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播歡樂,散播愛!

 

文/吳信惠

圖片提供/扣子叔叔

 

 

在宗教敏感的異域,打著基督教團體的旗號,常受到許多限制。

而小丑的外型,像一張通行證,帶他出入各處,甚至半夜在山區行走……

 

扣子叔叔上臺一鞠躬!


房間一角,鄭南美熟練地仔細上粧;白色描眼,紅色描唇,塗色抹粉,打扮完成。黃色假髮,紅白相間的上衣,外「吊」一件寬大的黃褲子,腳踩一雙像被卡車壓扁的大鞋。摸摸夾在肚邊的小喇叭,「叭噗叭噗」,嗯,傢伙都備齊了!扣子叔叔準備好,上臺一鞠躬!


觀眾見他出場,有人哈哈大笑,有人抿嘴微笑;也有人雙手捧胸,面無表情,發出「看你搞什麼?」的訊息。畢竟小丑是搞笑人物,教會有小丑出現,更不平常。


幾個小把戲之後,扣子叔叔與臺下觀眾馬上建立互動關係,小朋友踴躍舉手,都要上臺示範。剛剛抿嘴而笑的人,這會兒開懷大笑,先前捧胸的人,不知不覺放下雙手,流露出自然輕鬆的神情。


魔術、轉盤子等戲法「罩住」觀眾的注意力後,扣子叔叔拿出氣球為今日的主題造勢。撒該的故事,主日學小朋友已聽得滾瓜爛熟,但在扣子叔叔口中卻如一個3D版的影片。大家聚精會神,思緒跟著故事及魔術般的氣球造型轉,撒該彷彿從聖經故事中活出來,就在你我之間。


「請主耶穌來我心中的家,從今天我也要重新開始……」小朋友認真地跟著扣子叔叔做決志禱告。


聚會結束,小朋友蜂擁而上,圍著扣子叔叔要劍、大象、小狗、花朵等造型氣球,扣子叔叔耐心接「訂單」,親切地解釋:拿在手中的是聖靈的寶劍,戴在頭上的是救恩的頭盔,等小朋友都拿到氣球,扣子叔叔即收拾道具,搭上友人的車,趕赴下一場聚會。


▲生動活潑的造型氣球,讓撒該彷彿從聖經故事中跳出來,吸引孩子的注意力。


風塵僕僕是為何?


從馬來西亞搭機長途跋涉到美國東部,短短幾天,排滿聚會。小丑到華人教會傳教,是超傳統的安排,而鄭南美如此風塵僕僕是為那樁?「只是希望華人能認識創意藝術這個方法,利用它來傳講神的話語。」


所謂創意藝術(Creative Art)包括戲劇、音樂、影視、雜技、動畫、遊戲設計、木偶、舞蹈、創意書寫、攝影、多媒體等藝術。1 即華人所說第八藝術的延伸。創意藝術的領域,近年來逐漸擴展,主要受網路與多媒體發達的影響,而這領域正是華人基督徒過去忽視的一片疆土。


或許是文化及傳統因素,「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至今仍影響華人父母對子女的教導。雖然近年來「行行出狀元」的例子越來越多,但父母對不熟悉的專業仍持保留態度。


即使在華人教會圈內,父母期望兒女所學才藝都能服事神,但兒女若要棄學業而就才藝發展,仍得經過多方掙扎,才被認同。當然也有樂意兒女全方位服事的父母,但所謂「全方位」,仍限於父母及教會能接受的範圍。


▲越是與神同工,創意越是源源不絕!鄭南美以漫畫繪出自己與妻子的得救見證。


超越傳統的宣教旅程


以專業小丑表演來宣教,在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或許不少,但在華人基督教圈子真是少之又少,鄭南美如何從傳統中走出一條前人沒走過的宣教之路?


「當初開始接觸小丑表演是為錢!」鄭南美說。那時他因經營扣子(可別在服飾上的圓形創意扣子)生意,為魔術師友人設計扣子。一日魔術師的小丑助手缺席,請他走馬上陣。魔術師朋友見他與小朋友互動良好,鼓勵他往小丑表演的專業發展。


兒童活動對他並不陌生,十多歲信主之後,他即在教會兒童主日學服事多年。而從小有繪畫、設計的天分,往創意藝術發展好似水到渠成。如今回想,都是神為他在創意表演服事的領域鋪路。多年前有位教會的弟兄告訴他:「神會用很特別的方法來使用你」,小丑這角色,就是神特別的「設計」吧!


