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文化實務營】戲劇營綜合報導

還原一個真實的我——踏上戲劇事奉的路

 

文/程耀曾

 

▲戲劇營成果展上,師生自編、自導、自演的生活小品,博得觀眾熱烈的掌聲與喝采。

 

「表演藝術不同於其他藝術;演員是以『自身』作為創作的手段,臉、五官、形體、思想、感情就是工具。演員掌握了這些,就像音樂家掌握樂器,文學家掌握筆墨一樣。」


戲劇營慎廣蘭老師,畢業於「北京戲劇學院」,不但有多年舞臺及銀幕的經驗,且演而優則導,將融會貫通後的理念,在去年8月17日至21日的戲劇營中傾囊相授:


「一切的創作源自於生活。演員必須留意生活細節,來揣摩表演的動作,但舞臺又不完全等於生活,演員需要通過一系列的『好像生活一樣』的動作和表情去揭示人物複雜的內心,刻劃人物的性格。」

 

▲敬虔愛主且具一流專業水平的慎廣蘭老師(右起第五位),率領同學歡喜踏出戲劇事奉的第一步。

 

表演這門藝術─理論,觀摩,實踐


課程開始,老師先介紹一些精選電影和連續劇片段,引導我們觀察演員細膩的肢體語言。接著便讓同學們以「進門出門」為題,自編自演無道具的啞劇。


結果,光是一個「進門」的動作就全體不及格!有人開門時,門把高及胸前;有人五指神功,不用把手或鑰匙,直接推門而入;更有人穿門而入,成了「隱形人」!種種「穿幫鏡頭」,一經老師點出,大家都笑得人仰馬翻!


演員的動作一定要逼真,一點點細微末節都不可放過,比如拿起一個盛滿水的壺,它有重量,演員的動作與肌肉都需要表現出變化。戲劇本身雖是虛構,但演員的任務就是要讓觀眾信以為真。


慎老師一再地提醒,「還原一個真實的我」。千萬不要形式化,不要做作。如何還原?如果戲劇創作的工具就是「自己」,那麼要先被神得著─將神當初所造的「真我」從罪的束縛中解放出來,演出來的戲才能帶出神的能力!

 

畢業公演─「生活小品」


戲劇營最後一天,十二位同學準備了五段獨立的「生活小品」作為「成果展」 。


短短兩天半,五個小組自編、自演,在慎老師的指導下,段與段之間自然連貫,不露痕跡,沒有冷場。可見導演的功力是多麼地重要!最後擺上舞臺的雖非滿漢全席,卻與兩天半前的啞劇,不可同日而語!


事實上,直到公演當天下午,所有的演員還心中惴惴不安,但在上演前,全體手牽手禱告,向愛我們的父神交託,從說「阿們」的那一刻起,個個就像吃了定心丸,與排演時判若兩人,甚至即席加上了創新逗趣的台詞!


觀眾在台下也開懷暢笑,盡情鼓掌!及至末了,全體演出者以個別及合聲的方式朗誦出詩集〈蒙愛的人啊,讓我們去愛〉,為這一場舞臺劇畫下一個美好的句點。

 

戲劇事奉之路與你有約


慎老師曾講述演舞臺劇與拍電影的不同:電影演員如果不合導演的標準,還可以不斷重演(NG. 只是耗費膠捲罷了);舞臺劇則不然,演員一旦上臺,演好演壞可就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既然演戲這麼辛苦,那是什麼動力激勵這些演員鍥而不捨地演下去呢?」同學們好奇。


答案是「名」與「利」。「成名」永遠是人性的渴望,更何況,成了明星之後,還可帶來超人的財富呢!但我們這一群參加戲劇營的同學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心願;不是在舞臺上過癮,不是想當「明星」,而是背負了一個長遠的使命:將戲劇藝術「還原」,為神所用!


我們都是神國度裡的資源,劇場就是神分派我們事奉的園地,一但委任下來,只有義無反顧。因此同學們彼此相約:在未來的一年中記錄下神在我們生活中的片段(靈修小品)。等到明年再相聚,演出題材定更為豐富。

 

 

作者小檔案

程耀曾,文化實務營的新兵,雖已逾知命之年,仍為神新開的寫作之門興奮不已!目前在俄亥俄州某銀行做電腦工作,但喜歡看歷史連續劇,遊歷史古蹟,並喜歡說話、演戲、打球。近來愛上神學課,接受天上老爸的「再教育」。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