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聽隱匿的陽光沈吟

——韓片《密陽》引發的省思

 

文/譚德儀

 

 

密陽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陽光之下,會有什麼新鮮事⋯⋯

 

寡婦申愛,帶著五歲的兒子,她生命中惟一的希望,從漢城開車,南遷密陽市─丈夫的家鄉,欲遠離烙著許多傷痛記憶的地方─先生出軌,又車禍喪生。她是帶著什麼樣複雜的心情走向密陽?又或者,密陽將給她的人生帶來什麼出路?

 

電影《密陽》呈現在觀眾眼前的第一個鏡頭,是孩子從前座車窗,向外仰望一片遼闊的天空,飄著幾朵白雲,陽光正四溢天邊。申愛駛往密陽的路上,車子拋錨,等待修車廠老闆宗燦來幫忙。

 

鄰居藥房老闆娘,關切新遷入的申愛,送給她一本聖經,對她說:「神愛妳,要信靠祂。」雖然肉眼看不見神,似乎難以置信,然而世界上亦存在太多眼睛看不見的事物。她應著:「我連眼睛看得見的東西都不信!」你似乎竊聽到她灰暗心房裡,傳來怨恨,那個曾經信賴、託付終身,並親口說愛我的丈夫,卻背著我去愛別的女人。他掛在嘴上的愛情,只是一個謊言!她曾被砍傷的心間,還四處遺留著潰爛流膿的血痕。

 

一夜,她將五歲孩子留在家中,與新朋友在卡拉OK玩樂。孩子從家中打來電話時,她已微醺,只圖放鬆自己,沉浸在五光十色的歌舞中,暫時忘卻過往的痛苦憂煩。沒想到,回到家後,竟面對著孩子被綁架撕票的未來。申愛質問一直守候在身後的宗燦:「失去了惟一的希望,如果是你,你還活得下去嗎?」悲劇,如閃電般措手不及地擊打過來,好像內裡那棟曾被地震搖得東倒西歪的心房,現在又被一把熊熊烈火焚燒。你清楚地聽見深淵內不斷傳來痛徹心扉、絕望哀號的迴響。

 

密陽原來是個谷底啊!那麼,她的出路又在何處?

 

申愛帶著殘破又不堪一擊的心靈,走進教會。聽見牧師禱告說:「神會醫治、釋放妳的痛苦。」她開始放聲痛哭,心裡的痛苦像洪流一般宣洩出來。爾後在教會和小組中,她聽到了神聖的愛的信息:神愛她,賜救主耶穌,祂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替她贖罪。她打開了緊閉的心門,讓那一道從天而降的聖愛之光,照進乾裂的心田中。她的臉上,第一次閃現了被人疼愛的光彩,她說,她終於明白什麼是重生真義。她的內心有平安,又再一次感受到快樂,感覺神愛她,隨時看顧她。

 

結局大快人心,教會大功告成,信徒皆大歡喜。噢!不,戲還沒結束⋯⋯

 

自從申愛接受「神愛她」這份禮物後,她積極向鄰舍分享神愛她的經歷。她開車無意間瞥見殺人犯的女兒被人欺負,感受到自己內裡兩股力量在拔河:插手幫忙亦或掩面不顧?她選擇掛上了無法寬恕和怨恨的旌旗,轉身離去。你可能會自忖,她先前尚無法面對殺人犯的女兒,為何還執意要到監獄去寬恕殺人犯?她是不是想戴上一個屬靈的驕傲面具,想向殺人犯施捨寬恕?或者,藉此證明她已得到神的愛,讓自己從受害者的角色,轉變成一個頒發特赦令的人?

 

寬恕是一個動作,還是一種意念?原諒是一段過程,還是一次決定?赦免是來自你,還是來自神?

 

▲申愛躺在兒子常躺臥的沙發上思念愛兒。

 

你能接受導演的答案嗎?或者說,挑戰?

 

當申愛面對殺人犯,萬萬沒想到,他神情平靜安穩,又聽見他說,他一進監獄,就接受了神的愛與寬恕,他的罪已完全得到赦免。現在每天都有平安,能睡得很好。她從監獄出來後,在停車場昏倒。她憤怒地對教會小組的人說,他已經得到神的原諒,不需要我再原諒他了,他怎麼可以在我原諒他以前,先得到神的原諒呢?

