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碎渣兒的婦女

 

文/章愛琳

 

 

捕捉契機

 

在我居住的H城中,過去十年從某個南亞國家來定居的M民(穆斯林族群)人口有雙位數字的增長。由毫不顯眼的小群發展至今,每一區都有他們的蹤影!

 

就在四年前,神藉著馬可福音記載的非尼基婦人信心的言語—「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們的碎渣兒!」感動我放下神學院教學的工作,投身去關心他們。因著天時(他們生養眾多,遍佈各區的時候到了)、地利(H城是他們嚮往移居的國際大都會)等因素,「南亞裔事工」就此破繭而出。事工在 H城三個M民密集居住的其中兩區進行,原因有三:一是這裡各種資訊容易流傳,二是這兩區的M民人多勢眾,三是這兩區的M民需要也很多。

 

走進群體

 

面對禾場上漸增的莊稼,我們一面安排以兩個人為單位的小隊上門探訪,一面招募中小學課輔義工,再從義工中培訓有心投身關心這群M民的人。至今受過培訓者約有三十人,穩定參與服事者有十人。我們相信從基礎做起,與探訪對象建立感情的重要性遠超過舉辦大型活動或興趣班。因為H城的政府及非政府社會服務機構在這方面已經百花齊放,我們無需錦上添花。

 

走進H城一座殘破的舊樓宇中,就會見到一個個蒙頭的婦女,拖著兩、三個孩子趕著去學校。在學校門口,她們來去匆匆的身影在接孩子放學後,很快就消失在人群裡。要看見婦女聚集在公園前閒話家常,常是週末深夜九點以後的事了。

 

M民婦女只有在週六、日的夜晚,當孩子和丈夫不用上學上班、並且完成所有家務的時候,才有自己的「自由時間」。那是她們可以最放鬆,最能高談闊論而不會被人批評失儀的時刻,因為是在深夜中進行。然而這樣漆黑的夜晚,常是我們與這些婦女「面對面」的最佳時機。一般來說,丈夫不容許她們這樣做,因此我們把這樣珍貴的機會看成是神賜給我們可以發展多元事工的寶藏!

 

揭開面紗

 

M民婦女在男性主導的家庭中,身心靈受到極大的壓制,她們多半活在「矇蔽」中。無論受了多少委屈,她們總能夠想到一些「大」道理來說服自己,如此「委曲求全」是應該的。有婦女因丈夫不肯申請政府提供的住房,全家需要承擔昂貴的租金開支,即使在這樣經濟窘迫的情況下,她仍然能說:「既然宗教規條要求妻子順服丈夫,我會毫無怨言聽從他,因為這樣做可以上天堂。」再者,60%的家庭因丈夫收入低、孩子數目多而生活在貧窮中。婦女們也就這樣「順其自然,忍氣吞聲」。

 

此外,M民婦女們與眾不同的衣著打扮,常使本地人對她們有意迴避,或投以異樣的眼光。其實無論男女,M民在 H城皆受到相當程度的歧視,因為本地人普遍認為他們會搶去自己的飯碗和社會資源。

 

另一個在M民中常存的遺憾是:M民婦女多半因盲婚啞嫁而早婚,但因宗教文化傳統的束縛,不能避孕,所以年紀輕輕便已兒女成群。繁重的家務天天壓在肩頭上,弄得她們多數百病纏身,三十多歲就因膝蓋痛而舉步維艱、因脊骨疼痛而強忍,提早老化的處境,令人唏噓。

 

為使這些軟弱的M民婦女得到合適的健康治療,我爭取到醫院陪診,了解醫生的立場,幫助婦女們突破心防,安然就診。如此也打破我們之間非親非故的隔閡,讓她們感受到本地人陪伴的溫暖。

 

因為M民丈夫被認定是家中惟一的經濟支柱,M民婦女不能隨意拋頭露面工作,不能獨自外出,沒有自由認識身邊的人,更遑論學習H城當地的語言。因此她們缺乏與外界接觸的機會,以至於被社會邊緣化。由於丈夫和孩子因工作或上學都學會了本地話,M民婦女不由自主成了被丈夫甚至子女轄制的一群。經濟上完全倚靠丈夫,對社會資源毫無認識。

 

我們就抓住她們獨自在家的時候,教她們廣東話,讓她們盡訴心中情。同時,我們的事工團隊也積極給予M民婦女多種生活中實質的幫助,包括提供二手傢具電器、免費短期食物供應、安排家庭戶外活動等等。因為這樣我們成為了她們的朋友,在她們中間有好名聲,為日後好消息的傳播奠定了穩固的基礎。

 

▲M民婦女們與眾不同的衣著打扮,常使本地人投以異樣的眼光。

 

何時撒種?何時收割?

