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文字事奉培靈與創作進深營】作品發表3

與文字一起飛翔

 

文/吳信惠

 

 

小時候,母親送我到老師家「補」作文。到老師家上課,先學造句,一句一句地造,無聊的課程。老師說文字很有趣,可以抒發情懷,甚至改變人心。我手裡寫著,心裡想著,文字很無聊。但老師對我很有耐心,仔細地看我所造的句子,圈圈點點地改正,期望有一天我能體會文字的力量。


初次體會文字的力量是唸課外書─瓊瑤的愛情小說。她把男女之間的愛情寫得驚心動魄,可歌可泣,令我嚮往。但願我是那一片雲,飛向那月朦朧、鳥朦朧的深深庭院,與白馬王子相見。


金庸的武俠小說也有相同的效果。我巴不得變成武功高強的女俠,騎神駒領著丐幫弟子隨著飛鵰到大漠之地伸張正義。課外書看得愈多,愈被文字帶進各種幻境,心思隨著書中情節飛起來。但有一本書,從小也讀也背,卻無法進入書中境界,那就是「聖經」。


生長在基督徒的家庭裡,聖經是我從小就熟悉的書,我能背,也能唱,還演過,算是我生活中的神學知識。因為它是「聖」書,所以我不敢冒犯它,洗手完才拿它,把它放置高處,視為「剩」書,不曾好好讀過。


但我知道,也相信,神是又真又活的,祂的話語有能力,我們的生活得靠神得力。我也明白,到普天下都要傳揚神的道,這是祂要我們做的。這個意念,有點抽象,好像要去告訴朋友一道沒吃過的美食有多好吃,口感有多細緻,對身體有多好。


雖然我把祂的話語當成「剩」經,神沒有放棄我,在我離家的時候慢慢向我「秀」出祂的能力。新學校、新同學、新語言,全新的文化衝擊,生活周遭全改變,不改變的只有神,只有祂的話語是熟悉的。我開始從「心」來認識祂,才真的明白神是最知心的朋友,也是我的避難所,天涯海角永不離棄。這樣,我初嘗主恩。


有天,心血來潮,把心情、祂的話語,加上我那天馬行空的幻想力,用文字記錄下來。有時像日記,有時是報導,有時是專訪,也曾編成詩句或歌詞,甚至也下過「聖旨」。這都是心中祕密的情話,而神,是我唯一的讀者。


神用祂不變的愛來包容我的「萬變」,用我能了解的方法,教導指引。祂陪我走過歡笑、淚水、挫折、失敗、成長。祂帶我到君王大衛去過那可安歇的水邊,死蔭幽谷也與我相伴。


無心插柳玩文字遊戲,卻如柳成蔭地見證主愛。看是湊巧的學習道路,其實是天父有系統的栽培教導。「心血來潮」是聖靈的感動,生活中大事小事都能有領會。我終於明白,天上的父神是「有教無類」和「因材施教」的始祖,像我這樣的「怪胎」,祂使我隨著不按牌理的思緒與神的話語一起飛翔。至聖先師孔子的教學體會,原是那造物之主把教學的才幹賜給他,所以才輪到孔子寫《倫語》。(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少小離家的我,經歷許多悲歡離合,個性與思緒都偏悲觀消極。讀經時只願體會「為我申冤」、「從淤泥裡拉拔我」、「懲罰惡人」等經文。下筆所寫的多是傷心孤寂的字語。隨著年紀漸長,神藉用周遭的人事物來改變我,利用「婚姻學」來「陶冶」我,發揮我的潛能,用「養兒育女」的功課磨練我,使我的眼界愈加寬廣。是的,我們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參考約伯記5:7)要倚靠仰望神,凡事託付祂。但神也是賜喜樂的神,祂,其實是很幽默的神!


喜愛看神在旋風對約伯說話,因為祂好幽默。神創造宇宙萬物,各類飛禽走獸,水中生物,各有特色。特愛駝鳥的個性,歡然搧展翅膀如顯慈愛的翎毛,但忍心待雛似乎不像己生,因神使牠EQ和IQ零蛋,反而展翅癡笑馬和騎士。深能體會駝鳥的自以為是,因我也常本著駝鳥的精神,跟它一樣愚蠢。


也喜愛聖經中許多「敘事生動勝過說理」(show rather than tell)的箴言,那些經節讓我馬上體會神的直接與幽默。「寧可住在房頂的角上,不在寬闊的房屋與爭吵的婦人同住。」(箴言21:9)「寧可住在曠野,不與爭吵使氣的婦人同住。」(箴言21:19)這樣「一針見血」的形容使人明白先生無言的抗議,我得快快地聽,慢慢地說,免得話語可憎,如在鍋裡爆的荊棘,更把先生逼至曠野居住。


從「心」認識神使我明白祂的喜樂是我的力量。任何事都有它感恩喜樂的一面,我學習用幽默的眼光來面對周遭。中國人背著許多苦情的重擔,「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臥薪嘗膽」、「不成功便成仁」等這種語句,使生活壓力指數節節上升。但我們有神,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神真是又真又活的神。追求祂的道不能只是「嚴讀」(嚴肅地研讀)祂的話語,也要在生活中體會祂的話,因我們不是苦行僧或獨行俠。竭力盼望,我能寫出神所賜的喜樂與力量,用文字帶讀者們一起飛翔於神浩翰、恩典奇妙的國度裡。

 

▲作者信惠以筆見證主愛。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