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友情

 

文/青庭

 

 

志強來美四十多年,一生勤儉,從職場退休後成立了一家公司經營小生意。如今,兒女成家立業,經濟擔子輕省許多,自己年紀也大了,就不多接生意,和老伴恩恩愛愛,相廝相守著。


想不到,以志強這樣熟識世故、閱歷豐富的長者,居然被騙,平白損失了一生辛苦掙來的積蓄,不但心疼,更愧對家人。他的忿怒難以言喻,向筆者述說以下這場親身經歷。

 

樂伸援手


2006年,公司傳真機收到一封從南非發出的信,署名本森太太。信上說,幾年前她的丈夫在辛巴威車禍中去世,留下三個孩子。因遭動亂,全家逃到了南非,成為難民,幸而有基督教會幫助,得以溫飽,而且成為基督徒。她的亡夫臨終前曾匆促交代,有一筆財產留下,可能需要國外公司幫助領取。不知是否有人願助一臂之力?


這封信引發了我的好奇和同情。一方面是她的遭遇,聽起來很悽慘;另一方面是我的父母、手足都是基督徒,雖然我還不是,然而向基督徒伸出援手,我當然樂意。


照著傳真上的電郵地址回信,我開始與本森太太交往。信中的她似乎是一位高尚親切的女士,不時訴說她的近況、兒女學習、教會活動以及生活的艱辛等,還寄來她及三個兒女的合照給我,是白人。


她自稱久為家庭主婦,歷練不足,所以託了教會一位可靠長者鍾斯博士,幫忙處理先生遺產的事。鍾斯博士是個大忙人,但行事謹慎穩重,禮貌周到。他提到本森太太必須具備外國公司未來合夥人的名義,才能合法取出丈夫的錢。只要公司老闆,也就是我,出個證明就可以。合夥資金會先匯入我的公司帳戶,以後再還給她即可。她還說,願意將財產的20%送我作為酬勞。


本森太太和我往返通信頻繁,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慢慢我了解,她的丈夫原是辛巴威的高級官員,當年的車禍很可能是一宗謀殺案。這解釋了為什麼她和子女需要逃到南非,為什麼遺產的數目是兩千萬美金的巨款。她的遭遇讓我彷彿看見,六十多年前抗日時期母親帶著七歲的我和弟弟逃難時的悲慘光景。差別是她有盼望拿到一筆巨額遺產,只是困難重重。


我一生熱衷武術,很想在美國開個武術館發揚中國功夫,苦於沒有資金。如果能拿到這20%,也就是四百萬美金的酬勞,我的夢想就可以實現了。

 

助人利己?


助人利己,何樂而不為!我答應幫助本森太太取回她的遺產,而且答應他們保密。一個複雜的過程於焉開始。先是簽寫一封信,請求本森太太作我公司的商業夥伴。交了幾百元手續費以後,隨即收到南非商業部批准的公文,我們都很興奮。沒有文字遺囑卻要取得遺產實非易事,鍾斯博士建議請一位律師幫忙,律師索費三千美金,我認為頗合常理,就將這筆款項匯給了本森太太,手續進展得很順利。


她們接洽了本森先生存放遺產的非南銀行,銀行的業務人員,尤其是副行長,非常合作,甚至撥電話和我聯絡。從電郵中,感覺到本森太太的心情越來越開朗,對我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我曾和她害羞的小兒子在電話中談話,她順便告訴我,將來計畫帶著孩子們來美國作投資移民。


不久,他們要了我在美國銀行的帳號,以便電匯。遺產快要匯出之時,不料,鍾斯博士氣急敗壞地寄來一份南非安全部發出的公文,文中記載:911事件以後,為保證外匯的金額不被用在恐怖行動上,必須預付十五萬美金的調查費和保證金,可分兩期支付⋯⋯。我手頭只有五萬美金,表示有困難。無奈本森太太苦苦哀求我這位大恩人一定要好人做到底,救救她一家人。


想到自己房子有淨值資產,可以借貸,但和老伴商量,她卻不肯,怕被騙。自信十足的我,把來往的信件公文一一交給她看,官印、簽名樣樣具備;也將銀行的網站給她看。她無話可說,勉強答應;我則把這筆借貸看為助人利己的投資,便按照指示電匯過去。


算算和本森太太、鍾斯博士、非南銀行副行長、業務員郵件來往了將近兩百封,心中有助人的滿足感,也夢想著武術館開張的那一天。等著,等著,鍾斯博士終於來信通知,錢已可匯出,進入我的帳戶了,然而,遺產是要抽遺產稅的,政府要先收到這筆稅才肯放行這筆錢,要我想辦法。


我一看,稅額竟達一百萬美金之多。5%的遺產稅並非不合理,只是對我來說,負擔太沉重。我陷入了兩難:不付這筆稅,前功盡棄,好不甘心,而且可憐的本森一家人,遺產凍結在銀行裡,未來怎麼辦?付了這筆稅呢,我就必須舉債,萬一四百萬的酬勞拿不到,必定破產,連帶婚姻都會破裂。騎虎難下,內心掙扎,害得我寢食難安,恨不得撞牆了事。不知誰能幫助我理出頭緒?

