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盪於天地間的吶喊

 

文/殷穎

 

 

基督在十字架上最後的吶喊,
震顫迴盪在天地之間,

所喊出的每一個字,都是語音的最高分貝……

 

二十世紀挪威表現主義大畫家孟克(Edward Munch, 1896-1944)的作品《吶喊》(挪威語Skrik或可譯為《尖叫》),於2012年5月由彼得‧奧爾林收藏的版本在紐約蘇富比(Sotheby's)拍賣市場中,以一億一千九百九十二萬多億美元落槌,創下藝術品拍賣的最高紀錄。


孟克一生的畫風數變,由自然派而印象派,再以表現派繪出了在美術史上價值最高的《吶喊》,孟克創作的《吶喊》系列計有四幅,分別畫成於1893年(兩幅)、1895年與1910年,在蘇富比拍出的畫作是以粉蠟筆畫在硬紙版上的作品。其餘三幅曾多次失竊再尋回,現收藏於奧斯陸博物館。


孟克的四幅《吶喊》在不同時間內描繪人性深處的苦悶、恐懼、掙扎、痛苦與死亡等情緒,在藝術界享有盛名,名氣僅次於達文西的《蒙娜麗莎》,其作品在二次世界大戰中險些被德國納粹毀滅。


孟克的《吶喊》喊出了人性由靈魂深處被撕裂的痛苦,喊聲迴盪於天地之間,這種聲音會壓縮甚至消弭所有人間的歡笑。而「我真是苦啊!」則是保羅代替全人類所發出的吶喊,由亞當傳承下的「原罪」苦果所醞釀出來的聲音。聽,以下是人間的幾聲淒楚與無奈的「吶喊」:

 

▲以一億一千九百九十二萬多美元落槌,創下藝術品拍賣的最高紀錄《吶喊》一圖。

 

約伯無聲的吶喊


約伯記在舊約聖經中的地位特殊,因既不能確定約伯所處的時代,又不熟悉此書的作者,但約伯卻是公認「義人受苦」的代表人物,他的突然出現,充滿了戲劇性,此書也是以戲劇的形式呈現,其中有許多場景相當讓人難以了解。譬如撒但居然能在神面前出現,並多方控告約伯,此亦為約伯受苦的原因;神也多次為約伯的義背書,並肯定:「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約伯記1︰8)


經過神的批准,撒但可以攻擊約伯,試驗他對神的信心;撒但使約伯遭天災與人禍,失去一切所有,其中包括他的兒女,最後又攻擊他的身體,使他由腳掌到頭頂長滿惡瘡,讓約伯身心交瘁,但他始終未放棄對神的信仰,並不以「口」犯罪(參考約伯記2︰10),約伯雖不以「口」犯罪抱怨神,卻開口自怨自艾,詛咒自己的生日(參考約伯記3︰2-26)。


約伯的自我詛咒是十分惡毒的,他表示自己根本不應生在世上,寧願在懷胎之日滅沒也不生在這世上,這種心情與昔日蒙恩的歡愉生活相比,有著天壤之分,約伯不敢以口犯罪,抱怨神,只能詛咒自己;以後再由他的三位老友分別登場,嚴厲地批評約伯,由第四章到第三十七章,以長達三十四章的篇幅與三友展開唇槍舌戰,約伯卻仍堅持自己的義:「我斷不以你們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約伯記27︰5)


我們可以讀出約伯心中的不平與憤懣,他雖不敢以口犯罪,直接對神表示不滿,但他心底的吶喊卻似隱藏的火山,隨時可以爆發。但約伯的信心與宗教修養,在當時的世代以及後世均無其匹,在敗壞的人性中極為少見;他最後終於得到神的平反,控告他的三友,均為神所譴責,而約伯隱藏在心中未從口中爆出的吶喊,讓我們想代替他喊出來,以申張被抑壓的人性中的「正義」,這種無聲的吶喊,神應已聽見。


但人性的「正義」較之神的公義,如螢火之比日月,當神出聲將約伯由井底之蛙的憤怒中提升到天上時,這種無聲的吶喊,便自動消失了。「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約伯記42︰5)人性無聲的吶喊便在風中消散了,約伯的滿腔憤怒也被神的恩典澆熄了。


