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祝福

──訪問前衣廠作業員周佩良姊妹

 

採訪/林敏雯

 

▲周佩良姊妹操作此台昂貴的電腦釘鈕釦,以完成西裝上衣製作程序。

 

1992年底,一個寒風刺骨的冬天清晨,我懷著一顆忐忑的心,微微顫抖的手舉起掛在脖子上的工作識別證,向警衛點點頭。他仔細看了看照片上的人頭,又朝我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終於咧嘴露出溫暖的笑容,「第一天上工啊!」就這樣,我踏進了PBM西服工廠,也踏進一段衣廠作業員的生活。

 

隨時的幫助

 

那天早晨,我沒有搭電梯上二樓的工作間,反而選擇拾級而上,希望能爭取到一點點安靜的時間。今天會遇到什麼樣的人?工作會不會太難、太複雜、太無聊?同事會不會排斥我這個中國人?最重要的,我的體力是否承擔得了?在開車到工廠的那三十分鐘內,這些問題已經在我腦海中翻攪。現在該放下憂慮,尋求幫助了。


「神啊!求你賜給我足夠的力量。」


神真的聽了我的呼求,讓我在第一天的工作中,沒有遇到什麼大困難。更讓我在往後的八年半裏,常常得到祂隨時的幫助。原以為來衣廠做工,面對的不過是一件又一件的衣服。沒想到,神讓我得到許多的人的關懷和愛心,也有機會和他們分享神的恩典和慈愛。我相信,當我為神擺上所有,神的祝福就更多。


在台灣生活了三十多年,執教於景美女中,先生擔任中央廣播電台的編譯工作,一家人處於安定舒適的環境中。但是先生一直希望能出國,擴張眼界;剛好有個機會,就移民到非洲的利比亞。後來,輾轉到了美國,想想孩子們還需要很多的照顧,就決定先放下工作的念頭;待孩子們都成人自立了,我透過所屬「南澤西中華基督教會」裡一位弟兄的介紹,進入了PBM西服公司,做釘鈕釦的工作。

 

衣廠福利

 

座落於美國賓州費城富蘭克林大橋(Franklin Bridge)下,已經有六、七十年的歷史的 PBM,當時雇用了約六百名員工,在一棟三層樓的工廠,進行西服上衣的剪裁、 縫製 、和品質檢驗。成品按等級,或運往平價商場出售,或送至紐約第五大道 (Fifth Avenue) 的時尚區,更有極品是飛往義大利。


釘西服前排鈕釦這個工作,是整個製作過程中最後 一道手續,也是品質等次的關鍵。不論是三個、四個、六個、八個釦子,各個位置 精準,釦子和縫線的顏色也必需絲毫不差,甚至釦子是否釘透襯裡也有講究。


有些人對衣廠,還持有血汗工廠(Sweatshop)陰暗、超時工作、剝削勞力等等負面印象。但在PBM,射透四周玻璃的陽光,天花板上的燈光,照亮了二樓工作大廳。強力的空調系統,將整個工作區的溫度控制到最舒服的程度,冬暖夏涼。工作時間由早上七點半到下午四點,中午有半個鐘頭午飯時間,早上、下午各一次點心時間。除非需要加班,不然管工們四點一到就催著大夥兒收工,頂多延遲四十五分,就一定要我們回家。


工廠的福利制度,是吸引我樂意在此工作的重要因素。除了固定的工資和醫療保險,每年在冬、夏兩季各有兩週的休假。


當時的時薪是十二元左右,週末或是超時加班,還可以拿到十五元,比起六元一小時的最低工資,算是不錯的。每逢情人節、母親節、父親節,公司會贈送些小禮物。最讓我感到興奮的,是一年一度的西服拍賣;往往一套定價三、四百元的西服,就能以二、三十元買到,我甚至還買了幾套送給牧師呢!


至於工作本身,可說是一點也不費力。釘鈕釦可不是一針一線地「臨行密密縫」,而是完全以電腦作業,所以成品規格才能精準、一致,產量才能大且快。


我在三個禮拜的訓練後就能熟練操作,又期許自己盡心盡力做到最好,因而得到品管檢驗員和管工們的稱讚;甚至是要送往紐約展示,代表本公司西服製作水平的獨一樣品,大都交由我來釘鈕釦。八年半來,除了因為趕著出貨,心裏壓力大;不然,還從未有什麼眼力退步、腰酸背痛的抱怨呢!


我患了先天性造血功能不良,一直有貧血的現象;開始這份工作時,我實在不知道自己的體力是否能夠撐得下去,每天都求神給我足夠的力量。沒想到我的健康情況竟然進步,臉色也紅潤。或許是生活規律,飲食正常;我更相信是神應允了我的禱告!