 

▲電郵或傳真機裡,常會收到類似的詐騙信件。讀者若心存警覺,不予置理,方為上策。

 

水落石出


我想起了在西部的么妹。她是虔誠的基督徒,見多識廣,也較有時間替我看看這兩百封公文信件,在我做決定以前,客觀地辨真偽、作判斷。當么妹發現這個家庭住在非洲,而且有金錢涉入以後,馬上就懷疑是詐騙。她身為基督徒,竟然質疑我的基督徒朋友本森一家人與鍾斯博士,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我堅持她看完我手上所有信件後再下結論。


她說,美國政府反詐騙網站上正警告企業界,有一種叫作「奈及利亞419」的詐騙手法,架構和我的遭遇相似。有些受騙者甚至親自到非洲去查證,結果或被殺、或被綁架、關監牢,美國的家屬又再被勒索一大筆贖金。她勸告我千萬別去南非,而且小心保密身分資料、信用卡號碼等等。我上網閱讀她提供的網頁,覺得那些受騙者的情形根本和我不一樣。我有銀行副行長合法的信用保證,滿懷感激的上百封信,有本森一家人的相片。基督徒怎麼會騙我呢?本森太太真需要人幫助,不能辜負她啊!


么妹經過幾天思考、研究後,面色沉重地告訴我,百分之九十九,這是個騙局。她分析,整個過程是集團經過一、二十年精心演練之下的詐欺事件。根本沒有本森太太這個人;相片可能是不相干的四人合照;那些電郵可能是集團成員角色扮演下的作品,甚至有心理學家居中指點。至於銀行網站,任何人都可以架設;他們告訴我的遺產所屬銀行,可能根本不存在;網頁所列電話的接聽人、副行長可能全是詐騙集團的成員;如今電腦印刷太容易了,我手上南非政府部門的公文,也可以假造。再者,他們接二連三地用些名目讓我預付了一次比一次多的錢,給我的,不過是一個空白的承諾。這和在媒體上常聽到的騙局是一致的,只不過多些花樣而已。


這才讓我從否認中慢慢清醒,相信自己真是被騙了。

 

▲「詐騙集團」是一夥人從事集體詐騙勾當,威力驚人,成了全球地下金融的龐大免稅生意。臺北某夜市賣鹹酥雞的攤販借用這名稱的諧音為名,讓路人見到會心一笑。

 

痛定思痛


天哪!這世界居然有人奸詐到這種地步!我怎麼會一步步踏入這個陷阱的?


以為交到了一家遠方朋友,他們基督徒的言談舉止,贏得了我全心的信任和珍貴的友情。他們的遭遇博得了我設身處地的同情。


只是,若不是有四百萬元的回報,我會陷得那麼深嗎?巴望那筆錢可以用來置產,實現在美國開武術館的夢想,難道有錯嗎?我是為了發揚中國武術啊!不過,我承認,在行善的動機中混入了私心。他們利用了我夾雜在友情、憐憫、慷慨中的一絲貪心,使得我幾乎傾家蕩產。一點點小小的貪念,代價居然如此之大!


懸崖勒馬,我沒有付那最後的一筆遺產稅。美國政府官員告訴我,美國的法律,僅及美國領土,無法制裁境外人士,很遺憾,不能幫助我⋯⋯。幸而我仍有退休金,房子又漲價增值,生活溫飽並不成問題。么妹安慰我說,付了一筆昂貴的學費,體認到罪惡的猙獰,人們行善的動機中,時時隱藏著惡念,後果可怕,需要主耶穌的拯救。唉,如果這次慘痛的教訓,導致我將來能在永生裡與父母兄弟姊妹相聚,焉知非福?

 

(為保護隱私,本真實故事的人名、部分細節皆已適度更改。)

 

 

作者小檔案

青庭,生於大陸,長在臺灣,定居在賓州。目前在教會事奉。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