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期:傳揚救恩

飛越高牆

 

文/鄧曉雲

 

 

看著那一張張青春稚嫩的臉,我心突然震盪起來……啊,是上帝要給她們另一個版本的「美國夢」!

 

第一次走進B城監獄,心中有點緊張。守衛的警察從窗內探頭查看了我們的身分。鐵門一道道開啟,我們一層層走進去,經過一條甬道時,一位手腳都被鐵鏈扣住的囚犯,在警察押送下,從身旁擦肩而過,我背後升起一股涼氣,本能地抓緊手中的聖經。

 

同行的賴弟兄去了男生區,我獨自經過另一道鐵門,看不見人,只有牆上對講機傳出問話聲。簡單通報自己的姓名後,鐵門乍開,我剛一走進又立刻關上,知道自己被監視著,感覺渾身不自在。在L區門前停下,這是此行的目的地,探望一群偷渡來美被關押的中國人。

 

▲王克強牧師於監獄中,為確信耶穌大愛與拯救的小妹妹,施行洗禮。

 

穿囚服的鄰家小妹

 

走進大廳,十幾雙黑眼珠齊刷刷地定在我身上,有驚喜、有興奮、有好奇,如果不是那清一色的橘色囚服提醒,真難以將她們和罪犯連在一起,在我眼裡,都是正值荳蔻年華的鄰家小妹。

 

也許太久沒見過除了獄友以外的中國人,我的到來帶給她們些許親切,大家搬來椅子圍坐成一圈,不用太多言語,教唱完《耶穌愛你》這首歌,個個哭成了淚人兒,如泣的往事也隨著淚珠滾落出來。

 

她們彼此本不相識,只為了同一個淘金夢,分別以不同方式從福州輾轉到了南美,再由人蛇安排,和二十多個男孩,一起被塞進了黑暗狹小的漁船艙底,十多天裡,四十多人吃喝拉撒全在一起,忍受著非人生活,只為躲避邊防巡警,成全美國夢。不料在海上遇到風暴,漁船觸礁,危急中被美國海上巡邏隊發現,他們還來不急慶幸獲救,便立即被關進了監獄。

 

聽完她們的故事,看著那一張張青春稚嫩的臉,我心突然震盪起來……啊,是上帝要給她們另一個版本的「美國夢」!

 

▲受關押的小姊妹們聆聽聖經真理。

 

奔向飢渴的人

 

於是,從2001年初起,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在賴弟兄統籌安排下,開始了監獄福音事工。我們分享聖經真理,教她們學唱詩歌,為她們當翻譯,解決在獄中生活所需,甚至免費為她們撥通國際長途電話,向家鄉親友報平安……。

 

漸漸地,進到監獄時我不再緊張了,甚至帶著急切的心,通過一道道鐵門,奔向那群飢渴的人。

 

阿英是第一位信耶穌的,在那群女孩中年歲稍長,她坦承地說,不太明白聖經的道理,但她相信上帝的愛,只因我們這群素不相識的人,願意在高速公路上往返奔波一小時來看望她們,每週三次,風雪無阻,她深受感動。她從前很叛逆,在家和母親時常拌嘴,總覺得沒有人愛她,偷渡的動機,只為了逃離沒有愛的環境,尋找有愛的天空。

 

她決志信主那天,我激動地擁抱著她,如同擁抱著自己的親人,全然忘記警員曾告誡我們不要和犯人有肢體接觸,以免發生傷害危險。她伏在我肩頭,泣不成聲地說:「我知道耶穌愛我!」

 

鳳妹是惟一對我們不大友善的女孩,看見我們去了,就躲進房間。阿英曾私下告訴我,其實鳳妹每次都悄悄開條門縫,偷聽我們的分享和唱詩,還問過阿英一些關於上帝的問題,她個性倔強,不僅對我們所傳講的上帝很懷疑,對我們這群無緣無故愛他們的人也深藏戒心。我有時會故意大聲分享聖經故事,希望吸引她。

 

終於有一天她出現在我面前。原來,自從被關進監獄後,她身心極度不安,內分泌失調,由起初的輕微腹痛到劇痛難忍,由於語言不通,更難以啟齒說明這女孩家的病,在阿英的勸說下,只好向我求助。

 

我立刻拉起她的手為她禱告,想著她小小年紀背井離鄉,有誰能了解堅硬的外殼下裹藏著一顆幼弱無助的心?禱告和著淚水從我內心發出,鳳妹也啜泣起來,被我緊握的雙手有些顫動,我知道上帝的手已觸摸到她心深處。

 

最美的音符

 

聖誕節那天,有六位姊妹在獄中接受施洗禮儀成為基督徒,鳳妹就在其中。洗禮設在囚犯戶外活動區,那是她們惟一能透過粗大的鐵護欄,看到藍天的地方。塑膠大盆裡盛滿了熱水,陽光下依然流動著寒氣,鳳妹從水中出來,久久望著天空,喜樂從她眼角不斷灑落。教會詩班為她們獻唱詩歌祝福,歌聲飛越了高牆,成為上帝耳中,最美的音符。

愛,為受囚的心添上了翅膀!

 

 

作者小檔案
鄧曉雲,來自長江邊,長於書香好弄墨香,但誇基督馨香;一生夢想成為作家。現與夫婿王克強牧師於密西根州卡城華人教會事奉,育有三個兒子,有做不完的家事,寫不盡的故事。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