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心情很單身】心中的雅歌

【今天心情很單身】

心中的雅歌

 

文/苗卉天

 

 

有時候,有一種想法:跟許多人相比,我的人生已經夠好了。是否能有愛情、婚姻,也都不那麼生死攸關,就別再去麻煩神了。


然而,眼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結婚生子,說實在,還蠻慶幸能這樣自在逍遙。聽過一些不幸福的婚姻,作丈夫的一點都不懂得珍惜妻子,令人心酸。要是遇上這種男人,簡直生不如死!也許是這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想法,逐漸說服了自己:這樣,真該知足了!


可是心裡又會犯嘀咕:為什麼,神把我造得如此感情豐富?老覺得,再不把愛給出去,似乎就要窒息。有人會說,既然有那麼多愛,那就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嘛。廢話,這道理我懂,但是裡面還有更深層的需要⋯⋯就像是一處精緻、細膩、嬌貴的花園,除了一般的陽光、雨水外;還得用溫柔與耐心來滋養呵護,才能綻放其中的光彩。

 

撮合配對不容易


這幾年,朋友蘿拉也聽我講過不少感情的插曲,但故事中男主角隨著劇情的落幕,個個無疾而終。有一天,她問我:「妳談過戀愛嗎?」乍聽這個問題,還真不痛快。豈有此理?都長到這麼大,當然有啦。


一直以為老美不喜歡挖人隱私,但她對我的愛情生活好像還蠻好奇。也許因為我們同年,她已結過兩次婚,而我連個男朋友都沒!她又接著問:「妳有多久沒約會了?」「你是指男女朋友的那種約會嗎?嗯,大概有十九年了吧!」雖然那段往事曾讓人傷心落淚,但也感謝他對我的尊重,因此,仍然珍藏在記憶盒中。


你可以想像蘿拉驚訝的表情!接著,我們順水推舟地談到對貞操的看法,聽完我的宣言,她用一種大惑不解的聲調發出:「不可思議!」彷彿眼前出現了一隻史前大恐龍。其實,身旁有許多「蘿拉」都在有意無意中,對此保守立場發出挑戰。這也難怪,對於大部分性觀念開放的現代單身女性,身旁若沒有男友追求陪伴,講起來總是有失面子,彷彿是哪裡不對勁?


蘿拉曾有個想法,就是看能不能把那位羅伯特介紹給我。也見過羅兄兩次面,一次是在蘿拉英格蘭式的戶外婚禮上,他連續吃了三隻大龍蝦。另一次是在餐會上,他拿著紅酒猛喝。雖是個風趣多金的律師,但聽完本人的愛情傳奇之後,蘿拉便決定作罷。 


本來嘛,撮合配對這種事,對熟齡人士而言,還挺複雜的。要考慮的很多,就拿蘿拉第二任的先生馬克來說吧,在婚禮上就明講,找第二任太太的條件之一,就是對方一定要經濟獨立、要有自己的房子。


蘿拉有份收入頗豐的工作,加上教些孕婦太太們做瑜珈的外快,也算是小富婆,所以這些要求難不倒她。我很少過問他們夫妻生活,不過蘿拉倒是時常自動彙報最新現況。最讓人不解的是,他們之間有許多事是各管各的,特別是財務。他們銀行的帳是分開的,購物也採輪流制,簡直就像電影《喜福會》裡,連吃冰淇淋都各付各的那對夫妻。

 

 

寧缺勿濫別心急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還不結婚?通常問這種問題的人,多半處於太平盛世,不知人間疾苦。對他們來說,也許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殊不知,多少人仍在芸芸眾生中尋尋覓覓?婚姻這樁事,對於有著悠久單身歷史的我而言,真是既遙遠又奧祕。


也曾問過自己,到底是否真的眼睛長在頭頂上?或者早已錯失良機?經過一番自我省察,答案是:真的沒有,幸好也沒有。雖然有一些欣賞或喜歡的對象,但大都屬於一時戀慕,還不能算是真正的愛情。唉!不知有多少次在肚中怨嘆,找個情投意合的對象,怎麼會這麼難啊?