在約伯以後數不清的信徒、門徒、使徒與聖徒,都曾經滿腹牢騷,滿腔怨懟,但不敢以口犯罪,但罪的萌芽卻在心中隱藏,同樣也會面臨苦難的鍛鍊,再經歷神豐滿的恩典,將埋藏在心中的鬱結澆熄,使怨懟轉為感恩的心聲。

 

▲約伯雖不敢以口犯罪,直接對神表示不滿,但他心底的吶喊卻似隱藏的火山。

 

由地獄中發出狂妄無知的吶喊


「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吧!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裡,極其痛苦!」(路加福音16︰24)


許多崇拜亡靈的人,相信人一旦離世,便具有某種屬靈的能力,後代子孫崇拜先人亡靈,便可祈求逝去的祖先保佑後代,這種傳承至今仍在,但由基督在這裡提到的陰間財主,便揭開了此一迷信;在陰間的亡靈不但不具有保佑後代的能力,且因生前的罪惡,死後陷在火焰中受苦,連自身都無法保全,甚至連討取指頭尖上的水滴都不可能。亡靈雖到了陰間,其生前的行為習慣與一切恩怨情仇都不改變,財主也將他生前的一些陋習都一起帶到陰間,動輒要人「打發」手下辦事,氣指頤使,趾高氣揚,雖在陰間受懲罰,也難改掉。


財主第一個請求無法達成,立刻提出另一請求,仍要求亞伯拉罕「打發」拉撒路去辦事,這次是要拉撒路以死而復活之身去勸他的五個兄弟改過遷善,以免日後也陷陰間苦境,看起來財主還頗具「愛心」,但要救的只限自己的血親,不及他人,但這個請求亦為亞伯拉罕駁回,他便抗聲力爭:「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裡復活的,到他們那裡去的,他們必要悔改。」(路加福音16︰30)這位亡靈財主生前盛氣凌人,死後也蠻橫無理,居然反駁祖宗亞伯拉罕的話,「不是的」,此人真是「死不悔改」了。


他在這裡發出的吶喊是自私、虛妄、自以為是的;生前他一呼百諾,不用吶喊,發命令就好,死後受制於陰間的火焰之刑,仍無絲毫悔改的心意,不禁令人浩歎,財主的固執荒謬,正如猶大書11節所說的:「他們有禍了,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財主的靈魂早已滅亡了,他無論怎樣吶喊,也無法改變在陰間的永遠滅亡!

 

保羅身靈交熾的呻吟與吶喊


基督救贖的恩典傳承到保羅,在信仰的根基上有了突破性的進展,由口傳的見證進深到神學思維深邃的層面;保羅在羅馬書中討論人心深處日夜交熾且相互矛盾的兩條律;他痛苦地表示:


「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若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原文是人),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7︰18-24)


「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簡明聖經》譯作:「我是一個多麼悲慘的人哪!誰能救我脫離這個(隱藏在罪惡本性裡)一定要死亡的身體呢?」保羅的這一聲吶喊,代表了千古以來與萬世之後一切亡靈與生靈的心聲;他首先揭示了人的本性(即罪性)在內心所造成的無邊無際,難以遏止的巨痛。


自人陷於罪中之後,接連經過兩次的天災大毀滅,洪水與烈火,但一代人被淹死,又一代人為天火焚滅,罪卻仍然向下傳承,因為人犯罪的基因(原罪)無法根除,這其中有一些人願服膺天命,如亞伯拉罕、約瑟與歷代先知,但皆為極稀有的少數,而大部分的人都在罪中滅亡,所以慈悲的神要拯救淪亡的人,便須擬定一個妥善的救贖工程,因此這位救贖主的彌賽亞必須以人的肉身來到世間,親自釘在十字架上,以代替人的罪,才可徹底將人的罪孽洗淨。

 

▲保羅心中的吶喊,代表了千古以來與萬世之後的一切亡靈與生靈的心聲


使徒保羅寫羅馬書時,基督的十字架救贖工程已經完成了,人只要相信並接受基督為救主,便可以由罪中脫身,保羅寫這封書信時,也早已接受了基督為救主,並為基督宣揚救恩了;他在羅馬書第七章的見證是追述他在罪惡中掙扎及經歷身心煎熬的痛苦;這種內心的衝突,人人都有,保羅只是作為受難的代言人,由他的口中發出吶喊而已。


