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期:《晨曦心影》

會說話的手指

 

文/程得惠

 

 

「妳知道嗎?」父親翹起他左手的大拇指,用右手的食指,指著大拇指上的小臉蛋又開始說話了。這個小臉蛋照例是父親事先畫好的,當他翹起大拇指的瞬間,儼如有一個小孩子立在他面前,與他對話。


「妳必須聽話。」父親表情嚴肅且神情貫注地對著小臉蛋說:「我對妳說過,書桌上的那個放大鏡是我看書時、特別是看小體字時用的,不是給妳玩的,怎麼又不見了呢?」


父親回頭看看躲在門後只有五歲的我,我紅著臉不敢吭氣,連忙將緊握著那把放大鏡的手縮到身後。父親立刻又語調溫和下來,「只要妳聽話,現在馬上把放大鏡放回我的書房,我就不會不喜歡妳了。」說著、說著,他又讓大拇指如同領悟了似的點起頭來。繼而,他壓低嗓門用另一種聲調,宛如一個小女孩的聲音說:「對不起,下次我不敢了。」聽,父親的大拇指說話了!我立刻應聲溜進父親的書房,將放大鏡放回書桌,然後又閃回父親面前。


這次不需要躲著了,因為手裡偷來玩的放大鏡已放回原處。


我如釋重負地依在父親膝前,看著父親大拇指上的小臉蛋抿著嘴笑。此時,父親的大拇指翹得更高,父親對著小臉蛋問:「妳還會去拿我的放大鏡嗎?」「我不會再去拿放大鏡玩了。」立即回應的不是父親的大拇指,竟然是我!父親忍俊不住,放下左手,摟我入懷,我們都開懷大笑起來了。


我童年不懂事時,父親就是這樣常常藉著大拇指對我說話,指教我在過失中轉回。


長大以後,這段充滿父愛、深富情趣的父女對白不僅成為記憶中鮮活的一幕,也成為我生活中默然的提醒。「你必須聽話」仍然響在耳旁,因為我知道還有一位天上的父也是如此,祂常常藉著聖經向我講話,比當年的父親愛我更甚。


*嘉言美文選自人生補羹第四盅《晨曦心影》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