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期:《晨曦心影》

偷吃奶奶點心的孫女

 

文/趙紅

 

 

印象中的奶奶幾乎從未給我留下任何好感。母親生我的時候,奶奶從齊齊哈爾市來到黑河這個黑龍江畔的小城,探望即將生產的母親。當她看到生下的是個女孩時,毫不掩飾她的失望和不滿。因為母親沒有讓她實現抱孫子的願望,奶奶取消了照顧母親坐月子的計畫,提前離去了。後來母親生兩個妹妹時,奶奶沒再露面。


在我八歲的時候,父母考慮年老的爺爺、奶奶需要照顧,我們一家五口搬到齊齊哈爾,並住在離奶奶家僅隔兩三家的一個房子。奶奶見到我們,臉上沒有流露任何歡喜的表情。母親雖然是惟一受過大學教育的兒媳,但她沒有為趙家生接下香火的男孩,卻生了三個「丫頭」,這在重男輕女的奶奶眼中,是不可原諒的罪過。


有一次,我和鄰居的孩子發生爭執,不記得自己做錯什麼,只記得正好路過的奶奶,不問是非黑白,當著其他孩子的面兒,揪著我的頭髮,把我痛打一頓,令我既羞辱又委屈。從此,奶奶在我心目中留下一個不公正,又缺乏慈愛的印象。


不久,奶奶患了偏癱,失去自理能力,整天躺在家中土炕上,頭髮亂蓬蓬,到處吐痰。偏癱使奶奶變得更加不近人情,看到我,她眉頭皺起來,一副厭惡的神情。對我這個孫女,她從來不說一句關愛或肯定的話。一次,奶奶當著姑姑面兒,挑剔我的鼻子長得不夠美,說她可以看到我的兩個鼻孔,她的話很傷我的自尊心。


我不明白奶奶為什麼不喜歡我。奶奶的冷淡使我無法對她產生好感,我寧願去鄰居家玩,也不願意去奶奶家。惟一使我常光顧奶奶家的,是藏在她桌子下面的美食。逢年過節,父母、叔伯和姑姑會買些罐頭和點心等孝敬奶奶。在那物質極為匱乏的年代,這些美食是孩子們難以吃到的奢侈品。奶奶把它們放在用布簾圍起來的桌子下面,並總是獨自享受這些美食,看到眼饞的孫女站在旁邊,竟然無動於衷。


我禁不住那些散發香味之美食的誘惑,趁奶奶睡著的時候,鑽到桌子底下,躲在布簾後面,像那個偷吃王母娘娘蟠桃的孫悟空,把一小塊長白糕放入嘴中,真好吃!後來我多次光顧奶奶的桌下,從未被人發現。

 


過了兩三年,父母買了兩隻小雞,我便承擔起飼養牠們的義務,按時餵食餵水,看著牠們一天天長大。春節到了,父親殺掉我餵大的兩隻雞,燉熟之後,挑了一隻大的給奶奶送去。父親的做法令我非常不開心,我可以心甘情願地把好東西送給我愛的人,但把我親手餵大的雞,送給從來不把好東西與我分享的奶奶,我非常不樂意,心中長時間跟她鬧彆扭。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在家中我能夠體貼父母,主動幫忙家務,並可以把自己最喜歡吃的好東西留給父母吃,因為父母那麼愛我,所以愛他們並不難。但奶奶就不一樣了,她不愛我,我又怎能愛她?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誰會愛一個對自己不好的人呢?


後來有一天,我品嘗到一種奇妙的愛,當這愛進入我裡面,我的眼睛看見自己原來是一個沒有真愛的人。真愛不是單單愛那些善待我們的人,而且也愛不值得愛的人。「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馬太福音五:46)


這種奇妙的愛,不是來自世人,而是來自天上,來自那位賜生命給萬物生靈的造物主耶和華。耶和華是愛,祂是真愛的源泉。當耶和華的愛進入我的心,喚醒我裡面沉睡的靈時,一股愛的泉流在我心底湧動,不知怎的,想到當年偷吃奶奶美食這件事,我的心有了從未有的內疚,令人難以置信是,我對奶奶長久記恨的苦毒在這股愛的泉流中融化消失了。真愛原來是這麼奇妙!


*嘉言美文選自人生補羹第四盅《晨曦心影》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