保羅形容這種內心的煎熬,以難產婦人的呻吟痛苦相比擬,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在自己心裡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有古卷作:人所看見的何必再盼望呢)?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羅馬書8︰22-25)


保羅在羅馬書中喊出人性掙扎的痛苦與困惑,也說出了「天命」(神的律)與「人性」(肢體中犯罪的律)尖銳對立與內心被撕裂的痛苦,面對這「天命」與「人性」的糾結是人與生命俱來的,保羅提出這難題,其實早已經解決了,他在羅馬書末後、七章25節說:「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個難題完全解決了嗎?且慢,在第八章中他持續討論:


「因為隨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因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屬肉體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歡。如果神的靈住在你們心裡,你們就不屬肉體,乃屬聖靈了。人若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基督的。基督若在你們心裡,身體就因罪而死,心靈卻因義而活。」(羅馬書8︰5-10)


照著人罪惡的本性(即「人性」)生活的人,心裡總是想著罪惡本性的事(《和合本》譯為「隨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然而服從與體貼,還是要人自己拿主意,「服從」與「體貼」也都在一念之間,而這一念,人若靠聖靈的感動與引導,便能出死入生得到生命與平安;若拒絕聖靈的引導與感動,便只有死路一條了。

 

代罪羔羊在十字架上的吶喊


「以羅以,以羅以,拉馬撒巴各大尼!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馬可福音15︰34)「耶穌大聲喊叫,氣就斷了。」(馬可福音15︰37)這是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最後的嘶喊,何其沉痛,何其無奈!天地為之黑暗,殿幕為之撕毀,磐石為之崩裂,已逝的聖者們突破墳墓,奔走於市(參考馬太福音27︰51-53),這是創世以來的大事,作為神子的基督竟然死了!而且是在殘酷的刑具十字架上痛苦地死了,天地自然要為之同悲!


主被釘前夕在客西馬尼園的祈禱,是主心靈痛苦之最,而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則為基督肉身痛苦的極致,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五、六個小時之後,體內的每一滴鮮血,幾乎都流盡了,口渴到極點(祂說:「我渴了!」)已力竭聲嘶,但祂還是用盡所有的力氣喊出了問天的吶喊,因為主這時已暫時失去神的同在,祂感到可怕的孤獨無依,失去了一切神的支持,祂在天地之間孤伶伶地懸掛在十字架上,因為受刑被殺的羔羊,此際是世間最大的罪人,祂背負了古往今來一切人類的罪擔,既污穢又悖逆。


基督這個代罪的羔羊,身上堆積了數不清的律法所嚴禁的罪孽,這都要以祂的血與死來償還,聖潔的神此時掩面不看祂的愛子,正因為基督是一個罪人中的罪人,罪惡必須以殘酷的死來償還,這才是神離棄基督的原因。


基督在十字架上完成了「天命」的要求,代表古今一切亡靈與生靈,將「人性」中的罪孽徹底釘死,完成了律法所有的要求,也完成了人類所需要的救贖,達成了祂道成肉身的目的,基督以死寫下了罪的句號,揭開了救贖的新頁。

 

基督在十字架上最後的吶喊:「以羅以,以羅以,拉馬撒巴各大尼!」(基督不是用祂日常習用的亞蘭語,而是用希伯來的母語喊出,也貫徹了神對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承諾,以基督之死開啟地上萬族都因祂得福的希伯來諾言。)這吶喊,迴盪在天地之間,所喊出的每一個字,都是語音的最高分貝,祂要震醒天地間一切罪人的心靈,讓大家一同俯伏在十字架下,承受主寶血的恩惠。

 

 

作者小檔案

殷穎牧師,酷愛文學、大自然及謳歌創造主的文字工作者,也是編輯人、出版人及傳播工作者。曾任教會新聞周刊企編及社長,廣播、電視節目製作人與行政主管,並牧養教會二十餘載。著有《歸回田園》、《心靈的苦杯與饗宴》、《石頭的誘惑》、《耶穌的腳印》、《十字架下的沉思》等多本作品。

 

KRC消息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