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期:《心園雅歌》

雪地丹花

 

文/冰光

 

 

1998年1月21日清晨,明尼蘇達州的羅契斯特城,經過連日風雪,積雪已經盈尺,室外寒風冷冽,呼氣成霧,勤快的他一大早就穿上羽絨衣,拿著圓鍬把一坨坨的晶白堆到路邊,為家裡的車子,清出一條走道來。

 

生命大轉折


轟隆一陣巨響!接著玻璃脆裂的嘩啦嘩啦聲!一輛廂型車因薄冰下坡路滑,煞車失控,就這麼疾馳衝上來,把在前院鏟雪的他,從腦後撞個正著!人被拋起,飛出丈外,面朝下重重摔落雪地上,不省人事;而該車前方的擋風玻璃,全部破碎!


救護車淒厲尖叫著,飛奔梅育醫院的急診室!經醫生拚命合力搶救後,雖左半身、右臉面麻痺、右下肢腫脹、頭顱內出血,所幸尚毋需開刀,全身也未摔斷一根骨頭。


住院近六週期間病情漸趨穩定。先由急診處轉往加護病房,再從一般病房換成復健科。醫生對他太太說:「起先不確定他能活與否,現在肯定是活了,但又不知怎麼個活法。」他見人咧嘴傻笑,卻不認得是誰;過去口若懸河,如今吞嚥都難,講話更得從頭學起,擺在眼前的,是條艱辛的漫漫長路!

 

患難見真情


當橫禍飛來、生死未卜時,太太曾想:「他若死去,因他的信仰,必蒙進入天堂;若艱難得活,則要祈求上帝賜下安慰,讓我們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心中就會有平安。」所以,靠著那加給她力量的上帝,全程陪伴嬰孩似的他,凡事重新來過。


在這段堅心仰望、倚靠上帝的日子裡,教會的弟兄姊妹們,輪流帶食物餵養他們一家,太太親自挑起照顧他的所有責任,就是不肯把他送到療養院去。醫學本行他全忘光了,連加減乘除都不會,但平時常運動的他,意志力堅強,好學不倦,因著家人及朋友患難中的真愛與扶助,一路走了過來。

 

行過死蔭幽谷


他本是國際知名的醫學院教授、醫學中心皮膚科主治醫師、國際皮膚科學會委員會主席、國際皮膚病理學會理事長,常到世界各地巡迴講學,因此演講能力的重新學習非常必要,在職業治療時,他先從美國五十多個國家公園試講起,接著講醫學知識、病理學,直講到也是醫生的太太都跟不上,才停止治療。


醫生雖曾醫治過他,但上帝的恩典和憐憫,才是當他經過生命的死蔭幽谷時的最大因素。上帝分分秒秒、時時刻刻攙扶他、鼓勵他、賜他力量,勝過軟弱與殘疾,使他走出沮喪和自憐,再次從巨變中勇敢站起來!


時至今日,雖還有「二.五度複視」的毛病,但他自我打趣地說:「好處是,一元可以看成兩元;麻煩的是,一個太太看成了兩個。」經過苦難以後,才知道自己的有限和無能,認清人一切所擁有的,都是領受!都是恩典!都當讚美!都當感恩!


「如今,我好像死而復活。再重新設定人生的先後秩序時,發現:上帝才是我生活順位的第一優先!若沒有上帝賜的生命與氣息,我還有什麼?還能做什麼?而掌管生命權能的,絕不是我自己!」

 

進入豐盛之地


當人受苦難熬煉後,比較容易體會別人的難處,看待落在苦境中的人,有更深的同情心和同理心,真心伸出援手幫助人,樂意以溫柔的愛心、耐心來關懷人、鼓勵人。他之所以在百忙中仍情願擔任「真愛全人深度旅遊」的義務導遊,就是重視與上帝和家庭的關係,遠超過金錢與事業。他自我調侃地說:「要感謝上帝,車禍沒死,才能兼差當導遊!」


在受試煉時要自我反省:是否因自己犯罪,招致上帝的管教?若是,千萬別怨天尤人,而是要認罪悔改,因為一顆憂傷痛悔的心,上帝絕不輕看。縱使非因己過,係遭池魚之殃,我們雖然不明白何竟如此,也要相信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如同天高過地!祂的智慧無法測度,祂既允許事情發生,定有祂的美意,我們只要專一仰望祂、默然等候祂、完全依賴祂,祂必帶領我們走出曠野,經過水火,進入豐盛之地。


Donnie Abraham所唱《我相信》的歌詞,又飄進腦際,那充滿篤信的聲聲句句,都標示著信心的可貴與實際:


我相信,每一滴落雨令花綻放;
我相信,每一盞燭光照亮暗夜;
我相信,每一個失迷者祂指引路途。
我相信!我相信!
我相信,在暴風雨上的那位,
祂依舊垂聽最微弱的懇禱;
我相信,無所不在的大能者,
祂側耳細聽每一句話語;
每當我初聞嬰孩的啼聲,
或觸摸柔軟的葉片,
或仰視浩渺的天際時,
我就知道,知道我為何相信!


一朵朵血豔丹紅的信心之花,伴隨歌聲四處飛揚,開滿明尼蘇達州羅契斯特城的雪地裡、山坡上⋯⋯一直蔓延到蘇文博、李滿美伉儷足跡踏過的每一個地方,影響接觸到的每一個生命。

 

*感受真愛,請看人生補羹第三盅《心園雅歌》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