既決定要當專業小丑,就要學習專業知識。在妻子的鼓勵下,他到美國的小丑學校進修。感謝神為他安排一位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知道丈夫要當小丑,不但沒有反對,反而鼓勵他。


學成之後,先作商業表演;過年過節到公司學校的表演邀約不斷。繼而是教會兒童活動表演。「既然要學習,就用認真的態度,學到最專業的技術。事工如果有料,不用等到教會請你去,別人都會爭著請你去。」教會中許多教條、規矩等,或對新做法不信任及懷疑,使許多新興事工難以推動。有些事工若要等到教會同工會或長執會決議,已失去最好的宣教機會。


▲即使在語言不通的窮鄉僻壤,汽球也能成為愛心大使,帶來歡笑。


為新世紀加新配方


小丑表演若只叫人開懷大笑,那也只是娛樂效果。鄭南美想:何不把詩歌、聖經故事及耶穌的愛,利用道具套進表演橋段的起承轉合裡,用禱告來做「合」的結束,使生命在歡樂中被改變?無心插柳柳成蔭,創意原是神所賜的,越是與神同工,創意越是源源不絕。


鄭南美除利用創意表演,氣球造型設計作為宣教工具,更利用漫畫繪出自己與妻子的得救見證。這在年輕人都愛漫畫的世紀裡,更能接觸到年輕的「vibe」(感覺與氣氛)。


扣子叔叔用表演所傳講的內容,都以聖經為基礎。除了教會所邀請的表演,鄭南美希望利用小丑把歡樂及福音「滲透」到各處,包括許多伊斯蘭教地區。神曾帶領他與一個伊斯蘭團體到中東去賑災,他以小丑造型,使許多人放下武裝。也因小丑是個「無性別」的人物,他得以進入「男人止步」的伊斯蘭教女校,與成百包頭巾的女學生傳講神的愛。


▲進入「男人止步」的伊斯蘭教女校,與成百包頭巾的女學生傳講神的愛。


在宗教敏感的異域,打著基督教團體的旗號,常受到許多限制。而小丑的外型,像一張通行證,帶他出入各處,甚至半夜在山區行走,到窮鄉僻壤之地教授氣球造型。


年前他到四川賑災,大人小孩在扣子叔叔幽默有趣的表演中,暫時忘掉災禍的傷痛;扣子叔叔信息中提到的愛與盼望,正是他們災後重建路上最需要的支持。


全副小丑裝扮的扣子叔叔在臺上演出時,常看到觀眾笑中帶淚。鄭南美戴上小丑面具,反而使觀眾卸下面具,因信息中有神的同在,觀眾在無形中被神觸摸得醫治。即使在戰區,如此奇妙的境遇也屢見不鮮。正因「神奇」的宣教經驗,他被激勵,即使小丑這角色常被忽視,宣教異象不被了解與支持,他仍堅守本位,繼續行走創意藝術宣教之路。


▲小丑造型,使許多人放下武裝,即使在戰區的帳篷醫院裡,也能傳遞歡樂。


以創意藝術得著媒體效應


鄭南美覺得宣教路上最大的阻礙與挫折,不外乎「只有他一個華人在做」,他擔心後繼無人。當然華人對創意表演事工不熟悉是個原因,但得不到家人的鼓勵也是很大的阻力。近年來許多美國教會已發展創意藝術事工,俄亥俄州蘭卡斯特城(Lancaster, Ohio)的第一聯合衛理教會,就有一個頗具規模的創意表演團隊,2 知名的柳溪教會(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也設有創意表演事工。3 多年在美國各處創意表演,在營會教授氣球造型,結識許多基督徒的創意表演工作團契,只有他是惟一華人表演工作者。「也許神安排我來做連結的工作」,他說。


近年來,臺灣、香港也有許多教會設有創意藝術事工,多數集中於敬拜團隊、音樂、舞蹈及戲劇。「我最期望的是創意藝術事工課程,能成為華人神學院的一門課程。」鄭南美語重心長地說。


「時代在改變,方法也要更新,才有果效。若不願更改,老是使用舊配方,還期待新效果,那就有點故步自封。」時下年輕人流行的電視節目充滿八卦、虛榮的資訊,電影充滿血腥、情慾的描述,電腦遊戲或漫畫書充滿暴力的設計及書寫……多數教會及父母都希望下一代持三不政策:不看、不談、不接觸。然而,當年輕人生活在充滿錯誤觀念的多媒體訊息中時,教他們分辨好壞、分別為聖,已不足夠。何不鼓勵更多人投入創意藝術的行業,以專業的態度,利用媒體、影視、藝術、表演等來傳達正確的價值觀,把聖經信息帶入日常生活,讓神的話語不再只是文字的教義,而成為3D的生活態度。

 


1. 參見Wikipedia百科網頁:http://en.wikipedia.org/wiki/Creative_arts
2. 參見第一聯合衛理教會網頁:http://www.lancasterfumc.org/creativeministries.htm
3. 參見網頁:http://www.creative-arts-ministry.com/index.html

 

 

扣子叔叔小檔案
本名鄭南美(Sam Tee),馬來西亞華僑。15歲信主,家中第一代基督徒。

1995年接觸小丑表演之後,認為創意表演有助發展兒童事工,於是立志要當專業小丑。1996年到美國小丑學校進修,從此踏上創意表演藝術之路。2002年開始在美國各創意表演營會教授創意氣球造型,宣教行蹤遍布全球各地。與妻子Auntie Zippie育有二子,目前定居於馬來西亞。

 

作者小檔案

吳信惠,文字工作者,全職媽媽,喜愛閱讀、音樂、旅行及美食。以幽默、感謝的生活態度,與先生及在大學、中學、小學的兒女,一家五口住在新澤西州。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