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行過幽谷

 

文/簡海玲

 

▲「是神的恩典,使我們母女自此得享親密無間!」簡海玲滿懷感恩。

 

 

「妳給我站住!」


咬著牙,一路強忍著膽結石的劇痛,終於從辦公室開車回到家。老二、老三架著我爬上三樓,此時坐在客廳,目不轉睛盯著電視螢光幕的大女兒,斜過眼來望了我們一下,冷冷地拋出一句話:「痛死了最好!」接著,頭也不回地跑出了家門。


我追著奪門而出的大女兒,大聲吶喊:「妳給我站住!」我們又打又罵,拋出像利箭火球般最能傷人的話語,彼此砲轟對方,她的眼淚和不甘示弱的抗辯,也不斷反彈回來,戰況越發不可收拾,直到鄰居報警,警察登門,才告停歇。


這些,都是在大女兒進高中以後,我家常見的場景。總聽人說:「父母在孩子青少年時期是最難為的」。而我,是「父母的擔子一肩挑」,就更難上加難。常想,若要如此這般帶大四個孩子,以後的日子,怎麼熬得過去啊?

關係更加惡化


時光荏苒,日子還是一年熬過一年。然而,我和大女兒的關係,非但沒有改善,反而急遽惡化,大小爭吵一直不斷。我曾努力尋找各樣方法企圖改善,都像是扔到水裡的石頭,只能激起淺淺的漣漪,偶有不慎,甚至會引發大海嘯─受傷住院!


終於,我放棄了。她二十歲生日那天,我沒有特別為她慶祝,只寫了封信給她,告訴她從第二天起,我不會再提供她任何經濟支援,還再加上一句:「我的能力有限,已經挑不動妳這份沈重的擔子了!」


我說服自己必須如此,才有餘力走完以後的人生。因為,還有她三個弟妹的擔子我放不下。洋洋灑灑,好幾張信紙中都強調:我自認是個仁慈的母親,沒有關上大門把她掃地出門,已經很對得起她了。卻沒有想到,在當時的情境下,我如此待她,無異是火上加油;她的父親才棄她於不顧,現在,連母親也不顧她了。


2000年底,弟弟為我申請的親屬移民,排期已到,我接到美國移民局的通知後決定成行。在沒有告知大女兒的情況下辦完一切手續,我相信她兩個妹妹一定會透露消息給她,而我,也早已為自己找到理直氣壯的說辭:這是美國移民法的規定,超過二十一歲的子女就不能同行,並不是我的決定。而且,為了顧念她和同樣超過二十一歲的老二,姊妹倆在臺灣的生活,還將房子留給她們居住。又一次,我自認是個慈愛的母親,處處為她們著想,一點都沒有計較她過去的一切。

 

盛接不完的淚水


來到美國,遠離了日夜的相處,似乎一切都相安無事。偶爾週末通個電話,了解一下姊妹倆的近況,就算盡了母親的責任。我雖安慰自己「就讓她們獨立吧!」,心中那股莫名的失落卻揮之不去。


不久,因著母親和姊妹們的信仰,我接觸到一群非常有愛心的基督徒,他們使我空虛的心靈得到安慰,也帶領我受洗成為基督徒。藉著聖靈同住的感動,我這作母親的開始學會為孩子守望禱告;如此每天不間斷的禱告,讓我經歷到神奇妙的大能。


猶記2004年,我參加「基督使者協會」舉辦的單親退修會,聽到蔣海瓊老師的見證;整個故事情節歷歷在目,使我思緒翻騰⋯⋯當老師訴說她在夢中,看到女兒捧著一個面盆,盛接她們母女流下的淚水時,我禁不住嚎啕大哭起來。想想這幾年,自己和女兒,多少回刺傷了彼此的心,多少夜流下了止不住的淚!

 

饒恕除去隔閡


淚水中,我看到自己的「無知」和「自私」;當年那個只顧自己尊嚴,只想遮掩自己痛處的我,不曾想到包紮女兒的傷口;一味地想要丟掉自己肩上的包袱,減輕重擔,不曾體會女兒「被要求一夜之間長大」的壓力。多年來,我用「不在乎」的假象欺騙自己,直至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彼此傷害所帶來的隔閡有多麼深!惟有「真正的饒恕」,才能除去這莫大的攔阻。


回家後,立刻拿起電話打給大女兒,請求她饒恕我過去對她所做的一切。電話兩端,我們各自傾吐,用淚水洗淨陳舊的傷疤⋯⋯當我選擇順服天父的命令,完全饒怒她,也饒恕自己時,神就用那長闊高深的愛,使我們母女皆得了醫治。


這次以後,我和大女兒無話不談,小自家居瑣事,大至婆媳相處,她都鉅細靡遺地向我傾吐、求教。去年她寄了張母親卡,上面寫著:


「從前我們臍帶相連,
現在我們用心傾聽彼此的心聲。」
多麼美麗的話語!多麼貼心的告白!
感謝神,祂愛我,也愛我的孩子!
是祂牽引我們行過幽谷,
如今在祂裡面得享平安和喜樂!