 

她內裡傳來一道尖銳怨忿聲,對神說:「�說�愛我,�怎麼可以背著我,先去原諒殺人犯?」她的怒氣轉為報復,偷竊、破壞聚會,甚至勾引西藥房老闆到郊外與她做愛⋯⋯。申愛對神最後挑釁,抬頭看著天,用水果刀割腕,再對神說,�看到了吧?她曾對神示威,我不會輸給�的。她用放棄自己的生命,向神示威。

 

是否,我們有權、有能,來施予陽光或拒絕陽光?

 

當她感到傷口的痛楚後,終於開口求救了,請救救我吧!隱匿在幽谷裡蹦出了一道求生的呼喊,那是黑暗的心地中,出現的第一束曙光。

 

從精神病院出來後,宗燦邀她吃飯,她想先剪個頭髮。換髮型,象徵裡面生發了一個欲重新開始生活的心境。但是,幫她剪髮的女孩,卻是殺人犯的女兒。頭髮剛剪了一半,她閉上眼睛,感到裡面的心又痛了,她立刻從理髮店衝出來。

 

重生、更新,原來不是一蹴可幾。

 

鄰居對她說,哪有人頭髮剪了一半,就衝出來的?話說了一半,突然怕說錯話又刺激了她,立刻用手摀住口。她見狀,笑出來了,兩人就笑在一起。你可以聽到笑聲中,釋放出一抹柔光,柔光中,你發覺她開始可以笑看生命內裡的不堪!這是深藏在心室中,溢出的第二抹陽光。

 

她回到家中後院,把鏡子擺在桌上,宗燦走進後院,主動替她拿起鏡子,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欲替自己繼續剪頭髮。你且要抓住這一個象徵性的鏡頭─細細咀嚼著,她願意面對自己內在殘敗的時刻。你是否看見了一絲掩藏內心閣樓,傾洩而出的第三道密光。

 

密陽的陽光,到底蘊藏什麼祕密?沐浴陽光下的申愛是否明白,陽光其實不單專屬星期天Sunday,而是每天都有,無處不在。最後一個鏡頭,隨著剪落的秀髮,照在有陽光的一塊荒地上。你是否看到,密陽的陽光,慢慢照進了她荒蕪的心田上。

 

當導演選擇讓信仰登上主流文化的舞台,他想說什麼?客觀否,正確否?如果是你,你將選擇怎麼說?除了深究赦免的來源,他觸及苦難所引發當事人和旁觀者的回應。鏡頭的角度,照著教會四牆之內,也照向四牆之外;照天,也照地。

 

你看《密陽》,看見的是導演捕捉到的陽光,還是自己心中的陽光?

 

你看《密陽》,看見日光之下,無新鮮事,日光照好人,也照壞人。抬頭尋覓天光裡的神,同時也必須低頭凝望內裡的黑暗,才知道要開哪一扇窗,讓陽光傾倒進來。

 

《密陽》得獎紀錄
韓國電影《密陽》
於2007年5月23日上映後,
連續榮獲坎城影展
最佳女主角獎、
亞洲影展最佳女主角獎、
最佳導演獎、
最佳影片獎等電影獎項。

 

 

《密陽》李滄東導演小檔案
《密陽》的靈感來自1980年閱讀李忠俊小說《昆蟲的故事》。他喜歡拍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挖掘尋常事務背後隱藏的重要性。他拍攝《密陽》的目的,是希望電影帶給大家許多意想不到的轉折,並用看得見的東西,來述說看不見的東西。
李滄東出生的家庭背景是遵從儒家思想,他自己沒有宗教信仰,妻子的家庭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希望藉用電影為工具,帶著觀眾,透過鏡頭裡一些尋常人在生活中發生的故事,來省察自己內心世界。

 

記者小檔案
譚德儀,主修英國文學、語言教學。熱愛閱讀、寫作、漫步山林間、傾聽浪濤聲。與先生育三子,定居南加格蘭多拉小鎮。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