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期:正視普世貧窮

【話題】2

服事窮人,服事耶穌

 

受訪者/楊均安

採訪/高俐理

譯/林雨

 

圖片來源:http://www.tate.org.uk/art/artworks/brown-jesus-washing-peters-feet-n01394

 

接觸與關懷窮人

 

問:請你分享接觸窮人的經驗。


答:我從小在美國中產階級的郊區長大,距離窮人和其他多元種族都相當遙遠。以前從未想過自己從族裔、階層、教養中到底受益多少,直到搬進費城北區,親眼見到城市的景況,我開始質疑過去的想法,從中領悟不同的因素對世世代代所產生的深遠影響。

 

問:雖然你很謙虛地否認,不過你有段時間曾參與一些濟貧事工。請與讀者分享那段時期的體驗和學習。


答:我身邊有一群卓越的朋友,總是窮一生之力回應主耶穌的教導。他們經常照顧那些無家可歸的街友或精神病患,或是認真督促市府立法保障當地的商業,盡力維護本地人的權益。


我還在大學時,曾與這些同學一起發送三明治給街頭遊民,這是讓孩童和青少年學習跟隨主耶穌的好方法,就是從最簡單的服事中操練最低程度的順服。對服事者來說,這很重要,因為可以從中學習如何與自己不一樣的人打交道。


這樣的體驗是好的開始,但不值得自我頌揚。耶穌在路加福音裡告誡我們,僕人按著主人的吩咐做事,不應該期待或接受讚揚。倘若一個人接觸窮人始於發送三明治,也止於發送三明治的話,這個人的問題就大了。

 

問:你是否從自己居住的地方觀察到貧窮是需要關注的議題?為什麼?哪些指標可以顯示出來?


答:在每個人居住的地方,貧窮的議題都應當受到關注,只不過在某些地區更加突出,在費城市區尤甚。我不知道能否準確說出貧窮的任一指標,然而最好的指標或許是與鄰里交談,聽聽他們到底有何顧慮─是不是擔心基本的民生需求,例如食物、居所和醫療等。這些都是相當合宜的指標。一般而言,從學校經費不足,和許多人無法前往販賣健康食物的地方,可以看出貧窮在費城是個問題。

 

▲費城天普大學附近有許多貧戶居住。

 

▲在每個人居住的地方,貧窮的議題都應得到關注。

 

問:你認為貧窮的起因為何?這的確是個錯綜複雜的議題,我們通常輕易歸咎於懶惰、缺乏教育等等。你相信這些是導致貧窮的主要原因嗎?理由為何?


答:我相信貧窮的根源在罪。聖經清楚指出罪不單是個人的,也可以是制度、系統的。亞當和夏娃的罪在他們離開伊甸園後傳了下來,人類開始謀殺、相互欺壓,並建造城市、社群、制度,使得有些人擁有財富,有些人沒有。經文中再三明言神對欺壓制度的厭惡。


從社會或政治角度來回答貧窮的起因會很複雜。而對那些非身處貧窮卻想嘗試了解貧窮的人,我相信檢驗自身的特權與身分並追究其來源,會是很好的起點。


舉例來說,如果你擁有一份薪水還算好的工作,那麼這份工作從何而來?可能你有人脈,或者受過大學教育。那你又如何建立人脈,或怎能接受教育?你怎知如何付學費?身邊的哪些人給你受教育的可能性,或曾經幫助過你?成長過程中,你的家庭生活又是如何?父母親有多麼支持你?隨著年歲增長,又有哪些機會幫助你得到更多機會?


有些時候這樣的問題很難問出口,因為我們喜歡想像自己是白手起家。只是對於絕大多數的人,成功是因為我們周遭圍繞著使成功成為可能的人和機會。試想沒有這些人和機會,便能稍微體會貧窮是如何代代相承。

 

個人與教會角色

 

問:身為基督徒,我們又該做什麼?


答:身為基督徒,我們本當按耶穌所說的去做。就這麼簡單。耶穌說愛你的鄰舍如同愛自己。祂又說給飢餓的人食物吃,給赤身露體的人衣服穿,探望那些被囚的人。偶爾,耶穌還要人變賣一切所有來跟從祂。作為基督徒的我們應當分辨:此時此刻最好用什麼方式來跟隨耶穌。

 

問:教會在貧窮的議題上應當扮演什麼角色?


答:這個問題應當由個別教會親自向神尋求。盼望教會本身成為供應多元社會與經濟的生命共同體。如此一來,教會應當知道當地社群的需要,以及供應所需最好的途徑,因為會友本身即是當地社群的一部分。一旦釐清需要是什麼,教會便要決定該如何供給所需。方法可能簡單到直接把錢奉獻給有需要的人,也可能需要立法改善鄰近地區人們的生活,也可能為會眾所關心的某個特定社會議題請願。教會可以扮演許多可能的角色。

 

問:若耶穌對所有基督徒傳講一篇關於貧窮的信息,你想內容會是什麼?


答:感謝主,我們不需要猜測,因為耶穌對所有基督徒講了許多關於貧窮的信息,好比路加福音十六章19至31節,或馬太福音廿五章31至46節。從馬太福音的經文來看,恐怕耶穌會對我們說:「離開我,你們這些受咒詛的人,要與魔鬼和祂的差役同在永火裡。因為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東西吃;我渴了,你們沒有給我水喝;我客居他鄉,你們不接待我;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衣服穿;我生病或在獄中,你們卻沒有來探望我。」


而我們這些「基督徒」又會怎麼推託:「主啊!我們何時見祢餓了、渴了,或客居他鄉,或赤身露體,甚至生病、入獄呢?」


耶穌會這麼回答:「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若不做在這最小的身上,你也沒有做在我身上。」

 

耶穌告訴我們,那些人要被斥退到永刑裡,而義人要得永遠的生命。這很有道理,不是嗎?我們若不肯認耶穌,祂又怎麼會認我們?

 

 

受訪者

楊均安,賓州費城天普大學法律研究所的應屆畢業生。除了深研神學,還喜歡拉小提琴賺幾個銅板,目前計畫出版小說。

 

 

譯者小檔案

林雨,文字工作者。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