 

 

當我意識到,過了今天就要相隔千里,更加難捨。媽告訴我,不是不帶我去,而是因為我年齡已超過限制。但是,媽仍囑咐留在臺灣的妹妹,要好好照顧我。

 

「奶奶才是我媽媽!」


在媽眼裡,我一直是個還沒長大的孩子。從小,我跟在奶奶身邊長大,直到國中才跟媽媽在一起生活。印象中的媽媽,永遠都是要求、要求、再要求!對我而言,奶奶才是我的媽媽。所有的事,我都習慣打長途電話去跟奶奶分享。


還記得,我會跟奶奶抱怨,說晚上會被凍醒,是因為媽沒來幫我蓋被;念書時,媽都不會在一旁陪我⋯⋯。諸如此類的抱怨,似乎就是我對媽剛開始的記憶。但那時還小,所以沒有太大的爭執,直到上了高中,爸爸為了別的女人離開家,我和媽的戰爭才正式開始。

 

母女形同陌路


剛開始,我並不知道詳情,只見爸跟媽一開始是爭吵,後來爸爸索性不回家。但爸爸會去學校門口等我,帶我去吃大餐、買衣服,還給我很多零用錢,讓我感到很幸福。只是回到家時,看見媽一個人坐在客廳,會覺得有點內疚。那時年紀小,不懂媽心中的苦,只知道,爸媽就是分開了嘛!


媽為了轉移生活重心,參加許多課程,很晚才回家;而爸卻一直對我很好。因此,我跟媽的關係就更加惡化,從很少對話到大聲對罵,到最後形同陌路,這段可怕的回憶,約有七、八年之久。期間,我們爭吵無數,多難聽的話都說過,我也曾多次離家出走。


二十歲之後,媽不給我任何金錢上的援助時,我更加過分;盡情亂用媽的資源,經常開兩臺冷氣用。心想:妳不給我錢,我就要浪費給妳看!現在想想,真是幼稚極了!

 

沒有媽的日子


媽帶著弟妹移民去美國後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捩點!老天爺一下子給了我很多的打擊;除了把親人帶離我身邊,又一把火燒了我唯一可以棲身的家,同時還讓我發現,交往五年多的男友變了心;傷心的事一樣樣接踵而至,當時我真的很難承受!但為了面子,我沒有回高雄投靠奶奶,帶著兒子─我的貓,一起撐過來了。


我開始工作,開始體驗生活的艱辛,就算挨餓也要養活我的貓。那時,我才明白媽的委屈和辛苦。夜深人靜,我一個人睡在火災後還沒整修好的房子裡,因為沒錢,所以沒辦法買電視看⋯⋯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覺得自己真的很不應該!多少次,我寫了寄不出去的卡片給媽,自己卻哭得泣不成聲。因為,我真的、真的很想要一個家,一個幸福美滿的家,一個有媽媽在的家─即使少了爸爸也沒關係!


我想要有家人一起吃飯,一起聊天,一起分享生活點滴⋯⋯然而,卻永遠是一個人和我的貓;病了,沒人管,病到不能出門時,只能打電話叫外賣。冰箱裡再也沒有媽留下的飯菜,那時,我才真的體會有媽的好!後來,我雖學會做飯,最大的心願卻是,可以跟媽一起在廚房做一頓可口的晚餐,跟弟妹們一起享用。

 

▲2006年12月,簡海玲專程返臺,在美好婚禮上祝福大女兒和女婿永浴愛河。

 

不再讓愛有遺憾


這幾年,我真的成長了許多,每次受到別人誇獎時,都不忘說是媽教我的。無庸置疑的,媽的確在不知不覺中教會了我很多待人處世的方法。我感謝媽媽,在我心中,她永遠是個好媽媽、好媳婦、好朋友和好妻子。


記得某次過年時問過爸,他竟承認,媽是個沒缺點的女人!這話給我很大的震撼,心想:爸是喜歡媽的。其實,我一直往一個目標邁進,就是想,如果可以做到媽的一半就夠了。也常想,她雖然失去一個男人,卻得到四個愛她又孝順她的兒女,是很值得的。


不知這是否就是媽所謂的神蹟?但我確信自己是改變了,我相信這輩子都會好好孝順媽的。我要把過去沒做到的都補足!奶奶過世後,我更知道,愛要及時!我再也不會讓這個遺憾,重新出現在我生命裡!媽,我會好好愛妳!因為,我真的很愛妳!

 

 

作者小檔案

簡海玲,2001年自臺灣移民美國,現居賓州費城西郊。育有三女一子,目前從事齒模技術工作,閒暇時喜歡與好友一起研究烹飪與烘焙食物。大女兒劉宗沛,聽說母親寫了這篇見證,也希望坦承自己的心路歷程,幫助正受同樣痛苦的親子,恢復愛與和好的關係。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