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期:真心接納

真心傾聽傳真愛

 

文/莊芷

 

 

如果沒有妳們,我不可能這麼快就從人生最陰暗的谷底爬出來……

 

整理抽屜時,從雜物堆中滑落出一張老照片,我頓時思緒澎湃,想起那些「樂為福街」(La Vieve Lane)上的老鄰居們!

 

慌亂迷惘遇珍妮

 

依稀記得十多年前那個午後,我正踱步到前院草地前的郵箱拿信,看見住在斜對門的珍妮晃悠悠地朝我走來。她眉頭緊蹙、臉色昏灰,我關心地問:「珍妮,妳還好吧!」

 

「我不好!我很不好!」她邊嘟囔、邊抽抽搭搭地啜泣:「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湯尼搬出去住了!他說房子、孩子全都歸我,只要讓他走,因為他已經不愛我了,他的律師要我趕緊簽字,妳說,我現在該怎麼辦哪?」

 

我還沒反應過來,五呎十吋高的珍妮俯身一把抱住我,像孩子似地號啕大哭起來。我腦中一片慌亂迷惘,輕拍著她的背,卻想不出一句安慰的話,只能陪她落淚,並結結巴巴地說:「別怕!別怕!我們一起來想想,日子一定有辦法過下去的。」

 

那天,我默默地陪著哭腫雙眼的珍妮,聽她訴說滿腹傷心、委屈、與不甘,直等她上高中的女兒回到家才離開。

 

▲「驚喜派對」中,召集人吉妮(前左一)、珍妮(前左二)、作者(後右一),及其他到場鄰居喜見珍妮神采飛揚,再度出發。

 

她曾開朗與親切

 

怎麼可能?我真的無法相信珍妮和湯尼的婚姻竟然會以離婚落幕。

 

1987年盛夏,我們買了新房子,開開心心搬進「樂為福街」,成為那條街上惟一的東方人家庭。珍妮和湯尼就是第一對領著兩個女兒、帶著巧克力糖來歡迎我們的芳鄰。怎麼也想不到幾年之後,溫和有禮的湯尼會與女祕書發生婚外戀,無情地演出拋妻棄女的悲劇。

 

珍妮是個標準的大美人,高挑的身材像個職業模特兒,她有著和伊莉莎白泰勒一樣的淡紫色眼珠,乍看之下,氣質與當年轟動一時的《朝代》影集女主角琳達‧伊凡絲(Linda Evans)有些神似,她的開朗與親切,更成為聯絡鄰居間各類活動的主要人物。

 

在中國人眼裡算得上「虎背熊腰」的我,在那些鄰居婦女們當中卻是年紀最輕、個頭最小的一位,所以她們都把我當做「小妹妹」。後來生孩子時,珍妮還發動鄰居們為我辦了個「嬰兒歡迎禮」(baby shower),至今仍記得那份溫暖與感動!

 

真心傾聽來愛她

 

雖然珍妮心中掛著串串因遭遇背叛帶來的傷痛與失望,也只能無奈地簽字離婚,我除了為她難過,卻不知道能為她做些什麼、或對她說些什麼?但偶爾遇見她,總會和她熱烈擁抱,聊聊近況。

 

約兩、三個月之後,有天接到正對門吉妮打來的電話,說她正計畫邀幾位沒上班的鄰居婦女,為珍妮辦一個「驚喜派對」,慶祝她四十歲生日,我欣然答應。一週後我們在吉妮家午餐相聚,飯後在蛋糕上為珍妮點上四十隻小蠟燭。她耐心地把蠟燭一一吹熄,看了看我們,微笑著說:「謝謝!如果沒有妳們,我不可能這麼快就從人生最陰暗的谷底爬出來,雖然現在還是常感到難過,但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她慢慢拆開每樣禮物,不停地向大家道謝,眼中泛著淚珠說:「剛知道湯尼要拋棄我的時候,簡直快崩潰了,成天以淚洗面,整顆心如刀割,傷痕累累,好痛、好痛!我的自尊被殘酷地踐踏,心裡又恨又怕,怕面對自己,更怕面對妳們這些多年的鄰居。」

 

「謝謝妳們總是一見著我,就陪著我哭、不斷地聽我抱怨。妳們或許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有多大的幫助!」珍妮表情認真地說:「我媽擔心我會得憂鬱症,多次陪我去看心理醫生,結果連心理醫生都訝異我奇蹟式地恢復。妳們這麼關心我,讓我能感覺到妳們是用真心、用傾聽來愛我。這種愛,有起死回生的作用,是一種力量、是一種醫治。我決定不再哭了,我要換個態度來過日子。」

 

神采飛揚再出發

 

那天,珍妮說這話時臉上流露出的神采,像一抹充滿希望的光芒,灑落在我們每個人的心間。

 

後來珍妮積極考取本州的教師資格,並進入教育職場、重新出發。生活雖不似從前優渥富裕,但也十分平穩充實。

沒過幾年,我們搬離了「樂為福街」,也在忙碌中與老鄰居們失去了聯繫。

 

雖然這張攝於1994年的老照片,早已成為我五彩繽紛生活回憶中的一個小角,但是珍妮那天語重心長的那些話,說的那幾句話,猶言在耳。如今,「有真心、有傾聽,就能讓人感受到愛」成了我與人互動中隨時的提醒。

 

 

作者小檔案
莊芷,生兒育女之後發現孩子實在好玩,便成了家庭主婦,並偶爾以寫寫小文自娛。現為「亞省時報」特約記者,兼寫「新新心眼」專欄。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