 

在靈性上,M民婦女更是備受以男性為導向的宗教規條所限制:女性要絕對服從男性,凡事要取得丈夫同意才可以做,包括學本地話!若被發現有任何事情隱瞞丈夫,後果不堪設想!因此我們小心翼翼地把「好消息」調和在一般言談間,希望她們直接得到從上帝而來的幫助。當她們遭遇疾病、喪親或家庭經濟困難時,我們的團隊同工們都勇敢地用真理勸勉她們,甚至與她們一齊祈禱。目前在這些婦女當中,與我們保持聯絡的有四十位,其中有緊密接觸的約十三位。

 

真情表白,突破重圍

 

當初念神學時,我得到的呼召是城市宣教,服事社會中受壓制的基層婦女。為了定意愛耶穌所愛的人,我不惜迎難而上,關注被忽視的弱勢婦女。目前H城中,服事南亞裔的教會或福利機構,重心多半投注在兒童與青少年事工上,相較之下,幫助M民婦女的社福團體就非常鮮少。多半的原因皆是婦女們不懂英語或本地話,導致在溝通交流中,阻礙重重,因此成為眾多福音事工不能深入的遺珠。

 

因著「一人一門徒」的異象,我與「南亞裔事工」的同工們這些年來,委身在M民群體中做福音傳人,並期望同時帶動更多人同行。截至目前,我們事工的兩大方向在於外展與培訓義工。

 

目前在我們服事對象裡,最需要幫助五位願意敞開心靈的婦女來認識天父,感受到她們是被愛的。另外有七個家庭需要「認領」—計劃安排兩個義工長期關心一個家庭,希望整個家庭都得祝福。因為M民婦女們常有許多推卻見面的藉口,我們需要從天而來的智慧、多方準備和耐心來完成這項使命。

 

我們事工的長遠目標是與受過關心 M民訓練的義工團隊同行,全力開展本地M民事工。現階段,我們仍需大量中小學課輔老師,籌資提供M民第二代職業訓練,改善他們只能擔任低技術工作的生活瓶頸。另一方面,語言不通是很大的障礙,我們期待未來M民婦女中有初熟的果子可以擔任翻譯,不僅促進彼此的交流,並且能更進一步建立交流平臺,徹底瓦解她們防範不同宗教的心理。

 

感悟體驗

 

與M民婦女的頻繁交流中,她們的爽直個性,經常提醒個性和藹溫柔的我,在言行上都要為神站穩,並在真理上堅定,不輕易動搖,否則容易給她們軟弱、迴避的感覺,甚至有可能削弱了福音的大能。

 

雖然M民婦女們嘴邊常提她們神的名號,執著她們宗教的規條,然而我們深信天父不離不棄的愛,總有一天能軟化她們表面的剛硬,在她們內心細水長流。她們中間除非有血緣關係,否則互不信任,惟恐被人揭露私隱。我們的出現剛好彌補了她們內心的需要:安全感、可傾訴、可以發展親密關係的情誼。每一次的見面,對她們猶如活水甘霖,澆灌她們乾渴的心靈。因此我可以肯定地說:「神好愛她們!」

 

當我們願意接觸她們時,神一定用祂自己的方法引領她們歸入自己的羊圈。因為當婦女們的靈性觸覺已預備好,一旦有向她們吹氣的福音使者,她們就會像枯骨般復活,興起成為大軍。我們深信,只要帶領一位M民成為門徒,她就會義無反顧,以性命來回應天父真實的愛。

 

主啊!願這一刻快臨。

 

 

作者小檔案

章愛琳,現為自由傳道。中國神學研究院基督教研究碩士,曾任教會傳道,前禧福協會基層事工訓練學院導師,前禧福學院宣教課程學生實習統籌,前禧福協會南亞裔事工統籌。

 

KRC消息

 

  • 蘇文安老師談KRC文化實務營與其它營會有何不同:
  •  

神國雜誌歷年刊物

神國雜誌欄目分類