一天晚上,從睡夢中醒來,陣陣莫名的憂傷像浪潮般不斷地襲擊心頭。只好跪在床邊禱告,對主說:「從在母腹開始,你早已知道我了。唯有你,才能真正滿足我的需要。主啊!我很累了,如果你真的要我一輩子單身,那就給我足夠的恩典與力量。反正我是寧缺勿濫,你就看著辦吧!」接著,心頭漸漸舒坦,又睡著了⋯⋯


十分確定,是在那個禱告之後。一個主日下午,那位長得像是大力水手,下巴頂著一個小戽斗的弟兄,領著幾位新朋友在走廊角落聊天。他的笑像是燦爛的陽光,陣陣地朝我照過來。奇怪?怎麼以前從沒覺得他還挺可愛的,就這樣他被我「看見」了!


其實兩年多來,這位默默忠心服事、樂於助人、社交功能健全的熟齡單身,一直都近在眼前,只是沒被我發現。向一位長輩打聽:「他是單身?」「是!」「從沒結過婚?」「是啊!」「為什麼?」「不知道?我幫妳去問。」「不用了,謝謝。」不過這倒是顛覆了本人對所謂「熟齡弟兄」的刻板印象。

 

 

良人出現要把握


他真正吸引我的,要從見到他在教會廚房裡清理聖餐杯開始。他穿著畢挺的淺藍色襯衫,拿著一塊大抹布擦拭桌面,那種認真的神態,讓人感到他是一個肯做事的男人。


另外,在每次用餐的時候,他總是排在隊伍的最後面,不像有些人,老把盤子裡的食物堆得像座山,完全不管後來人的死活。主日崇拜時,坐在二樓,居高鳥瞰到他在樓下當招待、收奉獻,那種氣定神閒又親切的模樣,真是令人賞心悅目!


團契完畢的一個下午,一夥人浩浩蕩蕩地走到飯館裡吃晚餐。在塞得滿滿的圓桌上,他側身瞅了我一下,用自己面前的空杯子,隔著兩個人,倒了一杯熱茶放在我面前。整晚,都感到暖烘烘的,嗯!他還蠻有風度。


水手老兄請了幾個人到他家裡吃火鍋。接我去他家的途中,坐在車上,轉頭看到窗外的夕陽,我被那絢麗的色彩迷住了!禁不住激動地重重敲了他肩膀兩下,大叫:「看,好美的夕陽啊!」


聽到從他身上咚咚反彈的回音,糟糕!咱的手勁兒可是出了名的有份量,淑女形象看來已毀於一旦。完了,他一定被打得很痛。聽到他喃喃地重覆:「嗯,很美,是很美。」接著穩住方向盤問:「妳帶相機了嗎?」我搖搖頭,「真可惜,也許回到我家還可以看到一些夕陽呢!」


果真,車停好後,他領著我快跑衝向樓上的書房,並叮嚀著:「小心!別摔跤!」我們努力向窗戶探出,顯然夕陽也趕著去另一場約會。於是他拿起桌上的相機:「讓我給妳看看今天早上拍到的日出吧,真美!不是嗎?」


想不到他也是個日出迷。跟他肩並肩近距離地靠著,共同盯著那一小扇泛著朝陽金光的視窗,感覺就像是真正看到日出一樣,美妙極了! 


那天晚上,他是掌鍋大廚。頻頻招呼添料上菜之外,還起身清理桌上的蝦殼,十分周到,還為我換了兩三次的餐巾。臨走前,他要我把剩下的蝦帶回家。「你為什麼不自己留著?你不喜歡蝦?」他搖搖頭。「那你為什麼還買這麼多蝦?」他說:「我以為妳喜歡啊!」他怎麼會知道呢?是那天吃飯時,我叫了海鮮煲嗎?望著那盒蝦,心中跟神說:「我要定他了!」


這回沒等蘿拉問,我滔滔不絕講完最新發現後,蘿拉終於逮到空隙發表感言:「愛上一個人真好。到現在我還是很愛我的前夫,但他不愛我,所以我們不能再在一起。」頗驚訝換來這樣的坦白,也開始好奇她對馬克、對婚姻的看法⋯⋯

 

 

