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二十年了!

 

文、供圖/張陵兮

 

 

「媽咪!妳為甚麼要作牧師呀?」


兒子對我說:「在餐廳裡,從洗碗的做起,只要肯努力,付出代價,二十年也做到經理吧!但是牧師,要求工作經驗、工作範圍之廣,時間、服務,跟待遇不成正比,還要經常受氣、挨罵!為甚麼妳還要當牧師呢?說老實餂,我服務了許多傳道人,妳是少見有才幹又拼命去做的女牧師,那麼一口流利的英語許多外國人都難比得上……。媽咪,為甚麼不做別的工作呢?」


「仔!唔係我要作牧師呀!做唔來㗎!(兒子!不是我要作牧師!我作不來的呀!)是上帝的呼召,否則怎可能在美國教會工作二十年呢?」

 

▲永不言退的張牧師,仍然去醫院當義工服事病人。


是的,這一路走來我揮不掉滿眶熱淚,珍惜每個煎熬生命的課程,歡歡喜喜地去面對每一天。這二十年我體會到幾件事:


1、神賜給足夠的勇氣去面對挑戰:性別歧視在自己人中間尤甚,不少信徒抗拒女人牧會。但上帝藉教會、制度、評核並相關事宜,接納我成為德裔教會的英文牧師,同時受聘為信義會醫院院牧來服事急症病人。這使我有傳福音的自由,可以藉不同管道服事居民—為很多人打免費預防針,舉辦五十餘埸免費9‧11安撫音樂會及六次與大學生對唱音樂會,還舉辦了街頭教會聯合活動,耆老服務等十六載等。


2、忠於神的呼召,堅持聖道聖禮的聖經原則,學習在張力下盡忠!
不按本子做事的人不少,怎麼才能維持井然秩序去執行牧師牧會的責任昵?感謝許多在路上陪伴我的屬靈偉人,感謝牧者的指引及鼓勵。記得若干年前有區會推薦Brooklyn某英文報紙來專訪我,談論有關教會對待同性戀的議題,我又驚又喜,害怕自己失去立場,虧損教會及神的榮耀。我請教牧長並恆切祈禱後才回應那個三小時的專訪。事後,當我獨自在辦公室內,看到那幅Here I Stand的馬丁路德畫像,大哭起來—不是怕自己的立場與主教或他人不同而可能被開除,而是上帝賜給我勇氣和智慧向記者和祕書講了三個小時的福音真理,他們不但沒有跑開,還邊說邊問完成這個任務!


3、學習如何以耶穌的愛去接納與自己不同的人,無歧見地去服事並愛護。我自小就怕陌生環境,神藉教會制度拓寬我,讓我接觸不同的人:監獄裡的囚犯、愛滋病患者、白人、黑人、印地安人、亞洲人、難民、移民……。或貧窮或富貴,知識份子或村夫小民,不但豐富了我的人生,更擴大了我的事奉範圍。尤其是看到別人無奈地躺在急症病房的病牀上等急救時,我卻可以在極有限的情況下,成為幫助別人的橋樑!我學習到如何去珍惜身邊的每一個人,不僅傳道也要行道,給那些尋求協助者一把力而不期望回報!能有這樣的機會,是神賜給我的福氣。


感謝天父賜給我一生,我要好好用每一天來為主而活!生命有限,要做的工作很多,求主的無限彰顯在我這有限的傳道人身上,讓別人看到耶穌。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