 

異國情誼

 

我和同事們和睦相處,像個大家庭一樣,也是神的恩典。老闆是猶太人,不定時地會到各個部門看看,和員工們聊聊,非常親切;義大利裔的總管和我的直屬管工,也都非常為員工著想。只要是我完成一件身負重責大任的「樣品」,他們會特別過來擁抱我,懇切地向我道謝。


有一次我生病發燒,三天沒上工。管工還特地打電話來問候,要我去看醫生。他知道我是基督徒,更說要為我禱告,讓我好感動。


公司裏很多天主教背景的西班牙語裔(Hispanic)和義裔員工,我們常以「願神祝福你」來彼此問候。他們敬畏神,對人誠摯,工作認真,是我的榜樣。


和我特別親密的是兩位檢查員喬絲芬(Josephine)和芙蘭希(Frances)。見了面會熱情地打招呼,或擁抱,或親吻。在盛產的季節,芙蘭希總會提著一籃自家種的,再新鮮不過的青皮無花果來送我;她們又常邀請我參加義裔員工的慶生會,把我當成家人。我發現義大利人和咱中國人挺像的,他們聚在一塊兒時也喜歡吃吃喝喝,炒飯的味道也相近,我最大的發現是:他們也愛吃牛肚!

 

撒下福音種子

 

衣廠裏也有約一百多名的華人員工,來自大陸、香港、台灣,休息時間便在一起聊聊。雖然在美國生活了這麼久,但是能聽到鄉音,總是倍感親切。和她們熟悉了,也有機會談到信仰;從她們頸項上戴的佛像、護身符可以看出她們佛、道的背景。聽了福音的反應,有些人是乾脆回絕,也有些人顧左右而言他,還有一些主動向我借福音刊物回家看(我則告訴她們不必還了)。


有一對南京來的夫妻,和我們夫婦倆兒挺有來往,我們還曾經應邀去吃他們拿手的餃子。後來斷了聯絡,不過我們仍將每一期的《中信》雜誌寄給他們。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反應,我仍相信,聖靈能感動人心,結果是在神的手裏。


華人員工的流動性大,有些是因為在訓練期之後,仍然不能獨立操作而被解雇,也有很大部分是換到華人衣廠工作。因為華人衣廠的報酬是以現金支付,而且工作時間可以延長,如此到手的工資也就相對增加。所以常有才認識的同事,怎麼沒多久又不見了。


我常常求神讓我和她們相處時,以我對她們的關心、對工作的盡心,和對福音的熱心,成為她們認識神的管道。記得來自上海的小韓(化名),當我找機會以聖經裡的話來鼓勵她,關心她時,就像撞上一堵牆,遭到拒絕、逃避。明知她排斥的心態,我卻不願意就此放棄,誰知道她什麼時候離開PBM,什麼時候才能再聽到福音呢?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小韓後來的確離開了公司。


九○年代後期,一股休閒風吹進大小企業。原是一週一次的「週五便裝」(Casual Friday,每逢週五可以著便裝上班,不需要穿正式的襯衫或套裝),漸漸延伸至「每日便裝」(Casual Friday),導致西服的需求銳減。


PBM終於在2001年結束在費城的生產,將工廠往墨西哥和東歐遷移。我也必須對喬絲芬、芙蘭希,還有許許多多的異國「家人」道別。心中雖有不捨,但是神教導我要數算恩典。在這三千多個日子裏,無論是經濟、健康,甚至是與各族裔相處的經驗,都有神豐富地祝福。

 

意外的驚喜

 

PBM的工作結束了,我也開始人生中的另一個季節,安排每天參加查經、禱告等聚會,有更多的時間服事神。在費城的「信望愛教會」常舉辦一些特別的聚會,邀請一些知名的牧師、學者主講,我和先生很喜歡這些專題講座。那天,我們也是抱著學習的心去參加,但是神卻為我們預備了一份驚喜。


聚會中場的休息時間,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穿透四周的嘈雜,「周姊姊!」我回頭一看,一張白淨的臉上,帶著溫柔的笑,但是眼裏卻隱隱閃著淚光。我大大地吃了一驚,是小韓!


「妳怎麼會在這裏?」


「這是我的教會。我和我的愛人都信主,受洗,成了神的兒女。」


原來在她離開PBM之後沒有多久,先生丟掉了工作,父親也在這個時候中風。就在人生的低谷,小韓回想起我曾對她說:「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於是來到住家附近的「信望愛教會」,開始尋找我曾向她介紹的神。當然,神應許「尋找就尋見」(參考馬太福音7:7),現在夫妻倆同心事奉敬拜神。多年前所播的種子,在神的澆灌下,成長,茁壯。

 

在PBM衣廠工作這麼多年,我得到許多豐富的人生體驗。但是看到不僅是一個,還是兩個生命的改變,這更是出我意料之外的祝福。

 

 

記者小檔案
林敏雯,年少時的嗜好──彈琴和寫作,如今都用來服事神。現居南佛州,專職「相夫教女」。

 

KRC消息

夥伴活動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