慢鍋加溫放輕鬆


面對這樣一個新目標,告訴自己:這回可不能輕舉妄動,要好好將事情擺在神的手中。幸好我有一位好師母做我的輔導,她是一位充滿智慧又用心聆聽的全力支持者。


師母功力深厚,跟神的關係特好!在神親自向她清楚指明「這就是妳未來的丈夫」之後,竟然能夠不告訴任何人,還用三個月的時間在那裡尋求、禱告。(換作是我,早就敲鑼打鼓,大開派對了。)哇!要是神也能給我這樣的特殊啟示,那該多好。師母鼓勵我:「妳應該將這種渴望完完全全,毫無保留,一點都不必隱藏地在神面前求。」


聽前輩的話準沒錯,於是決定效法師母,要用三個月的時間,在神面前好好尋求。話雖如此,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是一個很沉不住氣的人,好幾次,忍不住想弄個水落石出;乾脆撥個電話,直接問他「到底對我有沒有意思?」不就結了嗎?省得讓人猜來猜去!


但同時也注意到,水手兄把時間都投注在工作與教會事工上。氣定神閒,滿足於現況,有別於一些急著想找老婆或是到處垂釣的王老五。咦,莫非他想效法使徒保羅?那不就沒戲唱了嗎?


也多虧了一位非常有耐心的好朋友,除了要忍受我的場場深夜轉播之外,並不時在旁提醒:「別吃得太快,免得把碗給弄砸囉!」她告訴我,有些人就像是慢鍋,需要多給點時間加溫,這多少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實在是一項難熬的考驗,但我算是聽話,每天禱告、寫心情日記。漸漸地察覺到自己的確有太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例如:容易衝動又沒耐心,一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一廂情願。不太管對方的感受,一旦陷入「情況」就神經兮兮、整天發暈、患得患失、喜歡鑽牛角尖⋯⋯想想,真是浪費多少青春,磋跎幾許光陰。像我這樣急躁的人,會得到特殊啟示?才怪! 


愈來愈發覺,這段禱告與尋求的時間,真的非常寶貴與必要。對我而言,這是一個信心的旅程,也是一個向神承認有渴望的告白。藉著禱告,能夠將被賀爾蒙激素所干擾過於興奮的心重新調整焦距,再度將重心放在神的上面。


與其對跟「他」說不如跟「祂」說,面對大力水手這種大慢鍋,就像是急驚風遇到慢郎中。我也向神求一顆釋放的心,將那些七上八下的吊桶挪去。深信大慢鍋若是在神的計畫之中,那麼神絕對不會丟下我一人孤軍奮鬥。信心的另外一面就是交託,交託的另外一面就是放下,放下才能讓神「好辦事」。就像師母所說:「如果妳以神為榮,神也會以妳為榮。」


那天到他家,每一處都收拾得乾乾淨淨。牆壁沒有掛飾,房間沒有雜物,浴室地板光可鑑人。爐台水槽一塵不染。「你家簡直就像旅館,看起來好像沒人住!」他幽默地說:「也沒有多少人住在這兒啊!」


再瞧瞧廚房櫃子裡,擺的全是黑白成套的餐具(而我喜歡有獨特個性,不重覆的花樣設計)。他是以米、灰為基調,擺設簡單(而我則是色彩繽紛、五臟俱全)。一個像極限主義的潔癖,另一個是波西米亞族的嬉皮。天啊!簡直是天壤之別。師母問:「妳願意為了對方而改變自己嗎?不是要妳也變成潔癖,而是要整齊一點,相處就是要互相調整啊。」


聽起來已經有一點像是進入婚姻輔導的味道,可是我們八字還沒一撇,還沒有正式交往啊!不過,這個問題倒是值得好好思想,原來,愛就是要有服事的意願,才願意為對方改變。 


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不能淹沒的愛情,不僅是古今中外文學藝術裡的靈感與主題,愛情也是神最好的恩賜之一。真正的愛應出於自發而不能勉強,就像雅歌中所說:「⋯⋯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


面對大力水手的慢鍋步調,決定還是輕鬆一點,把腳步放緩,繼續享受原本的單身自在。在等待中,但願耶穌的美麗能夠從我顯現,讓神所引領的良人駐足在園中,一起獻上對愛情的感恩與禮讚⋯⋯

 

 

作者小檔案

苗卉天 ,來自臺灣,現旅居美國。為全職藝術工作者,曾在大學裡任駐校藝術家。熱愛繪畫、寫作、旅遊、美食,更愛交朋友,認真體會生活,享受自在。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