀者從閱讀中跟作者對話,發現神藉文字傳達的信息。丁哥短文固定放在神國雜誌的第四頁,好像丁哥把家門打開說:「來!請進來坐坐,我們為你準備了很多美味的佳餚!」

 

幾年前有機會去天恩拜訪丁哥、王姊,感謝他們對《神國》雜誌多年來的支持,丁哥還是那樣靦腆地笑。丁哥是臺灣的文字事工前輩,歷人無數,見過多少場面,但與人相見仍是如此的單純、忠厚。

 

丁哥是溫和、細心的文字前輩。約兩年前,在雜誌執編交接期,我暫時代理執編,很緊張也沒自信,深怕被我搞砸。沒想到丁哥在短文中鼓勵我,短短的一行細心的文字,好似一道和煦的陽光照來,溫暖人心。

 

雖然只有幾次見面的機會,但丁哥讓我看到神僕人的樣式,他大事、小事都以誠懇、忠心的態度來執行,對於文字事工盡心竭力地往標竿直跑,也默默守護閱讀這片心靈園地。

 

丁哥,感謝你給我們立下的榜樣。讓我們天國再相會!

 

 

與丁哥的兩面之緣

廖美惠(本刊特約撰述)

 

獲知丁哥安息主懷的消息,震驚、難過、不捨。 是的,他已息了世上一切的勞苦,跑盡了當跑的路,打完那美好的仗,榮歸天家,披戴上榮耀冠冕。

 

我與丁哥僅有兩面之緣,但對他印象深刻。一次是2005年在美國賓州KRC營會,一次是2009年在臺北天恩出版社。第一次談話,言談間知道他關愛女兒在美國的生活學習,感受到丁哥為父之心的深切,也感受到丁哥的親和力,竟然可以對初次見面的小晚輩如此話家常。故我很自然地跟著大夥喊他「丁哥」。

 

▲KRC2005年營會場地—賓州馬麗亞修道院,與丁哥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第二次見面,請丁哥推薦幾本好書讓我帶回美國。他介紹了三本書:第一本書《信心的飛躍》,丁哥說這本書是珍貴史料,超值珍藏。他鼓勵我多讀兩千年來用信心飛躍的基督徒傳記;第二本書《伍登教練的成功金字塔》,丁哥表示這本書的編排手法很新,每一篇文章後面有經文、默想、立約與禱告的篇幅;第三本書是「漢語聖經協會」出版的《聖經職場事奉版》。丁哥強調,如果我只能帶一本書回美國,那麼一定要帶的就是這本聖經。他強烈表示,聖經不斷呼召人起來作領袖,這本職場事奉版的聖經,就是預備給所有屬靈領袖最好的工具書。

 

▲2005年賓州KRC文化營老師陣容極一時之盛。左起高俐理、丁遠屏、陳敬智、慎廣蘭、蘇文安、黃瑞怡、莫非。

 

每次看到家中這三本書,就會想到丁哥。他諄諄善誘,巴不得我們每個人多讀好書,多讀神的話。從這三本書的串聯,讓我推測丁哥的價值觀,那就是:每天讀神的話、如教練般栽培後進、向屬靈前輩學習過信心的生活。

 

謝謝丁哥,您在基督教出版領域奉獻出自己的全心全人;謝謝丁哥,您以身作則成為我們信心的榜樣;謝謝丁哥,您帶頭為基督教文字事奉打了美好的仗,也因為您,在臺灣及海外激勵了許許多多文字精兵。

 

敬愛的丁哥,我們永遠懷念您! 

 

 

嘉禾流光

李文屏(本刊執行編輯)

 

2015前,我第一次通過郵電接觸丁社長,因剛接任《神國》執行編輯一職,總編蘇文安牧師委以信任,將《神國》每期原本由他親自編輯的丁哥之文交給我。我忐忑從命,怎有資格在書香蓊郁的社長文字上「動墨」?但每期閱後,丁哥幾乎完全同意小編的建議,還時不時給予讚譽,其謙謙君子的風範和慈誠兄長的大度令人折服。我雖與丁哥從未謀面,但跟著同工喚他「丁哥」,已不只是出於主內末肢的禮貌和尊敬,還有幾分從心而起的親近感。當我整合各位同工的紀念文字時,丁哥的形象在我眼前越發具體而鮮明,彷彿眺望主那廣袤的禾場,鏡頭突然拉近,一枚嘉禾流光的風采躍入眼簾……。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